刚刚更新: 〔我在东京教剑道〕〔我有一座仙灵洞天〕〔无双召唤之诸天神〕〔田园娇女小兔妖〕〔我用闲书成圣人〕〔七个哥哥团宠我〕〔鸿天神尊〕〔降临斗罗大陆,开〕〔人在盗墓:开局雪〕〔她贵为死神的宠儿〕〔首富从盲盒开始〕〔直播:贫道云游全〕〔斗罗:开局十生武〕〔神豪:趋吉避凶〕〔种植我也能成神〕〔我能看见厉鬼好感〕〔界起通天〕〔斗罗:开局签到灭〕〔吕布的人生模拟器〕〔百炼飞升录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220章 美食大作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中午时分。

    菱湖湿地公园。

    由于昨晚下了一夜的暴雪,松林中放眼望去一片银装素裹,那白茫茫的雪在正午时分的阳光下亮的晃眼。

    左肩扛着一根麻绳,右肩背着一张猎弓,少年轻轻喘了一口白雾,抬头看向了公园的南门口。

    扭曲的钢筋上挂满了冰锥,最高处拴着一张桌板宽的木板,上面刻着一串数字。

    “404。”

    盯着木牌看了一会儿,余虎小声把数字念了出来。

    这是老查理教他们的方法,也是他最近才养成的习惯。

    说是只要是路上看见的字,能认出来的都小声念出来,在心中默默数个笔画。

    认得多了,自然就熟悉了。

    这个方法还挺管用,最近他已经学会了写自己、小鱼、老爹老娘还有老哥和嫂子的名字,基本的数字和加减也学会了。

    一秒记住.42zw.cc

    若是放到几个月前,这本事在贝特街上已经能算是文化人了。

    不过现在的话,也就平均水平。

    最近镇上的学习热情高的离谱,尤其是年轻的小伙子们,自从大伙儿从李牛几个人那儿,听说了新工业区的待遇之后,全都成了扫盲班的常客,恨不得住在里面。

    当然,这可能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城堡里比较暖和,去过一次就不想走了。

    最危险的路已经过去。

    在公园的门口稍作歇息,余虎紧了紧肩上的绳子,继续踏着没过膝盖的积雪往前走去。

    带着猎物趟过雪地不是一件易事,但对于经验老练的猎人而言,却不存在这个问题。

    他用木板做了个筏,将打到的变异野猪捆在了上面,用绳子拖着走。

    这样一来就不用担心猎物陷在雪里冻住,比直接拽着猎物走要轻松的多,也要安全得多。

    只要小心脚下,别走陌生的路,基本上问题不大。

    穿过几百米的树林,眼前豁然开朗。

    一排排堆着雪的木桩,立在壕沟外的开阔地上,往前就是前哨基地的围墙和南大门,再往后就是蓝外套们盖的房子,然后是楚大哥的家。

    和一个月前相比,这里的变化简直太大了。

    围墙后面那高高的烟囱,和叮叮咚咚的打铁声,跟着围墙外的那一片树一起没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风格独特的小屋,以及石砖铺成的笔直街道,还有越来越多的人,和货摊上越来越丰富的东西。

    余虎没什么文化,最近才学会认一点字,想出来什么漂亮话形容这些屋子,只觉得怪好看的。

    有的屋檐向上翘着,砖木混搭,四四方方,威严大气。有的整个是个圆柱体,石砖垒成,森严而神秘。

    虽然风格不同,但这些房子都很整齐,而且高度很统一的都没有超过聚居地正中央的那间屋子——疗养院的屋顶。

    余虎不知道那些屋子是干什么用的,他只认得仓库,还有那个牌匾缠着藤条、装潢典雅别致的小木屋。

    他在那儿买过一次衣服,还帮家里买过两米布,妹妹的围巾好像也是那里做的。

    偶尔打到一些毛色漂亮的猎物,余虎会先拿到这里问问。那个模样看起来像小孩子一样的店主,给的报酬会比不远处的仓库稍微多一点。

    反正按楚大哥的说法,只要把东西带来这儿交易,就能帮上他的忙,余虎倒也不计较卖给谁了。

    不过野猪还是算了。

    余虎觉得那个小小一点儿的可爱店主,应该不需要这种粗糙的皮革,于是就把野猪直接拖去了仓库。

    绳子撂在了门口,就在他正打算让管事儿的帮忙称一下猎物的时候,却忽然从木桌子的后面,瞧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那人也看见了他,瞬间喜上眉梢。

    “余虎?”

