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医青枝〕〔百炼飞升录〕〔王者荣耀:神豪刷〕〔将军夫人惹不得〕〔海上升明帝〕〔秘战无声〕〔风起龙城〕〔雾都侦探〕〔山村小神医〕〔诸界第一因〕〔天师下山〕〔庶子夺唐〕〔末世不灭战神〕〔我用阵法补天地〕〔西游:开局对弈赢〕〔我靠美食馋哭全星〕〔全职医仙〕〔诸天:从射雕开始〕〔大明次子〕〔嘿,妖道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198章 战役系统全面升级
    中洲航天生态实验基地外,挂满积雪的松树,一直从基地围墙的边缘,铺到了缓坡下的废弃小镇。

    这里的建筑最高不过三层,带车库和泳池的一层居室占据了大多数,偶尔能看见一两栋特立独行的房子,大概是附近研究基地的科研人员的。

    不过,无论这里曾属于谁,现在都已经彻底被荒废掉了。

    冻死的蔓藤从前院一直爬进了屋子里,落满灰尘的车库中长着灌木,植被的根须钻破了混凝土路和院墙,郁郁葱葱的树木填满了被遗弃的角落,甚至从一些木头房子的屋顶钻出。

    楼下偶尔能听见咯吱的响动,要么是啃食者用弄倒了什么东西,要么是老鼠……

    半坍塌的双层叠墅屋顶。

    匍匐在雪中的夜十,轻轻做了个深呼吸,食指轻轻拨了下狙击镜上的旋钮。

    缓坡上的松树林,树梢正好没过了研究基地最外侧的楼顶。

    右眼贴在狙击镜上的他,只能透过树杈和积雪的缝隙,勉强看见哨卡附近的人影。

    那些掠夺者就在前面。

    距离他不到五百米。

    先前掠夺者的巡逻队来镇上搜索过一次,但并没有搜的很仔细,因此并未发现藏在屋顶上的两人。

    “能看见人吗?”匍匐在烟囱的旁边,握着单筒望远镜的方长,眯着左眼说道。

    “看得见,但打着有点难度。”

    “十点钟方向,看见三楼窗口的那挺机枪了吗?”

    “我能看见他的沙袋和脚架……脑袋被树杈给挡住了,不过穿过去问题应该不大。”

    “那行,一会儿他是你的了。记住,等他先开火,照着枪焰上方一寸打。”

    “知道。”

    右眼从狙击镜上挪开,夜十抽空看了一眼丢在屋顶背坡的vm。

    当亮度调到最低的时候,只有正对着的方向能看见一点点光,不用担心暴露位置。

    非常的好用。

    通过地图算出了距离,他伸出食指在屏幕上轻点了下,切到了任务栏。

    任务还挺多。

    夜十在心中默默算了下,如果能将所有支线完成,总共能拿到270银币,430贡献的样子。

    运气好,多点掉几个筒子、机枪手,兴许能上400银。

    这不比《外挂v》和《老六召唤》刺激多了?

    如果能强化一下命中目标的射击音效就更完美了。

    比如,射中目标的时候握把抖一下。

    “……坚持住啊老细。”

    “等攒够了钱,咱给你换神装!”

    不远处,一群穿着浅色猎装的玩家,正沿着小镇边缘的废墟,朝着实验基地的方向推进。

    抹在刺刀上的泥,藏住了白雪上的寒芒,却掩不住那枪旗如林的杀气。

    前面就是敌人的阵地!

    一双双藏在黑夜中的眸子闪烁着兴奋,那高昂的战斗意志,就连呼啸的北风都弱了几分。

    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

    同一时间,远在二十多公里外的布朗农庄,拎着铁管步枪的哨兵正在垃圾堆成的围墙上巡逻。

    和往日的人影稀疏不同的是,今天的农庄有些格外的热闹。

    乡村风格的宅邸。

    宽敞的客厅里坐着十来个人,每个人的脸上都表情沉重,仿佛能滴出水的乌云。

    圆形的木桌上摆着一台老旧的收音机,嘈杂的电流音与主持人油腔滑调的口音,与客厅里的气氛格格不入,却又格外的应景。

    “这里是巨石城之声,我是你们最亲爱的电台主持人豪斯先生,现在为您带来的是北郊局势的最新情况。”

    “根据不可靠的消息,一个名为嚼骨部落的掠夺者势力,正在我们眺望不到的地方发展壮大。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他们的实力不弱,至少比那些藏在废墟里不敢出来的恶棍强得多。”

    “那些掠夺者不只是吸收了军团的残部,还接手了一部分他们的装备,现在正在整个河谷行省中部招兵买马……看样子他们似乎是打算建立一个属于掠夺者的国度。”

    “如果他们继续向南,不用怀疑,清泉市北郊的乡巴佬们没一个人能活下来,而民兵团绝对不会为那些没有交过税的人浪费一颗子弹。如果您恰好在北郊,又不想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妻女被掳走送进牧场,巨石城之声电台向您隆重推荐远方之风大酒店!”

