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上门贵婿〕〔百炼飞升录〕〔王者荣耀:神豪刷〕〔四合院之我郭大撇〕〔精灵世界的底层训〕〔空间福女好种田〕〔一辆房车,套路井〕〔面壁者:从球状闪〕〔签到黑科技房车和〕〔率土之新王崛起〕〔从木叶开始逃亡〕〔麻衣诡相〕〔悬剑峰上有剑仙〕〔道诡异仙〕〔星武耀〕〔在火影练吸星大法〕〔都市逆天仙医〕〔穿越后,我和夫君〕〔重生东京泡沫巅峰〕〔重生之我真不是股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84章 裂爪蟹!危险种出现
    楚光怎么也没想到,404号避难所出现的第二例非战斗减员,居然是因为湖里的螃蟹?

    “裂爪蟹。”

    望向湖岸边,趴在玩家的脑袋大快朵颐的大螃蟹,楚光只用了一秒钟便认出了这玩意儿的身份。

    这种螃蟹大概属于某种湖蟹的突变体,至于具体是什么品种没人知道,也不重要,毕竟长到一米高的螃蟹,和谁拉亲戚都不太合适。

    浑身挂着的泥巴和藻类仿佛永远洗不干净,远远看着就像一团烂泥。那高高隆起的圆弧形甲壳是天然的护甲,堆积着大量的钙镁矿物、几丁质、角质化纤维、以及其他生物高聚物,能够有效分散并缓冲的动能伤害,一般轻武器打在上面就和挠痒痒没什么差别。

    而那两支硕大的钳子,更是爆发力惊人,据说能剪断大腿粗的树干……不过这玩意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湖底或者湖对岸的某处有个裂爪蟹的巢穴?

    楚光的眉头拧紧了起来。

    “裂爪蟹是什么?”跟在旁边的方长听得一头雾水,赶紧问道。

    “异种。”

    没时间解释了。

    那只裂爪蟹已经啃掉了半个脑袋,再等下去那个倒霉小玩家脖子以下的部分都得被啃光了。

    楚光将kv-1外骨骼从“巡航模式”调到了“机动模式”,提高了膝关节和肘关节的输出功率,迈着沉重的步伐朝着裂爪蟹走去,同时淡定地拔出了身后的锤子。

    裂爪蟹的壳很宽,导致裂爪蟹几乎没有背后视野。

    虽然它们在近处的听觉很敏锐,但只要正对着这玩意儿走过去,它并不能准确分辨出目标的前后方位。

    快的话2秒钟,自己就能一锤子干翻它!

    然而楚光刚从林子里走出没两步,离着还有二三十米远的时候,蚊子兄突然扛着一根木筒子,从旁边草丛里钻了出来。

    “大螃蟹?在哪儿???淦,这么大!管理者大人,那里太危险了,请不要过去!让我来结果掉它!”

    说罢,蚊子兄兴奋地点燃了木筒子后面的引线,将它扛在肩头,黑洞洞的管口对准了那只螃蟹。

    “卧槽!”

    “是蚊子!”

    “快跑!”

    旁边凑热闹的玩家们,都被他的举动给吓到了,纷纷像见了瘟神似的,撒丫子逃开。

    没等楚光阻止,那木筒子便窜出一道火舌,顶着一坨拳头大的炮仗,嗖地一声朝那裂爪蟹钻了过去。

    那裂爪蟹估计是听见了动静,但还没来得及回头,那根小臂长的炮仗便摔在了它屁股后面的泥巴地里。

    显然。

    这发rpg并没有什么准头。

    但也不重要了。

    只听“轰”的一声,一道泥柱平地飞起四五米,爆炸的火光将那甲壳震的抖了两下,滚滚浓烟更是直接将那硕大的体型吞了进去,

    将近一公斤的火药瞬间爆炸,换做是人站这么近,就算不被弹片刮死,内脏也得被震碎了。

    然而裂爪蟹毕竟不是人。

    爆炸的冲击波根本没能穿透它的甲壳,更别说震伤它本来就没多少的内脏了。

    一道凄厉而沙哑的尖嚎响起。

    被浓烟吞没的裂爪蟹吃痛地冲了出来,很快锁定了距离最近的楚光,挥舞着大钳子横冲直撞了过来。

    不过大概是腿被震“骨折”了,它的速度也就比人走路快那么一点。

    附近玩家连忙举枪开火,然而挨了几枪的裂爪蟹就和没事儿一样,丝毫不受影响。

    “停火!”

