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暧昧高手〕〔温栩栩霍司爵〕〔禁区守墓人〕〔社死后我成为灵异〕〔御兽诸天〕〔放学等我〕〔钓系美人的攻略游〕〔华娱大太监〕〔边月满西山〕〔我竟然能带出游戏〕〔神豪从一双美颜圣〕〔聊斋:书生当拔剑〕〔仙子你道侣又换人〕〔我的体内百鬼夜行〕〔御赐小狂妃〕〔超凡世界的资本恶〕〔隐婚后老公每天想〕〔时空穿梭之无尽的〕〔我在龙族当龙王〕〔我的卡牌可以无限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169章 404号避难所首条武器生产线上线了!
    河谷行省北部。

    凛冽北风呼啸,万里雪飘如刀。

    一眼望去,数不清的弹坑,爬满了皲裂的大地,整片荒原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犁过一样,遍地狼藉。

    每一寸土壤下,都是烤焦的尸骸。不远处的缓丘上,斜插着一支燃烧的雄狮旗——

    那是军团的旗帜!

    十日前,与大裂谷僵持不下的军团远征军,对大裂谷发动了冬季的第一场攻势。

    这场突如其来的寒冬,让双方的体力和精神都濒临了极限,所有人心里都清楚,决战时刻已经到来。

    身经百战的克拉斯将军出手很果决,抓住了暴雪来临的机会,趁着恶劣的自然气候对圣盾系统的削弱发动了总攻。

    他的判断是正确的。

    然而遗憾的是,虽然暴风雪确实影响了圣盾系统的发挥,但却并没有削弱守军的防守意志。

    无人机的航弹如死神的镰刀,在战场上降下铁雨,军团的火炮不甘示弱地还击,掩护轻、重装甲单位与漫山遍野的轻步兵发动冲击。短短十数公里的阵地,只见成批的满编万人队一批批填进去,却不见一人回来。

    整个战场变成了残酷的绞肉机。

    双方都付出了惨重的伤亡,但军团这边的代价明显更为高昂。

    远方的炮声再次响起,如擂响的战鼓,但任谁都能听出来,那鼓声中的油尽灯枯。

    穿着藏蓝色军服的男人,被炮声震醒。

    他晃了晃脑袋,吐掉嘴里的泥,挣扎着从地上爬起。

    十分钟前,身为十夫长的他,奉命率领一支二十轻步兵小队,填补防御的缺口。

    他的长官没有告诉他具体的战斗命令,只吩咐了一句话——“不准撤退”,然后他便被推了出去。

    当他再睁开眼,那燃烧的旗帜,距离他已有上百米。环顾四周,周围已经看不见活人,只剩连积雪都被烤干的大地。

    他低下头,看见了晃荡的裤腿,和腹中露出的半截肠子。

    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恐惧,他丢掉了手中的步枪,摔倒在了泥泞中,发出了犹如婴儿般的哭嚎。

    类似的一幕,在这片大地上处处可见。

    而此刻,他身后数十公里外,通往河谷行省西北部的平原上,一列向西撤退的车队正遭遇毁灭性的打击。

    他们打算向西撤退,然而两支动力装甲编队在突破了北部的防区之后,很快拦截到了他们。

    钢铁在燃烧着,死里逃生者屈指可数。

    一台肩头挂着探照灯的动力装甲,正将一名满身是血的男人,从一辆越野车的残骸里拖拽出来。

    “我可以支付……赎金。”他缺了一颗牙,左眼被血污黏住,但还能勉强说话,“是我们输了……我投降。”

    失败并不可怕。

    他克拉斯戎马一生,也不是每一场仗都能赢下。

    然而那台动力装甲没有理会他,比对了全息图像信息之后,接着便看向了一旁的战友。

    “是他,远征军的首领克拉斯。”

    “你确定不是克隆人或者类似的替身?”

    “不确定,但这重要吗?”

    众人发出笑声。

    是啊。

    这重要吗?

