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暧昧高手〕〔三国神话世界〕〔我在镇妖司里吃妖〕〔虎夫〕〔温栩栩霍司爵〕〔战神军王〕〔无敌从反派狗腿子〕〔我有七个无敌师父〕〔大姐进城:九零致〕〔开局大秦之主:签〕〔洪荒:隐藏万古的〕〔让你代管特长班,〕〔开局抓到一瓶成神〕〔修法至尊〕〔我真不是野兽派前〕〔快穿白月光是如何〕〔虫修家族崛起〕〔我挂机了千万年〕〔直播:水友你要喜〕〔御兽时代:我能复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206章 水兄,咱今天去哪里送人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远方的枪声持续了一会儿。

    掠夺者在留下了总共7具尸体和3名没来得及带走的伤员之后,狼狈地搭乘卡车撤退了。

    两辆卡车顶部的机枪朝着森林中扫射,远处另一辆巡逻的机枪皮卡也支援了过来,一边点射一边掩护自己人撤退。

    玩家们没有追出森林。

    他们交通工具在南侧,而这里是森林的北侧。

    出了森林便是一条缓坡,没有快速机动的交通工具,总不可能用两条腿去追四个轮。

    “草,这帮狗曰的跑得真快!”

    扛着一只铁拳火箭筒,望着远去的滚滚雪沫,瞄了一会儿之后的战地气氛组,最终还是把筒子放了下来。

    200到300米的距离,30码以上的车速,不开科技就想打中还真有点难。

    可想到留下一辆卡车加100战争分数,他还是忍不住砸吧了下嘴。

    可惜了!

    记住m.42zw.

    刚才要是再快一点就好了!

    泉水指挥官从后面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已经很不错了,咱的任务是把人赶跑,打退掠夺者的进攻就算胜利。至于次要目标,那得看对面赏不赏脸。这ai还挺聪明,见情况不对妈的掉头就跑。”

    说实话,有点苟。

    但苟的也挺真实。

    双方在这种地形爆发战斗,很容易变成一场拉锯战,到时候就是比谁增援快了。

    而这里是清泉市。

    在不清楚对手实力的情况下,对方的指挥官综合有限情报,做了最谨慎的选择倒也在情理之中。

    只不过,这一点也不像那些掠夺者该有的风格就是了。

    泉水指挥官在心中默默思忖,对这些掠夺者们给出了一个评价。

    这些怪,不好对付!

    另一边。

    穿着“五式”外骨骼的警卫队长扳手,走到了冬柳营地村广场的中央,找到了这里的村长。

    看着满面皱纹的老人,他语气严肃地说道。

    “……袭击你们的是嚼骨部落,他们最近从河谷行省的中部扩张到了南部,虽然这次是我们占了上风,但我不确定他们是否还会回来。”

    环视了一眼周围,扳手继续说道。

    “很抱歉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们已经尽力了。”

    村民们将同胞的尸体拖到了广场上,粗略数了下至少有二十具。

    其中不少死状凄惨,触目惊心,看得他眉头皱起。

    真是一帮畜生!

    他无法想象,再晚来个几分钟,这里会发生一些什么。

    “大人,请千万不要这么说,”马占丘摇了摇头说道,“如果没有你们……我们的下场恐怕会更惨。”

    老人的旁边,一名衣衫褴褛的男人,跌跌撞撞地走了过来。

    他做半边脸被烧伤,额头上满是血污,像是被吓破了胆似的,嘴里絮絮不停地念叨。

    “我早就说过……我们应该从这儿逃走,这次来的只是一波小鬼,更可怕的恶鬼还在后头。没有人是他们的对手,没有人!”

    扳手看向他。

    “这位是?”

    马占丘喉结动了动,轻轻叹了声说。

    “他是从天水市逃难来的,算是我们家一个远房亲戚,名字叫马山。他也是个可怜人,已经家破人亡一次,侥幸逃出来之后,没想到又在我们这儿碰上了那些人……精神方面可能有些不太正常了。”

    扳手:“……”

    连续碰上两次还行。

    这可真是有够倒霉的。

    见眼前那个穿着外骨骼的男人怜悯地看着自己,马山像是被刺激到了一样,情绪激动地说道。

    “我不是在开玩笑!他们有很大很大的枪,还有很大的车……最可怕的是,他们竟然奴役了死亡之爪!我知道我这么说听起来像疯了,但这都是我的亲眼所见!毫无疑问,他们都是死神的爪牙,否则根本无法解释,那些死亡之爪为什么会和他们站在一起!”

    作为废土上最凶恶的猛兽,死亡之爪被看做是死亡的象征,甚至被不少蒙昧的部落民当成死神的仆从崇拜。

    扳手听的云里雾里,直皱眉头。

    虽然听不懂他在讲些什么鬼话,但直觉告诉他,这人可能掌握一些很重要的情报。

    “我会带你去见管理者大人。”

    马山一脸茫然。

    “管理者……?”

