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暧昧高手〕〔温栩栩霍司爵〕〔禁区守墓人〕〔社死后我成为灵异〕〔御兽诸天〕〔放学等我〕〔钓系美人的攻略游〕〔华娱大太监〕〔边月满西山〕〔我竟然能带出游戏〕〔神豪从一双美颜圣〕〔聊斋:书生当拔剑〕〔仙子你道侣又换人〕〔我的体内百鬼夜行〕〔御赐小狂妃〕〔超凡世界的资本恶〕〔隐婚后老公每天想〕〔时空穿梭之无尽的〕〔我在龙族当龙王〕〔我的卡牌可以无限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89章 首领,咱们的优势很大!
    回去的路上虽然是逆着风,但海恩却感觉自己的身体在飘着,腿上的箭伤也没那么疼了。

    由于计划需要,他在那些蓝外套的营地里留了一天,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并且就在几小时前,他还在那个男人的邀请下一起共进了午餐。

    那顿午餐林令他印象深刻,主菜是清蒸裂爪蟹腿肉,配菜是蘑菇汤+羊角薯泥。

    能干掉裂爪蟹,看来这伙人的实力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强悍,至少具备反装甲火力。

    而那个羊角薯泥上面,更是撒着提味儿用的酱油。

    武德充沛,补给充足,血手氏族确实招惹上了一个可怕的对手,在他们手上折了两队人马一点也不冤!

    海恩是个商人,而商人都很现实。

    他会永远站在胜利者的那一边……至少是最有希望胜利的那一方。

    其实,那个叫楚光的男人在说服的自己时候,能看出来他并不是很了解马蹄铁商行的规则。

    就算自己在老板面前狠狠表现一番,也不可能摆脱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日子。

    虽说自己在名义上属于商行的“业务员”,但实际上业务员的性质更接近于合伙人。

    他们活跃在河谷行省南部,利用马蹄铁商行的关系做买卖,然后从每一笔交易中获得分成。

    海恩粗略算过一笔账。

    即使是折损了两拨人马,血手氏族仍然有着五六十名强壮的劳力,若是把炮灰、俘虏什么的都算上,差不多得有近百人了。

    哪怕能带三分之一回去,都足以让他成为马蹄铁商行——乃至整个红河镇的传说。

    能干活儿的卖给矿山的矿主,缺胳膊少腿儿的送去摘器官,销往巨石城或者河谷行省北部其他的大型幸存者聚居地,高低都是1000%的利润。

    这笔生意怎么想都是血赚的。

    至于这些蓝外套能不能赢?

    老实说,他压根儿没考虑过他们会输的可能性。

    这些人能像牛一样勤恳地干活儿,亦能像狼一样凶狠地狩猎,甚至连多年行走废土的自己都被他们摆了一道。

    无论是战术上还是战略上,他们都有着惊人的优势。

    而这些人的首领,更是一个让人猜不透深浅的男人。

    这伙人相当可怕!

    海恩的直觉告诉自己,和这些人搞好关系,日后钱途肯定不小,搞不好比在商行打工还高!

    ……

    沿着出城高架的残骸向北,绕过几座坍塌的废墟之后,没一会儿海恩就看见了那座被血手氏族占领的轮胎厂。

    混凝土的外墙放着作为障碍物的尖刺木桩和钢筋,墙上则用血涂抹着不明所以且令人不寒而栗的涂鸦。

    一具没了头的尸体被遗弃在路边的排水口,正被几只肥硕的老鼠啃食,想来又是哪个倒霉的奴隶没能让这伙野蛮人尽兴。

    海恩砸了砸舌头,心中暗道一声可惜,手里抱着木箱子,脚步不停地朝着那座木头扎成的寨门走去。

    “我是海恩,快开门!”

    腿上的绷带早已经拆掉了,伤口也已经止血,海恩装模作样地嚷嚷着,朝着围墙上的岗哨挥手。

    认得海恩这张脸,那剃着光头、脸上抹着猩红色颜料的男人走到钢筋做的绞盘前,伸出肌肉虬结的手臂掰动绞盘。

    伴随着咯咯咯的声响,木门缓缓打开。

    海恩一刻也没停留,快步走进了血手氏族的据点,在一名掠夺者哨兵的带领下,来到了熊的营帐前。

    将箱子放在地上,他的额头紧贴着地面。

    “尊敬的首领阁下!那些人就是一群野蛮人,很抱歉我已经尽力了,但他们根本无法沟通。”

    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跪在地上的男人,斜坐在椅子上的熊,表情懒散地将下巴靠在拳头上。

    “你没有带我的人回来。”

    “是的……因为根本就没有俘虏。”

    “没有?”