    军团在河谷行省的力量已经被摧毁殆尽,他们歼灭了数十万大军,剩下死的死逃的逃。

    就算还剩个光杆司令又如何呢?

    那台动力装甲,重新看向被他捏在手里的男人,像拎着小鸡似的晃了晃那衰老的血肉之身。

    “附近有一处死爪的巢穴。”

    “太好了,那些小家伙们肯定饿极了。”

    “它们会喜欢这个礼物的。”

    听到众人的交谈,克拉斯处变不惊的脸上,露一丝惶恐,干枯的双手握住了那钳住自己脖子的钢铁,徒劳地挣扎。

    “你们,杀了我……军团,不会,放过你们!”

    克拉斯感觉呼吸困难。

    男人嘲笑地看着他,盯着他的眼睛。

    “那就让他们来。”

    “出谷之地没有懦夫。”

    ……

    天蒙蒙亮起。

    稀稀落落的喧哗声,打搅了长久农庄东门外的安宁,站在围墙上的年轻警卫打了个哈切,给了前来换班的同袍一个疲倦的眼神。

    “你终于来了。”

    长着马脸的警卫走来,他手里握着一只盛着开水的铁茶缸,看了一眼围墙外面道。

    他的名字叫柳丁,是扳手的副官。

    之前他的名字其实叫铆钉来着,但爱给人取名的管理者大人给他改了个,他很欢喜地就接受了。

    “昨晚有情况么?”

    “没有,”吕北摇着头,将枪背在了身上,“我盯了他们一晚上,除了鼾声很大之外,看不出有什么异常……这里交给你了,我得去补个觉。”

    他是前哨基地警卫队最年轻的一员,上个月刚满十四岁,不过看起来和成年人已经没什么两样了。

    在警卫队,年龄、出生都不是问题,管理者对他们的唯一要求是忠诚与诚实。虽然是年龄最小的,但吕北觉得自己比任何人都更符合这个标准。

    早已没有家人的他,无条件地相信从掠夺者的地牢中拯救他管理者大人。别说是站岗,他甚至愿意为他去死。

    “去休息吧孩子,这里交给我了。”

    柳丁拍了拍那年轻警卫的肩膀,目送着他离开之后,将铁茶缸搁在了结着冰的混凝土掩体上。

    望向流民的营地,他取下了背在背上的仲裁者步枪,一丝不苟地盯着那个方向。

    一些流民从营地里出来,去外面捡柴火了,还有一些人支起了锅,将雪丢进去煮化。

    那个叫九黎的男人正在指挥着他们,似乎将一切打理的井井有条,但柳丁并不看好他能管住这些人。

    和铁斧的游牧民部落不同,柳丁凭着经验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些人不是一伙儿的。

    无论是窝棚的分布还是朝向,以及火堆的位置,都说明着这里面至少有四个以上团体……也许更多。

    另一边,战俘们也被赶着出去捡柴火了,整个长久农庄的燃料需求激增了数倍。

    听老卢卡说,他们还得再起两座烧炭的土窑,才能维持燃料的收支平衡。那些军团的战俘们,应该会在外面捡一整天的柴。

    牢记管理者大人的吩咐,柳丁紧了紧手中沉甸甸的步枪,让自己打起精神来。

    “希望别出什么乱子。”

    ……

    前哨基地。

    早早来到地表的小鱼,趁着银行没开业、大伙儿们都还没上线,悄悄地在疗养院前的广场上堆了一只雪人。

    虽然可能是没有意义的事情,她堆的雪人也不好看,但她还是想为那些守护避难所安全的大伙儿们做些什么。

    在雪人的肚子上挂了一块木牌,上面写着一行歪歪扭扭的字,是她最近学会的。

    总算是大功告成。

    拍掉了手套上的雪,小鱼蹦蹦跳跳地后退两步,眼睛闪闪发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满意地竖了个大拇指。

    “不错不错,小鱼很棒哦。”

    模仿着管理者大人的腔调夸了自己一句,小鱼心情不错地溜了。

    过了有一会儿,玩家们纷纷上线了。

    看见广场上的雪人,和那牌子上写着的歪歪扭扭的字,无数小玩家顿时感觉心都化了。

    “!!!”