    扳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没报上家门,于是说道。

    “忘了做自我介绍了,我们是404号避难所的人。”

    “避难所?”马占丘愣了下,一脸诧异地看着扳手,显然是没想到,自己居然是被蓝外套给救下的。

    而那个衣衫褴褛的男人,在听到这句话之后,脸上立刻焕发出了希冀的光芒,上前一步语无伦次说道。

    “请带我去那里!”

    “我们只要把门关上,那些掠夺者肯定进不来!”

    ……

    前哨基地。

    身形瘦削的男人坐在会客室里,在椅子上坐立不安,一脸魂不守舍的表情。他的眼睛时不时地望向窗外和门口,一丁点儿风吹草动都能令他神经绷紧。

    通过询问,楚光了解到,这个男人的名字叫马力,是冬柳营地村长家的二儿子。

    他还有个哥哥叫马勇,不过这种细枝末节的事情并不重要就是了。

    楚光不想吃人血馒头,但也不得不承认,发生在冬柳营地的惨剧在所有北郊幸存者们的心中敲响了警钟。

    透过无人机看见了那里的惨状之后,其他幸存者聚居地的代表们都被吓破了胆,总算是认清了现实。

    嚼骨部落已经杀到了清泉市北郊!

    他们手段凶残,装备精良,而且精通战术。一般的幸存者聚居地,根本不是这群饿狼们的对手!

    原本还有些犹豫,甚至打算搬迁问题上拿捏一下的人,此刻也都纷纷下定了决心,恳求楚光帮助他们,希望能尽快开始搬迁工作。

    剩下的事情就好说了。

    清泉市北郊一共有十三个幸存者聚居地,散布近500平方公里的区域内。

    楚光很快制定了转移计划,从远到近,分三批次撤离。

    距离中洲航天生态实验基地最近的5个幸存者聚居地,被纳入第一批撤离计划。

    这其中包括超威电池厂、希望山合作社、拾荒者之家、公路镇、以及冬柳营地……共六百余户,总人口千余,相当于六个贝特街。

    前哨基地能抽动的卡车只有九辆,这还是算上了新缴获来的四辆!

    人可以不用做卡车,但货物总得有人搬才行。

    尤其是粮食。

    其他东西可以不带,粮食必须带上!

    否则这么多人到了长久农庄,楚光根本找不出来足够的东西给他们吃,饥荒恐怕会比嚼骨部落的人更先找上他。

    楚光找到柳丁,动员了50名力量系玩家组成运输队,100名士兵玩家担任撤离行动的护卫。

    他们将从最外围的幸存者聚居地开始,协助当地幸存者撤离。

    所有人员和物资将被先撤离到距离长久农庄10公里远的新联合加油站,然后再分批次前往长久农庄。

    至于之后的事情……

    只能之后再考虑了。

    现在当务之急,是先把人和东西拖回来。

    如果让那些掠夺者得到补给,鬼知道他们还会来多少人!

    会客室的门打开。

    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管理者,坐在凳子上的马力立刻站起身来,慌忙迎上去道。

    “大人,我家里……还好吗?”

    楚光看着他说道。

    “我的属下见到了你的父亲,他的情况还行,不过……你们的村子损失可能有些惨重。我的人正在协助你们撤离,情况乐观的话,最快明天傍晚,你就能长久农庄见到你的父亲。”

    听到父亲还活着,马力松了口气,绷紧的肩膀松弛了下来。然而听到后面,他的心头又是忍不住揪起。

    这个冬天本来就难熬……

    现在他们失去了村子,没有了家,可以预见的是,接下来的日子会比之前更难熬。

    不过无论怎么说,对方都救了自己的人一命

    马力低着头,诚恳地说道。

    “谢谢……”

    楚光摇了摇头。

    “不用谢。”

    “帮助你们,本来也是帮我们自己。”

    冬柳营地七十余户,算上老弱妇孺得有近两百人。

    往黑暗一点的地方想。

    这么多人。

    够那些掠夺者们吃很久了……

    马力看着楚光,诚恳说道。

    “有什么我可以做的事情吗?能帮上您的忙的话。”

    楚光心中一动,说道。

    “前哨基地的运力有限,我们打算将第一批搬迁计划中的幸存者,撤离到距离长久农庄十公里的新联合加油站集合,再分批次前往长久农庄。如果你想帮忙的话,可以去那里,我可以给你安排一些安抚幸存者的工作,这样你也能快点见到你的父亲。”

    当然。

    这也意味着,将站在最前线。

    马力深吸一口气,克服心中的恐惧,郑重地点头说道。

    “我愿意去!”

