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上门贵婿〕〔百炼飞升录〕〔王者荣耀:神豪刷〕〔四合院之我郭大撇〕〔精灵世界的底层训〕〔空间福女好种田〕〔一辆房车,套路井〕〔面壁者:从球状闪〕〔签到黑科技房车和〕〔率土之新王崛起〕〔从木叶开始逃亡〕〔麻衣诡相〕〔悬剑峰上有剑仙〕〔道诡异仙〕〔星武耀〕〔在火影练吸星大法〕〔都市逆天仙医〕〔穿越后,我和夫君〕〔重生东京泡沫巅峰〕〔重生之我真不是股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146章 他可是我们的好伙伴,得加钱!
    谁也没想到会在任务结束的时候发生这种事情。

    所有人的心情都很沉重,士气低迷。

    除了一脸懵逼的三个小玩家,以及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贝特街向导。

    楚光表示自己想一个人待会儿,冷静地好好想想,该怎么将这个残酷的事实,通知遇难者的家属。

    他不是很会说安慰人的话。

    万一演的太浮夸,穿帮了可就尴尬了,这时候不如不讲话。

    有时候沉默反而是最好的语言。

    卢扬把手放在了楚光的肩膀上,表示了理解。

    “我很理解你的感受,但再过两个小时就要天黑了,城区里的情况会变得很复杂。等回去之后,我会让李德联系你……关于补偿遇难者家属的事宜。”

    从这里到开拓者号至少有二十公里的路程,他们得尽量赶在天黑之前回去。虽然黑夜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致命的危险,但出于谨慎考虑,最好还是不要拖到太晚。

    “你们先回去吧,我处理一下善后就走。”

    “可是……你们留在这里真的没问题吗?”卢扬表情略微迟疑地说着,忍不住看了一眼另外三名避难所居民们手中的装备。

    铁管步枪。

    废土上上最常见的武器。

    但与其说是武器,在他看来和水管根本没什么两样。

    “别担心,我们对这一带很熟悉,一直以来也都是这么过的。”

    见楚光都这么说了,卢扬也就不再坚持,给了他一个坚定的眼神之后,便带着自己的人远路返回。

    等他们走远之后,楚光通过vm发布任务,让另外三个小玩家把满地的弹壳回收了一下,然后也带着玛卡老兄的尸体上路了。

    说实话,楚光倒不是贪那两个弹壳。

    主要是演一整路实在太难了,他以前是干销售又不是干出殡的,实在没这方面的经验。

    所以还是让卢扬他们先走吧。

    在返回前哨基地的途中,路过贝特街的时候,楚光想起来报酬的事儿,便掏出5银币丢在了赵羊的手上。

    看着手中的银币,赵羊喜上眉梢,连忙点头称谢道。

    “谢谢大人!”

    一开始贝特街的大伙儿都很排斥这种金属货币,但自从他们发现这玩意儿能买到许多之前根本买不到的好东西之后,也逐渐开始接受了起来。

    不管是用筹码还是用银币又有什么区别呢?

    大冬天的也不会有巨石城的商队逛到这里。

    他们需要的是食物、燃料、以及保暖的衣物,最好是能给家里添一套新被褥,让日子好过一点。

    仅此而已。

    “这是你应得的报酬,如果有需要,我会再来找你的。”

    将赵羊打发走之后,楚光返回了前哨基地,将躺尸间的尸体送进了活性物质提取器。

    三天之后,又是一条好汉。

    至于万一有人记得他的脸该怎么办?楚光觉得这个根本不是问题,真有人怀疑起来,无非就是多一个双胞胎兄弟。

    或者在官网上发一条公告?

    比如由于资料片出现暂时无法解决的bug,导致资料片中死亡的玩家暂时无法复活,稍后官方会向受到影响的账号发放一把限定款突击步枪或者活动奖励积分作为补偿?

    这倒是挺合理的。

    哪有没bug的游戏呢?

    更不要说封测阶段,游戏本体都只能算是bug的赠品。

    只要补偿奖励合理,玩家们在情绪上还是能接受的,顶多就像鸦鸦之前那样,出现连着三天睡不着的戒断反应。

    楚光有些烦恼,他手上的牌其实挺多的。

    然而现在的问题在于,他不希望他的小玩家们一看到奖励全都骗保去了,那样死的太假,纯粹是把人家当傻子。

    但他同时又希望小玩家们能多帮他赚一点抚恤金。毕竟干三天活儿最多能赚13cr,死一个人赔四位数不过分吧?

    啧。

    要是有什么方法能凉的合理一点儿就好了。

    楚光寻思着李德估计也快打电话过来了,于是便朝着办事处的营房走了过去。

    巧的是,就在楚光刚往那个方向走的时候,罗骅正好从营房里出来,见到他眼睛一亮,主动迎了上来。

    “嘿,你终于回来了。”

    “你们的科长找我?”

    罗骅惊讶地看着楚光,点了下头说道。

    “没错,他让我如果看到你回来,就给他打个电话过去……你是怎么猜到的?”