    “呜呜呜,这个雪人!肯定是小可莉为我堆的!”

    “歪,妖妖灵吗?年底该冲业绩了,我帮你们发现了个变.态。”

    “我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甚至能打赢一头裂爪蟹!”

    “裂爪蟹?那不是有手就行!”

    “好兄弟,走起!”

    “嘿嘿,肯定是小鱼为了鼓励我堆的。放心吧,姐姐会注意安全的,等回来给你做可口的蘑菇汤!”光说还不够,鸦鸦从兜里取出一枚漂亮的大蘑菇,小心翼翼地给雪人做了个鼻子。

    “等我!我觉得还少了点什么!”

    看见鸦鸦的动作,藤藤忽然想到什么似的一拍手,转身跑去小屋取了一条围巾,回来挂在了雪人的脖子上。

    “奈斯!”藤藤满意地摸着下巴,得意地点头说道,“这样好看多了!”

    扛着刚做好的火箭,蚊子嘿嘿笑着也想凑热闹,但还没走到广场,就被一群热心小玩家摁在地上吃了一口雪。

    “你们干什么!我的火箭!那是我的火箭!”

    “淦!你们倒是给钱啊!”

    打着哈欠的夏盐,抱着小柒去了三楼。

    看了一眼窗外广场上,那些一大清早就嗷嗷怪叫的玩家们,她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真羡慕他们,一大清早就这么有干劲儿。”

    “小柒原本也充满干劲,直到被一个奇怪的女人抱上了楼。”

    夏盐瞪了这废纸篓一眼。

    “你啥意思,我帮你上来还有错了?”

    小柒的摄像头没有看她。

    “小柒今天不想和你说话,请等明天再来。”

    “我稀罕啊!”

    真是有毛病!

    翻了个白眼,夏盐转身下了楼,给武器店开门去了。

    今天的404号避难所和昨天一样热闹,朝气蓬勃的小玩家们一大清早就出门干活儿去了。

    至于楚光,当然也没有闲着。

    身为一名策划,他很清楚自己不能总是蹲在电脑前窥屏,还是得做一些策划该干的事儿。

    比如给玩家们多谋点福利。

    81号钢铁厂。

    站在一台占地面积约莫有六七平米大小的机器旁边,楚光上下打量了一眼,好一会儿之后说道。

    “这个是叫……冲床?”

    “是的,尊敬的管理者大人!稍微简陋了点,但它功能一点不差,”厕索兄嘿嘿笑了笑说,“顺便一提,这是我的毕业设计……虽然您可能不清楚毕业设计是什么。”

    楚光心说你们还真把我当傻子了,但也没多说什么,脸上更是一点儿表情变化都没有。

    npc就这个好处。

    不想搭理人的时候就不搭理,不想解释就不解释,也不会有人觉得不礼貌,这可比干销售舒服多了。

    莱文兄也笑着说。

    “没错!冲床的原理其实都是差不多的,圆周运动转直线运动。我们设计了一套电动机,带动飞轮,经离合器带动齿轮、曲轴、连杆,推动滑块进行加工。最大冲力一般吧,造发动机有点难度,但造ak的零件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唯一的麻烦就是润滑油质量不太行,我们用的是桦叶菊萜酸和松节油做的……反正目前是能动,以后再慢慢看吧。”

    厕索兄:“什么ak!是ld!”

    莱文兄不好意思说:“对对对,嘿嘿,搞忘了。”

    老实说,楚光非但没有觉得这台机器简陋,甚至觉得吊爆了。

    话说这台机器用到的零件,真的是他那台机床切出来的吗?

    这也太刑了!

