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上门贵婿〕〔王者荣耀:神豪刷〕〔斗罗之全职阴阳师〕〔男神拯救计划〕〔战斗就变强〕〔剑道狂神〕〔御兽世界:龙骑士〕〔全职剑修〕〔万夜之主〕〔斗罗之刷到极品武〕〔让你代管新兵连,〕〔某科学的不变信仰〕〔网游之拯救一切的〕〔末日了我竟成了丧〕〔诸天浪人:从弹棉〕〔退圈后她惊艳全球〕〔武布中华〕〔全能金属职业者〕〔镇妖博物馆〕〔荡剑诛魔传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114章 可以用糖果当报酬吗?
    湿地公园的南部。

    贝特街的幸存者,正扛着一头野猪朝着前哨基地的方向走来。

    冬天很难打到猎物,但朝着五环沿线探索高楼废墟,幸运的话还是能逮着一两条野味。

    一般的松鼠、野兔之类的小动物,他们就自己处理了,但像野猪这种大家伙,拿去给镇上的屠夫取肉,得被收三成呢!

    太不划算了。

    那些蓝外套们,只要两成报酬,而且斤两从不和他们含糊,值得他们多走几公里路了。

    野猪捆在木棍上,余虎和李牛俩人,一人挑着一只肩膀,旁边还跟着一个脸蛋耳朵冻得红扑扑的小家伙。

    这天气在外面乱逛的异种不多,掠夺者也很少离开据点,小鱼吵着要来,余虎拗不过妹妹,就把她带上了。

    虽然天气很冷,但想到马上又能见到楚大哥了,小鱼的心情非常愉快,不自觉地轻轻哼起了现编的小调。

    而这时,二哥和表哥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

    小鱼也停下了脚步,眨了眨眼。

    “哥,怎么了?”

    余虎对小鱼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看向李牛,指了指前面。

    “游牧民。”

    李牛也看见了远处那个人影,但还是不确定。

    “你确定?”

    “嗯。”

    李牛小声问。

    “游牧民怎么会在这儿?”

    余虎想了半天,也不懂,摇了摇头。

    “不知道,也许是楚大哥好心收留了他们吧。”

    楚大哥人很好,也很实在,就是太善良了点,有时候让人忍不住担心他会不会被别人骗了。

    说实话,每次拿着猎物来换东西的时候,余虎心中都有种负罪感。

    从这里买来的盐,一点儿都不带掺假的,而且给的比老查理还多不少。

    真担心他会亏本。

    小鱼抬头看着二哥和表哥,好奇地眨了眨大眼睛,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

    她不懂什么是游牧民。

    也不觉得他们出现在这里很奇怪。

    楚大哥那么好的人,肯定会有许多人想和他做邻居吧?

    不过,在她看来不奇怪的事情,在余虎和李牛俩人看来还是有些奇怪的。

    无论是生活方式,还是文化习俗,这些来自远方的游牧民都与有固定居所的幸存者不同。

    由于居无定所,他们根本不在意邻居们对自己的看法,也很少注意自己的行为是否会冒犯到其他人。

    或许是偏见,但他们之中确实盛产小偷、骗子和恶棍,而且有时候还会带来可怕的瘟疫……

    余虎拉着妹妹等那人走远了,才招呼着李牛继续前进。

    一行人很小心地没有和那些流民接触,向警卫出示了通行证之后,径直从南门进了前哨基地。

    和上次来的时候不一样,这里的变化还真有点大。

    余虎记得很清楚,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从南门到仓库的那条路,就是一条泥巴路,旁边什么也没有。

    而如今,不但路面糊上了一层灰灰的东西,踩上去结结实实的,道路两侧更是盖起了几座红砖房。

    尤其是那个最大的房子,大门关的严严实实,顶上还用砖头盖了一座烟囱,飘着黑色的烟。

    余虎从来没见过这么奇怪的建筑,旁边的妹妹和李牛也没见过,纷纷好奇地瞪大了眼睛。

    “哥,那是什么呀。”

    “应该是烟囱吧,我记得镇长大人的楼上装着。”

    “烟囱?那是干什么的?”

    “好像是做饭的?我记得是把做饭的烟排出去。”

    “可现在还没到吃饭的时候呀。”

    “不知道,也许……是给很多人做饭的地方吧。”

    反正贝特街没这么奇怪的东西。

    与三人一脸好奇的表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里的蓝外套们对他们反而没之前那么好奇了。

    除了上一批刚进来的萌新,这里的玩家早就已经眼熟这几位,该好奇的也都好奇过了。

    正巧遇上在工业区闲逛的楚光。

    余虎眼睛顿时一亮,隔着老远便打招呼道。

    “楚大哥。”

    “咦,好久不见了,你们又打到野味了?”看着余虎和李牛肩上扛着的野猪,楚光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不错。

    有口福了!