    熊从椅子上坐直了起来,本就不大的眼睛几乎被脸上绷紧的横肉挤成一个点。

    “你说没有俘虏,这是什么意思。”

    他很清楚自己的手下都是些什么德行。

    如果碰到那些穷凶恶极之徒或许还会拼死一搏,但和蓝外套打架……就算打不赢也绝无血战到底的可能。

    20点筹码换一个俘虏回来不亏,等修生养息一段时间,集中人马把场子找回来就是了。

    至于那些缺胳膊断腿的,他直接让眼前这个奴隶贩子全权处理了,血手氏族不养闲人,也没那个多余的粮食去养。

    他现在甚至怀疑,眼前这个人在说谎,用自己的名义去谈判,却把那些俘虏送去了别的地方。

    海恩对气氛的感知很敏锐。

    即便看不见熊脸上的表情,他也猜到了这个脑子长满肌肉的草包在想些什么,于是连忙酝酿了一个悲愤的表情,搬出了自己早已准备好的说辞。

    “那些人就是一群人渣,老鼠,披着蓝皮外套的蛆虫!他们根本不讲仁义道德,每一个细胞都刻着狡猾这两个字。”

    “他们假意接受了您那些手下们的投降,却在您的人放下武器之后,将您的人残忍地吊死在了门口!”

    说着,海恩打开了手中的箱子,里面是一根根串着项链的指骨。

    熊的眼睛瞬间缩成了一个点,右拳猛地砸在了椅子的扶手上。

    “我要把这群老鼠砍断四只,扔进地牢里喂蟑螂!”

    粗鲁的咆哮在营帐内回荡,火盆上的火苗都跟着晃了晃。一旁的掠夺者老兵握紧了腰间的刀、斧头、看着海恩的神色开始闪烁。

    只等首领一声令下,他们便会上前将这触怒首领的无礼之徒剁成肉泥,给伟大的首领泄愤。

    感受到了熊的暴怒。

    海恩却是一口气也不敢喘,声泪俱下地继续控诉道。

    “尊敬的首领大人,您不知道,我在他们那里遭遇了什么!我本是带着的和平的目的,走进了他们的营地,甚至主动上交武器给了他们的哨兵。然而我才刚刚见到他们的首领,那人便下令将我打入牢狱。”

    “他们根本不想谈判,也没有谈判的打算!那人将这木箱丢给我,不但嘲笑我,说您要的人都在这里,还让我……让我给您烧过去!”

    “虽然他们没有将我立刻吊死,但估计是怕我泄露了他们的老底,坚持把我关着不让走。我担心夜长梦多,天亮了被灭口,于是用藏在鞋底的筹码买通了看守,带着木箱连夜逃出了他们的营地。”

    “不过那些人的反应很快,立刻意识我不见了,派出了猎人追杀我。我不敢往北,只能往东门绕路,但在进入城区之前,还是被射了一箭。”

    “所幸那箭没伤到要害,我将您手下的遗物藏在垃圾桶,自己则钻进了一处废墟,几乎是前脚刚进去,他们就搜了过来!但好在他们并没有注意到我,我在废墟里一直藏到了天亮,直到他们打道回府。”

    “确认没有危险之后,我一刻也不敢耽搁,立刻带着箱子,回来向您报信了!”

    海恩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着,坐在座椅上上的熊,总算是将怒火从他身上转移了。

    眼睛死死地锁定在海恩身上,熊沉声问道。

    “你说他们担心你泄露了他们的老底?他们有什么老底?”

    海恩语速飞快地继续说道。

    “那些人其实并不是避难所居民,只是不知从哪儿游荡过来的拾荒者,他们靠着欺骗,鸠占鹊巢,霸占了一座藏在湿地公园中的避难所,扒掉了他们的蓝外套,假装自己是避难所的居民,并藉此来欺骗那些路过的废土客。”

    “他们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强,只是一群色厉内茬、欺软怕硬的恶棍。他们的数量更不多,只有三十人左右,其余的都是原避难所的俘虏。他们最爱干的事儿,就是深夜在营地中央点一堆篝火,然后将那些姿色不错的俘虏牵出来开派对……你懂我说的是什么。”

    “所以如果您打算对他们动手,最好选择在深夜凌晨。”

    海恩低垂着眉毛,熟练地讲着某人说给他的故事。

    “那是他们防御最松懈的时候,很多人甚至连衣服都没穿……我就是那个时候趁机逃出来的。”

    俘虏。

    避难所里的。

    熊的脸上浮起一抹贪婪。

    贝特街献上来的那个克隆人早就被他玩坏了,现在估计已经被他的手下们拆成了零件。

    况且那种没有任何情绪波动、既不会惨叫也不会哭泣的玩具,根本无法引起他的兴趣。

    如果没有尖叫,如何彰显他的勇武呢?

