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上门贵婿〕〔王者荣耀:神豪刷〕〔斗罗之全职阴阳师〕〔男神拯救计划〕〔战斗就变强〕〔剑道狂神〕〔御兽世界:龙骑士〕〔全职剑修〕〔万夜之主〕〔斗罗之刷到极品武〕〔让你代管新兵连,〕〔某科学的不变信仰〕〔网游之拯救一切的〕〔末日了我竟成了丧〕〔诸天浪人:从弹棉〕〔退圈后她惊艳全球〕〔武布中华〕〔全能金属职业者〕〔镇妖博物馆〕〔荡剑诛魔传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91章 要怪就怪自己技能前摇太长吧
    战场的风头已经完全被蚊子抢走。

    如果没有意外,这次的mvp应该是他无疑。

    随着木质蜂巢后面的引线悉数点燃,五十枚木火箭推着热浪划破夜空,如一颗颗火流星从天而降,轰向了掠夺者的阵地。

    一公斤的黑火药算不上可怕,若不是正好落在边上,恐怕也就是被吓一跳的份。

    然而五十枚携带着一公斤战斗部件的火箭一齐发射,那就完全是另一回事儿了。

    这些毫无准头乱窜的火箭,甚至比趴在这儿的人都多!

    总共五十公斤火药在三秒之内全部倾斜在敌方阵地,爆炸的声音几乎震碎了那些掠夺者们的耳膜。

    完美诠释了那句话——

    只要数量足够,数量本身也是一种质量!

    滚滚浓烟瞬间爆开,粗如大腿的松树被炸的四分五裂。

    崩落的树皮、木屑与点燃的火星子在战场上乱飞,烫的卧倒着的恶棍们满地打滚,抱头鼠窜。

    哪怕被当场炸死的没几个,那混乱的场面也足够令人绝望了。

    战壕里的玩家们却正好相反,倒映火光的脸上写满了兴奋。

    “蚊子牛逼!”

    “草!喀秋莎!”

    “屁,这特么叫喀秋莎,顶多算个一窝蜂。”

    “哈哈哈哈,爽!”

    砸在阵地上的火箭弹,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掠夺者们的士气瞬间崩溃。

    再也维持不住崩溃的阵地,他们纷纷从着火的掩体中逃开,根本不顾小队长的呵斥呼喊,也根本听不见。

    谁也不知道下一波轰炸什么时候会来,谁也不知道后面还有什么东西等着他们。

    就像一群被吓破胆的老鼠,掠夺者们没命地扔出手里的投掷物,也不管被砸中的是敌人还是队友,疯了似的散开逃命。

    而就在他们丢下自己的阵地、乱成一团四处逃窜的时候,尖锐的哨声霎时间响彻树林。

    一道道身影从战壕、散兵坑中迫不及待地跳出,挥舞着手中的长短兵器,如饿狼一般扑向了逃窜的掠夺者们。

    “乌拉!!”

    “杀啊!”

    “联盟万岁!”

    “欧拉欧拉欧拉!”

    “嗷嗷嗷!”

    喊杀声如同海啸,连“死战不退”的命令都显得苍白多余。

    听到哨声的玩家们就如挣脱缰绳的野马,看向逃窜的掠夺者们就仿佛看见了一个个行走的战利品。

    被这些蓝外套们的野蛮彻底吓破了胆,这些掠夺者们还是头一回见到比自己更野蛮的野蛮人。

    不。

    他们简直不是人。

    简直就是一群会用枪的啃食者!

    “妈啊。”

    “滚开,别挡着我路!”

    “我投降!我投降,别杀我!”

    “头儿……这里撑不住了,我们得撤退。”

    “草!”

    身旁弟兄接连倒下,没倒下的也趴在了地上装死,朝着东北方向突围的熊很快发现,只剩自己孤身一人。

    扛着百斤的重甲,根本跑不快,然而这里流弹嗖嗖的乱飞,他又不敢将盔甲扔掉逃跑,只得咬着牙边打边撤。

    这么大的目标,在战场上到底是太显眼了。

    他爬起来,还没逃出一百米,就被追杀过来的蓝外套们锁定成“重要目标”,兴奋地围了上来。

    熊的心中又惊又怒,这些蓝外套仿佛根本不怕死一样,眼里看不见任何恐惧,也丝毫不在意同伴的伤亡。

    眼看着自己抬手两枪,打碎一颗靠过来的脑壳,很快又是两个人,嗷嗷挺着两杆长矛戳了上来。

    双管猎枪的威力够大,但枪膛里就两颗子弹,这么近的距离根本没有换弹的时间。

    无奈之下,熊只得放弃手中的猎枪,用胸甲硬扛住两颗矛头。接着他大手一挥,一把抓住,向扯棉花一样将那两杆长矛轻松扯断。

    “吼!”

    他面容狰狞地怒吼,试图用威势恫吓围住自己的人。

    若是一般幸存者,肯定被他给吓傻了。

    但他面前站着的到底不是一般人,而是一群不讲武德的玩家。虽然被这声音吓了一跳,但远不止于被吓得挪不动腿。

    反而——

    更兴奋了?

