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东京教剑道〕〔我有一座仙灵洞天〕〔无双召唤之诸天神〕〔田园娇女小兔妖〕〔我用闲书成圣人〕〔七个哥哥团宠我〕〔鸿天神尊〕〔降临斗罗大陆,开〕〔人在盗墓:开局雪〕〔她贵为死神的宠儿〕〔首富从盲盒开始〕〔直播:贫道云游全〕〔斗罗:开局十生武〕〔神豪:趋吉避凶〕〔种植我也能成神〕〔我能看见厉鬼好感〕〔界起通天〕〔斗罗:开局签到灭〕〔吕布的人生模拟器〕〔百炼飞升录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90章 艺术就是爆炸!
    晚上十一点。

    大雪稍作停歇。

    黑灯瞎火中,背着武器的玩家们呈弧形散开在林子里,用铲子在地上挖着散兵坑,简易的战壕,活儿干的飞快。

    “刺激!刚进游戏没多久,连着两波团战!”

    “一会儿谁也别和我抢,我要杀十个!”

    “淦,我特么得离你远点,到时候可别拿我凑数。”

    “我是那种人吗!”

    “鬼晓得。”

    没有人惊慌,只有打了兴奋剂似的激动。

    这游戏真实就真实在,这气氛烘托的太到位了。

    简直就像真的打仗一样!

    树林中的窸窸窣窣,掩盖住了玩家们压低声音的交头接耳。

    全副武装的楚光持锤而立,双手叠在锤柄末梢,漆黑的瞳孔目不转睛望着北方。

    他在赌。

    赌海恩站在了利益的一边,并且成功说服了血手氏族的首领,诱使其趁着夜色进军,并且分出一部分兵力前往西北方的小河。

    当然,楚光同时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那就是海恩站在了道义的一边,选择帮助曾经的贸易伙伴,这样他将不得不正面迎击血手氏族的主力部队。

    届时将会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苦战。

    不过他并不担心。

    哪怕一换一,也是自己这边更赚。

    这时候,一名感知系的玩家从远处跑来,站定在楚光面前,语气激动地禀报说道。

    “尊敬的管理者大人,血手氏族的人已经离开营寨,并且正在朝我们的方向前进!”

    楚光心中一喜。

    不过,他并未将情绪流露在脸上,而是整肃表情道。

    “道具布置好了么。”

    “已经布置完毕!”

    “很好,传我命令,各小队按计划行事!”

    “是!”

    玩家立正站定,右拳贴在胸口,兴奋地去了。

    想到那些准备在附近的“道具”,他就激动的不行。

    这也太刺激了!

    ……

    湿地公园北门。

    站着黑压压的一片人。

    他们的身上大多穿着兽皮外套,要害部位绑着自制的金属、木头或者皮革护具,胳膊上、脖子、脸上纹着血红色的图案,手中拎着的武器更是五花八门,样样不一。

    虽然无论是气质还是着装,看起来都像是流/氓组成的杂牌军,但事实上他们的战斗力并不像他们看上去那么弱。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身经百战的老手,更是血手氏族中的精锐!

    身披重甲的熊,骑在一头拴着鼻环的犀牛背上,手中扛着一把双管猎枪,眯着眼睛看向那一片黢黑的森林。

    在那森林的入口处,插着一支画了骷髅的牌子,上面用潦草的笔迹写到——

    嘴角翘起了一丝玩味的弧度,熊给旁边的喽啰甩了一个眼神。

    那掠夺者会意,立刻拎着斧头上前,抬手便是一斧子抡了去,将那牌子斜劈成了两半。

    “让我们将毁灭,带去他们的头顶!”

    “所有人,前进!”

    熊发出爽快的笑声,蒲扇大的手往前一挥,脚后跟踢了一脚身下的变异犀牛,走在了队伍的前面。

    犀牛踏着沉重的步子开始向前,与此同时跟在他身旁的五十五名掠夺者,也在五名十夫长的带领下向前压去。

    这时候,熊心中一动,唤住了跟在他旁边心腹。

    那男人的名字叫“马”,长着一张马脸,身长一米九,高出周围喽啰一大截,是他手下最勇猛的十夫长。

    熊俯视着他吩咐道。

    “你率部下往西去,奔袭河边砖窑,能抓的俘虏就抓,抓不到的就往南边赶,我们在那等你汇合。”

    马双手抱拳领命。

    “是!”