    而那些从避难所里出来的人就不一样了,无论是在哪里,那些人都是最上等的货色。

    “枪呢?他们有多少枪?”熊紧接着问起他最关心的问题。

    见这位首领已经心动,海恩心中一喜,连忙说道。

    “最多三十条!其中一半还是从您的人那里缴获的!而且他们弹药储备很少,一多半人甚至用的还是弓箭、标枪。”

    “您看我的腿伤,就是他们射的箭留下的!”

    听到弓箭。

    熊的表情更轻蔑了。

    那些原始的玩意儿都是拾荒者们的武器,除非极少数能力特殊的“觉醒者”,或者肌肉极度发达的变种人,大多数人只要有条件,宁可用黑火药做的土枪,也不会用长矛和弓箭打架。

    熊自己身长两米,浑身都是力气,扳手腕四个人一起上,都挪不动他的胳膊。寻常人挂个二三十斤的盔甲就走不动路了,但他的盔甲却是重达百斤,其中胸甲更是五十斤重的均质钢!

    别说是弓弩标枪了,就是一般的枪弹打在上面也和挠痒痒似的,顶多留下些划痕。

    在他看来,踩死那些拾荒者们,和踩死一窝蚂蚁没什么两样。

    “大人,我觉得这件事儿还是得慎重考虑一下,”站在旁边马脸的男人颔首低头,沉声继续说道。

    “獾和猹的实力都不弱,他们的部族也是骁勇善战之辈。然而他俩接连折在那伙拾荒者手上,我总觉得事情有蹊跷。”

    听到这番发言,海恩心中一急,正要开口。不过却见熊摆了下手,直接将那马脸男人说的话打断了。

    “獾有勇无谋,猹有谋无勇,俩人称不上精锐。不过一群拾荒者而已,我亲自带队,集中所有人手,碾死他们绰绰有余。”

    熊不想拖得太久。

    拖的太久,雪越下越大,天气越来越冷,这仗越不好打。

    况且那些避难所的俘虏们都被拾荒者们给玩死了,自己还玩啥?

    再说他压根就瞧不上猹和獾这俩人,真正的主力都是跟着他去北边打秋风的那些。

    海恩心中松了口气。

    为了不让熊不再犹豫,他决定再放一剂猛料出来。

    “首领大人,其实您无需太担心,咱们这边优势其实非常大!”

    “我在进湿地公园的时候,发现他们在西北侧河流处扎营,修造砖窑,估计是打算趁着雪还没下大起来加固下掩体,这正暴.露出他们内心的恐惧和软弱!”

    “您只需趁着夜色进军,直接奔袭他们的砖厂,他们必定乱作一团!到时候我们只需乘胜追击,追着他们的逃兵杀进他们的营寨里,那里的财富和补给都将是您的囊中之物。”

    说着,海恩一脸愤愤的表情。

    “而我也好狠狠出口恶气,报这一箭之仇了!”

    “砖窑?”熊感兴趣地摸了摸下巴,“那里有多少人?”

    “至少有十余人!六成是从避难所抓来的男丁,还有四成是他们自己人!”

    熊心中大喜,一拍椅子扶手。

    “好!”

    虽然对于这个奴隶商人不能说完全信任,但砖窑这东西很好验证,看一眼基本就知道了。

    说罢,熊立刻看向马脸男人,用命令口吻吩咐道。

    “你派一名喽啰过去,找个高点的地方往湿地公园方向观察,看到河流处有营火、有烟飘起,立刻回来向我报告!”

    马脸男人颔首领命。

    “是!”

    ……

    与此同时,湿地公园西北侧河流旁,方长带着几个人在空地上用塑料棚和木棍支起窝棚。

    这种窝棚基本是四面八方都漏风的,真住里面铁定得得关节炎,但用好一点儿的材料他们又不舍得。

    毕竟,一会儿他们还要在里面放上火药桶和木焦油……

    “我觉得管理者大人就没指望我们能烧出砖头。”

    一边用铲子在河边的土坡挖着窑洞,夜十一边抱怨着说道,“否则为什么会派给我们这样的专属任务?”

    老白倒是实干家,干活儿的时候废话不多。

    “别哔哔了,赶紧把你手上的活儿干完……在等会儿,任务时间差不多该到了。”

    “淦……”

    “话说狂风,你白天没课么?”

    “ppt发给助教了。”

    “牛逼!”

    牛马砖厂接到的第一个专属任务,既不是生产多少个砖头,也不是要求盖一座日产量多少的砖窑,而是让他们在营地里设下陷阱。

    这听起来像是生活职业玩家该做的事情吗??

    好吧。

    虽然他们本来也不算生活职业玩家就是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在精神病院学斩〕〔大魏读书人〕〔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宇宙职业选手〕〔赤心巡天〕〔万古神帝〕〔给爷爷烧纸,地府〕〔女主从书里跑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