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东京教剑道〕〔我有一座仙灵洞天〕〔无双召唤之诸天神〕〔田园娇女小兔妖〕〔我用闲书成圣人〕〔七个哥哥团宠我〕〔鸿天神尊〕〔降临斗罗大陆,开〕〔人在盗墓:开局雪〕〔她贵为死神的宠儿〕〔首富从盲盒开始〕〔直播:贫道云游全〕〔斗罗:开局十生武〕〔神豪:趋吉避凶〕〔种植我也能成神〕〔我能看见厉鬼好感〕〔界起通天〕〔斗罗:开局签到灭〕〔吕布的人生模拟器〕〔百炼飞升录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144章 我们的敌人到底是谁?
    官网论坛。

    刚刚下线的鸦鸦,立刻冲了进来。

    “大新闻!!!那个写着100cr的纸片其实可以换钱!你们快猜猜我换了多少?(*≧▽≦)”

    夜十:“噫?说曹操曹操就到?(滑稽)”

    伊蕾娜:“(滑稽)”

    鸦鸦:“喂!别打岔,你们到底还想不想知道了!(;`o′)o”

    斯斯:“我猜10银币。”

    方长:“你倒是说啊。”

    少扯犊子:“就是!别卖关子了!”

    尾巴:“gkd!(`?′)Ψ”

    鸦鸦:“嘿嘿,听我说哈,当时我在卖蘑菇汤,突然一个鬼鬼祟祟的npc跑了过来,掏出一张纸,又想把我的锅给端走!然后然后,就在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管理者大人突然出现了!话说管理者大人的新盔甲好帅气鸭,不知道那个皮肤能不能买。(???)”

    峡谷在逃鼹鼠:“淦!你特么说重点啊!”

    藤藤:“???(╯°Д°)╯︵┻━┻”

    鸦鸦:“100!100银币!管理者拿走了那张纸,然后给了我100银币!我正要说,你们别催啊。qaq”

    整个帖子瞬间安静了一会儿。

    随后,下面瞬间刷出来了几十楼!

    老白:“?!”

    狂风:“……”

    夜十:“卧槽?”

    方长:“100???”

    鸦鸦:“你们别刷屏呀,准确的说其实是200……因为昨天那张100cr的票票,我也追上去和管理者大人换了。管理者大人还夸奖我了,说我是个好孩子,嘿嘿。(=′w`=)”

    伊蕾娜:“¥@#!”

    两锅蘑菇汤换了200银币!

    这运气简直不能用欧皇来形容了!

    论坛上的玩家们一个二个都羡慕的质壁分离,就连抢先体验资料片的入场券都不香了……

    ……

    另一边,前哨基地的会客室。

    “嗝~这酒不错,葡萄的果香味混杂着橡木的清香,就算是在企业……恐怕也是不可多得的珍品吧。”

    “你还懂这个?”

    “当然,我的父亲有一座酒窖,里面放着不少他的收藏,他每天都会去里面待一会儿,也不喝,就是感受一下气氛,我怀疑再这么下去那些酒都该变成醋了……哎,好想回家。”

    桌子上摆着几只空酒瓶,罗骅喝得烂醉如泥,靠在椅子上打着酒嗝,嘴里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

    楚光敷衍地应了一声,抽空扫了一眼vm,上面罗列着小柒帮他整理出来的信息。

    这些情报都是他用一桌烧烤、一锅汤还有足足六瓶酒换来的。

    若是平时,楚光断然不可能吃的这么奢侈。

    不过这些付出都是有回报的。

    从这位办事处负责人的嘴里,楚光旁敲侧击地问出了不少有意思的东西。

    首先,企业位于中洲大陆最东部的云间行省,那里是一条大江两条支流的出海口,也是繁荣纪元之前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有着四个战略区、三个都市圈、两个工业中心、以及一片“历史悠久”的古老城市群。

