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栩栩霍司爵〕〔暧昧高手〕〔弃宇宙〕〔惊!清贫校草是孩〕〔两对家分化成o后[〕〔三伏〕〔钢琴诗人与湖上骑〕〔开局呼风唤雨引来〕〔大玄第一拽探〕〔至尊邪圣〕〔人在斗罗,兼职修〕〔神豪从一双美颜圣〕〔女主从书里跑出来〕〔仙子别闹了〕〔在美漫抽取魔兽争〕〔原神之璃月奉香人〕〔重生:天王巨星〕〔网游之神级超管〕〔超神:我的人生模〕〔帝骑之诸天降临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215章 他们会成为你的眼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以为我也是黑箱吗??”

    本来听到楚光的前半句话时,殷方的心里还挺舒服的,结果听到后面,顿时忍不住喷了。

    相机挺不错。

    可惜不能打电话??

    听听,这是人话吗?

    然而楚光显然并没有反省。

    “能办到吗?”

    见他是认真的,殷方沉默片刻,勉强点了下头。

    “能!”

    “但我说实话,这种技术含量偏低的事情,你应该去找别人,而不是占用我宝贵的时间——”

    “之后我当然会找别人仿制,但我总得要一个能仿制的东西吧?设计的工作只能麻烦你了。”

    首发

    见殷方博士对这事儿似乎不是很重视的样子,楚光思索了片刻,语气温和地继续说道。

    “别小看了这项工作,想象一下,你的科考团成员在耳朵上挂个耳机,能够随时随地向你汇报新发现的东西,同反馈战前文明遗迹里面的情况。而你根本不用出门,只需要坐在空调房里,食指在屏幕上点两下,就能切换到他们的视角……他们会成为你的眼睛,这听起来不是很有意思吗?”

    说着,楚光把那支笔一样的摄像机,挂在了耳朵上,轻轻调了调笔头的方向,指向前方。

    “我需要一款‘集成了摄像功能’的耳麦,就像这样,带上的时候摄像头刚好能正对着前方,视角越宽越好。这样既能拍照,又能摄像,还能打电话……最关键的就这三项功能,能搭配vm一起使用就更好了。”

    弄这玩意儿当然不是为了搞什么网络直播,他现在缺的是预约玩家吗?

    显然并不缺。

    粮食、衣服、燃料、资源这四样东西,优先级都排在“培养舱”的前面,而预约玩家又排在培养舱之后。楚光并不需要全球六十亿人都给自己工作,他也不可能弄到那么多休眠舱。

    他只要保证和服务器里的玩家,存在5:1~10:1的数量差就足够了。

    而事实上,现在这个比例都快30:1了,算上没点预约的沙雕网友就更多了,楚光一点也不担心没有新鲜的小韭菜进来。

    身为一名策划应该考虑的是什么?

    当然是增强游戏里玩家们的游戏体验!

    一款集成了摄像拍照功能的耳机,不但方便了玩家在区域频道以及小队频道的交流,更能够成为自己的眼睛,方便自己窥屏,以及捕捉到一些容易被玩家们忽略掉的关键要素。

    同时兼具了行动记录仪与通话对讲机的功能,以后还可以考虑加入同声传译功能,这东西的意义可太重要了!

    别的不说,至少以后小队与小队之间的配合,再也不用靠吼了!

    哪怕造价昂贵,列装不到所有人,楚光也得保证发生战斗时,能给每个小队长配备一个。

    嗯,警卫队的npc们也得带着!

    听完楚光的话之后,殷方陷入了沉思。

    能让科考队的成员们成为自己的眼睛,这句话倒是说动了他。

    老实说,虽然科考团成立这么久,但工作效率一直不是很高。

    一方面是受大雪等客观因素的影响,很多地方确实去不了。

    而另一方面则是,“玩家”们对于什么东西重要,什么东西不重要,并没有一个准确的概念,很多时候关键的细节被漏掉,他只能重新发布任务,让玩家们再去跑一趟。

    这一来一回不但时间浪费掉了,还浪费了不少预算。

    能够实时掌控科考队员的行动,并在行动中进行微操,这听起来确实是一个很具有魅力的提议。

    毕竟那些“玩家们”有时聪明、有时呆头呆脑的表现、以及飘忽不定的发挥水准,实在是让他这个前学院中层干部有些捉急。

    摸了摸下巴,殷方沉思道。

    “我想想办法……”

    楚光微微一笑。

    他知道,这事儿八成是妥了。

    “嗯,拜托了!”