    说罢,那十夫长丝毫不含糊,立刻带着自己十名部下,往西方向加快脚步摸去。

    十一人。

    趁着夜色突袭一座营地绰绰有余。

    接着,熊接着看向剩余的部下们,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

    “我们往南。”

    “去前面等他们!”

    ……

    大雪虽然稍作停歇,但森林中的寒气却未散去,尤其是北风吹过林间时发出的窸窣声响,总是让人神经绷紧。

    对于首领亲自交代的命令,马不敢有任何大意,一边快速朝着西边的河流前进,一边小心警惕着森林中的威胁。

    所幸。

    这里并没有埋伏。

    或许就像那个商人说的那样,这些野蛮的幸存者们正在营地里开着他们的露天大会,根本没注意到死亡正在接近。

    森林的边缘,已经能看见摇曳的营火。

    一行掠夺者加快了脚步,朝着那抹光亮的方向快速前进。

    很快,他们在河流的西南侧,发现了一排沿着河边搭建的窝棚。

    窝棚的门口用塑料布盖着,倒是看不见里面的人,不过门口却是摆着斧子、铲子这些开荒用的工具。

    窝棚的正中央是石子围成的火堆,周围还丢着些刚啃完没多久的骨头。

    看着眼前的营地,马的脸上渐渐勾起一抹残忍的笑容,将手中的铁管步枪上膛,枪管下方卡槽插上刺刀。

    “一会儿我们悄悄摸进去,都别出声。”

    “能不用枪,尽量别用。”

    “若有人反抗,直接戳死!”

    得到头儿的吩咐,掠夺者们或给枪管装上了刺刀,或从腰间拔出了钉锤、短矛这些近战武器,做好了将敌人屠杀在睡梦中的准备。

    一伙人悄悄地接近,无声无息地入营,分有默契地两人一个窝棚,一左一右控住门口。

    眼看着所有的窝棚都被控制住,马抬起右拳,打了个行动的手势,一群人一起动手,用刺刀挑开了窝棚的门帘——

    然后。

    所有人都愣住了。

    里面什么也没有。

    不,也不能说完全没有。

    几乎每个窝棚里,都放着一只涂满了木焦油的铁桶。

    “快散开!”

    马脸色狂变,最先反应过来的他大声喝道。

    然而,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约莫十来支缀着火苗的火失,如蝗虫一般从小河对岸飞来,接二连三地落在营地里。

    窝棚上的塑料布被火失点燃,瞬间缩成一团团燃烧着的油滴坠落,接着便点燃了被木焦油裹着的铁桶,以及铁桶里放着的火药。

    轰!!!

    连锁反应诱发的爆炸,接二连三地在营地里肆虐,散开逃跑的掠夺者刚逃出一半,裹挟着铁片的浓烟和爆炸的火光便将他们吞了进去。

    两名掠夺者被当场炸死!

    剩下九人不死也带着伤!

    有个倒霉的更是被渐出来的火油点着,扑倒在地上疯狂打滚,嘴里发出狼哭鬼嚎地惨叫。

    惨叫声越来越弱,不一会儿没了声响。

    眼看着自己的部下各个模样凄惨,转眼间又一个减员,马的双眼瞪出血丝,恨不得将牙咬碎,怒吼道。

    “你们这群懦夫!偷袭算什么本事!”

    “有种像个男人一样,出来和老子打一架!”

    “咳——”

    烟呛了喉咙。

    顾不上背后那一片血肉模糊,他埋着头颅钻出了滚滚浓烟,手中的步枪朝着河对岸一发接一发地开火。

    砰——!