    “那里是慷慨的莱斯顿先生,为流民特别开设的超五星级酒店,它位于巨石城的外墙边缘。虽然是外侧,但法理上,那里同样属于巨石城的领地,民兵团不会对发生在那里的事情坐视不管……只需要1枚筹码,就能在里面呆上一整天。”

    对于电台中的声音。

    坐在圆桌前的众人只有沉默回应。

    1枚筹码对于合法生活在巨石城的市民们而言,可能也就是一小时的薪水,或者一瓶兑了水的啤酒。

    但对于他们来说,却需要用1公斤的粮食或者更多值钱的垃圾才能换到。

    似乎是受够了这无言的沉默,一位模样孔武有力、戴着猎人帽的中年男人,缓缓开口说道。

    “嚼骨部落势力正在壮大,我们应该联合起来!晨风社区可以派出二十名猎人。”

    见有人起了头,坐在不远处的胖子松了口气,用手巾擦了下额滚圆脑袋上的汗水,响应道。

    “我们可以出九个……”见桌上所有人看向自己,他连忙补充了一句,“我知道这可能少了点,但我们只有这么多了。”

    “啧啧,听听,肥得流油的红火车驿站居然只有九个男人,”脸上印着一块烫伤疤痕的壮汉,嗤笑了一声,嘲讽的口吻说道,“如果你们的男人都死完了,我们可以帮帮你们。”

    胖子的脸上闪过一丝恼火,但慑于这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只是危险地眯起了眼睛,没敢说什么。

    红火车驿站常年接待从红河镇来清泉市做生意的行商,比起坐在这里的穷光蛋,他的兜里确实多那么两块筹码。

    然而在这个鬼天气里,这点筹码并不能给他带来太多安全感,甚至不够民兵团的飞机出一次差。

    盯着那个丑陋的疤脸男,驿站的老板在心中险恶的想着。

    等着!

    等这冬天过去,老子就请佣兵去你家里做客!

    客厅内的气氛有些僵硬。

    吞云吐雾的布朗先生,表情有些烦闷。

    虽然知道这些邻居们八成是指望不上,但没想到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他们居然还在为了谁家多出两个人斤斤计较。

    真是没救了!

    这时候,坐在圆桌的角落,一名面容瘦削、从头到尾一直沉默着的男人忽然开口了。

    “没用的,我们根本不可能是那些人的对手,他们的数量就像蝗虫一样……从中部席卷到了南部。”

    见包括布朗在内的所有人都看向了自己,男人停顿了片刻,继续说道。

    “我有个亲戚,在石碑镇,距离这儿大概三十多公里的样子。前几天他逃难到我这儿,说上百个掠夺者入侵了他们的镇子,反抗的人不是被打成了筛子,就是被吊死在门口,剩下的要么是被抓去做了苦力,要么被按在地上折磨到几乎断气。”

    “当时他藏在废墟里,眼睁睁地看着火在鼻子前烧着,装成尸体动都不敢动一下,总算是侥幸活了下来。”

    客厅里的气氛更加僵硬了。

    似乎是为了缓和气氛,一名稍显年长的幸存者轻轻出了口气,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做苦力……至少没被吃了,看来这些人还讲点文明。”

    “我还没说完……老人和小孩都被砍了头,”那个瘦削的男人轻轻动了动喉结,表情麻木的继续说道,“他们只要能干得动活的,和能生孩子的。”

    壁炉中的火焰熊熊燃烧。

    客厅内晃动着明亮的火光,空气却凉的可怕。

    “够了!”

    布朗先生拍了下桌子,烟灰从他的嘴角抖落,掉在了靴子旁边。

    他将半截烟头摘下,按在了烟灰缸里,表情阴沉的看了在座的各位一眼,缓缓开口继续说道。

    “这儿是我们的家园,我们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跑?能跑去哪里。我们根本无路可退,只有死战这一条路——”

    “只是你无路可退吧,毕竟你有这么大一座农庄。”

    先前讽刺驿站老板的疤脸男,一针见血地戳穿了他的漂亮话,咄咄逼人地说道。

    布朗先生的脸色一僵,脸涨成猪肝色,瞪着那个男人说道。

    “什么叫我无路可退?我完全可以带着我的筹码去巨石城。在那里,我的日子会比现在舒坦一百倍,你希望我这么做吗?”

