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东京教剑道〕〔我有一座仙灵洞天〕〔无双召唤之诸天神〕〔田园娇女小兔妖〕〔我用闲书成圣人〕〔七个哥哥团宠我〕〔鸿天神尊〕〔降临斗罗大陆,开〕〔人在盗墓:开局雪〕〔她贵为死神的宠儿〕〔首富从盲盒开始〕〔直播:贫道云游全〕〔斗罗:开局十生武〕〔神豪:趋吉避凶〕〔种植我也能成神〕〔我能看见厉鬼好感〕〔界起通天〕〔斗罗:开局签到灭〕〔吕布的人生模拟器〕〔百炼飞升录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179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午餐供应的主食是巴掌大的白面包,烤的很脆很焦的玉米粒,以及用黄豆煮烂的狼肉。

    不只是作为使者的刘九月受到了招待,连同一起拉车的八个农奴和两名护卫,也跟着他一起沾了光。

    护卫姑且不论,毕竟是和他身份一样的下人,但让农奴也上桌吃饭,是刘九月没想到的。

    不过毕竟不是在同一个地方用餐,刘九月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双手合十,谢过赐予他们食物的主人,他迫不及待地伸手抓起了放在盘子里的白面包。

    与那又冷又硬的青麦饼不同,这面包不知是用的什么原料,更不知是用什么法子做的,竟是又松又软。仅仅握在手中,便让刘九月忍不住心神一晃,忙送进嘴里咬了一口。

    好香!!!

    眼睛瞪得几乎凸出来,嘴里食物还没咽下去的他连忙拿起勺子,又舀了一勺豆子炖肉塞进嘴里。

    软香入味,入口即化,他的味蕾在第一时间便给出了极高的评价!

    来不及细细品味,他狼吞虎咽地吃着,活像饿死鬼投胎,全然把头儿临行前对他的嘱咐给抛在了脑后。

    狼肉通常是酸的,但他们和黄豆一起炖的很烂,吃起来竟然有点香。至于那玉米的做法,更是绝了,他们难道是用油炸过了吗?

    这也太奢侈了!

    白色面包管够,刘九月吃第四个的时候,感觉已经要塞不下了。

    喝了一口热水,他努力咽下塞到喉咙管的食物,用那没见过世面的表情,望向坐在桌对面用餐的郭牛。

    “这是什么?”

    郭牛是个实在人,如实回答。

    “馒头,椒盐玉米,卤肉炖黄豆。”

    刘九月一脸茫然。

    完全没听过的词,居然同时出现了三个。再也藏不住那羡慕的眼神,他忍不住问道。

    “你们天天都吃这个?”

    郭牛摇摇头说。

    “这取决于集市上有什么。”

    前哨基地没有食堂,都是避难所居民们在做饭。

    中午的集市虽然没有晚上热闹,但也有不少人在那儿支起大锅,烹饪一些稀奇古怪的食物。

    管理者大人制定了午餐的标准,每人3银币预算,郭牛就拿着钱去集市采购了。

    北门口那些做买卖的避难所居民们非常热情,争先恐后地拉着他来自己的摊位,甚至还表示大量采购可以优惠。

    虽然郭牛也不懂为什么大量采购可以优惠,但总归能替管理者大人省钱是好事儿。最后这一顿只花到了总预算的七成,可以说非常的经济实惠了。

    “集市?”

    然而,听完了郭牛的解释之后,刘九月的表情更加茫然了。

    这听起来确实很怪异。

    一般的小型幸存者据点,是不会有集市这种东西的。

    毕竟,贸易是繁荣的产物,假如一个地方,一半以上的人都是没有私有财产的奴隶,摆在集市上的东西又能卖给谁呢?他们可能连自己身上的肉都不属于自己,更不可能存在值得被剥削的东西了。

    听说贝特街之前还有个杂货铺,是老镇长让人经营的,允许那儿的垃圾佬们换些生活用品。这在附近一带可以算是个大善举了,不过那一家子已经被这群野蛮人用枪子儿赶跑,现在不知道那里还有没有“商店这”种东西。

    刘九月没去过那,只听人说,一群捡垃圾的乞丐住在那里。他们偶尔也会去农场附近捡东西,但往常都会被赶走,除非他们身上带着筹码,农场主不想和邻居起矛盾,通常会准许他们换点青麦回去。

    “感谢您的款待。”用袖子抹了把嘴,刘九月花了点时间忍住饱嗝,起身恭敬地说道。

    郭牛摇摇头,认真地纠正道:“这一切是大人的慷慨,你应该感谢他,不必谢我。”

    刘九月羡慕地看了他一眼。

    稀奇了。

    他居然在一名农奴的脸上看见了忠诚!

