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东京教剑道〕〔我有一座仙灵洞天〕〔无双召唤之诸天神〕〔田园娇女小兔妖〕〔我用闲书成圣人〕〔七个哥哥团宠我〕〔鸿天神尊〕〔降临斗罗大陆,开〕〔人在盗墓:开局雪〕〔她贵为死神的宠儿〕〔首富从盲盒开始〕〔直播:贫道云游全〕〔斗罗:开局十生武〕〔神豪:趋吉避凶〕〔种植我也能成神〕〔我能看见厉鬼好感〕〔界起通天〕〔斗罗:开局签到灭〕〔吕布的人生模拟器〕〔百炼飞升录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186章 逼死强迫症的彩蛋
    探索任务并非搜刮。

    这次任务和拾荒还是有所区别的,进入地图的玩家只能四处看看,不能带走里面的东西。

    毕竟这儿已经不能算是野外了,连资料卡都有了。

    鼹鼠推测,应该是狗策划为了检查地图中的bug,所以才安排了这个活动,用游戏币白嫖玩家们的劳动力。

    这么来看的话,那个彩蛋有没有都不好说!

    将自己的爱枪寄存在了储物柜中,鼹鼠随着其他玩家们的脚步,穿过两道闸门的缓冲室,终于踏入了这座尘封已久的避难所。

    这里的空间很宽敞,层高足足有五米,半月形的大厅背后是居民广场,两条弧形的走廊圈出了广场的轮廓,广场的两侧是四个扇形分区——这一点倒是和404号避难所的b2层的布局有些类似。

    不过,从印在大厅前台墙壁上的结构图来看,这座避难所在整体结构上和404号避难所的区别还是很大的。

    117号避难所总共只有3层,从b1到b3,占地面积依次递减,空间上就像一个倒立着的金字塔。

    而404号避难所则完全相反,虽然玩家们还没去过b3层以下的空间,但对比b1和b2,很明显下面的面积要更大一些。

    在b1层简单逛了一圈,鼹鼠回到了居民大厅,正巧遇到了从右边区域出来的蚊子兄。

    这家伙一脸羡慕地说道。

    “我这边应该是功能区!里面有食堂、浏览室、还有医务室!妈的……我特么还看见了篮球场!”

    鼹鼠笑了笑说:“不奇怪,这避难所总共就一百人,配置高一点也正常。我在他们的房间里还看到了独立浴卫,而且是每间都有。”

    蚊子一脸羡慕地说道。

    “不懂就问,公测了能换一个避难所吗?”

    鼹鼠无语地看了他一眼。

    “有什么意义呢,这游戏的名字又不叫避难所,内容都在地表,就算换个复活点,又不会给你加个buff。”

    蚊子:“靠,你这么一说好有道理。”

    不是好有道理。

    而是本来就是啊……

    鼹鼠正想调侃他两句,就在这时候,两个玩家从电梯旁边的安全通道走了出来。

    精灵王富贵一脸激动说道:“你们去b2层看了吗?那里简直就吊爆了!”

    鼹鼠好奇看向他俩。

    “你看见啥了?”

    伊蕾娜无奈道:“嗐,就是个人工温室,我是没搞懂他在激动啥。”

    精灵王富贵:“能在避难所里种田还不牛逼吗?而且不只是种植园,后面还有净水装置和加工车间……以及我看不懂的东西。这尼玛,简直就是个人造生态圈啊!”

    说着说着,他也和蚊子老兄一样,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哎,这特么才叫避难所啊!不像咱那个,啥也没有,洗澡和上厕所还要收钱!”

    鼹鼠:“话说你们谁去了b3层?”

    精灵王富贵:“我们都去了,b3层没啥可看的,面积小的一批,除了管理者办公室,就只剩下个已经熄火的反应堆。我本来以为会有辐射,结果进去看了一眼才发现啥也没有……话说你们b1层已经探索完了?有啥发现没?”