    “卧槽?!”

    “这boss有点猛!至少是个百夫长!”

    “快来个人帮忙!”

    “好嘞!我绕后,你们牵制住!”

    熊一脸震怒,这些人的态度和反应让他感到了羞辱。

    他拔出插在背后的长柄战斧连续劈砍,将靠近过来的人逼退,然而这些不知死活的蓝外套依旧不依不饶地靠过来。

    这时,熊忽然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于是猛地将头转向一边,只见一神色冷峻的男人站在那里。

    鹿皮外套挂在一旁的树杈上,北风吹得飘飘。

    那男人身上套着一件外骨骼,身前伫立着一支硕大的长柄战锤,双手随意地叠在锤柄上。

    那人的眼神带着一丝挑衅。

    仿佛在向他说——

    “要试试?”

    嘴角横肉冷冽上扯,熊的怒容狰狞。

    “呵呵,试试就试试!”

    力量的对决,他从来就没怕过谁。

    就算是外骨骼,在他的怪力面前也得趴窝!

    眼看着自家的npc和那个掠夺者boss对上了视线,似乎触发了关键剧情的样子,玩家们也纷纷停止了蠢蠢欲动的逼近。

    既然管理者没有让自己这些玩家们掺和进来的意思,那还是安心待在旁边看剧情比较好。

    万一瞎掺和进去被误伤,被剧情杀,那可就亏大了。他们之中不少人都是见识过,管理者大人那炮弹一般的锤子的。

    “艹,杰斯打诺手?”

    “什么杰斯打诺手,那锤子能开炮吗?明显是波比的!”

    “在说啥啊,难道不是愚人众的锤哥吗?”

    “……滚啊!”

    “……”

    啧,这帮沙雕。

    专门为你们酝酿了半天的气氛就这么白费了。

    算了。

    反正也是无关紧要的东西。

    打算速战速决的楚光也不废话,直接将外骨骼的输出功率调到最大,接着调整了握锤的姿势,拇指搭在了b模式的按键上。

    做好万全准备,楚光踩着稳健的步伐,朝着熊走了过去。

    看着迎面走来的那人浑身都是破绽,熊的嘴角裂开一丝残忍的弧度。

    虽然不知眼前这人哪来的自信敢和自己单挑,但这个绝妙的机会他可不会放过。

    直觉告诉他,只要控制住这家伙,自己就还有一线生机!

    右脚摩擦着地面,熊的双腿忽然发力,就如一头真正的棕熊,咆哮着朝楚光冲去。

    不得不承认,那一身全防护的装甲,看着确实相当有压迫感。尤其冲锋的时候,宛如一台马力全开的坦克,连大地都在隐隐发颤。

    “巧了。”

    “爷的锤子,锤的就是坦克!”

    b模式——

    启动!

    高压的氮气被压成薄薄的一层,附着在弧形的装甲面上。

    楚光向前一踏步,抡起战锤用力挥出。

    看着那慢吞吞砸过来的锤子,熊的脸上浮起一丝冷笑,抬起手中的战斧便是一斧子扬去。

    他仿佛已经看见,那只笨重滑稽的锤子,被自己手中的战斧像打棒球一样击飞出去。

    然而,令熊怎么也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就在他的战斧与锤子相碰的一瞬间,仿佛什么东西炸了一样,直接将他手中战斧的斧刃轰的旋转倒飞。

    虎口震的生疼,指骨疼的仿佛要裂开。

    握着空荡荡的斧柄,熊整个人都懵了,完全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

    “再见了。”

    稳住被后坐力荡开的战锤,楚光咧嘴一笑,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像打铁一样卯足力气,一锤子再次横着挥出。

    拖着重新聚集的氮气装甲,狠狠地轰在了熊的胸口!

    轰——!

    电光石火之间,根本来不及反应,熊被这一锤子直接轰飞了出去。

    那两米高的身子像一颗炮弹,直挺挺地砸垮了身后那颗大腿粗的松树。

    “唔……咳。”

    大口的鲜血从嘴里涌出,全身不知断了多少根骨头。

    熊瞪大着双眼,难以置信地盯着自己胸口。

    只见那块拇指粗的钢板,原本向外突出的弧面,竟是被硬生生砸的开裂并向内凹陷!连固定装甲衬片的龙骨都跟着折断!

    到底是什么东西?

    那力量绝对不是属于人类的!

    不,这绝对不是单纯的力量造成的!