    楚光欣赏地看着眼前这个振作起来的男人,伸手拍了下他的胳膊。

    “那就去吧。”

    “上车点在公园北边,我的人会带你过去!”

    ……

    前哨基地的东门外。

    游牧民的村子门口,秋草和秋叶姐妹俩正站在插着斧子的木桩旁边,一人拎着一只木筐,伸着脖子张望。

    木筐里放着的,是满满一筐绕在木棍上的生丝。

    看见从前哨基地走来的藤藤,姐妹俩眼睛顿时一亮。

    尤其是性格外向的妹妹,按捺不住地踮起脚尖招了招手,兴奋地小跑了过去,抱住她贴了贴。

    “藤藤!”

    “秋叶妹妹,早上好喔……呀!不,不用抱着我转圈圈,这太奇怪了!”

    双脚总算接触了地面,藤藤红着脸捋了捋凌乱的头发,秋叶像是做错了事儿的孩子一样,不知所措地看着她。

    “藤藤?”

    “没,没事……总之下次不可以这样了喔!”

    秋叶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虽然还不是很熟悉避难所居民们的语言,但说起这个藤藤这两个字的时候,秋叶却非常的熟练。

    多亏了人美心善的藤藤小姐,教会了她们缫丝,还送给了她们一套缫丝的工具,现在部落里不但多了好多漂亮又耐用绳子、丝绢、布匹,还增加了一笔额外的收入。

    每天上午,藤藤都会来她们这里,从她们手中买下昨天生产的生丝。

    族里的大伙儿们都很感谢这位善良的人,族长还特别嘱咐了自己和姐姐,一定要把族里最好的生丝拿给她。至于那些质量一般的,留着自己用就行了,反正他们也不需要太好的。

    秋叶对那些硬币倒是不怎么感兴趣,但那些魔鬼蛾的蛹真是太好吃了!

    她从来没吃过这么美味的虫子。

    白白嫩嫩的,一口下去嘎嘣脆,不管是烤着吃还是煮着吃,都可香了!

    就在秋叶心里想着,一定要找机会请藤藤品尝一下她做的美味的时候,她的姐姐秋草从不远处走了过来,伸手在她的头顶上敲了一下。

    “唔!”

    秋叶捂住了脑袋,一脸委屈地看向了姐姐,后者瞪了她一眼,轻声数落道。

    “不可以这么没礼貌的对人家,他们可是我们的恩人。”

    说着,秋草歉意地看向藤藤,低下了头,用不标准的发音认真说道。

    “对不起,妹妹,添麻烦了。”

    “没,没事的,不用这么正式的道歉……”不擅长应付这种场合的藤藤表情略微窘迫,尤其是秋叶那可怜兮兮的表情更是令她没辙,于是赶紧转移了话题,“对了,生丝。”

    说着,她从兜里取出了一袋银币,递给了秋草。

    秋草微微一愣,随即礼貌地接过,将放在地上的木筐捡了起来。

    “我们,做好了,可以帮你,带过去。”

    “没事没事,我自己带回去就可以了,没多远的。”

    看着一脸委屈站在姐姐身后的秋叶,藤藤走上前去,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开心地说道。

    “谢谢,辛苦了喔!”

    “这些材料帮上大忙了!”

    有了这些材料,可以做好多好多衣服了!

    “谢谢!”

    秋叶的眼睛一亮,脸上立刻绽放了笑容。

    这个词她是听得懂的!

    是表示感谢和肯定的意思!

    就在这时候,前哨基地的北门口忽然传来一阵骚动,大批的人员扛着步枪,气势如虹地向北进发。

    昨天也是这样。

    村子里的部落民纷纷停下手中的活儿,朝着北边的方向望去,小声地议论了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

    “听说是北边。”

    “北边!混乱已经扩散到了这里吗。”

    “先祖之灵庇佑,愿那些勇士们凯旋。”

    “但愿战火不要烧到这里……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个能住下的地方。”

    流浪的日子太苦了。

    没有人愿意再回去过那样的生活。

    望着北边的方向,秋叶紧张地缩在了姐姐的身旁。

    秋草轻轻拍了拍妹妹的小脑袋,柔声安慰。

    “别怕。”

    “管理者大人会保护我们的。”

    虽然听不懂姐妹俩在说什么,但藤藤能感觉到俩人眼神中的不安。

    给了她们一个坚定的眼神,藤藤用鼓励的语气安抚着两人。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避难所的大家都会保护你们的!”

    ……

    公园的北门口。

    两辆卡车停下。

    扛着镰刀突击步枪的,招呼着队友们上车。

    “兄弟们上车,来活了!来活了了!”

