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栩栩霍司爵〕〔暧昧高手〕〔弃宇宙〕〔惊!清贫校草是孩〕〔两对家分化成o后[〕〔三伏〕〔钢琴诗人与湖上骑〕〔开局呼风唤雨引来〕〔大玄第一拽探〕〔至尊邪圣〕〔人在斗罗,兼职修〕〔神豪从一双美颜圣〕〔女主从书里跑出来〕〔仙子别闹了〕〔在美漫抽取魔兽争〕〔原神之璃月奉香人〕〔重生:天王巨星〕〔网游之神级超管〕〔超神:我的人生模〕〔帝骑之诸天降临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95章 日记、线索与起源
    “看完了。”

    揉了揉已经困得睁不开的眼睛,楚光放下手中的日记本和摘录关键信息的笔记,并丢开了捏在手上的笔。

    虽然并没有找到他想要的答案,但是里面的故事仍然给他提供了不少有趣的线索。

    一开始他以为这本日记讲述的是一群幸存者泯灭人性,最终蜕变成掠夺者的故事。

    结果后来总结下来,其实就是单纯的现代版农夫与蛇。

    日记中出现的主要人物一共有三个。

    日记的主人名字叫李修,一名普普通通的体育新闻记者,姑且称之为小李。

    另一个则是一位名叫孙莱的女人,姑且称之为小孙。

    而第三个人,则是小孙在避难所里担任警卫的丈夫。

    由于日记并没有提到这位警卫的姓名,姑且称之为“苦主”好了。

    因为读完了整本日记,楚光就一个感觉,这位活在黄毛日记本中的老哥实在是太惨了。

    日记的开头叙述的很平淡,从浩劫中幸存下来的小李用回忆的笔触,简单地叙述了核战爆发时自己的所见所闻。

    当时清泉市北郊的体育馆正在进行一场区域篮球赛,比赛正进行到后半段,正是紧张激烈的决胜环节。

    而就在这时,广播突然拉响了核打击的警报。

    后面一段,小李从他的视角,描述了当时街上看到的画面。

    支离破碎的街道、千疮百孔的混凝土大楼,以及被随意抛弃在街上任由乌鸦啄食的死尸——一切如同地狱。

    令人绝望到窒息!

    明明是8月,天上却已经开始飘雪。灰蒙蒙的天看不见阳光,也感受不到一点温暖。

    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荡。

    终于在快要倒下之前,他在附近的废旧轮胎厂里,找到了一伙同样幸存下来的可怜人。

    在那个人性远没有泯灭的年代,轮胎厂的幸存者们救助了他,而他也在那里遇见了一位名叫孙莱的女人。

    那个女人是一名护士,带着一名不到7岁的孩子,核弹爆发时和丈夫走散了,这些年来一直在寻找自己的丈夫。

    李修很同情她的遭遇,表示愿意帮助她。

    写到这里的时候,日记中贴着一张泛黄的照片,是他俩的合照,那个女人虽然脸上写满了风霜的痕迹,但看得出来姿容姣好。

    楚光并不在意他俩的感情发展,也不在意这其中复杂的伦理纠葛,于是快速跳过了至少30页的心理活动和细节描写——直到他终于看见了真正令他感兴趣的线索。

    小李和小孙俩人,用搜寻来的零件组装了一台原始但可靠的收音机,并且成功收听到了一条来自避难所的广播。

    而广播中的那个人,正是孙莱的丈夫——也就是那个在避难所担任警卫的苦主。

    三年来,广播一天也没有中断过,每天正午时分准时响起,一直播放到下午三点结束。

    而广播的内容,也是三年如一日地寻觅着与自己失散的妻子和孩子。

    当意识到自己的丈夫从未放弃过寻找自己,原本已经有些动摇的小孙,趴在小李的怀里哭出了声来。

    楚光能感觉到,这本日记的主人似乎不是很开心,甚至都没有在日记中提到她丈夫的名字,只是用那个男人来代称,一笔带过了整个事情。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渐渐开始有趣了起来。