    “赵鼠?”余虎一脸惊讶地看着他,“你不是在砖厂吗?”

    说话的时候,余虎上下打量了一眼这老乡身上穿着的毛皮大衣,脸上浮起了一丝羡慕。

    这家伙日子过得不错啊。

    居然都换新衣服了!

    瞧见老乡脸上惊讶的表情,赵鼠嘿嘿一笑,神气十足地说道。

    “最近基地大兴土木,仓库和宿舍都在扩建,正缺人手,我看待遇不错,就主动要求从砖厂那边调过来了!”

    其实,他原本是不想过来的。

    砖厂那边虽然少赚几个银币,但暖和的就像春天一样,而且总是会有些脸上写满故事的人被送进来干活儿。

    那些老哥们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而且特别爱吹牛。

    开口就是想当年,闭口就是说来话长。问起从哪儿来,不是来自彷徨沼泽的佣兵,就是来自极西之地的千夫长……总之全都是些他听都没听说过的地方。

    赵鼠这一辈子都没离开过清泉市,最远也就到过血手氏族的地牢,他依稀记得血手氏族的头儿似乎号称百夫长?

    巅峰时期,那个状的和熊一样的男人,手下大概百来号人,在清泉市北郊横行霸道,无恶不作。

    但有什么用呢?

    最后还是被那些蓝外套们一锅端了,现在估计在红河镇的矿场里干活儿,也不知道还活着不。

    所以……千夫长也就是管一千号人?

    这不扯淡呢!

    赵鼠寻思着,他这辈子见过的所有人加起来都未必有一千个!让他记几十号人的名字他都头疼,真要是管那么多人,能记住他们谁是谁吗?

    总之,牛马砖厂是个好地方,就算压根儿不信那些老哥们说的鬼话,赵鼠也老爱听他们吹牛了。

    如果不是打算明年开春把家人们从贝特街迁到这儿来,趁着基地往北扩张置办个屋子什么的,他真想在那个四季如夏的好地方待一辈子。

    那里简直是天堂。

    “……不说我了,你们那边怎么样?暴风雪的影响大不大?还有,我家里还好吗?”说完了自己的情况,赵鼠紧接着向余虎追问了起来家里的事。

    昨夜的那场暴雪又吹跑了一间屋顶,想到那家里的窝棚,他一整晚上都没睡好觉。

    “我们那儿挺好的,你老爹昨天还让我给你带话,说要你别担心家里,照顾好自己……”转述了赵鼠老爹让自己带来的问候,余虎和这老乡继续说起了贝特街的近况。

    虽然这个冬天比所有人预想中的都要冷,暴风雪呼呼刮的让人心肝子发颤,但由于那些蓝外套们的帮助,他们早早就住上了样式统一的砖木房,受灾情况反而没去年那么严重。

    若是以前那窝棚就难说了,估计得死不少人。

    在最难熬的日子里,老查理让那些房子被暴风雪吹垮的可怜人,住进了前镇长的城堡,同时安排人手对损坏的房屋进行了修缮。

    在街道办公室的组织下,大家在面对困难的时候都很团结。

    事实证明,没有老镇长的统治,他们只会过得更好。

    听完了余虎的描述之后,赵鼠的脸上写满了感慨。

    “这在往年简直不敢想象。”

    余虎深表认同的点了点头。

    “是啊。”

    老镇长一家还在的时候,他们光是活着就得拼尽全力了,哪可能像现在这么舒坦。

    别说敞开城堡大门让灾民们进去了。

    就是灾民们聚在一起自救,他都要派那些只敢欺负自己人的狗腿子过来,把聚在一起的人赶开。

    “说起来,余虎。”

    “咋了?”

    赵鼠犹豫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要不你也来这儿吧!”

    没等余虎说话,赵鼠继续劝道。

    “这儿的生活比贝特街号太多了,而且哪里都缺人手,你打猎的本事这么强,在这儿肯定能找到事做!绝对比我混的好!”

    老实说,看到这里的变化,余虎确实有些心动了。

    反正他也没成家,搬出来家里还少张嘴吃饭。

    不过想了想,他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还是算了。”

    赵鼠一愣,显然没想到他会拒绝,急忙问道。

    “为啥啊?”