    背着加装了光学瞄具的“镰刀”半自动步枪,跳上车的嚷嚷着起哄道。

    “走走走,跟着水兄去救火!”

    边缘划水翻了个白眼。

    “日,能不能换个名字?叫我边缘不行吗?”

    然而不反抗还好,这一反抗,旁边起哄的人更多了。

    工地少年与砖:“好的水兄!咱今天去哪里喷水?

    玛卡巴子:“喷什么水,水兄,咱今天去哪里送人头?”

    边缘划水:“@#%!”

    由于高的离谱的战损,边缘划水的车队在论坛上也算是小有名气了,常被玩家和云玩家们调侃成死亡黑车。

    之前碰上变种人的时候,打了两轮都是死伤惨重,最后一次要不是策划看不下去改了难度,刷了一队动力装甲友军在他们的旁边,搞不好直接被灭队了!

    昨晚夜袭实验基地的时候也是,作为佯攻组,他们队的战损更是高达了5成。

    虽然大家知道死那么多确实怪不了他,但老是碰上大场面,被剧情杀,属实有点脸黑过头了。

    不过奇怪的是。

    每次他都能活下来。

    就因为这事儿,不少人还在论坛上争论,高感知会不会加闪避或者运气,否则完全说不过去。

    上了车,的嘴仍是闲不住,笑嘻嘻地拉着旁边的调侃。

    “开盘不?小赌怡情,就赌1银币,猜今天的死亡大乐透。”

    想都不想,酷酷地伸出五根指头。

    “我赌五个。”

    至于为什么是五?

    因为他就五根指头,另一只手揣兜里懒得拿出来了。

    “啧,”大眼啧了一声,“那我赌六个好了。”

    旁边另一个玩家听见,浑身一个哆嗦。

    “草,你特么别说了。”

    “就是老子想下车!”

    被动员的小队一共有10支,其中两只小队由边缘划水带领,前往位于22公里外的超威电池厂。

    这座电池厂坐落在一座小镇上,生产安全可靠又环保的固态氢电池,产品在战前算是小有名气,镇上的两座公立小学和幼儿园甚至都是它出资建的。

    不过两个多世纪后的今天,这座电池厂和电池唯一的关系,恐怕也只剩下那块勉强能看清楚字的招牌。

    厂区内的房子塌了大半,只有围墙还勉强能用,附近没什么危险的异种,久而久之也就来了人定居。

    幸存者们用捡来的材料盖起了房子,修补了围墙,以拾荒和种田为生,在这里已经生活了许多年。

    两辆卡车停在了厂区的门口。

    带着大包小包甚至手推车的幸存者们,已经在门口集合。

    不少人的脸上都写着茫然,虽然嚼骨部落将战火烧到清泉市北郊的传闻不是一天两天了,但谁也没想到一切发生的如此突然。

    年轻的警卫从车上跳下去,快步走到了厂区门口,见到了这座幸存者聚居地的村长。

    那是一名有些驼背的老人,他脸上挂满了岁月的风霜,不过整个人看着还是很硬朗。

    吕北在他面前站定,表情严肃,言简意赅道。

    “404号避难所警卫队吕北!奉管理者大人的命令,前来支援你们撤离!”

    虽然对眼前这位年轻人稍显稚嫩的模样感到了一丝顾虑,但他身后的那些士兵还是让老人放下了心来。

    点了点头,老人说道。

    “我叫李中,是这里的村长。情况我已经从孩子那里听说了,东西我们已经收拾好了,随时可以出发。”

    “我们会遵守你们的规矩,也希望你们能信守诺言,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

    吕北点点头,忠诚地说道。

    “这个不必担心,管理者大人已经为你们规划好了光明的未来,现在请随我——”

    话音还未落下,枪声忽然从远处传来,子弹嗖嗖嗖地飞向了门口,混凝土墙上瞬间印上一串弹孔,尘埃飞溅。

    被这突如其来的枪声吓了一跳,周围的幸存者们纷纷从门前躲开。

    不过,倒也有几个临危不乱的人,老练地抄起家伙蹲在门口,朝着子弹射来的方向还击。

    猛地望向北边,吕北的眼睛微微睁大,只见一辆看着钢板的皮卡车,已经停稳在了公路的转角处。

    那黑洞洞的枪管,正笔直地朝这边看来!

    不远处的边缘划水,已经大吼着带人冲了上去,一边开火吸引火力,一边指挥着小队员们散开。

    “敌袭!”

    “司机别下车!卡车开进厂区里!”

    “a小队就地防御,b小队跟我上!在他们围过来之前,我们要打出去!”

    “筒子准备!100码标尺,给我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宇宙职业选手〕〔赤心巡天〕〔万古神帝〕〔给爷爷烧纸,地府〕〔女主从书里跑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