    “去巨石城?像贝特街的那个镇长一样?”疤脸男眯了眯眼睛,冷笑着说道,“我可听说他这两个月过得不太好……你和他不是有盟约吗?他们被蓝外套胖揍的时候咋没去帮帮他。”

    布朗脸色阴沉。

    这时候,忽然有人开口道。

    “我们为什么不去找那些蓝外套帮忙?他们连血手氏族都解决掉了,之前还和军团的人打了一架,也许他们能对付那些掠夺者……”

    布朗还没开口说话,旁边马上有人用嘲讽地口吻说道。

    “那些蓝外套?他们可没有义务帮我们,真到了生死关头,他们会第一时间躲进他们的老鼠洞,把门一关,与世无争的躲个几十年再出来。两个世纪之前他们不就是这么做的么?我可是听说过的。”

    驿站的老板紧张说。

    “那请巨石城出手……”

    带着猎人帽的男人摇头道。

    “我们已经没有钱了。”

    “那就给粮食!”

    见一双双视线唰地看向了自己,布朗用愤怒回应了这些可怜虫们眼中不切实际的渴望。

    “粮食?现在哪还有粮食?仓库里就剩下明年开春用的种子,我们总不能吃一整年的草。”

    “那你们说到底怎么办?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就在这儿吵?”

    “我对逃亡没意见,反正这日子也快过不下去了,兴趣能赶在明年开春之前,在南边找个能种庄稼的地方。”

    “举手表决吧,赞同逃难的人举——”

    这时候,门外传来咚咚的敲门声,打断了客厅里一片混乱的争吵。

    正要发作的布朗克制住怒火,深吸一口气道。

    “进来。”

    来的那人名字叫刘正月,是他手下的保安头子。

    在门前抖了抖雪,刘正月走进了温暖的屋子里。

    “大人,我们的邻居给您送了一封信……”

    布朗看着他问道。

    “信上写着什么?”

    刘正月看了一眼桌前的众人,又看了一眼布朗先生,低声说道。

    “大人,要在这里面念吗?”

    布朗的脸色闪过一丝不耐烦,但也许是觉得这么多人听着确实不妥,于是还是耐着性子招了招手,示意他把信递过来。

    接过信。

    信封拆开。

    将信纸抽了出来,布朗扫了两眼,脸上浮起一丝惊讶,然而很快便被猜疑和凝重取代。

    戴着猎人帽的中年男人看着他问。

    “信上写着什么?”

    “来自邻居的邀请,没什么,和你们没关系……”布朗先生随口回了一句,同时小心地将这封信叠好,塞进了衣兜里。

    坐在木桌前的众人面面相觑,交换着不信任的视线。

    他们当然不会相信这老狐狸说的鬼话,但这里是他的地盘,他如果不打算说的话,他们也没有办法强迫他。

    “好了,都散了吧,我们已经从晚饭时间讨论到了这个点儿,如果你们还打算继续争吵下去,请换个地方,别在我这儿……看着都烦。”

    这里的主人已经下了逐客令,客厅里的客人们虽然不满他的态度,但也不好在这里继续纠缠,纷纷脸色不悦地起身离开了这里。

    屋子外面大雪纷飞。

    然而并不比屋子里更冷。

    一行人朝着农庄外走去。

    瘦削的男人用手搓了搓肩膀,看了一眼周围的其他人,压低了声音说。

    “我还是那句话,我们不可能是嚼骨部落的对手……我们只有逃难这一个选择,河谷行省中部的其他幸存者也是这么做的。”

    年长的幸存者问道。

    “他们去了哪里?”

    众人纷纷愣了一下,交换了一下视线之后,有了解情况的人开口说道。

    “我听说有些流民……好像去了我们这儿往北一点的长久农庄?”

    “往北一点?长久农庄?”

    “嗯,那个农庄好像是那些蓝外套的地盘。他们帮企业对付了军团,企业的人在荒野上帮他们盖了一座城……我是这么听说的。”

    望着天上的大雪,带着猎人帽的男人忽然开口说的。

    “我打算去一趟北边,那些蓝外套的公园。”

    驿站老板诧异地看着他。

    “现在?天都黑了……”

    虽说冬天外出觅食的异种不多,但现在去北边,得什么时候往回走?