    看着拎着锤子向自己走来的男人,熊的眼中罕见的浮起了一丝恐惧。

    伸出几乎被摔骨折的手,熊咬着牙,掰掉了几乎压断自己肋骨的钢板,挣扎着从地上站起。

    犹如一头被逼到绝境的野兽,他的双目赤红,粗重的鼻息喷着白雾,全身每一处细胞仿佛都在颤抖。

    忽然之间——

    当情绪凝聚到极点,熊感觉到一股从未有过的感觉从胸口涌向全身,贯通了他的每一根血管,每一寸骨骼,每一寸肌肉和皮肤。

    断裂的肋骨仿佛在一瞬间接上了,全身的血液在飞速流淌,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清醒与舒畅。

    而与此同时,粗壮的毛发开始从他的身上疯狂长出,渐渐爬遍了他的全身。

    周围的玩家们惊呼。

    “我操,这boss要进化了?!”

    “这啥玩意儿?!”

    “发霉了?!”

    觉醒!

    回忆起那些道听途说来的传闻,熊一瞬间便明白了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随即心中狂喜,脸上浮现丑陋而扭曲的狂笑。

    “哈哈哈哈,你们都得——”

    那个“死”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呼啸而来的大锤便轰在了他的头顶上。

    爆裂的氮气将他的脑子轰的粉碎,连着破碎的颅骨一起按进了他的胸腔,身后一片糊白,鲜血淋漓。

    熊的身子一晃一软,硕大的身躯直接跪在了地上,缓缓歪倒向一旁。

    旁边看剧情的玩家们见状,一个二个都傻眼了。

    “靠!”

    “咱管理者不讲武德啊!”

    “都不等人变身就动手了!”

    “哈哈哈,爱了爱了。”

    “话说这剧情到底算是过完了没?”

    “这土著身上必有蹊跷,搞不好和接下来的资料片有关。等着吧,肯定还有后续,不过今天肯定是没了,人都死翘翘了。”

    将锤子挂在了身后,楚光从兜里摸出张纸,擦掉了外骨骼和衣领上挂着的“碎屑”,看着地上那具遗体,眼中没有丝毫怜悯。

    “去地狱忏悔吧。”

    要怪就怪自己技能前摇太长。

    不过死人不会说话,自然更不会搭理他。

    周围的掠夺者兵败如山倒。

    尤其是随着首领的战死,剩下还在顽抗的掠夺者们也纷纷丢下武器,彻底放弃了抵抗。

    参战玩家一共82人,死7人,重伤3人,轻伤11。

    参战掠夺者一共56人,其中27人死亡,10人重伤,其余轻伤。

    所有重伤轻伤,皆被俘虏,这些喽啰们在感知系玩家和敏捷系玩家的联合追踪下无一逃脱。

    此战大捷!

    不过话虽这么说,这场战役却是封测以来最惨烈的一场了,也是到目前为止唯一出现减员的一场。

    虽然玩家们的表现都异常英勇,冲锋的时候悍不畏死,但部分掠夺者的负隅顽抗,和战场上纷飞的流弹,仍然对玩家们造成了一定的伤亡。

    尤其是那个“熊”。

    这死掉的7名玩家里,就有2个是他干掉的。

    除此之外,还有两个重伤也是他造成的,其中一个更是被砍断了胳膊,直接肢体残疾。

    在没有办法做肢体接回手术的情况下,也只能说服这位小玩家下线,给他的基因序列存个档,然后把他的残躯扔进活性物质提取器里回炉,合成一具新的身体了……

    “我不要!我不要ob!我感觉自己还能抢救一下!”玛卡巴子嚷嚷着说道。

    “好了好了,管理者大人说了,会给你抚恤金的。你的装备这几天也是免费寄存,我帮你带回去。”

    “淦!你可别偷拿我东西嗷。”

    “我是那种人?!”

    看着这些蓝外套用砖头拍晕自己重伤的同胞,还将他的衣服扒了下来,被集中带到砖窑旁的俘虏们,脸上纷纷露出了恐惧的表情。

    这些家伙……

    简直是魔鬼!

    所有尸体无论敌我都被抬上了板车,一车一车地运往前哨基地的停尸间,等待下一步的处理。至于俘虏,楚光将他们暂时关押在了河边的砖窑,周围插上火把,安排几名玩家看着。

    也许是之前几次团战积累的经验,这一次打扫战场的工作进行的很快,也很顺利。

    看着被抬上担架的大块头,楚光心中寻思着,搞不好光是这家伙一具尸体,就能练出一个单位整的活性物质。

    不过,相比起他身上的活性物质,更让楚光在意的是他这一身突然长出来的毛发到底是什么?

    难道是某种特异功能?

    比如在濒临极限的情况下出现返祖现象,导致全属性上升什么的。

    想到这里,楚光忽然感到背后一阵恶寒。

    得亏自己解锁的那天赋还算正常,这要是放个技能还得浑身长毛,楚光宁可没有这技能。

    除去留下一部分玩家打扫战场,救助伤员,看押战俘,楚光召集了二十名还有战斗力的精锐,他们训话说道。

    “敌人的主力已经被我们歼灭!家里只剩些老弱病残,以及那些被他们抓住的可怜人。”

    “前进!”

    “是时候结束这场战争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赤心巡天〕〔给爷爷烧纸,地府〕〔修仙三百年突然发〕〔宇宙职业选手〕〔万古神帝〕〔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