    ……

    《战时条例》第10天。

    长久农庄的混凝土墙外,放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雪地上,笔直地列着一行漆黑的身影,与那雪地的颜色泾渭相分。

    他们是警卫队的新兵。

    就在昨天,一批崭新的“仲裁者i型”步枪和漆黑色的制服,从新工业区运到了长久农庄,并且配发到了他们每一个人的手。

    这些制服是藤藤小屋设计的,样式仿照的十九世纪各国军装,融合了避难所制服的风格加入了简单的线条纹理。

    至于生产,则是由来自冬柳营地、电池厂、公路镇等幸存者聚居地的流民,一针一线缝出来的。

    这些制服的面料是魔鬼丝织成的布,用虫胶做成的染料染成了黑色,内外两层缝合,中间塞着粉碎过的钞票纸。

    这种“大衣”的保暖性能非常不错,而且重量不会很大,看着也挺整齐,唯一的缺点就是不能水洗。

    毕竟钞票纸再怎么防水,那也是破碎后的纤维,泡在水里即便不会立刻糊成纸浆,也很容易把保暖的“孔隙”给整没了,大大削弱保暖性能。

    不过无论怎样,这种大衣都好过在身上叠穿鬣狗皮。

    毛皮自身的色差决定着,毛皮做的衣服就算再好看,也不适合用来做制服,顶多是作为披肩或者毛领点缀一下。

    毕竟一群穿着毛皮大衣的人,哪怕肩上扛着统一的步枪,看起来多少也会有点像伪军的感觉。

    而现在就好多了。

    统一的黑色制服,配上枪管厚重的仲裁者步枪,一百名警卫在围墙前横成一列。

    那明晃晃的白光一片,枪旗如林,光是看着便能感到那扑面而来的肃杀之气!

    行走在队伍的前面,前军团千夫长瓦努斯的嘴里呵出一口白气,朝着这些新兵们喊道。

    “所有人,立正!”

    回应他的是整齐划一的声音。

    “稍息!”

    从这些新兵们身上收回了视线,瓦努斯走到了扳手的旁边,朝着这位警卫队队长问道。

    “感觉如何?”

    身穿“五式”外骨骼的扳手,视线在那一排队形整齐的新兵身上停留了一会儿。

    他并没有立刻给出评价,而是说道。

    “等到管理者大人检阅之后,我会给你一个答复。”

    瓦努斯说道。

    “你的感觉呢?”

    扳手毫不犹豫回答。

    “管理者大人的感觉就是我的感觉。”

    对这个无趣的回答感到了无奈。

    放弃追问的瓦努斯,重新望向那排队形整齐的新兵们,忽然从他们的身上感觉到了些许怀念。

    眼睛微微眯了眯,他开口说道。

    “军团的公民会在6岁那年入学,接受包括识字和算术在内的基础教育,并12岁那年决定是成为一名钻研技术的技官,还是进入军校接受军事化的教育。”

    “如果进入军事学院,会在16岁那年毕业,其中表现优异者可被提拔为十夫长,前往最前线分配至各千人队担任副官,而剩下的人则作为青年兵编入青年军,前往最危险的前线与一线部队并肩作战,直到在那里获得功勋之后,才能成为十夫长。”

    扳手看了瓦努斯一眼。

    “你想说什么。”

    瓦努斯继续说道。

    “如果嚼骨部落吸收的不只是远征军的装备,还包括一部分基层军官,你们的处境会很危险。”

    扳手淡淡笑了笑。

    “你居然开始担心起我们了?”

    “毕竟我也得考虑一下自己的安危。”

    顿了顿,瓦努斯继续说。

    “更何况,你们是一群值得尊敬的对手,你们的故事应该成为一段史诗,而不是潦草的结束在一群野蛮人的手上。”

    这个问题其实很难回答,瓦努斯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所以只给出了这么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他毫不怀疑只有军团才能给混乱的废土带来真正的秩序,而另一方面他又不得不承认,这些蓝外套们和他曾见过的那些蓝外套们确实不同。

    他们不仅更勇敢,而且更有担当,在他们的治理之下,即使是身份最低下的烧砖工、拾荒者也活得很有尊严。

    尤其是他居然从那些没受过教育的人们脸上,看见了忠诚!

    在他看来,这是难以想象的。

    扳手意外地看了瓦努斯一眼,不过并没有说什么。

    他不是骄傲自满之人。

    但他同样毫不怀疑,胜利会站在管理者大人这一边。

    毕竟,他们可是连军团这样的强敌都曾战胜过,并且不止一次打退过从北边迁徙而来的掠夺者。

    嚼骨部落?

    敢来的话就试试吧!

    让我看看你们嘴里有几颗牙够掉的!

    ……

    温室遗址。

    灯光敞亮的一排排无土载培箱旁边,狭窄的过道上挤满了魔鬼蛾的尸体,和散落一地的纤毛。

    靠在b8层的闸门口,浑身是汗的方长抬起酸痛的胳膊蹭了下额头,嘴里轻轻喘息。

    “我感觉……要来了。”

    端着一把ld-47c站在旁边,夜十贼贼地笑了笑说。

    “什么要来了?亲戚?”

    从刚才开始,他就注意到方长老兄的状态有点儿不对劲了,于是一直跟在他的旁边。

    没力气理这家伙,方长翻了个白眼,口吐芬芳道了一个字。

    “滚。”

    穿着改装过的矿工i型外骨骼,老白走到了方长的旁边,盯着他打量了一会儿,忽然开口说道。

    “你现在是不是感觉全身发热?然后心脏跳的很快?”