    火光闪烁,枪声乱作一片。

    其余掠夺者们也纷纷朝着弓箭射来的方向反击,然而连着开了十几枪,却是连人都没见着一个,只看着头顶的箭矢嗖嗖乱窜。

    士气开始动摇。

    不只是马慌了,他的手下全都慌了,开始边打边退。

    而这时埋伏在他们西侧的玩家们,却是兴奋地摩拳擦掌,只等时机一到便杀将过去。

    “急了!急了!哈哈哈,他们急了!”

    “精英怪大残!疑似十夫长!”

    “卧槽,十夫长!冲啊!兄弟们,抓活的!”

    “陷阵之志!”

    “你死我活!”

    “德玛西亚万岁!”

    “为了鸦鸦的蘑菇汤!”

    玩家们一边叽里呱啦地叫喊着,一边兴奋地从旁边的树丛里杀了出来,祖传的艺能就没一句是重样的。

    与此同时,河对岸支援的玩家们也停止了射箭,纷纷拔出铲子、斧头和镰刀,趟过脚踝深的浅滩,配合友军朝着对岸发起了合围,加入到了这场狂欢。

    四面八方都是人!

    枪声、脚步声、喊杀声响彻一片,在夜色的掩护下如潮水涌来,根本不知道有多少人,更不知道人从哪里来。

    刚从火光中钻出,冲进森林中的掠夺者们,只觉得两眼像是被抹了一盆墨,什么也看不见。

    马费力地垂着卡壳的机匣,将卡住的弹壳弹了出来,同时朝着自己的部下大声吼道。

    “撤退!向南撤退!”

    心中尚存的一丝理智告诉马,现在他们唯一的活路,就是和南边的大部队汇合。

    然而。

    连他都能想到的事情,某人会想不到?

    迎击大部队的防线就在南侧,如果穿过燃烧的营地向北逃窜,他还尚有一丝活路,往南边跑几乎等于用脸去冲战壕!

    就在马和一众部下被迎头痛击的时候,正朝着前哨基地进军的血手氏族精锐也听见了西北侧传来的爆炸声。

    “什么情况?”

    “好像是从河边砖窑那里传来的……”

    “难,难道是马他们出事儿了?!”

    “不会吧,那可是马……我亲眼见他手撕了一只啃食者!”

    掠夺者们面面相觑,小声窃窃私语。

    直觉告诉他们,这连着五声爆炸有点儿不太对劲。

    熊皱眉望向西北方,神色惊疑不定。

    马是他的心腹,他很清楚自己部下的装备,没一件是能发出这般声响的。

    如此说来,便只有一种可能!

    “该死!所有人向西北方向前进!”熊又急又怒,脚踢在变异犀牛的腹部,催促着怒吼道。

    “都跑起来!”

    “快!”

    死了獾和猹还不足以让他肉疼,但若是连马都死了,不只血手氏族将蒙受重创,自己在部落中的威望也将一落千丈。

    这会儿也管不上什么队形了,本来掠夺者也没列队的习惯,这一跑起来前后队伍瞬间拉的老长。

    其他四名十夫长觉得有些不妥,但这回儿哪里敢提意见,只能硬着头皮招呼掉队的弟兄跟上。

    不到六百米的距离,支援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就算森林地形不便于奔跑,但比起城里的那些障碍还是要好很多的。

    前方的火光越来越近。

    那一片耀眼的火,即使远远看着,也能感受到那触目惊心的炙热。

    “草!你们都没吃饭吗?给老子用跑!”

    到现在为止依旧没看见马的踪影,只瞧见了那升腾的火海,熊心中怒不可遏,大骂着催促部下加速前进。

    部下们心中不满,却也无可奈何,虽然明明连敌人在哪都没看见,但还是抱着武器发起了冲刺。

    熊架起了手中的双管猎枪,一牛当先冲在了前面。

    然而就在这时,那火光照耀下的泥地里,他忽然瞧见了一颗颗探头探脑的人脸。

    一双双眼睛仿佛冒着绿光,居然让勇猛无敌的他产生了一毫秒的慌神。

    “开火!”