    上次的野猪肉都被玩家们吃完了,这次他可得给自己留点,别全都被玩家们买去了。

    “嗯!好大一头呢!”

    小鱼开心地用手比划了一个很大的意思,楚光不禁被她逗得脸上露出了笑容。

    看了妹妹一眼,余虎瓮声说道。

    “小鱼可想你了。”

    “嗯!小鱼可想你了!”

    “我也想你们,”楚光笑着揉了揉小鱼的小脑袋,看向余虎说,“那个棚子现在是你在住?”

    “嗯,”余虎点点头,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我把棚子稍微修了一下,现在看着比以前宽敞多了,谢谢了啊。”

    “不用谢我,是小鱼送你的,对你妹妹好点儿就行了。”楚光继续说道,“说起来最近过得怎么样,还有没有掠夺者骚扰你们?”

    “掠夺者?最近没看到那些人,我们都挺好的,不过您可得小心,”余虎表情严肃了起来,认真说道,“我听一些老人说,北边住着一伙用血手印当旗子的人,有几个猎户去北边找鹿群的时候还被抓走了……上次打伤我哥和我爹的,就是他们!”

    血手印?

    说的是血手氏族吗?

    不过,他们大概是没有机会继续作恶了。

    楚光淡淡笑了笑,轻描淡写地说道。

    “放心吧,他们已经不会骚扰你们了。”

    听到这句话,余虎和李牛脸上顿时浮起了惊讶的表情,只有小鱼一脸问号,从始至终都没听明白大人们在说些什么。

    不过,说起上次的事,她倒是想起来一点。

    “……说起来,小鱼上次看见,有两个长得很凶很凶的男人,从贝特街带走了一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姐姐。”

    听到小鱼的插嘴,楚光心中一动,问道。

    “那个姐姐,是不是很白?大概……这么高。”

    楚光比划了一下,大概到自己的鼻子附近。

    小鱼皱眉思索,认真点点头,睁大眼睛说道。

    “嗯嗯!楚大哥见过那个大姐姐吗?”

    别说见过了……

    表情有些耐人寻味。

    楚光想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用了一个委婉的说法,一笔带过了这个对她来说还太沉重的话题。

    “那个姐姐……嗯,我把她送走了。”

    那个人果然是老镇长送去的。

    说着,楚光看向了余虎和李牛二人。

    “先不说这些,外面天这么冷,你们要是信得过,就把野猪扔给老卢卡去处理,和我来屋里坐一会儿?”

    余虎李牛二人立刻点头。

    “嗯!”

    “好嘞!”

    ……

    李牛对楚光还不太熟悉,但余虎对楚光可是熟悉的很。

    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楚大哥是他除了至亲之外,最信任的外人了。

    要是没有他在危难中出手相助,自己的大哥早就已经死在病床上了。

    这是救命的恩情。

    况且余虎也不认为,像楚大哥这样的好人会贪自己几块肉。若是他真想要,给他便是。

    在余虎看来,这也是应该的。

    楚光带着三人来到疗养院主楼,一楼有一间还算宽敞、且不漏风的房间,已经被他改造成了会客室。

    这里放着些简单的家具,都是木工小屋新来的几个生活职业玩家做的。

    楚光点上炭火,安顿好三人之后,回了一趟避难所,从冰箱里取来一瓶酒和一瓶牛奶。

    牛奶给了小鱼。

    至于酒,楚光拉着余虎俩人坐在火盆前,每人分了支小杯子,给他俩分别倒上了一杯。

    量不多,也就20ml左右。

    “尝尝。”

    余虎凑近杯子闻了闻,眼睛顿时一亮。

    “这是……酒?!”

    楚光笑着说。

    “羊角薯酿的,用蓼草做的曲。”

    李牛也一脸赞叹地说道。

    “好香!”

    不,应该说太奢侈了!

    这见鬼的寒冬,居然还有多余的粮食酿酒。

    余虎和李牛羡慕的不行。

    往年也只有日子特别好过的肥年,家里的长辈们才会用去年剩下来的陈粮酿一点儿浑浊的粮食酒,留着特殊的节日或者喜事儿的时候才拿出来。

    尤其是青麦含酸,是酿不了酒的,想酿酒还必须得用羊角薯酿,或者一种野外采来的果子。

    但那种果子只有秋天和夏天才能见到,平时根本没机会。

    能在这个天气喝上一口暖身子的酒,简直是太难得了。

    “嘶,好辣!”