    虽然都是北郊的幸存者,但他们和那些蓝外套们并没有太多接触,总不能一见面就冒昧地请求对方收留一晚上。

    “天黑不可怕,可怕的是天不会再亮。”

    喉结动了动,带着猎人帽的男人继续道。“如果不想沦为流民,这可能是我们最后的希望。”

    ……

    农庄内的宅邸。

    送走了客人的布朗,转身来到了衣帽间,取出他最心爱的大衣披在身上,仔细整了整衣领。

    但很快,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回过神来地将这件大衣塞了回去,取出了一件看起来不那么新的披在了身上。

    这时候,他的夫人从一旁走来,将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用轻柔的声音说道。

    “这么晚了,你还要出院门吗?”

    布朗敷衍地回了一句。

    “我们的邻居邀请我去看场电影,我只能去一趟了,至少得让他们知道,我们已经没有油水可榨了。”

    夫人问道。

    “不去不行吗?”

    手指在大衣的领口一顿,布朗沉默了一会儿,罕见克制了他的坏脾气。

    “我不知道。”

    “但我觉得……去一趟会比不去更好。”

    ……

    中州航天生态实验基地。

    缓坡的山脚下,北侧的公路旁。

    两名穿着毛皮大衣的掠夺者,将捡来的枯树枝丢进燃烧的铁桶里,围着火焰取暖。

    望着火堆上飘起的星星点点,腰上挂着一根战壕棍的掠夺者,忍不住骂骂咧咧了一句。

    “这鬼天气……在外面放哨简直是要人命。”

    旁边的掠夺者听见,不自觉地往坡上的哨卡瞄了一眼。

    “嘘,你这句话可别被队长听见了。”

    “说说有什么关系?只许他在被窝里睡妞,还不许我在这儿发两句牢骚?”

    想起在上个幸存者聚点遇见的婆娘,他便不自觉地舔了舔被风吹裂的嘴唇。

    那胸真是大极了。

    他仍然记得那一点点从痛苦堕落成绝望的表情。

    可惜,都怪头儿玩得太过火,那人最后还是没撑下来。在断气之前,喉咙都喊哑了。

    “我怎么感觉这天越来越冷……”

    “我再去捡两根柴火。”

    说着,那掠夺者紧了紧背上的开膛者步枪,踩着没过小腿的积雪,走进了一旁的树林子里。

    四下无光。

    但并不碍事儿。

    躺在雪上的枯枝很多,他俯下身,随手往地上一摸。

    掌心传来冰凉的触感,让他微微愣了下。

    咦?

    怎么是个硬的?

    黑暗中伸过来的两杆枪,直挺挺地对着他的脑门。

    而此刻他的手上抓着的,也根本不是什么柴火,而是一根抹着泥巴、漏出寒芒的刺刀。

    和趴在雪堆里的那人四目相对,他的脸色渐渐变的和雪一样白。

    被瞪着的玩家也是一脸懵逼。

    本来他在雪堆里趴的好好的,谁想到这蠢货旁边那么多根树枝不去捡,偏偏往他的枪口上抓。

    ‘艹,这咋整?’

    边缘划水用眼神和旁边的队友交流。

    负债大眼也是一脸懵逼。

    ‘要不……你等他开第一枪?’

    这时候,公路旁的火堆旁,传来喊声。

    “修,你在那磨蹭什么?”

    “我,我……”

    被控制住的那个掠夺者,嘴唇颤抖说不出话。

    一听到这颤抖的声音,后面的掠夺者立刻意识到了情况不对,当即抬起手中的步枪,半蹲下身子拉动枪栓,朝着林子里厉声呵道。

    “谁在那!”

    透过无人机看到了这一幕,楚光知道林子里的人肯定是藏不住了。

    不过,无所谓了。

    被发现的是佯攻组,虽然提前了几分钟,但并不影响。

    考验微操的时候到了!

    楚光伸出食指,在空中虚划了一下,悬浮在战术目镜视窗中的预编译任务立刻发出。

    “给我狠狠地打!”

    -

    (下章十一点前!)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术师手册〕〔我打造了长生俱乐〕〔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明克街13号〕〔这个明星很想退休〕〔赤心巡天〕〔修仙三百年突然发〕〔给爷爷烧纸,地府〕〔宇宙职业选手〕〔镇妖博物馆〕〔万古神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