    刚才一进门,他和老衲两个就直奔b2层去了,b1层还没来得及看过。

    鼹鼠摇了摇头说道。

    “b1层的房间有点多,我看的比较仔细。”

    不过,好像已经有动作快的玩家逛完了b1层,开始奔着b2层去了。

    鼹鼠刚才看见,一个短头发的女玩家,拉着另一个扎着高马尾的女玩家,兴冲冲地奔着b2层去了。

    后面还跟了只白熊。

    心中微微一动,鼹鼠看向自己的vm,切到活动任务的页面。

    也就在这时,他的表情愣了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鼹鼠总感觉这任务怕是没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

    事实证明,即便不是感知系,他的直觉也是非常准的。

    花了足足一个小时的时间,鼹鼠把所有能开的门都开了一遍,能进的房间都逛了一圈。

    然而,即便他逛完了避难所每一个角落,甚至于在逛完之后又贴着墙壁走了一圈,“个人探索进度”仍旧是卡在90%上。

    不管他怎么使劲儿,那个数字也纹丝不动!

    “噫,真特么奇了怪了!”盯着vm屏幕中的地图,碰了一鼻子灰的鼹鼠,一脸懵逼的表情。

    碰上这问题的显然不只他一个人。

    其他玩家也是一样。

    如果是有什么地方漏下也就罢了,偏偏连“全服探索进度”都卡在了90%上。

    换而言之,所有人都卡在了同一个地方……

    当天下线之后。

    官网论坛里一半以上的帖子都在议论这事儿。

    工地少年与砖:“我有种不祥的预感,会不会又是出bug了?”

    峡谷在逃鼹鼠:“+1,进度卡在90%动都动不了,我可以肯定没错过一个角落,整个避难所都被我跑遍了!”

    wc真有蚊子:“mmp,和何止是跑遍了,我都跑了三遍了!墙上的漆都快被我蹭掉了!”

    精灵王富贵:“会不会是有隐藏通道?”

    斯斯:“还真有可能……不过这藏的也太隐秘了吧?”

    尾巴:“可恶,尾巴跑了八圈!什么也没发现!”

    峡谷在逃鼹鼠:“明天我再去那个管理者办公室转转,我总感觉里面可能藏着什么东西……”

    鸦鸦:“唔,我和你的感觉正好相反,我在探索b2层的时候总有种怪怪的感觉……就好像缺了点什么。”

    夜十:“缺了点蘑菇?(滑稽)”

    鸦鸦:“去死!我是认真的好嘛!(`Д*)9”

    wc真有蚊子:“搞不好那个彩蛋就是剩下的10%部分!”

    午夜杀鸡:“不妙,我的强迫症要发作了。”

    看着官网论坛上的讨论,楚光和这些玩家们一样懵逼。

    摸着良心说话,那个彩蛋是他编出来的不假,但这个逼死强迫症的90%可不是他的锅啊。

    玩家们看见的“全服探索进度”,事实上就是他在管理者系统页面中看见的进度条。

    难道117号避难所中,还藏着某个设计图上没有标出来的隐雪区域?

    不至于吧。

    活动的事情不急一时,还有一半的玩家没去探索过。

    楚光打算再等等,看看剩下的玩家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另一边,前往中洲航天生态实验基地探险的牛马小队,也有了新的发现。

    根据他们在门卫室回收到的终端机及其他电子设备,殷方对残留在存储硬件上的数据进行还原之后得出结论——整座设施事实上是一座基于热核聚变反应堆建造的全封闭式人造生物圈。

    “……目前没有直接的线索能够证明,那个生态实验基地关联的具体是哪个项目。也许它是服务于避难所计划,也没准是为了研究如何在外层空间建立殖民地。”

    听完了殷方的汇报,楚光直接问起了他最关心的问题。

    “能找到燃料棒吗?”