    余虎耿直地说道。

    “你也说了,我就那点儿打猎的本事,这鬼天气根本帮不上忙,几个星期都未必能逮到一头猎物。与其来这儿给你们添麻烦,还不如待在家里多学点字,说不准还能派上些用场。”

    这算什么理由啊?

    听了余虎的话,赵鼠一脸的哭笑不得。

    “嗐,你隔壁那粮仓都快堆满了,人家能缺你这一口饭?而且学字也未必得在贝特街啊,这里的工厂和警卫队一样有夜校!”

    “那也不行,”余虎执拗地说道,“楚大哥已经帮了我们家这么多忙,我怎么能占他的便宜!”

    见这家伙固执的就像石头一样,赵鼠摇了摇头,叹气道。

    “你这家伙……算了,我劝不动你。”

    余虎摸了摸后脑勺,嘿嘿一笑说。

    “你不用劝我,我心里有数的。况且楚大哥说了,让我明年春天来,他会给我找事情做,等到时候我再来就是了!”

    楚大哥那么聪明的人,肯定早就把事情都安排好了。

    按他说的做肯定不会有错!

    俩人没在说搬家的事儿,在赵鼠的帮助下,余虎将那头变异野猪过了秤,很快送去了屠宰小屋。

    拎着屠宰刀的蓝外套站在案板前,熟练地抽筋扒皮取肉,骨头和下水丢在桶里,动作看的是眼花缭乱,让人目不暇接。

    现在猎物的价格比以前高了不少,变异野猪皮的收购价,从一张10银币涨到了20银币,换成粗盐的话足足有400克!

    换以前的话,虽然盐价也便宜些,但最多能换300克粗盐。

    还有肉价也是一样,这里卖的东西价格差不多都翻了一倍,不过收猎物的价格也跟着水涨船高,对他的影响倒不是很大。

    猎物能换到的东西更多了,这可是好事儿。

    生皮入库,一会儿会有制革匠来取。生肉分成了两份,大的那份儿是余虎的,小的一份是屠宰的报酬,按约好的归基地仓库。

    赵鼠翻出了账本,在上面做个记号,接着从抽屉里认认真真地数出20枚银币,排在了桌子上。

    “这是20银,你收好了。”

    看着桌上的银币,余虎捡起一枚瞧了瞧,放在手心掂量,好奇问道。

    “这银币怎么换样式了?”

    比以前重了不少,看着也新了些。

    赵鼠解释说。

    “管理者大人说,以前那硬币不方便,以后都用这种新银币了。”

    虽然哪里不方便他也说不上来,但管理者给出的说法就是这个。

    “那原来的银币咋整?”余虎记得家里还有一些呢,这要是不能用了,他得赶快让老哥把它们都换成盐。

    料到他会问这个,赵鼠摆了摆手,熟练地回应。

    “不碍事儿,管理者大人说了,不管是新币还是老币,仓库和银行都照单全收,不过找钱的时候不再找了。”

    见对家里没有影响,余虎这才放下心来,将桌上的银币收进了口袋里。

    看着收拾起东西的余虎,赵鼠问了声。

    “你一会儿是直接回去?”

    余虎说。

    “我不着急,待会儿还要去看看小妹呢,你有没有什么东西要我帮你带回去的?我可以顺路替你捎一程。”

    赵鼠接着说。

    “没了,我们现在工资都按月结了……要不,你帮我和我家里带句话吧,让我老爹老娘注意身体,再等两个星期,轮我这边休假了,我就抽空回家里去看看。”

    余虎点了点头。

    “行,我会替你把话带到。”

    得到这句许诺,赵鼠脸上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谢了!”

    就在这时候,不远处跑来几名避难所的居民,指着货架叽里呱啦地说了些什么。

    那声音激动的像是吵架。

    “胡椒,我要胡椒!”

    “我也要!”

    “淦!别插队,我先来的!”

    看着抢在最前面的精灵王富贵,没跑赢他的夜十忍不住喷了一句。

    “你一个猎人特么的要胡椒有什么用?”

    富贵兄翻了个白眼,理直气壮道。

    “要你管!还不许猎人当厨子了?”

    这种能进入名人堂的机会,他精灵王怎么可能错过!

    虽然他完全不会做菜,但不重要!

    做菜不是有手就行?

    调料到位了,还愁做出来不好吃?

    所以关键是把调料给抢到手!