    余虎倒还好,酒量应该不错,李牛这小伙子人看着壮实,但这一口下去,整个脸都红成了猴子屁股。

    看着这个辣的直吐舌头的小伙子,楚光笑了笑说。

    “度数有点高,慢点喝。”

    毕竟是蒸馏酒。

    变异土豆儿版的伏特加,辣喉咙是正常的。

    其实楚光酿酒倒不是为了喝,仓库之所以开这方面的订单,主要也是为了储备医疗用的酒精。

    只不过玩家们都太给他省心了。

    自从下调了几次死亡惩罚之后,受重伤的玩家们很自觉地自己走回来,然后找个不碍事儿的地方把自己补了。

    这酒精大伤用不着,小伤没机会用,也就一些需要缝合的伤口,能有机会用一下了。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俩小伙子谨慎了许多,没有喝的那么急了。一口酒下去,原本被冻僵了的身子,瞬间暖和起来了。

    “你们这里的生活也太好了。”看着升腾的火盆,余虎一脸羡慕地说道。

    “会更好的,”楚光给两人再倒了一小杯,笑着说道,“以后你们可以常来,我们这里需要人手,不只是打猎,能做的事情有很多。”

    余虎拍着胸脯说道。

    “没问题!楚大哥,有用得上我的地方,只管说一声!”

    一旁的李牛也跟着点头。

    “我也是。”

    楚光笑了笑。

    “放心,我不会让你们白帮忙的。”

    这时候,坐在旁边小口小口嘬着奶的小鱼,终于把牛奶喝完了,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一脸满足的表情。

    余虎看乐了,笑着问。

    “好喝吗?”

    “嗯!”小鱼使劲点了下头,眼中闪烁着小星星,竖起了肯定的大拇指,“妈妈的味道!”

    余虎:“?”

    李牛:“?”

    楚光:“……?”

    ……

    屠夫取肉的速度很快,在屋子里坐了一会儿,卢卡便敲门走进了会客室,恭敬地向楚光禀报说道。

    “大人,您客人的猎物已经处理好了。”

    楚光点了下头,看向了喝的微醺的二人。

    “走吧,去取你们的猎物。”

    一行人来到仓库前。

    卢卡已经用塑料袋帮两人把肉装好了,递给了余虎和李牛二人,至于毛皮,则按照惯例还是换成300g盐。

    至于剃下来的内脏和骨头,都在一旁的塑料桶里,俩人也没打算要,就留在这儿了。

    看着哥哥们打算走了,小鱼有些犹豫。

    想了很久,她轻轻扯了扯余虎的袖子,示意他低下头凑过来,小声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

    余虎一听,先是一愣,立刻把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瓮声说道。

    “那怎么行,咱家给楚大哥添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可是……”

    “没有可是,这个不行!”

    听到俩人讨论的内容似乎和自己有关,楚光好奇地看了兄妹俩一眼。

    “你们在说什么?”

    见楚光看向自己,余虎表情有些不好意思,正琢磨着该怎么开口。

    然而这时,站在他旁边的妹妹却是鼓起了勇气,糯糯地开口说道。

    “小鱼也想像哥哥一样,能帮上楚大哥的忙。毕竟……你都不需要小鱼帮忙看家了,还请小鱼吃了那么多糖。”

    “糖?”

    余虎一愣,瞪了一眼妹妹。

    “你什么时候吃人家东西了?爹不是教过你,不要随便吃别人给的东西吗?”

    他只知道妹妹好像拿了一些塑料棒,但可没听说那是糖。

    这东西可比盐贵重多了!

    自知“理亏”,被老哥瞪着的小鱼耳朵一红,不知道该怎么说,干脆不说了,扭着脖子就当没听到。

    看着这兄妹俩,楚光笑着说道:“你哥哥这个可不能算是帮我忙,我们应该算……交易?或者你可以理解为报酬吧。”

    小鱼抬起头,眼睛闪闪发亮。

    “那,小鱼帮忙的话,也会有报酬吗?”

    “当然……”

    小鱼的眼睛更亮了。

    “那,可以用糖当报酬吗?”

    棒棒糖这种东西,楚光倒是多得很,毕竟是初级盲盒的保底奖励,哪怕吃完了也可以再抽。

    只是楚光真没想过,这玩意儿会在这种场合派上用场。

    “如果你想帮我忙的话,我倒是正好有一件工作可以交给你,而且是挺重要的工作。不过……这里离你家这么远,过来可是要走好长一段路的,真的没问题吗?”

    楚光看向了余虎。

    本以为他这个做哥哥的会替自己劝劝,结果没想到余虎这小子刚才还把头摇的拨浪鼓似的,居然当场就叛变了。

    “没问题的,只要能帮上你的忙!楚大哥,你要是不嫌弃,家妹就住在你这了,也省了一路上的来往!”

    楚光还没反应过来,小鱼也跟着兴奋地点了点头,举起了小胳膊。

    “喔!小鱼已经是大人了,可以照顾好自己!”

    李牛不知道说什么,但觉得自己应该帮下忙,于是想了半天,憋出来一句话。

    “我可以帮忙搭棚子……我去捡些东西来。”

    楚光干咳了一声,制止了这家伙没头脑的举动。

    “……那倒不必。”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赤心巡天〕〔给爷爷烧纸,地府〕〔修仙三百年突然发〕〔宇宙职业选手〕〔万古神帝〕〔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