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暧昧高手〕〔温栩栩霍司爵〕〔禁区守墓人〕〔社死后我成为灵异〕〔御兽诸天〕〔放学等我〕〔钓系美人的攻略游〕〔华娱大太监〕〔边月满西山〕〔我竟然能带出游戏〕〔神豪从一双美颜圣〕〔聊斋:书生当拔剑〕〔仙子你道侣又换人〕〔我的体内百鬼夜行〕〔御赐小狂妃〕〔超凡世界的资本恶〕〔隐婚后老公每天想〕〔时空穿梭之无尽的〕〔我在龙族当龙王〕〔我的卡牌可以无限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207章 不可思议的生物与技术奇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哼……嗯嗯哼哼……”

    公路镇的门口。

    抱着步枪的尾巴,靠在锈迹斑驳的公路牌旁,悠闲地哼着斯斯从来没听过的小调。

    还怪好听的。

    “阿尾在哼唧什么呢。”

    见斯斯看了过来,尾巴的嘴角向上一翘,得意地说道。

    “收音机听到的歌!”

    “收音机?”斯斯愣了一下。

    这是什么古老的设定。

    尾巴目光炯炯道:“疗养院的一楼会客室里有一台收音机,晚上会放些听不懂的东西,下午则是循环播放几首重复的单曲,疑似游戏内置的原声大碟!我之前观察了一整天!噫,斯居然没有发现这个彩蛋!”

    记住m.42zw.

    我干嘛要关注那种无聊的东西啊?

    斯斯无奈地望了下天上缓慢平移的云,轻叹了口气说道。

    “话说咱们每次都这么摸鱼真的好吗?”

    尾巴不满地看了斯斯一眼。

    “什么叫摸鱼!难道尾巴没有努力吗?”

    斯斯提醒道。

    “听说在站岗的时候开小差是死亡flag哦。”

    尾巴满不在乎道。

    “不怕,尾巴是敏捷系,只要尾巴足够快,死亡永远慢尾巴一步!”

    斯:“……”

    她俩此刻所在的小队,正位于一条通往东部的省际公路上。

    公路的地势较高,两侧是向下的缓坡。由于是省际公路,附近很少看见建筑物,护栏外是成片的松树柏树,以及点缀在林间的枯枝落叶和灌木。

    这座幸存者据点的名字叫公路镇,顾名思义是一座建在公路上的小镇。这里唯一的标志性建筑,大概就是尾巴背后靠着的那只约莫有三层楼高的公路牌了,想来这座幸存者聚居地也是因此而得名。

    这里的幸存者们用废旧汽车上拆下来的材料,以及砍树获得的木头,沿着公路搭建了一条狭长的聚落。

    这么做有个好处就是,下雨的天气不用担心屋子泡在水里,有狼群、鬣狗游荡过来的时候,也不敢贸然从两侧向住在坡上的人发动攻击。

    这儿的建筑风格相当狂野,就和当地居民的脾气一样。

    他们平时不太种庄稼,主要饲养一些和马一样高大的山羊。如果非要找出他们和游牧民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不会轻易挪窝,偶尔也会种植一些卡姆树之类的经济作物,将生产出来的橡胶和能榨油的卡姆果卖给过往的行商。

    老实说,斯斯很佩服《废土ol》的运营商,能把每一个幸存者聚居地都做的风格迥异。并且这种风格迥异,还不仅仅是体现在游戏的建模和贴图上,而是深入到了更深层次的内核。

    这些幸存者们有着自己独特的文化和习俗,有着不同于他人的道德准则和世界观以及信仰。

    这种细节甚至不只是反应在集体层面,更是精确到了集体中的每一个人。

    就在她们站岗的时候,一位穿着毛皮衣的孩子,正站在一棵小树下,似乎在和什么东西告别。背好行囊的男人和女人站在家门口,对着刚刚修好的新家满面忧愁。

    不远处,因为想要将地里那些缠着麻绳和塑料的卡姆树一并带走,年过五旬的老人正在和疤脸男激烈地争吵。

    他们就像是活生生的人。

    不但拥有着只属于自己的人生,人生的轨迹更是受到无数变量的影响,并由此演化出了孕育着无数种可能的树形图,而非一条可以一眼望到头的单行线。

    这可比她玩过的那些沙盒游戏厉害多了。

    甚至比现实还“厉害”!

    她甚至都想立刻出发,背起行囊去旅行了。

    不过话说回来……

    自己这算不算是也在开小差?