    赵鼠低头瞄了眼vm,熟练地从货架上取下最后两袋胡椒,递给了站最前面的那人,用不标准的发音说道。

    “这是最后的了,没有了。”

    听到这句话,后面几人瞬间一脸失望地散开了。

    只有买到东西的那个蓝外套一脸欢喜,说了声“谢谢”之后,大方地掏出vm付了款,脚步匆匆地走了。

    目送着那远去的背影,余虎好奇地问道。

    “刚才他买的是什么?盐吗?”

    “是‘胡椒’,一种调料,味道怪怪的,反正我是不太喜欢。”说到这儿,赵鼠顿了顿,又在后面补充了一句,“除非是撒在烤肉上。”

    烤肉啊。

    余虎不自觉咽了口唾沫,想到了北门口的烧烤摊。

    那里卖的食物,味道简直是绝了!

    朝着北门口望去的时候,余虎忽然注意到那里有些不同以往的热闹。不少蓝外套在那儿忙前忙后地跑着,有从粮仓里那东西的,有拿着东西去粮仓的,还有人把一些木桌子、棚子从木工小屋往那儿搬。

    往常都得傍晚那儿的人才会多点,今天怎么大中午就这么忙碌了?

    “那边什么情况?”余虎感觉今天自己好奇的次数,比过去一个星期加起来都要多。

    赵鼠笑着说。

    “你说那儿啊,一个星期之后有场庆典!”

    “庆典?!”余虎诧异地看着赵鼠,“有谁要结婚了吗?”

    提前一个星期办庆典,那得是地位很高的人了吧。

    难道……

    是楚大哥?!

    “什么结婚,那叫……元旦!”赵鼠也不是很熟悉那个词的念法,憋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那些避难所的居民打算庆祝新的一年到来,一年的最后一天和第一天对他们来说似乎是个很重要的节日。具体我也不太懂,反正就是类似于庆典一样的东西吧。”

    庆典余虎倒是知道。

    比如最近一次,老镇长的小儿子刚满月那会儿,给他们发了一颗羊角薯,还喊他们去城堡做了半天的白工。

    除了老镇长和他养的狗腿子们,没人高兴。

    不过……

    庆祝新年这种事情,对于第一次听说这种新鲜事儿的他来说,还是让他忍不住好奇。

    看穿了余虎脸上的表情,赵鼠嘿嘿笑着说。

    “现在还不是最热闹的时候,等十二月的最后一天晚上,你要是有空可以过来瞧瞧。”

    “我敢打赌,肯定热闹的一批!”

    余虎用力点了点头,感兴趣地说道。

    “嗯!那我可记着了……不过晚上,回去不太方便吧?”

    “还回去个啥,到时候就住我这儿,”赵鼠拍了拍他肩膀,笑着说道,“我宿舍位置够,肯定睡得下!”

    ……

    前哨基地北门口。

    此刻热闹非凡。

    玩家们各显神通,不是忙着布置摊位,就是在大锅里熬着什么东西,整个北门口都弥漫着一股奇特的味道,就连穿林而过的北风都吹不走。

    猫在姐姐旁边的秋叶好奇地眨了眨眼。

    她从来没见过这么热闹的场面。

    “夜獾!荒原上的平头哥!有人要吗?刚从长久农庄外面捉到的!要的自己带价,欲购从速。”

    “76号街扫楼,有没有兄弟上车的,我听说那儿有鬣狗的窝。”

    “三人队等一感知系,新人也行。”

    “老娜,你刚才把什么东西丢锅里了?!”

    “鸦老板!!帮尾巴看看这个有没有毒!”

    “帮我也康康!”

    “噫!!你们放在桌子上就行了,别往我嘴里塞鸭!”蘑菇滩上回荡着鸦鸦的悲鸣,引得警卫们纷纷向那边看去,见没事儿才走开。

    集市口不远。

    精灵王富贵朝着夜十晃了晃手中的两袋胡椒粉,得意地朝着自己队友们的方向走去了,鼹鼠老兄和伊蕾娜在等他。

    tui了这家伙的背影一声,夜十骂骂咧咧地走去了队友们的旁边。

    “淦!调料没买到!胡椒全卖完了就离谱!”

    这帮人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

    1银1g的胡椒粉,一出手两包全买了,真是过分!