    方长点了点头。

    “是。”

    老白的脸上立刻浮起一抹惊喜,伸手扶住了他的肩膀。

    “好兄弟,恭喜啊!”

    看着老白脸上的表情,方长心中微微一动,猜到了些什么。

    “难道……是觉醒?!”

    老白笑着点了下头。

    “正解!”

    得到肯定的答复,方长的脸上随即也跟着浮起了一抹狂喜。

    他看向了自己的双手,语气充满了激动。

    “……这就是觉醒的感觉吗?”

    真是太难了!

    也许是为了强调“序列等级”并非游戏内容的全部,这游戏做任务是不加经验的,除了钱之外,最多只给些贡献点、地区声望和技能熟练度。

    想要提升序列等级,就必须寻找势均力敌的怪物战斗,或者反复锻炼与自己主属性相关的技能。

    比如力量系,最简单的就是砍树,扛着步枪往前莽也可以。

    智力系可以做衣服或者做手工……总之一切需要专注思考的活儿,都能少量地累计经验条。

    感知系就简单了,跟着队伍混就行。

    体质系虽然有不同的流派,但总的来说升级也不算太难。

    有像老衲那样捡东西吃“练内功”的,也有冲前排扛伤害“练外功”的,总之作死一点就行。

    然而敏捷系就有点麻烦了。

    主要是反应速度很难量化的训练。

    方长摸索到现在,也只是大概总结出来一个方法,那就是玩飞镖或者射箭。

    使用热武器也行,不过胡乱的扫射没有,必须是瞄准后的有效射击。

    但具体怎么判定,游戏并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标准,总之充满了偶然和随机。

    看着陷入沉思的方长,老白回忆着自己当时的情况,继续说道。

    “我和你差不多,大概是准备下线的时候,感觉游戏里的身体不舒服,但vm上又没提示我中了debuff。我当时想着回培养舱里躺一会儿,下线吃个饭再回来瞧瞧,结果摘下头盔再戴上,就上不去线了,等了5小时之后才能回来。”

    方长心中一动问道。

    “然后就觉醒了?”

    老白笑着点了下头。

    “算是吧,反正现在我的属性面板上带着第二阶段的标识。我估计敏捷系应该和力量系差不多,主属性加5个点,其余次属性各加1个点。”

    虽然是早就知道的事情,但再次听闻,夜十和狂风的脸上还是不约而同地露出了羡慕的表情。

    “淦!这给的也太多了吧!”

    “确实有点离谱……话说两倍常人的敏捷是什么感觉?那得多快。”

    方长轻轻咳嗽了一声说道。

    “其实倒也没多快,敏捷强化的主要是反应速度和视觉能力,运动能力的增强靠的主要还是力量。”

    夜十:“求求你住手吧,请停止你的凡尔赛行为!”

    狂风:“+1。”

    老白笑着拍了拍方长的肩膀。

    “觉醒的好处可不只是属性,你一会下线了可以期待一下,等明天上线能解锁什么天赋。”

    方长嘿嘿一笑说。

    “希望来个牛逼一点的。”

    夜十好奇问道。

    “比如?”

    “比如富贵老兄的热学视觉,那玩意儿简直是夜战神器……哎,可惜这家伙完全不会用。”

    每次说到这事儿,方长便是一阵可惜。

    这游戏里的欧皇挺多的,不说那些一出生就是“霸霸”的异种序列,一小部分玩家生下来就带个天赋,而代价仅仅是主属性-1。

    像是精灵王富贵的热学视觉、玛卡巴子的植语者、鸦鸦的毒素直觉、少扯犊子的昆虫信息素察觉……随便一个在他看来都是神技了!

    可惜。

    这游戏就运气这一块,简直真实的离谱。

    老白安慰了一句说道。

    “别想太多,策划对咱已经挺好的了。”

    方长点了点头。

    “那倒是。”

    不吹不黑。

    阿光对他们一直算是不错的,早期游戏发多了的贡献点也没收回来,偶尔还会在群里和他们交流版本中的问题。

    如此和蔼可亲的策划,实在是太罕见了。

    比某些游戏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今天就攻略到这里吧……只剩最后的b9层和b10层了,”老白确认了一眼vm,看向了前面的那道闸门,“不出意外,反应堆就在我们的脚下。”

    “安全起见,咱先回去存个档。”

    “好嘞!”夜十收起了枪,嘿嘿笑着看向了扶着墙的方长,“走,咱把方长抬回去。”

    老白爽朗地笑道。

    “好主意,兄弟,想试试什么姿势?”

    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方长放开墙壁往前走去。

    “滚蛋,老子自己能走路!”

    “哈哈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宇宙职业选手〕〔赤心巡天〕〔万古神帝〕〔给爷爷烧纸,地府〕〔女主从书里跑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