    斯斯不自觉的往旁边瞄了两眼,发现根本没人注意她俩。

    也许是其他小队员从一开始就没对她俩没有太大的指望,我最黑和另一名感知系的小伙伴很自觉地出去肉侦了。

    扛着步枪的战地老兄闲不住地在远处乱逛,想找人打架,但无奈天气太冷了,连条变异鬣狗都找不到。

    穿着全服目前唯一一套“橙色”外骨骼的泉水队长,永远站在最稳的地方坐镇指挥,并超慎重地给每一名队员都安排了具体的任务——包括在外面当诱饵的战地老兄和我最黑。

    总的来说,这队还是比较靠谱的,至少比边缘老兄、午夜杀鸡的死亡车队和魔怔人车队靠谱多了。

    以至于斯斯时常思考,自己和尾巴呆在这里的意义是什么。

    瞄了一眼vm屏幕上的时间,尾巴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道。

    “斯,看来今天是没架打了,大展身手只能等明天了。”

    “阿尾,请快回忆一下自己其实是女孩子这件事——”

    远方忽然传来一声爆响,打断了斯斯的吐槽。

    两人齐刷刷地向爆炸声传来的方向看去,不约而同抓紧了手中的武器。

    “来敌人了?!”尾巴精神抖擞,两眼放光。

    斯斯看了一眼地图,沉吟了片刻道。

    “不……我感觉这声音还挺远的,八成是其他队。”

    这时候,远处传来战地老兄的骂骂咧咧,佐证了她的猜想。

    “淦!为啥不是我们触发剧情!差评!”

    与玩家们的遗憾不同的是,公路镇的幸存者们明显被这爆炸声给吓到了,纷纷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一脸惊疑不定地朝着东北方向看去。

    “发生了什么?”

    “那声音……”

    “是什么东西炸了吗?”

    “该不会是嚼骨的人!”

    “那些该死的掠夺者!让我逮到他们,我一定要把他们的头给拧下来!”

    人群议论纷纷。

    站在卡姆树园的夜枭皱起了眉头,脸上烫伤的疤痕挤在了一起。他的手不自觉地放在了腰间,但很快又收了回来。

    那声音距离这里至少有4公里远,中间隔着大片的废墟和荒地,想要过来还是得花点时间的。

    前一秒还在与他争执不下的老人,同样眼神锐利地望着东北方向,嘴里喃喃自语地说道。

    “是电池厂的方向。”

    他的名字叫胡克,今年已经56岁,年轻的时候是一名身手矫健的猎人,直到膝盖上中了一枪,成了种卡姆树的老胡克。

    虽然他不是觉醒者,但能活到他这个岁数,丰富的经验并不逊于基因层面的强大。

    夜枭神色凝重,看着他问道。

    “那群铁匠?”

    胡克闭着眼睛,轻轻点头。

    “应该是……你仔细听,还有枪声,而且还不少。”

    夜枭屏住呼吸,仔细听了一会儿,眉头皱成了一团。

    “少说也有40人。”

    “至少翻一倍。”

    看了一眼足足两亩地的树,老人最终放弃似的叹了口气,暗道一声可惜地摇了摇头。

    “去找你的父亲。”

    “我们的动作得再快一点!”

    ……

    前哨基地的西门外,距离警卫队的靶场不远处,有一座红砖砌成的房子,只留着一扇铁窗正对着前哨基地。

    这里是前哨基地的监狱,此刻正关押着几名刚刚从长久农庄那边送来的囚犯。

    除此之外,还有一名特别的“犯人”被关在那里。

    木质的棚子里,身长四米的死亡之爪蜷缩在角落。

    它的身上缠着铁链和魔鬼丝编成的绳子,琥珀色的瞳孔折射出危险的光芒,在门口的几人身上扫视着。

    被那畜生看了一眼,夏盐不自觉地向后倒退了一步,紧张地握住了手中的镰刀突击步枪。

    这玩意儿。

    可比爬行者危险多了!

    “你,你把这东西带到家门口附近干什么?”

    站在她旁边的楚光,不假思索地说道。

    “当然是为了研究。”

    他的身上穿着动力装甲,里面还穿了件开局就拿到的碳纳米防弹衣,背上背着氮气动力锤,可以说武装到了牙齿。

    别说是区区一只死亡之爪,就是裂爪蟹女皇站在他面前,他也有信心能全身而退。

    “顺便一提,其实你不用跟着过来也是可以的。”

    “你在说什么蠢话,这么危险的东西,我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来。”

    楚光饶有兴趣地看了脸色紧绷的夏老板一眼,不禁思索起,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这家伙居然变得这么勇了。

    是那条腿的原因吗?

    看来这钱花的值啊。

    “难以置信……这太不可思议了!”

    嘴里喃喃自语着,赫娅一脸狂热地向前走去,吓得楚光赶紧一把将她拉了回来。

    “你疯了吗?”

    老子的sssr卡!

    不对,应该说是玩家们的sssr卡!

    “疯了?不,是这个世界疯了,我从未见过如此令人惊讶的生物!”