    楚光正想笑笑,却想起来自己不能笑,至少不应该笑,遂憋了回去,轻叹了一声说。

    “这是个悲伤的故事……等下次喝酒的时候,我们在聊这个事儿吧。”

    罗骅一脸茫然,不明白为什么非得等喝酒的时候在聊,更不明白向来温文尔雅的楚兄表情为何如此沉重。

    不过,他本来也就是随口一问,既然冒昧,便也不再追问。

    “好……”

    楚光点了点头,便朝着办事处的方向走了过去。

    穿过营房的门。

    正在保养武器的艾思,抬头看了他一眼,没说一句话,很熟练地打开了桌上的全息通讯系统,向开拓者号那边发送了联络请求。

    这个保镖平时的话很少,甚至可以说基本没有。

    楚光很欣赏她的性格,如果夏老板能和她学学就好了。

    无论是做事儿的态度,还是这份专业素养。

    墨绿色的光束在空中交织,织成了一张立体的网。

    短暂地等待之后,李德的半身像出现在了全息影像中。

    与楚光对视了两秒钟,这位后勤科科长见楚光没有主动打开话匣子的打算,便清了清嗓子开口道。

    “事情的经过我已经从队长那里听说了,对于那个年轻人的死,我感到很遗憾。当然,仅仅是遗憾不足以表达我们的歉意,如果你没有意见,接下来我们聊聊抚恤金的事情。”

    果然。

    楚光心中了然,脸上却不做表示。

    轻轻点了一下头,他说道。

    “可以。”

    猜到这老狐狸不会主动开口“报价”,李德也不再浪费时间等待,继续开口说道。

    “你们不是企业的员工,我们没法按照企业的标准以及员工等级给你们的人发放抚恤金。我们研究之后的赔偿方案是……1000cr,相当于1000个小时的时薪。”

    楚光盯着他。

    “我接受不了,难道在你眼中一条人命只值1000cr吗?”

    一吨淀粉太过分了!

    玛卡巴子可是我们的好伙伴!

    得加钱!

    李德同样盯着楚光,并没有被这个偷换概念的说法给忽悠到。

    “我知道,一条人命远不止这个价,生命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但我们也得考虑现实因素……更何况他的死亡并不是我们造成的,我说的对吗?”

    咦?

    楚光心中略微惊讶,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学聪明了。

    看得出来,在接电话之前,这个后勤科的科长应该做了不少功课,至少找他们队长把整个行动的全部过程都给了解了一遍。

    确实。

    严格意义上来说,玛卡老兄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失误而死,而是自己脸太黑,翻箱倒柜的时候踩了雷。

    李德在话语中的暗示很明显,甚至可以说都不是暗示了,完全是明示——那个死者并不是因为我们而死,但他毕竟是死在了和我们有关的行动中,我们愿意出于道义支付一笔赔偿,但你别太过分了。

    楚光心里当然清楚的很,不过指望他就这么放弃,那也太小瞧了他的专业素养。

    点了下头,楚光以退为进道。

    “是的,不可否认,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都有责任,我也无意将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你们。老实说,你们愿意给予遇难者的家属一笔补偿,已经是难能可贵的高尚之举了。但也请你理解,站在我的立场上,我自然得想办法帮我们的人多争取一点。”

    李德:“理解,所以你的回答是?”

    楚光:“我接受你提出的补偿。另外我会以个人的名义,再给予他的遗孀2000银币的抚恤金,这笔钱足够她在一段时间内不用为物质上的事情发愁了。”

    李德的眉头微微松弛。

    本来打这通电话之前,他还做了老长时间的心理准备,结果没想到沟通意外的顺利。

    说实话。

    他挺意外的。

    这个老狐狸居然没有趁机敲他们一笔竹杠,实在是让他意想不到,以至于他肚子里打好的腹稿完全没用上。

    真是浪费了。

    “看来我们达成了共识。”

    “是的,关于抚恤金的问题达成了共识。”

    本来听到一句“是的”,李德的脸上还挂起了笑容,结果听到后半句话的定语,血压瞬间噌地飙起来了。

    瞪着楚光的全息影像,他一边去兜里找降血压的药,一边咄咄逼人地说道。

    “什么意思?你难道是想和我说,每一名避难所的居民都是避难所集体的财富,除了他个人的损失之外,我们还得赔偿你一笔钱?”

    咦?

    还能这样解读的?

    完全没考虑到这一层的楚光诧异之余,心中不禁暗暗佩服,默默把这个借口记了下来,打算等到有机会再用。

    用一秒钟的时间整理了情绪,他不卑不亢地盯着全息影像中的李德,义正言辞地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在你心目中,我的眼里就只有钱吗?”

    不然呢!

    李德克制住了翻白眼的冲动。

    “别绕圈子了,你直接说吧,你想要什么?”

    楚光一脸沉重地说道。

    “我认真反思了今天这场意外的原因,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并不是因为你们的人没有保护好我们,而是我们没有保护好自己的人。”

    “如果我们能为他准备一件防弹衣和一件头盔,他都不至于当场被炸死。如果我们能为他提供一把冲锋枪或者霰弹枪,今天的悲剧甚至都不会发生。如果——”

    李德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

    “如果我们能给你提供几套动力装甲,你甚至都不用我们出手,自己就能帮我们找来燃料棒对吗?你是想这么说吗?”

