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东京教剑道〕〔我有一座仙灵洞天〕〔无双召唤之诸天神〕〔田园娇女小兔妖〕〔我用闲书成圣人〕〔七个哥哥团宠我〕〔鸿天神尊〕〔降临斗罗大陆,开〕〔人在盗墓:开局雪〕〔她贵为死神的宠儿〕〔首富从盲盒开始〕〔直播:贫道云游全〕〔斗罗:开局十生武〕〔神豪:趋吉避凶〕〔种植我也能成神〕〔我能看见厉鬼好感〕〔界起通天〕〔斗罗:开局签到灭〕〔吕布的人生模拟器〕〔百炼飞升录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124章 那些人,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有医保我先上:“放下武器!缴枪不杀!”

    晓小笑书虫:“淦?!咋一个抵抗的都没有?”

    工地少年与砖:“冲了个寂寞!”

    午夜杀鸡:“退钱!蚊子退钱!这火箭弹根本没用上!”

    向天再借十厘米:“鸡哥,算了算了,就5银币的东西,没用上是好事儿,信我!”

    战争进行的异常顺利。

    当玩家们冲进大门的时候,贝特街的守军早已丢下武器,自觉蹲在了墙角,双手抱头投降了。

    这让不少期待着大干一场的玩家们,感觉像是一拳砸在了棉花上。

    怎么投降的这么快?

    就不能稍微抵抗一下的嘛?

    跟着管理者大人一起穿过了被大炮轰开的木门,吴铁斧的脸上写满了震撼与敬佩之色。

    好强!

    之前他只见过这些蓝外套们装备精良,却没想到他们不只是装备精良,战斗素养也丝毫不差。

    虽然冲锋的时候没什么章法,但对面已经完全被他们的气势给压垮了,一丁点儿抵抗的意志都没有。

    想到这里,吴铁斧心中暗暗庆幸当初的决定,依附这些强者们果然是一个务必正确的选择。

    “把我们的旗帜插在围墙上!”楚光有些怀念地看了一眼周围,接着看向了蹲在墙角的沃特,“你,起来。”

    沃特愣了下,双手抱着头站了起来。

    “……大人,您有什么吩咐。”

    “不认得我了?”

    老沃特讪讪一笑。

    “认得……”

    楚光笑了笑,从吴铁斧的手中接过一把刀,丢在了老沃特的手中,接着用下巴指了指墙角蹲着的那些人。

    “替我看着他们。”

    老沃特连忙接过刀,恭敬地低下头。

    “是,大人。”

    武器已经收缴,这些警卫已经失去了反抗的意志。

    既然他们投降的这么爽快,楚光也不打算为难他们,只要他们老老实实等到一切结束,自然会放他们回家找妈妈。

    留下两个高贡献的玩家守着大门,楚光接着交代赵鼠,让他和余虎两人去安抚贝特街的幸存者,告诉他们不必惊慌,待在家里不要出门,耐心等待战争结束,以及老水蛭的公审。

    注意到战斗已经平息,老查理从旁边的巷子里走了出来。

    当看到楚光的脸时,他的脸上一瞬间浮现了惊讶的表情,显然是没有料到,这群蓝外套们的领袖,居然是那个愣头愣脑在废土上乱逛的外乡人。

    不过,他到底反应还是比较快的,仅仅只是惊讶了几秒钟,便恭敬的低下头说道。

    “尊敬的大人,恭迎您的到来!贝特街的幸存者们,已经做好了迎接新主人的准备。”

    “把头抬起来,老水蛭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往后这里的人们可以自己决定自己的未来。”

    看着查理点了下头,楚光没多寒暄,直入正题道。

    “既然你在这里,那正好,我需要让贝特街的人民知道,我们是来解放他们的,不是来迫害他们的。除了镇长会被吊死之外,没有人的生活会受到影响。因此在我们攻打城堡的时候,希望别有人出来碍事儿,你懂我的意思么。”

    老查理当然听得懂,恭敬地低着头说道。

    “我会替您安抚大伙儿们!”

    楚光点了点头,看向了身后那些跃跃欲试的玩家们,向着贝特街正中央的城堡挥了下手。

    “其余人,随我前进!”

    玩家们都很听指挥,在楚光的命令之下,沿着街道向前进军,没有骚扰那些缩在窝棚里瑟瑟发抖的幸存者。

    唯一不太安分的,也就一个人。

    先前一炮轰开了大门,还没爽够的蚊子正要指挥帮他拉着炮车的小玩家,朝着城堡干一炮,不过立刻被楚光给拦住了。

    开玩笑。

    整个贝特街最肥的地方,也就那个老水蛭的城堡了。

    这可是自己的战利品。

    哪能让他给炸了?