    冲床的旁边,还有一台热穿孔机,是用来做无缝钢管的。

    烧制的钢铁会被送到轧辊下面压成棒状,然后固定在夹具上,用电机驱动的顶头进行穿孔,切断,冷却,送去工作台用镗刀拉出膛线。

    在工作台的旁边,能看到一批生产完成的钢管和机匣零件,正是楚光之前让他们完成的订单。

    “这两台设备操作起来方便吗?”

    “非常的方便!”莱文兄拍着胸脯打包票道,“管理者大人,您要是还想生产什么,只管交给我们好了,我们的产品保证让你满意!”

    楚光赞许地看着两人,满意地点头。

    “你们做的很好!”

    “有了这些武器,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的底气更足了!”

    之前他开的那张支票,这下总算是能兑现了!

    任务完成!

    俩人同时收到了提醒,立刻打开vm看了一眼。

    看着企业账户上到账的尾款,莱文兄和厕索兄的脸上,不约而同露出了兴奋的表情。

    发财了!

    楚光很快给他们下了新的订单,接着让库管过来将这批货验收了,拿去仓库那边。

    组装的事儿可以交给夏老板。

    她那里有充足的工具,如果零件的精度不够装不上,稍微处理一下就行,这不会很难。

    不过,楚光觉得这个担心应该是多余的,毕竟那台冲压机的模具,可是用“磁约束等离子体数控机床”削出来的。

    模具精度不够?

    不存在的!

    至于因为机械运动导致的原理性误差,那东西影响不大。

    看着夏盐将枪组装好,楚光兴奋地拿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儿,接着便给装上了弹夹,拿去西门口的靶场试了一下枪感。

    先是点射了几发,接着一梭子扫完。

    7mm的口径,比ak用到的7.62mm略小一点,但50mm弹壳长度能塞进去更多的装药,穿透力还是非常足的。

    无论是对付人,还是对付异种都很好使!

    “这性能可以啊,”夏盐惊讶地看了楚光一眼,说道,“没想到你还会设计武器?”

    “我哪有那本事。”

    “那是?”

    楚光略加思索说道。

    “你可以简单的理解成……我们有一个聊天的地方,那里不少人很闲,没事儿就抬杠、吵架,然后吵着吵着,就会有一些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图纸冒出来。”

    老实说,他自己也没少钓鱼。

    夏盐愣了下。

    “你们吵架的门槛这么高吗……”

    “正好相反,没有门槛。也正因为没有门槛,所以才什么人都有,”楚光把打空弹夹褪了出来,眉飞色舞地说道,“不管这些,这把枪怎么样?和巨石城的雄蜂x-2突击步枪比起来如何?”

    夏盐白了他一眼说:“我说的可以是相对铁管步枪而言,你指望拿小作坊弄出来的东西和大工厂造的枪比吗?”

    楚光不以为然笑了笑。

    “生产的经验是在实践中总结的,总会慢慢变好的。”

    等玩家们多死几次,这经验不就来了吗?

    “这么说也是,作为第一代确实已经不错了。”从地上捡起了一颗冷却的弹壳,夏盐摸着下巴端详了一会儿,“我帮你看看怎么改进一下吧。”

    旁边半天没声音。

    夏盐扭过头,见楚光一脸惊讶地看着自己,不由微微愣了下,小声说道。

    “有什么问题吗?”

    “没。”

    楚光摇了摇头。

    有点稀奇倒是真。

    这家伙最近越来越勤快了,简直就像换了个人似的。

    被西门口的枪声吸引了过来,附近的玩家们好奇地往这边看着,饶有兴趣地窃窃私语。

    “有剧情!”

    “镰刀!是镰刀!哈哈哈,终于出了!”

    “淦!我说的是管理者和武器店老板娘的剧情!都没人注意她的眼神吗?鼹鼠老兄,你懂我意思。”

    “滚蛋,和我有什么关系?你想害我被禁言吗!”

    “啧,这个鼹鼠失去了梦想。”

    “烤了吧。”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宇宙职业选手〕〔赤心巡天〕〔万古神帝〕〔给爷爷烧纸,地府〕〔女主从书里跑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