    楚光其实很想说一句“是的”。

    但他知道这种话说了也白说,除了换一记白眼之外毫无意义。

    有些东西是没得谈的,比如那些动力装甲,和那些插上电就能用的模块化生产单元。

    不过有些东西……

    还是可以争取一下的。

    “那多不好意思,太麻烦你们了。而且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楚光丝毫不脸红地继续说道,“我们的要求不高,为了避免类似的悲剧再次发生,我恳请你们能派出一名工程师支援我们的建设。比如帮我们建立一条生产线,生产钢铁、水泥、头盔、护具以及武器。”

    “你管这叫要求不高?”李德瞪着他,眼睛都要凸出来了,“你以为我们是什么,变戏法的吗?”

    建造一条生产步枪的生产线,可比生产一把步枪困难多了。

    根据工艺类型、产品质量、自动化程度、预期产能的不同,建造这条生产线所需要花费的成本和时间也是天差地别。

    而且脱离工业体系,建立一条单一的生产线并没有多大意义。生产线上的零件无时无刻不在发生损耗,如果生产不了这些可替换的标准化零件,还不如拿着那笔钱直接去买产品。

    “不用再说了。”

    打断了还想说些什么的楚光,李德捏了捏眉心,停顿了一会儿字后,继续说道。

    “你们很幸运……我这里刚好有一台‘磁约束等离子体数控加工机床’。那玩意儿有点意思,精度非常高,用起来方便,而且维护也相对容易,是我们从上一个城市淘来的古董。但我们有更先进的生产工具,其实用不上那东西,所以就一直扔在仓库里吃灰了。”

    楚光两眼放光:“多少钱!”

    李德笑了笑说:“我可以白送给你,你要吗?”

    楚光:“……那东西是坏的?”

    李德意外地看了他一眼,笑着说:“没错,而且是各种意义上都瘫痪了的那种,就算是我们也得花一番功夫才能修好。”

    听到这句话,楚光总算是明白这家伙想干什么了。

    但他没得选,只能硬着头皮问。

    “多少钱?”

    “10万。”

    楚光:“……”

    mmp!

    10万?!

    200人一天工作10个小时,加上每天总共600的餐补,将近1000cr的提成,也得连续工作27天才能赚到这笔钱!

    27天什么概念?

    这帮人会不会在这里待27天都是个未知数!

    “……你们的通胀可真够狠的。”

    “怎么会?这已经是很良心的价格了,不信你可以问问从企业来的商队,看看他们能不能开出比我们更便宜的价格。”

    看着楚光脸上吃瘪的表情,李德忍不住得意地笑了笑,不过很快轻咳一声,收敛了这不合时宜的表情。

    “嗯,好好干吧,一会儿我会把那东西的使用说明发给你瞧瞧。当然,实在买不起也不必勉强,我们生产的突击步枪和防弹衣,一样可以让你们拥有自保的能力。而且我敢打赌,质量肯定会比你们自己生产的好很多。”

    “对了,抚恤金稍后就会打过来……被你跑题跑得太远,我差点儿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扔下了这句话,李德便愉快地结束了通讯。

    从他最后一秒的表情,楚光能感觉到这家伙心中的得意。

    这种感觉一定很爽吧。

    楚光试着带入了一下他的立场。

    发现何止是爽,简直爽翻了好嘛。

    “还要用电话吗?”见他变天没动静,等在一旁的艾思问道。

    “不用了。”

    听闻不用了,艾思也不拖沓,伸手关掉了全息通讯设备。

    墨绿色的光束从营房内隐去。

    视线不经意地从楚光脸上扫过,艾思微微一愣,面无表情的脸上浮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惊讶。

    她分明记得,这人前一秒还是一副吃瘪的表情,而此刻却是一丝一毫吃瘪的影子都找不到。

    反而……

    似乎闪过了一丝兴奋?

    不至于吧……

    艾思觉得自己应该是看错了。

    毕竟再怎么说,他们才死了一名伙伴,而且补偿看样子也没达到预期。她实在想象不出来,他有任何值得高兴的理由。

    不过这后勤科的老李真是有够抠门儿的。

    十万cr啊……

    得工作很久很久吧。

    -

    (这个月一共更新了26万字,老实说我自己都挺意外的,不过感觉身体被掏空也是真的,有时候一天睡不够六小时,可能在写作技法和手速上还是有待提高,这个我得检讨一下。

    新的一个月开始,给自己定个小目标,尽量日万吧!尽量维持十点更新的老传统!做不到的话只求轻点儿拍我,我会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努力干到8k以上的。

    看在咱这个月这么努力的份上,恳请半天病假,一会儿我去一趟诊所……虽然知道八成是作息混乱导致的小感冒,但感觉检查一下还是放心些,看要不要吃药。

    抱歉,今天就一章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赤心巡天〕〔给爷爷烧纸,地府〕〔修仙三百年突然发〕〔宇宙职业选手〕〔镇妖博物馆〕〔万古神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