    一路上没有遭遇任何抵抗,玩家们在楚光的带领下,穿过靠近镇中心的几座砖房,很快抵达了城堡门口。

    当一行人抵达的时候,城堡的大门紧紧闭着,单从窗户根本看不清里面的状况。

    楚光通过vm,指挥玩家们分成三个编组,

    一组人从外面将城堡围住,一组人占领城堡旁边的军械库,剩下的一拨人则从城堡的正面进攻,生擒老水蛭!

    “爆破组就位!”

    “点火!”

    虽然明明把门撞开,但几个负责攻楼的小玩家,还是兴高采烈地将炸药放在了门口。

    引信燃尽,随着轰的一声爆响,城堡的正门被炸的四分五裂,重重地向后摔在了地上。

    “gogogo!”

    “冲!”

    给步枪装上了刺刀,玩家们嗷嗷叫着踏过爆炸的浓烟,冲进了城堡内。

    当看到城堡大厅内华丽的布置时,所有人都惊了。

    “我giao,这是废土该有的画风?!”

    “牛逼,这柱子还是大理石的!”

    “柱子应该是战前就建好的……不过这地毯,尼玛居然是熊皮缝的!”

    “太富了,太富了!”

    大家都还在饿肚子,这老镇长都已经奔小康了!

    不只是野兽毛皮缝制的地毯,还有挂在墙上的壁饰,以及悬吊在天花板上的水晶灯……所有的这一切,都与外面的衰败的街道形成了鲜明的反差。这里一点不像是废土,反而像是宫殿。

    除了那些一看就很值钱的东西之外,玩家们很快还发现,这总共才七层楼的城堡里居然有电梯!

    只不过,这里的发电机似乎停止了工作。

    攻入城堡内部的玩家们很快分成两队,一队沿着楼梯往上扫荡,另一队从一楼开始地毯式的搜索,寻找发电机的位置以及老水蛭的下落。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些负责攻楼的玩家们翻遍了整个城堡,也没有找到任务关键npc——老水蛭一家人。

    这些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从城堡里整个消失了!

    不过很快,一位叫的玩家,在探索地下酒窖的时候有了新的发现。

    拎着一把斧头回了管理者的面前,午夜杀鸡兴奋地禀报道。

    “管理者大人,我们在地下酒窖发现了一条通道!”

    打洞跑了?

    楚光听过之后,倒也没意外。

    就老水蛭那横征暴敛的执政风格,不给自己屁股底下修个后路,晚上怕是连觉都睡不安稳。

    看向和自己汇报情况的午夜杀鸡,楚光立刻下令说道。

    “你带两个人追下去,看能不能追上他们。”

    “追不上也没关系,我需要知道那条地道通往何处!”

    与此同时,午夜杀鸡戴在胳膊上的vm,弹出了一条任务弹窗。

    撇了一眼任务弹窗,午夜杀鸡兴奋地双手一抱拳头。

    “是!”

    说完,他便就近组了两个队友,朝着地道的方向杀去了。

    看着小玩家们奔向地下酒窖的背影,楚光摸了摸下巴。

    说起来这老水蛭还挺会享受,居然在地下室搞了个酒窖?

    正好,等晚上庆祝胜利的时候,老镇长的收藏品正好可以给玩家们当福利发发。

    如此想着,楚光走到了城堡旁边的军械库,守在这里的仓库管理员已经举手投降,蹲在了墙角。

    穿过敞开的大门,楚光朝着里面看了一眼,脸上顿时浮起了一抹惊讶——以及迷惑。

    30把产自巨石城的铁管步枪,和李斯特卖给他的武器是同一款。还有放在桌上的自制手枪、猎枪等等,以及放在箱子里的子弹,和破片手雷,都够武装一支游击队了!

    这些人的武装并不弱。

    甚至比掠夺者的装备还稍微标准一些。

    然而直到城堡被攻破,这些武器也没有发到贝特街的幸存者们手中,而是便宜了他们。

    吴铁斧的脸上写满了困惑。

    “他们的装备并不弱。”

    楚光点了下头。

    “是的。”

    “……那为什么,他没有把装备发给他的族人?”

    “因为,那些人不是他的族人,只是他的佣人和奴仆。如果不是需要他们狩猎,他甚至不会允许他们拥有弓箭。”

    楚光思索了片刻,看向吴铁斧继续说道。

    “让你的族人将这些战利品装上篷车,运回前哨基地找到卢卡,他知道该怎么处理。”

    没想到管理者大人竟然如此信任自己。

    吴铁斧受宠若惊之余,神色一肃,郑重领命道。

    “是,大人!”