    至于企业的总部,则是坐落在云上市与云下市之间的工业区遗址,6号避难所的上方,一座名叫“理想城”的地方。

    那里有大坝一般高耸的巨壁,有着触碰云层的高塔,飞行器在街道间穿梭,但飞不了太远,人们拥挤在不到五百平方公里的“城市”,绝大多数人住在没有窗户的地下,少数人能看见落地窗外的云。

    楚光听着听着,总感觉这个“理想城”有点儿“不夜城”的味道,也不知道这家伙嘴里几分真假。

    另外,和夏盐道听途说来的情报不同的是,企业内部并不是派系林立、内耗严重,而是他们本身就不是巨石城的佣兵们所理解的那种组织。

    比如,企业并没有一个严格意义上的统治者,只有一个组织结构严谨、权力分工明确的企业董事会,而企业董事会的成员大多由分公司的董事长构成,分公司下面还有更小的子公司,层层套娃。

    这些分公司里有的生产钢铁,有的生产水泥,还有造枪造炮造无人机的,以及贩卖克隆体或者仿生人伴侣。银翼集团只是其中“市值”比较大的一家,但市值这种东西每天都在变,很难说谁是最大。

    十年前,企业确实向内陆派出过一支远征军,但目标并不是位于河谷行省南部的清泉市,而是北部的大裂谷。

    人们总是喜欢将功劳算在自己头上,同一件事情只要经过了两个人的嘴,就可能演化出三个以上的版本。

    而最后流传下来的,大多也并非是最后的真相,仅仅只是因为这个版本最让津津乐道,人们更愿意相信它就是这样的。

    不过根据罗骅的说法,那支远征军确实失败了倒是不假,因为有一段时间经常能从各种渠道听闻前线的捷报。

    但突然某一天开始,就再也没有人提过这事儿了。

    除了那些购买“战争债”的投资者站上了天台,很多人再也没回来,一切都仿佛无事发生。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开拓者”号也是和那支远征军类似的存在。为了建造这座宏伟的陆上堡垒,银翼集团同样发行了相当数额的“债券”,并大概率向购买债券的富豪们承诺了一些好处。

    不过后半部分都是楚光的推测。

    也许是他的思想境界不够,楚光觉得自己要是生活在那样的环境里,而且兜里刚好有一大笔钱,断然是不会把钱拿去打水漂的。

    另外,从罗骅的口中,楚光还得知了他们此行的目标,是为了去西部寻找一座名为0号避难所的地方。

    传说,那里是某个宏伟计划的策源地,繁荣纪元的开创者、伟大航路开拓者、集无数荣光于一身的不朽者曾于此地长眠。

    那里被一些人视作为最后的希望。

    “……既然你们有着这么先进的科技,为什么要将希望寄托于传说中的存在?你们其实根本不知道它在哪对吗。”楚光给罗骅斟上一杯酒,问道,“而且我听你的描述,你们既然能在废墟上筑起一座堡垒,为什么却……嗯,没想过重新来过?”

    罗骅叹了口气,浑身酒气地摆了摆手。

    “这种论调我听得太多了……我的朋友,你去过多远的地方?你走过的路可能最多最多,也只是从清泉市的北边,到稍微靠五环线边上一点儿的地方,这不是想当然地盖几栋房子那么简单的。”

    楚光笑了笑说。

    “毕竟我才从地底下出来几个月……我也很好奇这个世界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

    “糟透了,”罗骅摇摇头,“你见过最可怕的异种是什么?啃食者?爬行者?我们对它们的统称是黏菌寄生体,那你直到它们是怎么来的吗?你见过它们的母巢吗?”

    罗骅接着说。

    “我都见过,我甚至还见过一整栋摩天大楼那么大的母巢,失控的黏菌和钢筋混凝土融为一体,覆盖了半个城区。那里的幸存者抵抗过,但失败了,然后成片成片地被吞噬……我们无能为力,只能带着几十个活下来的可怜人,将他们放在了五十公里外的湖边。”

    楚光表情微微变化。

    他听说过,清泉市的市中心似乎就有一座母巢,并且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啃食者之类的异种从市中心向外扩散。

    巨石城的幸存者们称其为“浪潮”。

    这些都是夏盐告诉他的。

    “你们就……放着那座母巢不管了?”