    一脸陶醉地看着那只蜥蜴,赫娅继续说道。

    “我检查过这家伙的dna,它毫无疑问属于脊索动物门爬行科蜥蜴目!但它的体内却演化出了自身调节体温的机制,能够像哺乳动物一样在冬天维持较高的新陈代谢,只要它愿意,即使在冬季也不用休眠!”

    “就算是泰加蜥蜴也只是在繁殖期间可以保持一段时间的体温恒定……这真的是辐射变异的吗?”

    楚光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毕竟他来这个世界还不到一年,这种可怕的怪物他也是头一回见。

    站在一旁的殷方,眼中同样浮现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只不过他关注的东西却与赫娅不同,两眼直勾勾地盯着那只死爪脖子上的漆黑色装置。

    它看起来就像个大号的戒指!

    “确实有够离谱的……安装在它后脑勺上的装置,真的能够让它与人的思维建立连接?”

    “审讯的结果确实是如此,要试试么?”

    说着,楚光取出一件形状和“带麦克风的耳机”一样的道具,丢在了殷方的手上。

    殷方接过之后,拿在手中琢磨了一会儿,很快无师自通地将它戴在了自己头上。

    电源打开。

    旋钮调至最大!

    轻微的电流音响起,就如大脑过电。

    但除此之外,似乎再没其他感觉。

    “这东西该怎么——嘶啊!”

    脑海深处涌来的刺痛,让殷方吃痛的轻呼了一声,下意识地伸手按在了太阳穴上。

    不过那痛感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他便适应了那刺痛的感觉,将手放了下来。

    看着殷方缓过来,已经试过一次的楚光,接着说道。

    “你可以试着对那个怪物下令……比如,命令它站起来。”

    扶着嘴角边的麦,殷方深吸一口气,盯着那只死爪说道。

    “站起来!”

    身体一阵颤动,那只趴在地上的死亡之爪,虽然抗拒着命令,但还是拖着伤痕累累的身子,从地上缓缓站了起来。

    卧槽?

    还真行?!

    殷方一脸震惊,连头痛都给忘了,对着嘴角边的麦继续下令道。

    “趴下!”

    死亡之爪乖乖地趴在了地上。

    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震撼,殷方整个人就和发现了新大陆似的,一脸兴奋地朝着它继续下令。

    “站起来!”

    “单脚跳!”

    “用尾巴在地上画圈!啧,这个不行吗?那学狗叫!”

    “……”

    被反复折腾的死爪,脸上渐渐露出痛苦的表情,体内神经元高度活跃,脑波开始紊乱。

    楚光能很明显的感觉到,若不是有铁链拴着,这畜生八成已经忍不住一爪子把眼前这个家伙给撕了!

    不过殷方才不管这些。

    他只想弄清楚这套装置的极限在哪里。

    几乎将所有能尝试的指令都试了一遍,就在殷方正想着还有什么命令可以尝试的时候,忽然感觉大脑一阵晕眩,肩膀一晃便往后倒去。

    楚光左手轻轻向前一推,拖住了向后倒去的殷博士,另一只手将他脑袋上耳麦给摘了下来。

    “这玩意儿最好不要连续使用……它不只会对被操控的对象造成精神层面的负荷,对使用这套装置的人也是一样。”

    楚光之前试过一回这东西。

    与其说是精神控制,这套装置的功能更类似于一种“催眠”。

    它并不能让使用者直接操纵被控制者行动,而是通过精神层面的施压,以一种精神暗示的方式,让被上了环的异种执行几个简单的命令。

    比如捕食。

    再比如前进、后退或者向某个方向奔跑。

    单脚跳勉强可以执行,至于用尾巴在地上画圈或者学狗叫这种事情就没办法办到了。

    这套装置并不能让被控制者完成其认知之外的命令,除非它之前在生命中的某个瞬间,主动地去做过类似的事情。

    虽说即便如此这套装置也很了不起,但比起他避难所里的那套“形态形成场”还是差远了。

    来自“异世界”的玩家们可是能够直接“魂穿”克隆体,这不比什么间接pua和主人的命令牛逼多了?

    克隆体不死,玩家就能一直战斗。

    哪像这家伙。

    把它脖子上的环给弄坏,八成就失控了。

    “抱歉,我玩的有点嗨了,我从来没见过这种技术……”殷方晃了晃脑袋,重新站稳了。

    楚光若有所思地说道。

    “连学院都不知道的技术吗?”