    老白安慰了他一句。

    “没事,没买到就算了,反正最后也不一定用得上。”

    狂风也说道。

    “嗯,我们还是尽量用一些简单的材料比较好,我感觉这样赢下比赛的概率会更高。”

    调料会卖完,倒也在狂风的意料之中。

    毕竟活动的奖励不只是年度限定称号,而且还能进入名人堂。

    会卷成竞赛一样激烈,只能说合情合理,谁都想当那个第一,毕竟它就在那里。

    这要是没人卷,狂风反而得怀疑自己玩的到底是不是国服。

    此时此刻,他们的旁边躺着一只裂爪蟹。

    从附近路过的萌新们,全都不由自主地侧目望向了这边,羡慕之余心里也不禁暗骂一声可恶的欧洲人。

    这大冬天,路都被埋起来了,还能找到裂爪蟹的窝儿。

    可不是欧皇吗!

    拎着一袋面粉从北门出来,张海看见那只大螃蟹,眼睛都瞪的突出来了。

    走上前去瞧了两眼,他忍不住问道。

    “你们从哪儿弄的这么大螃蟹?”

    夜十倒也没瞒着,懒洋洋地装逼道。

    “菱湖北岸有个地洞,里面有只冬眠的裂爪蟹。我们瞧他在睡觉,就找准机会给了它脸上一筒子。”

    虽然花了点钱,但这钱花得值。

    张海骂骂咧咧道:“妈妈皮!为啥你们总能找到这种好东西?”

    看他羡慕嫉妒恨的样子,夜十嘿嘿一笑。

    “也许是运气?”

    张海:“#%@!”

    方长和西红柿炒蛋站在一起,盯着地上的那只裂爪蟹讨论着烹饪的方法。

    一个超会吃,一个特能做,他俩站一块儿,也算是一对奇怪的组合了。

    “我仔细研究了下那份活动公告,上面提出的要求是‘简单又好吃’,我们得尽可能用一些便于获取的食材,这样获奖的概率应该会高一些。”

    西红柿炒蛋摇了摇头。

    “这要求也太抽象了。”

    方长沉思说道。

    “确实,而且如何保存蟹肉是个问题。”

    即使是在冬天,猎抓蟹的蟹肉也很难保存到第3天,而到了第四天,那肉就算不变质,口感也会因为脱水差很多。

    而现在距离元旦还有整整7天的时间!

    能找到这只猎爪蟹纯属偶然,他没有自信能再找到一只。

    西红柿炒蛋摸了摸下巴,忽然开口说道。

    “保存蟹肉这个……这个我倒有点想法。”

    方长看向了他。

    “哦?”

    西红柿炒蛋继续说道。

    “我之前观察过砖厂的那些劳工们,他们会从湖边捡一些草,用来处理没有吃完的鱼肉,这样即便留到第二第三天也能保证新鲜。我不知道对蟹肉有没有用,但我感觉可以试一试。”

    方长从来没听说过这么奇怪的植物。

    “什么草?”

    西红柿炒蛋说。

    “看官网图鉴上是叫水牛草,不过没写具体的功效。”

    方长立刻问起了最关键的问题。

    “冬天能找到吗?”

    西红柿炒蛋摇摇头说。

    “那就不清楚了,不过我当时发现这事儿之后,出于好奇就采了不少,晒干放储物柜里打算慢慢研究来着,但一直没派上用场。”

    听到这句话,方长瞬间激动了,兴奋说道。

    “好兄弟!派上用场的机会来了!”

    西红柿炒蛋挠了挠后脑勺。

    “可就算保存蟹肉的问题解决了……咱们把它做成什么好呢?总不能就用炭火烤吧?”

    虽然也不是不行,但那也太没技术含量了,想获奖估计还是有点难。

    “这个好说,”方长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自信的笑容,继续说道,“我刚才注意到,仓库对于青麦和羊角薯的限售临时解除了。”

    西红柿炒蛋微微愣了下,没听懂。

    “啥意思……”

    “很明显啊,‘便宜又好吃’的标答就在这两样东西里!要不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上解除限售?”

    方长目光炯炯地看着炒蛋兄,继续说道。

    “兄嘚,你听说过蟹肉饼吗?”

    -

    (下一章的字数和内容有点多,手残党再也不敢再立flag了,总之我尽量十一点弄出来。如果十一点没更出来,那大概就是十二点了。qa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赤心巡天〕〔修仙三百年突然发〕〔给爷爷烧纸,地府〕〔宇宙职业选手〕〔万古神帝〕〔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