    与此同时,楚光挥了下手,示意身后的玩家们跟上自己。

    “走吧。”

    “我们去参观下老水蛭的私人收藏!”

    ……

    就在前哨基地的玩家们,将404的旗帜插在城堡的塔尖上的时候,奉命深入街坊、安抚群众的赵鼠,终于来到了自己家的门前。

    看着自己的家人们,这个身形干瘦的男人,哇的一声便哭了出来,和自己的家人们抱在了一起。

    “爹!娘!哥!嫂子!我回来了!”

    年迈的母亲热泪盈眶。

    “儿啊,你可算是回来了!”

    “多亏了那些蓝外套们,捡回了一条命。”眼眶通红的赵鼠吸着鼻子,从脸上挤出一个笑容,“我拖余家老二给你们捎的盐……那小子带到了吧。”

    老爹点了点头,神色有些惶恐。

    “带到了,带到了!儿子,你老实说,那些盐你是从哪儿弄来的?怎么成色比咱在杂货铺换到的还好?”

    一旁的大哥也点着头,紧张兮兮地说道。

    “是啊,可别拿了人家东西!”

    “什么叫拿了人家东西,我是那种人吗?”赵鼠笑着说道,“你们就别担心了,我那是用工钱换来的!”

    大哥一脸茫然。

    “工钱?什么工钱……”

    他们给老镇长帮工的时候可从来没领过什么工钱,最多管个饭。有时候干到下午四点,距离饭点还差一会儿,更是连饭都没有,扔个羊角薯在手上就打发走了。

    赵鼠嘿嘿笑着说道。

    “给那些蓝外套们打工,不但管吃管住,而且每天还发一个银币,在他们的仓库可以换东西。那个盐,就是我从他们仓库换的!比镇上那个杂货铺换的好多咧!”

    说到这里,他握着自己大哥的手。

    “哥,要不你也来吧,我看他们还在招人!那银币不只能换盐,还能换吃的,比筹码还好使呢!反正冬天也难得打到猎物,不如给他们烧砖头,工作不累,还暖和,比趴在雪地里等猎物舒服多了!”

    赵鼠他哥的眼睛都瞪大了。

    “真有你说的那么好?”

    赵鼠使劲点了下头。

    “当然啊!我还能骗你吗?”

    大哥摸了摸后脑勺,嘀嘀咕咕说道。

    “那我考虑考虑……话说你还回家里吗?还是跟着那些人走?”

    “我打算干到明年春天再说,家里的粮食也不够,我就不在家里过冬了!”

    看着弟弟,大哥有些过意不去地说道。

    “……你受苦了。”

    听到这句话,赵鼠没忍住笑了。

    “嗐,这有啥受苦的!大哥,你是不知道那边生活有多好,我感觉自己都要长胖了。算了,等下次你去了,我再跟你说吧!”

    虽然不舍,但自己还有任务在身。

    和家人们告别之后,赵鼠便出了门,继续往下一家说去了。

    另一边,余家也是。

    看着从外面回来的二弟,手中握着斧头、一脸惊惧守在家里的余熊,紧张的拉着他问道。

    “外面发生什么事了?来的那些人是谁?”

    余虎笑着说。

    “哥,别担心,那些是楚大哥的人!”

    “楚大哥?!”听到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余熊一愣,倒是不紧张了,丢掉了手里的斧子,看着弟弟追问道,“他怎么来了?”

    “还不是因为咱那个镇长!”

    说到这里,余虎就想到了那封信,一想到那封信,就气不打一处来,用词都变成了楚光的口吻。

    “那个老水蛭,居然暗中勾结掠夺者!可真不是个东西!我呸!”

    这废土上的幸存者,都是恨透了掠夺者的,甚至比恨异种还恨这帮人。

    余熊的脸上一脸诧异,不明白事情原委的他,想不明白镇长是怎么和掠夺者搭上关系的。

    “是那些人我就放心了,”站在旁边的老爹也松开了手上的家伙,松了口气说道,“只要不是血手氏族的人,一切都好说!”

    看着爹,余虎忽然想起来什么。

    “啊,对了爹,我忘了跟您说了,血手氏族已经不会再骚扰我们了!”

    “不会再骚扰我们?”老爹瞟了儿子一眼,笑着说道,“他们哪年冬天不来?你说不会骚扰就不会骚扰了?”

    “这不是我说的,”余虎表情憨厚的笑了笑,一脸自豪说道,“血手氏族的老巢,已经被楚大哥踏平了!”

    “那些人,再也不会回来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赤心巡天〕〔修仙三百年突然发〕〔给爷爷烧纸,地府〕〔宇宙职业选手〕〔万古神帝〕〔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