    殷方无奈道。

    “学院也不是全知全能的,我们也有了解不多或者完全不理解的东西。”

    顿了顿,他接着说道。

    “我之前应该和你说过的吧,为了方便重塑工作的展开,我们根据重塑难度,将技术分为fedcbas七个等级进行管理,合理分配人员和预算。”

    楚光点了点头。

    “你确实说过一次。”

    殷方继续说道。

    “事实上,除了广为人知的七个等级之外,还有该体系之外的第八个等级——我们称之为奇点。”

    “奇点?”楚光皱了下眉头,问道,“什么意思。”

    殷方:“它代表最前沿,是关于未来的留白。这些技术就像微积分上的奇点,复变函数上不解析的点,一座独立于集合之外的孤岛……它们就像我们与未来之间的瓶颈。”

    “比如,你可能听都没听说过的中微子通道,再比如废土上泛滥成灾的变种人……它们都是奇点,虽然不成熟,但背后通常有着极其诱人的前景,一旦完成将可以预见地掀起一轮技术革命。比如前者对应的是超光速航行,我们将能更快更便宜地去到更远的星系,后者对应的是具有全环境适应能力的超级生命。”

    说着,殷方耸了耸肩膀。

    “当然了,这里说的技术革命是在社会完整的前提下,我们现在需要的显然不是什么革新,而是复兴。所以……学院对于奇点的了解也不多,只选择性的保留了一些值得继续下去的课题,回收工作的重心主要还是集中在体系内已经成熟的技术上。”

    体系之外的孤立个体,即使是战前也没有完成研究的“未来科技”。

    做个不恰当的比喻,大概类似于奇幻设定中的禁咒魔法?

    楚光只能这么理解了。

    “我忽然有些好奇,军团的克隆人,算是奇点吗?”

    让楚光没想到的是,殷方很果断地点了下头。

    “算,不过只能算一半。整个课题的全称应该是‘全生命周期可调节技术’,如果能够完成的话,理论上我们能缩短或者延长任意生命的任意生命周期的时间,真正意义上的掌控进化。”

    “只要你想,可以当一辈子小孩,或者成年人,你在基因层面上将永生不死。我们的种族将彻底摆脱落后的r策略和k策略,不再接受自然的选择,而是以自我定义自我。”

    站在旁边的赫娅当场愣住了。

    “这种事情能办到吗?”

    “谁知道呢?”殷方耸了耸肩,“也许能,也许不能,关于未来的一切只有未来才知道。”

    关于这种事情能否实现,殷方和赫娅开始了学术上的探讨。很明显赫娅是不相信的,表示这种事情闻所未闻。

    而殷方对于她笃定的说法则是瞥了瞥嘴。

    “真是年轻……你的导师难道就没教过你,不要对未知的事情妄下结论么?”

    听到殷方居然将话题指向了自己的导师,赫娅瞬间炸毛了。

    夏盐则是全程一脸懵逼,她都已经记不清楚,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听不懂的了。

    楚光则是陷入了沉思。

    他忽然想到了那段录音,关于“形态形成场”的表述。

    组织了片刻语言,楚光打断了俩人的争论,开口说道。

    “如果存在一种技术,能在两个不同维度的意识体之间建立强关联,并跨越空间和时间的界限传递信息。”

    “那是什么鬼东西?魔法吗?”正吵架上头的殷方,想也不想便回了句,那语气听起来像是嘲笑。

    但也许是想到这位可不好欺负,刚刚开口的他立刻又把嘴给闭上了。

    不过楚光倒是没把他说的话放在心上。

    因为他也是这么觉得。

    闻所未闻之事,听起来简直就像是奇迹。

    不过,看到殷方的反应,楚光大概算是了解了。

    藏在404号避难所中的某种技术,显然已经超越了学院的认知,自然不可能在fedcbas分级体系之内。

    毫无疑问,它已经达到了“奇点”的境界!

    并且疑似已经成熟……

    就在楚光正打算和赫娅聊聊火炬教会的事情的时候,通讯频道中忽然传来了小柒的声音。

    “主人,您的玩家出事了!”

    听到这句话,楚光微微一愣,来不及细问,立刻关闭头盔的面罩,食指在战术目镜前方虚点了几下,切到了地图界面。

    站在旁边的夏盐,见楚光突然的动作,意识到了些什么,连忙小声问道。

    “发生什么了?”

    盯着地图的楚光眉头皱起,沉声说道。

    “有情况了。”

    话音几乎刚刚落下,一名警卫从远处小跑过来。

    在楚光的面前站定,他行了个军礼,神情严肃地说道。

    “管理者大人,您派往电池厂掩护当地幸存者撤离的小队,遭遇了掠夺者的袭击!”

    “知道了,我已经安排人去了。”

    楚光抬头望向了疗养院,只见一架备用的蜂鸟无人机窜向了空中,很快消失在了东北方向。

    就在刚才,他已经动员了正在附近执行任务的小队前往支援,并向前线的玩家下达了防御任务。

    在增援抵达之前,务必死守!

    “可要撑住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宇宙职业选手〕〔赤心巡天〕〔万古神帝〕〔给爷爷烧纸,地府〕〔女主从书里跑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