    一道厉喝声传来。

    虽然听不懂那抑扬顿挫的两个音节意味着什么,但战斗的本能还是让他从坐骑身上翻身,雄壮的身子扑倒在粗如蟒蛇的树根后面。

    炸雷般的枪声霎时间响起,噼噼啪啪连成了一片,闪耀的火光仿佛从四面八方围住了他们,空中如呼啸嗖嗖嗖的闪电。

    熊心中惊惧。

    一时间竟然听不出对面有多少条枪,只看见旁边冲锋的弟兄们被打个猝不及防,人影接二连三地倒下。

    也不知是卧倒,还是被枪扫倒。

    “该死!我们中埋伏了!”

    “老子回去第一件事儿,就是把那个海恩给剁了!!!”

    “先,先回去再说吧……”

    “草!对面到底有多少条枪?!”

    “我怎么感觉至少两挺机枪!”

    “啊啊啊!”

    听着耳边弟兄们惊惧的声音,熊的心中也是慌得不行。

    那奔向对面阵地的坐骑已经被乱枪打死,尸体歪倒在二十米开外的树旁一动不动,连身上几个枪眼儿都看不清。

    熊不敢探头去看,他可不敢拿自己的脑袋去赌对面的枪法。

    不过等他喘过气来,静静听着头顶那嗖嗖破空声,却隐隐觉得有一丝不对头。

    咋说呢。

    这雷声和闪电对不上啊!

    一瞬间,他回过了神来,惊怒着大叫道。

    “不对!这不是枪声!这……这是!”

    熊刚想说些什么,却想不出那东西叫什么。

    事实上他猜对了,那确实不是什么枪声,只不过是两条用废纸、火药和砖粉做的土制鞭炮罢了。

    这年代连饭都吃不饱,哪还有人点炮玩,不知道这玩意儿也正常。

    不过不得不承认,这黑灯瞎火的环境里,两条鞭炮一点,中间穿插着步枪点射,确实有鱼目混珠的奇效。

    那些掠夺者们正跑的气喘吁吁,还没看见敌人在哪,便遭了那么迎头一棍,人都是懵的,哪里想得出来对面在使诈?

    匍匐在地上的他们只觉得对面搬来了两挺机枪,兔兔兔地朝着他们扫射。

    尤其是旁边队友接二连三地卧倒,根本看不清谁中枪了没。一个二个都被那混着枪声的鞭炮声吓得连头都不敢抬,更别说探头还击了。

    况且,还是逆光作战……

    就在四只掠夺者小队完全被打懵了的时候,蹲在战壕两翼的玩家已经离开掩体,在枪声的掩护下从侧面包抄到了掠夺者的东西两面。

    余光瞥见了朝着己方阵地两翼移动的身影,熊发出了一声怒吼。

    “他们的人分散了!”

    “所有人冲锋!”

    “都别特么趴着了,那根本不是枪声!所有人跟我一起上,冲进他们的战壕,用枪托砸烂他们的脑壳!”

    喊了半天,结果一个听他的都没有。

    连续遭遇的伏击,已经让这些乌合之众们的士气濒临了崩溃的边缘。

    熊的心中忽然一阵绝望。

    或许……

    离开城市进入对方的主场,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的决定。

    “首领……对面的火力太猛了,这时候冲锋就是送死啊!”

    “操特么的火力!你们都听不出来吗?!那是假的!”怒火在心中燃烧,熊几乎要将牙龈咬出血来。

    但他也知道这会儿自己嗓门再大,也没几个人能听见,更没几个人愿意听。

    心知大势已去,他望向东侧,心一横,朝着自己身旁几名心腹下令道。

    “在这里只能等死,我们朝东侧突围!”

    几名心腹紧张地点头。

    然而就在熊正要细讲自己的突围计划时,西侧阵地忽然传来一道道刺耳的长啸。

    熊抬起视线,只见一道道火舌划破黑暗,推着一支支拳头大的炮仗,从夜幕中向他们洒落下来。

    远处传来放肆的笑声。

    虽然听不懂,但他确实隐隐约约听见了一道沙哑的男高音。

    “哈哈哈哈哈。”

    “艺术——就是爆炸!”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赤心巡天〕〔给爷爷烧纸,地府〕〔修仙三百年突然发〕〔宇宙职业选手〕〔镇妖博物馆〕〔万古神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