    殷方点了点头。

    “应该可以,但根据你的玩家们探索到的情报,藏在里面的异种似乎不少,清理那些异种恐怕得花一些时间。”

    听到这里,楚光松了口气。

    花时间是小事。

    只要能把燃料棒弄到手,花再多的时间都是值得的。

    ……

    就在玩家们正忙活着各自任务的时候,楚光这边也没闲着。

    警卫队的编织从15人扩大到45人,新招募的30人中五成来自贝特街,还有五成来自流民营地。

    作为自己的直系部队,完全甩手不管是不可能的。

    另外,先前俘虏的普里特等人,在经过了一天的看押之后,楚光将他们全都送去了砖厂,在那里接受劳动的改造。

    看着新来的工友们,尤金一眼便认出来,这些家伙的身份和自己一样,都是蓝外套们的俘虏。

    不止如此,他还从他们的身上闻到了熟悉的气味儿。

    午饭时间。

    新来的俘虏坐在角落吃饭。

    拎着饭盒的尤金走了过去,向四人搭话道。

    “嘿,新来的,你们是咋进来的?”

    普里特看了他一眼。

    “佣兵,你呢?”

    “巧了,我也是,”咧了咧嘴,尤金瞅了一眼胳膊上缠着绷带的那个人,“话说你这手是咋了?”

    卡尔板着脸,面无表情道。

    “摔了一跤。”

    尤金吹了声口哨:“摔了一跤还行,能把手腕摔断,你这一跤怕是摔在了老虎钳上。”

    机枪手朗伯特上前一步,两眼盯着这家伙,沉声说道。

    “你是来找茬的吗?”

    尤金挑了挑眉毛,根本没得把他的挑衅放在眼里。

    朗伯特心中恼火,正要上手,然而就在这时,旁边传来声音。

    “我劝你们最好别惹麻烦。”

    “如果不想被吊死的话。”

    朗伯特的表情一滞,另外三人也纷纷朝那声音看去,只见一个鼻梁骨中间隆起的男人站在那儿。

    普里特看了朗伯特一眼,给了他一个眼神,后者勉强咽下了这口气,退了回去。

    紧张的气氛缓和了些许。

    凑巧就在这时,一名警卫模样的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环视了众人一眼,面无表情说道。

    “谁是瓦努斯?”

    先前制止冲突的那个男人举起了手。

    “我是。”

    警卫也不废话,直截了当道。

    “跟我走一趟。”

    瓦努斯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饭盒,起身跟在了那警卫的身后。

    房间里的气氛有些微妙。

    普里特看向了尤金,问道。

    “那个人是谁?”

    “你说他?”尤金看向跟着警卫走出砖厂的那个男人,啧啧了声说道,“他可不得了。”

    普里特问道。

    “你指的是哪方面?”

    尤金说道。

    “各方面,听说过军团吗?”

    普里特点了点头。

    军团在北边和大裂谷的人打了得有一年了,从北边来的流民就没停过。巨石城的酒馆总是能听到关于远征军的传闻,不过大多都是不怎么靠谱。

    有人说他们半年前就已经赢了,军团势力已经进驻河谷行省。也有人说他们输的很彻底,连将军都被俘虏了。还有人说克拉斯将军战死前线,现在是新的将军在率军作战。而更离谱的传闻还有说,军团的人见啃不动大裂谷,决定挥师南下入侵清泉市。

    有一点毋庸置疑的是,那些人很强!

    “我听说军团的人,鼻梁的中间有一块骨头凸起……”回忆着那人的五官,普里特心中一动说道,“他是军团的人?”

    尤金看着他,用耐人寻味的语气说道。

    “是的,而且是千夫长。”

    千夫长!

    朗伯特倒吸了一口凉气,杰里和卡尔面面相觑,脸上的表情纷纷动容。

    虽然没有亲眼见过军团,但关于军团的传闻他们都没少听说。

    想要俘虏一名千夫长,至少得歼灭一只军团的千人大队。

    普里特艰难地咽了口唾沫,感觉食指有些颤抖。

    他们到底是在和什么样的对手战斗?

    如果说之前还有一丝不服气,后悔当时没有穿上动力装甲杀出去,此刻他的心中只有庆幸。

    这些蓝外套的实力,恐怕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可怕!