    不过,更稀奇的是,自己居然还得讨好他……

    从用餐的房间出来之后,刘九月招呼着带来的农奴,把拴在门口的双头牛牵上。

    他挥舞着手中的鞭子,似乎是想将压抑的情绪,发泄在这些人的身上。

    “动作快点,懒狗们,我们该上路了。”

    农奴们不敢忤逆他,更不敢忤逆他和护卫们背上的铁管步枪,纷纷手脚麻溜地解开了双头牛身上的绳子,在这位刘大人的催促下上了路。

    然而,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朴素渴望,光靠一根鞭子是挡不住的。几个农奴趁着刘九月和俩名护卫没注意到这里,小声交头接耳了起来。

    “刚才的食物也太美味了。”

    “是啊,就算是肥年,咱也没吃这么好过……”

    “这里简直是天堂!”

    “说起来那个人是……锅巴?”

    “好像是的。”

    “难以置信,居然是他!我差点儿没认出来!”

    “你说咱们要是投奔他的话……”

    “嘘!你可千万别让那个背着枪的人听见了,别怪我没提醒你,上次那个吹牛要跟着商队去旅行的孩子,被挂在门口吊了三天三夜,放下来的时候,半个身子都给啃没了!”

    农奴们噤若寒蝉,不敢再言语了。

    目送着朝贡的驼队消失在树林的尽头,站在疗养院三楼窗边的楚光,忽然一脸羡慕地开口。

    “要是再送我几头牛就好了。”

    跑来这里蹭饭的夏盐打趣说道。

    “这算是吃着碗里想着锅里吗?”

    这句话是她从楚光那儿学来的,据说是用来形容一个人贪得无厌。虽然她并不觉得用这句话来形容管理者大人是准确的,但用在这时候却意外的应景。

    “当然不算,”楚光回头看了她一眼,不满道,“我教你这句话,可不是让你对我说的。”

    夏盐轻轻白了他一眼,继续专心对付起了捧在手里的玉米花。

    虽然楚光总说这是垃圾食品,但她一点儿也不这么觉得。稍微撒点白糖在上面,那味道简直人间一绝!

    银币真是太棒了!

    她已经开始合计着,明天的工资该怎么花了。

    ……

    时间刚刚到中午。

    距离湿地公园约4公里的花园街地铁站入口,刺鼻的火药味儿弥漫在街上,连呼啸的北风都吹散不了。

    一群欢乐的小玩家们,熟练地重复着昨天的工作——拉怪,集火,清点战果,忙的热火朝天,不亦乐乎。

    除了两人没乐。

    一个是鼹鼠,一个是蚊子。

    这一大一小俩个“包工头”,为了扫清地铁站入口到117号避难所大门的这条通道,前前后后已经搭进去400多银币了,都购买两把ld-47步枪了!

    如果今天再不能将这个任务过掉,无论是从时间还是成本上来讲,都很难说这1200银币的奖励是否值得了。

    “或许我们应该学学方长老哥他们,”看着站在旁边的鼹鼠,蚊子愁眉苦脸地说道,“我昨天和老白聊了会儿,他们在通温室遗址的时候,根本没用那么多人去堆,虽然花费了一些弹药,但算下来成本并没有比我们高多少。”

    鼹鼠摇摇头说。

    “蚊子兄,此言差矣,你以为他们在和你分享游戏心得,殊不知他们只是在凡尔赛。精英战术?你也不看看他们的队伍都是什么配置。一套管理者同款外骨骼,一把全服最强机械复合弓,一只让智力系输出拉满的机械手,以及……全服最高感知。”

    “这种六边形队伍,你跟他们讨论什么战术?他们一人的输出就顶仨了,保证自己不死就是血赚。咱们要是学他们那套打法,这任务能肝到下个月去。听我一言,装备不够,就得用人海来凑,没有捷径可走!”

    道理我都懂。

    但还是好特么羡慕啊!

    一脸羡慕嫉妒恨的表情,蚊子忍不住嚷嚷了一声。

    “淦!这群可恶的欧皇!”

    鼹鼠也点了点头,赞同地说道。

    “是吧?现在明白平衡性的重要了吧?”

    那只机械手的输出就不合理,投掷物在他手上都快变成炮弹了,策划大大真的考虑过力量系玩家的感受嘛?还有那个机械复合弓,威力比枪还猛,能穿甲能抛射爆炸物,弹药还便宜,不削一刀合理吗!

    当然,如果做完了117号避难所的任务,能给他奖励一套同级别甚至更牛逼的装备,那当他啥也没说。

    我不管,反正欧皇轮不到我就是黑幕!

    先前负责拉怪的张海,总算是核对完了自己的战果,走来的时候正巧听到俩人的对话。

    虽然完全没听懂,但他还是兴奋地凑了一句梗。

    “人海右线永远滴神!”

    “泥奏凯,你个萌新凑啥热闹,自己的序列玩明白了吗?”正羡慕上头的蚊子不想废话,一把硬币塞他手上,“拿去!不用找了!”

    张海一数,一个铜币不差,嘿嘿一笑道。

    “谢谢老板!祝老板发财!”

    听到这句发财,被刺激到的蚊子,眼皮又是一阵猛跳。

    发财?

    再这么玩下去别说是发财,他都快要破产了!