    “不用管那东西,”罗骅摆了摆手,“你小看了自然的力量,这颗星球上的任何事物在膨胀到了某个界限之后,都会迅速地陷入衰退。那些黏菌也是一样,极少数情况下它们会突变、暴走,不再惧怕阳光,疯狂吞噬周围的活物,并利用它们的血肉快速繁衍。这听起来很吓人,但当它们扩张到一定规模后,很快便会从哪里来回哪里去……我们称之为变异黏菌菌群扩张的自限性。”

    听到这里,楚光的表情微微放松了下来。

    也是。

    如果能够无止境的扩张,这颗星球早就被它们占领了。

    而且从能量收支平衡的角度来考虑,恐怕也没有哪个生态系统,能够容纳如此恐怖的生物吧。

    停顿了片刻,罗骅打着酒嗝继续喋喋不休道。

    “这些变异黏菌只是麻烦之一,你也知道,这个世界上不远只是啃食者这些鬼东西,就算是和黏菌们完全没关系的变异蟑螂也有够烦人。对了,还有变种人,不知道你见过三层楼那么高的‘超变’没?我怀疑那东西整个就是一坨人形肿瘤,我们用了两发战术核弹才将它彻底解决……所以你们真的很幸运,那几十个变种人,我们只用了五台动力装甲就打发掉了。”

    楚光的喉结动了动。

    他本来想问这些鬼东西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但已经到了嘴边的问题,却又改了口,变成了他一直以来都在思考的问题。

    “我们的敌人到底是谁?”

    听到这个问题,罗骅笑了笑。

    “我们?敌人?你是说……那场末日之战?哈哈,两个世纪前的事情鬼知道?我见过很多从22世纪冷冻休眠过来的,他们有的是真的为了避难,有的纯粹是觉得去未来很好玩。哈哈,反正他们自己都说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还以为自己站在某个综艺节目的现场,嚷嚷着要起诉我们。”

    说着说着,罗骅的眼神有些迷离了,握着酒杯的手一直在抖。

    楚光感觉他喝醉了,于是又给他添了一杯……反正这是他的“公务”,而且这瓶也不剩下多少了。

    “那群可怜的家伙……嗝,我们能做的只是把他们交给附近的幸存者,也许他们的知识能派上用场,但我感觉够呛。”

    并没有拒绝楚光给自己倒酒,罗骅仰起头又灌了一口,打了个很长的酒嗝,这回连舌头都捋不直了。

    “据说答案在0号避难所,不只是我们在找它,学院、军团……很多人都在找它,不过这么多年都没听到什么结果。也许它根本就不在西边,或者就像你说的也许根本不存在。但谁知道呢?总得有人去试一试。”

    说着说着,罗骅一头栽在了桌子上。

    眼看着他要把头歪进旁边的火盆里,楚光忙伸手扶了他一把,将他的脑袋挪到了另一边。

    罗骅嘴里还嚷嚷着。

    “我要写一本传记,如果我们成功了的话,它会成为理想城最畅销的作品。”

    “那恐怕有点难,你们的名字太拗口了,不利于口口相传。如果把‘第一开拓兵团’改成‘圣殿骑士团’,再把开拓者号改成郑和号,然后给你们的队长改个威猛点的名字……比如卢比·扬卡,你们去西天取经,我敢打赌这本书一定会成为东海岸最畅销的成人童话。”

    本来楚光是瞎扯淡乱讲的,却没想到罗骅听完之后眼睛一亮。

    “好主意——”

    这个“意”字儿才咬到了一半,这小伙子忽然咚的一声,彻底歇菜了。而他手中的酒杯,也咣当一声落在了火盆旁。

    楚光没有再去管这个酒鬼,而是盯着vm屏幕。

    看着屏幕中收录情报的最后一行,他的眉毛轻轻抬了下。

    “军团和学院……”