    得亏当时没有反抗到底。

    能活着真是太好了……

    与此同时,砖厂外面。

    跟着警卫的脚步,往湿地公园北门的方向走了一段,瓦努斯看了一眼周围,忍不住问道。

    “我们是去哪?”

    警卫面无表情说道。

    “大人要见你。”

    瓦努斯谨慎地提醒道。

    “前哨基地不在这边。”

    警卫不耐烦地说道。

    “大人中午之前去了长久农庄……让你跟着你就跟着,哪来的这么多废话!”

    听到这声训斥,瓦努斯立刻闭上了嘴,不过心中却是稍稍松了口气。

    刚出来的时候,他心里还有些紧张,以为是要把自己拉出去毙了。

    现在看来,至少不用死了……

    ……

    与此同时,117号避难所的b2层。

    一座巨大的人工温室内。

    站在水培箱旁边的鸦鸦,煞有介事地摸着下巴,眉头轻轻皱起。

    “这里果然有问题。”

    藤藤打了个哈欠,一脸无奈的表情。

    “你确定没有看错吗?”

    大概两个小时前,正打算开工的她,被鸦鸦不由分说地拉到了这里来。

    说实话,她一点儿也不认为,论坛上的那些大佬们都没发现的线索,能这么轻松的被她俩找到。

    身为一名佛系的生活职业玩家,比起费时间肝这种细节,她更倾向于等攻略出来了再把这10%补上……

    “我可以肯定,我绝对没有看错!”鸦鸦一脸认真地说道,“别忘了我可是感知系!”

    听到这句话,藤藤的表情有些微妙。

    感知系?

    难道不是蘑菇系嘛……

    并没有注意到藤藤微妙的表情,鸦鸦的食指顺着水培箱的侧面摸索,很快发现了令她感到不自然的地方是什么。

    只见在那水培箱的侧面,印着一条细小的淡绿色痕迹!

    “毒素?!”

    鸦鸦心中一动,凑近过去仔细观察。

    那痕迹非常的浅,也很细,就像蜘蛛吐出的丝。若不是她10个点的感知,再加上“毒素直觉”的天赋,还真就给漏掉了!

    意识到了这一点,鸦鸦脸上的表情瞬间兴奋了起来。

    不会错!

    就是毒素!

    沿着那断断续续的痕迹一路摸索,很快她来到了一面墙壁的旁边。

    跟在鸦鸦的身后,藤藤一头雾水道。

    “这里有什么吗?”

    “我的天赋是毒素察觉,地上有干涸的毒液……但线索到这儿就断了,会不会是在墙里?”

    鸦鸦伸手在墙上敲了两下。

    然而也许是墙太厚的缘故,光是听声音,根本无法确定后面是不是藏着什么。

    藤藤狐疑道。

    “这就是一面很普通的墙吧,你会不会看错——”

    话才说到一半,双手在墙壁上摸索着的鸦鸦,忽然像是触碰了什么机关,墙面上发出咔的一声清响。

    紧接着,那看似平整的合金墙面,忽然露出了一道缝,开始平稳地向两侧移动,露出了背后的通道。

    这堵墙居然是一道暗门!

    站在墙壁面前的两个小玩家,当场愣住了。

    藤藤咽了口唾沫,小声自言自语道。

    “我,我们这是……发现隐藏地图了?”

    连大佬们都没发现的隐藏地图,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被她俩给找到了?!

    虽然主要是鸦鸦的功劳……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讨论功劳的时候。

    望着那藏在墙壁背后的通道,鸦鸦的脸上写满了激动,兴奋地一把抱住了藤藤。

    “彩蛋!是彩蛋!”

    “哈哈哈哈,不愧是我,居然还真让我找到了!”

    “咕唔唔——”

    脑袋被埋住的藤藤,发出了溺水一般的声音。

    彩蛋还没见着。

    她感觉自己的血条倒是要空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赤心巡天〕〔给爷爷烧纸,地府〕〔修仙三百年突然发〕〔宇宙职业选手〕〔镇妖博物馆〕〔万古神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