    看出了蚊子的痛,感同身受的鼹鼠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加油,胜利就在眼前了。我有种预感,这任务的钱途未必比温室遗址弱,到时候肯定能赚回来!”

    蚊子两眼望天,长叹一声。

    “但愿。”

    事实上,鼹鼠老兄的那句话,并不完全是在安慰他,胜利确实已经就在眼前了。

    这一轮干掉的啃食者有六十七只,比起昨天已经少了很多,而那个叫张海的敏捷系萌新,这次在下面拉怪的时间却比昨天长了不止一倍,很显然异种的密度已经没有之前几天那么高了。

    鼹鼠心中估摸着,情况乐观的话,最多再来两轮,应该就能把这任务给搞定了。

    正巧到了午饭的点,参与攻略的小玩家们稍作歇息,走进道路一侧的废弃商店,用带来的木炭和捡的树枝烧了锅开水。

    萌新们要攒钱买装备,大多不舍得买很贵的补给,带着的干粮主要是青麦饼,或者羊角薯做的烤饼。

    这种干粮虽然没什么营养,味道也很一般,但胜在方便。不管是丢锅里煮成糊糊,还是直接抱着啃,都能填饱肚子。

    空腹会有低血糖的debuff,影响输出,玩家们准备等吃了干粮之后,再开始下一波攻势。

    然而此时此刻,无论是鼹鼠还是蚊子老哥都没注意到,就在与花园街地铁站相隔仅仅一条街的公路上,一伙全副武装的佣兵正在悄悄地进入这片区域。

    他们人数不多,只有八人,装备虽然不算最精锐的那种,但比起流窜在废土上的散兵游勇们却是强了不止一点半点。他们不只装备了自动武器,其中两人的背上还背着大腿粗的火箭筒,火力相当充沛。

    看得出来,他们的老板下了血本,吸取了上次失败的教训,不但雇佣了更强的佣兵团,而且还给这伙人购买了往返北郊的机票。

    他们的任务很简单。

    抵达花园街地铁站,肃清地铁站下方的异种,然后进入117号避难所,带着里面的东西抵达撤离点返航。

    其实,情况乐观的话,原本两天前他们就该完成这个任务了。然而谁也没想到,居然还有一伙人也盯上了117号避难所。

    那些人似乎是来自清泉市北郊新近崛起的幸存者势力,根据巨石城电台那个满嘴跑火车的主持人的说法,这些人不但干掉了血手氏族,还干掉了76号街的变种人,近期更是和路过北郊的企业勾搭上了。

    虽然那些人的装备很弱,自己这边优势明显,但没人敢掉以轻心。

    尤其是昨天,前往高楼建立狙击点的侦察兵传来消息,说是发现了疑似觉醒者的目标。

    觉醒者!

    作为这十二人的队长,普里特觉得,事情恐怕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没有立刻动手,他们占据了一栋半坍塌的沿街楼房,放置电台,在这里建立了临时指挥所,与先行抵达前线的侦察兵取得了联络。

    “卡尔,昨天的那个觉醒者还在么?”

    稍作等待,通讯频道里传来侦察兵的声音。

    “不在了……我怀疑他并没有完全觉醒,但已经出现了觉醒的征兆。”

    普里特沉声道。

    “能力是什么。”

    卡尔回答说。

    “可能与直觉系或者精神系有关。”

    直觉系或者精神系。

    普里特的眉头紧紧皱起。

    所谓觉醒,既是身上一部分性状“异种化”,表现出一些异于常人的特质。

    可能导致觉醒的诱因有很多种,比较常见的是使用基因改良药剂,或者在生死关头激发了求生本能,导致基因片段中未被激活的片段得到了显性表达。

    相对于“风险可控”的机械义体改造而言,觉醒无疑是一条布满荆棘的道路,虽然能带来强大的力量,但并不是没有代价的。

    然而不可否认,觉醒者确实难对付,尤其是精神类与直觉类,很多能力简直强的毫无道理,令人防不胜防。

    就像轻武器中的能量武器分支一样!

    “那群人正在准备第二波攻势,我感觉地铁站下面的异种已经被他们清理的差不多了……头儿,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普里特淡定地说道。

    “不慌,等他们把异种从下面引出来。”

    将异种从地铁站下面引出来集火或许是个天才的主意,然而这些人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弄出来的动静和屁股后面的破绽有多大。

    普里特的思路很明确。

    他们根本没必要和那些幸存者硬碰硬,只需要安静地等待异种们倾巢而出,趁着那些幸存者们挥舞着冷兵器冲上去再顺势杀出。

    就算有觉醒者又如何?

    将这些打成一片的幸存者和异种们一口吃掉,就和吃掉一块夹心饼干一样轻松。

    想到这里,普里特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他会给这些幸存者们上一课。

    告诉他们什么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

    (这周日开始恢复两更,感觉被掏空的身体恢复一点了。_(:3」∠)_)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赤心巡天〕〔修仙三百年突然发〕〔给爷爷烧纸,地府〕〔宇宙职业选手〕〔万古神帝〕〔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