    这个世界看来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广阔。

    真好。

    又能画新的大饼了。

    ……

    翌日清晨。

    六点钟一到,勤劳的小玩家们准时上线,一路小跑地去了营地中央公共厕所的水池。

    简单洗漱了一下之后,他们便三五成群地拎着盒饭继续跑去了营地中央的空地。

    然而他们一到空地上,顿时傻眼了。

    只见二十来个穿着灰大衣的npc手中拎着碗,已经站在大锅前排队了。

    见那些蓝外套们看了过来,开拓者号的乘员们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冲着盟友们嘿嘿笑了笑,友好地挥了挥手,指着手里的碗。

    那表情仿佛在说——

    “大兄弟莫慌,我们蹭个饭就走。”

    同样拎着碗的玩家们都惊呆了。

    “靠!这群npc蹭饭蹭得越来越理直气壮了!”

    “锅都没开,至于吗?!”

    “咦?炒蛋兄呢?刚才还在水龙头旁边看到他来着,人咋就没了?”

    不远处,炒蛋兄正跟着老卢卡,手里抱着一大筐面条走了过来。到了铁锅旁边,他把框子重重地放在了桌子上。

    桌子上还放着些其他食材和调味品。

    抬起胳膊蹭了一把额头,炒蛋兄戴上袖套和围裙,拿着勺子敲了敲锅边。

    “植物肉,人造淀粉合成面条,还有鸡老板的鸡油菇……咱今天整点高科技的食材尝尝。事先声明,我也没试过哈,尽量弄,弄出来不好吃,等下顿再琢磨琢磨。”

    炒蛋兄本来是打算煮粥糊弄一顿的,毕竟早上的时间不像晚上那么宽裕,他们一会儿还得去新地图搬砖。

    但就在这时,他的vm忽然接到了任务——让他给营地里的玩家们煮一锅能让人幸福的美食。

    啥叫能让人幸福的美食?

    炒蛋兄一脸懵逼,但任务奖励那一栏的三个问号,以及贴在抬头处的资料片专属标签,却是勾起了他的胜负欲。

    听闻炒蛋兄要露一手,排着队的玩家们纷纷兴奋地起了哄。

    “大佬牛逼!”

    “给我多加个蛋!”

    “传下去!炒蛋兄下面给我们吃!”

    “呕,这个传不了,你自己传吧!”

    围在周围的开拓者号乘员们虽然听不懂,但看这些蓝外套们这么兴奋,也跟着期待了起来。

    炒蛋兄没做理会,全身心地投入到了眼前的工作。

    弄了点野猪的肥膘贴在锅底,把油香味给爆出来之后,他熟练地将事先用“秘制料酒”腌制好的植物肉,哗地一下倒进锅里。

    泚啦——!

    肉香味儿弥散。

    快速翻炒,酱油上色,撒些盐和胡椒粉提香,等到肉糜泛出泡泡,炒蛋兄熟练地拎起一盆烧水的锅,将开水倒进铁锅里,晃了几下铁锅然后盖上锅盖闷上。

    咕噜噜的声音和香味一起被盖住。

    这边的臊子备好,那边炖的鸡油菇汤也跟着飘了香。

    味蕾不断地被撩拨着,排着队的npc们一个二个不停地吞着唾沫,碗从左手换到右手,又从右手换到左手,都快摸包浆了。

    终于开锅。

    炒蛋兄把面条用漏网装着,晃两下烫熟之后装到递来的碗里,一勺蘑菇汤,一勺肉臊子均匀地浇上。

    “一份4cr!都有份,不要急。”

    老卢卡收了钱,将盛满面的碗递给了满脸堆笑、连声谢谢的卡车司机,继续朝着那些排着队的灰大衣们热情地喊道。

    “下一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赤心巡天〕〔修仙三百年突然发〕〔给爷爷烧纸,地府〕〔宇宙职业选手〕〔万古神帝〕〔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