    作为避难所的警卫,核战爆发之前苦主就被关在避难所里。

    得知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还活着,他立刻想办法联系上了自己曾经在警局工作的朋友,指引他的朋友带着物资,前去救助了那些生活在轮胎厂里的可怜人。

    这些物资派上了大用场。

    不止如此,苦主凭借着避难所中几乎无限的知识储备,从电子图书馆查阅能用的上的资料,积极地帮助轮胎厂的幸存者们收集有用的物件,建立自己的庇护所,对抗严寒天气与饥饿。

    就像是远程遥控一样。

    小李和小孙都很配合,不过他们隐瞒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没有告诉幸存者们避难所的事情。

    人都是自私的。

    如果让这些幸存者们知道,在他们附近藏着一座可以联络的避难所,很难讲他们是否还能像现在这样勇敢、团结、互助地活下去,他们甚至可能产生不好的想法,逼迫帮助他们的人说出避难所的位置,甚至做出更出格的事情。

    功劳和威望暂时算在了小李的头上,而避难所的存在则被隐瞒了下来,他仿佛一位无所不能的天才,获得了所有人的拥戴。

    这并不是什么坏事。

    但领导一群幸存者终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尤其是搜集到的物资总有耗尽的一天,而这漫无边际的寒冬又看不到结束的希望。

    日记的主人从一开始思路就很清晰,他很清楚只有进入避难所,才能获得永远的安宁。

    于是他开始试着说服小孙,向她灌输一些念头,告诉她只有避难所才是唯一的出路。

    这不但是为了她着想,更是为了她的孩子。

    不管是出于何种想法,小孙显然是被说服了的,相比起环境优渥的避难所,没有人愿意留在地狱中受苦。

    况且她的丈夫就在避难所里面,进去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

    然而,俩人并不知道,避难所的大门一旦关上,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打开的,所谓能进去不过是一厢情愿。

    苦主虽然也很着急想见到自己的妻儿,但只有管理者才拥有避难所大门的权限。

    身为一名警卫的自己别说是开门了,甚至连见到管理者的资格都没有。

    不止如此。

    原则上避难所的大门在关闭之后,会立刻进入无线电静默,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向外界发送消息,如被发现将受到严厉的惩处。

    他之所以能向外界发送信号,并接受外界的信息,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所在的避难所有点儿特殊。

    这座避难所在地表隐藏了一座功率不高的信号塔,而监听附近区域的信号更是他每天都要做的事情。

    是的,他利用了职务之便。

    无论是出于何种理由,这都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他还没想好,自己该如何坦白,更没想好该如何恳求管理者大人网开一面,放过自己。

    最坏的结果是,当他如实交代了这一切之后,被管理者以叛徒的罪名处以无期徒刑,永远地关在休眠舱里冷冻,并在秩序恢复之后接受法律的审判。

    而到了那时,自己将和妻儿永远的失去联系。

    以上都是楚光根据日记内容的推测。

    毕竟日记中并没有记载这位苦主的心理活动,只是一笔带过地陈述了关于“无线电静默”以及“无法开门”的线索。

    再后来,出于对妻儿的愧疚,苦主通过无线电指引他们,找到了一些常规避难地图上不会标记出来的隐藏补给点。

    那里的物资非常丰富,不只有食物,药品,干净的饮用水,甚至还有防暴用途的警用武器。

    这些物资让轮胎厂的幸存者们度过了一段富裕的时光,甚至还救助了一批从临市流浪过来的幸存者。

    而这本日记的主人,也理所当然地成了这些人们眼中的救世主,更是成为了别人老婆和孩子眼中的英雄。

    不过这段富裕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很久。

    从日记的后半部分可以看出,随着物资被耗尽,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和摩擦开始逐渐愈演愈烈。

    一开始,无论男女老少,每人每天都能享用到两盒肉罐头和不限量供应的自热米饭,甚至还有冰镇可口的啤酒可以喝。

    再到后来,幸存者社区开始禁酒,肉只能留给那些外出探索、打猎、拾荒的青壮年男性,以及怀有生孕的孕妇,粥也越来越稀,甚至不得不掺一些树皮进去。

    最后,所有囤积的物资都耗尽了,天却越来越冷。

    一切都在变得糟糕,一点儿也没有好转的迹象,即使是最乐观的人,也看不到一点儿希望。

    有人说,冬天会持续很久。

    也有人说那是谣言,根本没有什么核冬天。

    紧接着有声音反驳,也许不只是核武器?毕竟曾经的新闻上说过,他们早已经掌握了比核武器更具威慑力的存在。

    但如果它真的存在,眼前的一切又是假的吗?

    他们连最原始的核弹都没有见过,知识的来源都是别人嚼过的东西,甚至区分不了哪些是真的,哪些只是推测和猜想出来的一种可能性。

    怀疑和抱怨在幸存者中蔓延,一部分人选择离开,而留下来的人则渐渐走向反目。

    或许……

    从一开始他们就不该收留那些流浪的幸存者。

    但谁又不是流浪的人呢?

    或者说,该从第几个被接纳的人算起?

    当矛盾积累到不可调和,最终演变成了一场激烈的冲突。而起因也许只是因为一块发霉的面包,甚至一根骨头,这些都不重要了。

    这场械斗最终在小李的枪声中平息,但从那一刻开始,他关于救世主的梦也彻底破碎了。

    孙莱的孩子死在了那场械斗中,而她本人也彻底疯掉,某个夜晚消失在了大雪中,再也没有出现过。

    而小李自己则是沉浸在懊悔与痛苦,日记的内容也渐渐走向另一个极端,字里行间没有了最初的棱角分明,潇洒飘逸,取而代之的是潦草和敷衍。

    有时隔个几天才写一笔,有时甚至干脆连着一个月忘了更新。

    而最后一页的日期,定格在了废土纪元的第四年。

    这是他写下的最后一行。

    直到生命的最后,他都在寻找那个从未找到过的乌托邦。

    “这本日记可以被放进博物馆展览……如果有一天博物馆和历史这两样东西,重新出现在这颗星球上的话,总得有人知道曾经这里发生过什么。”

    “算了,还是改天花点时间,更新在官网设定集‘血手氏族’的词条下面好了。”

    “异世界的服务器,总比废土上的博物馆靠谱。”

    日记虽然解释了血手氏族的由来,却并没有提到小李本人的结局。

    不过这不重要。

    封面上印着的那个血手印,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已经说明了一切,不出意外就是他留下的。

    楚光曾经听海恩说过,两年前血手氏族的首领还不叫“熊”,而是一个叫“鹰”的男人,他的尸体就挂在轮胎厂门口不远处的路灯上。

    而“鹰”之前,是被抠瞎双眼的“蛇”。

    再往前就不知道了,也许叫别的。

    传说血手氏族的历代首领,没有一任是善终的,几乎所有人都死于继任者的谋杀——或者说残酷的达尔文法则。

    这本印着血手印的日记就仿佛被施加了某种恶毒的诅咒,被那些掠夺者们当成精神图腾,和那血腥暴力的文化一起,一代一代传到了现在。

    如今传到了“熊”这一代,总算是被正义的铁锤粉碎了这罪恶的循环。

    轻轻叹息了一声,楚光合上了手中的日记。

    “小柒,我打算睡了,帮我关灯,记得别忘了喊夏盐起床。”

    “至于我的话,下午1点……算了,等我睡到自然醒好了。”

    “那些战利品等我醒了之后再分,如果有玩家向你咨询,你就回答说……装备还没鉴定完。”

    众所周知,未鉴定的装备是不能装备的,这是mm的常识,非常的合理。

    而小柒的声音,也永远是那么的贴心。

    “好的喔,主人。”

    “快睡叭。”

    房间内的灯光渐渐柔和,最后归于黑暗。

    那会是一个好梦。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宇宙职业选手〕〔赤心巡天〕〔万古神帝〕〔给爷爷烧纸,地府〕〔女主从书里跑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