    楚光抬起右拳,示意玩家们停止浪费子弹的行为,接着掂了掂手里的大锤,叹了口气走上前去。

    “真会给我找事儿做。”

    ……

    瘸腿的裂爪蟹在氮气动力锤的面前,倒也和打空弹药的掠夺者没什么区别。

    楚光根本不和它浪费时间,切换到b模式,一记破甲重击抡过去,瞬间爆破的氮气装甲直接轰碎了它半张脸。

    战斗结束。

    十来个跟着他一起从基地出来的小玩家们,也就负责刮了个痧,除了浪费了几发子弹之外,一点儿伤害都没打出来。

    “太强了……”

    “曙光老大牛逼!”

    “我终于知道那个掠夺者的头是怎么没的了……”

    周围玩家们兴奋地窃窃私语。

    扛着木筒子的蚊子一脸茫然,直到战斗结束,好半晌才回过神来。

    “卧槽……这都没事儿?”

    “你特么拿he弹打载员呢,好歹换个ap弹吧,”夜十嬉皮笑脸地拍着蚊子的肩膀,“不过有一说一,兄嘚,你这技术我看刑。”

    蚊子涨红了脸,狡辩了句。

    “肯定是剧情……剧情杀!剧情没过完,锁血了怎么可能杀得死。一公斤火药,没锁血肯定死了!”

    “哈哈哈哈,有可能!我这脑瓜子怎么就想不到锁血了哈哈哈。”

    “……”

    方长叹了口气,没有和夜十一起笑话他,只是拍了拍这位大兄弟的肩膀,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然后上去帮管理者收拾战利品去了。

    这么大一只裂爪蟹,少说得有三百斤重了,搞不好四五百斤都有可能。

    轮着斧子,朝着裂爪蟹的背上来了一斧子,结果震的虎口生疼不说,那脏兮兮的厚壳上竟然只留下了一道泥印子。

    “卧槽?这壳子是铁打的?”他眼睛瞪凸了出来,第一次对自己斧头的威力产生了怀疑。

    “做护甲应该不错,”蹲在旁边,用砍柴刀锉了几下这大螃蟹的钳子,“钳子也好特么硬,这玩意儿真是辐射变异的?”

    “鬼晓得。”

    看着那群围在裂爪蟹旁边左摸右瞧的玩家们,楚光将锤子收了起来。

    “你们找个板车过来,把它抬回去。”

    “是!”

    “遵命!管理者大人!”

    看着开始干活儿的玩家们,楚光接着找了俩个没事儿干的小玩家,让他们把地上那具无头尸体给搬了回去。

    所幸他们赶来的还算及时,这位小玩家只被吃了脑子,衣服也基本完好。之前爆炸的弹片和燃烧的木焦油,基本都被裂爪蟹的壳给挡住了。

    楚光现在倒是不担心玩家们作死了,反而比较担心他们把衣服给搞坏了。

    人死了还可以重来,蓝外套总共就配了两套,搞坏了还真不知道上哪儿弄这么合身的去。

    ……

    回去的路上,雪越下越大,树梢和草丛叶子上已经开始挂雪。要是到晚上还不停,估计用不了等下一场,明天就得起一层积雪了。

    楚光初步推测,应该是气温下降导致这些裂爪蟹活动范围发生变化,就是不知道它们是从哪个方向迁徙过来的。

    可千万别在他家门口安了家。

    为了防止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楚光下了一道命令,将这附近一带划为危险区。

    在查清楚这些裂爪蟹的来源之前,禁止靠近。

    同时他还吩咐两名感知系的玩家,一个向东北方向,一个朝西南方向,沿着湖岸侦查,发现任何异常情况立刻回来报告。

    趴着都有一米高的大螃蟹,被两名力量系的玩家们搬上了板车。

    一路上唱着乱七八糟的凯歌,这些跟随管理者大人一同“出征”的玩家们,将这头战利品抬回了前哨基地。

    那高调的样子,引来不少人的注意。

    “卧槽,这么大一只螃蟹?”

    “啥情况?!”

    心里好奇,不明真相地吃瓜玩家,上前拉住了一个跟队的问道。

    “兄弟,这么大的蟹,你们从哪儿捉的啊?”

    “钓上来的呗。”

    “啥玩意儿?!这么大能钓的上来?!”

    “嘿,先拿钓鱼佬打窝,这不就钓上来了?”

    看呆的不只是附近的玩家,还有正好从贝特街赶来交易的余虎。

    他的旁边站着一个汉子,俩人一只肩膀挑着木棍的一边,木棍上拴着一头壮硕的变异野猪,站在西门前看着那只螃蟹,人都看傻了。

    倒是楚光发现了他,朝他走来后,笑着说道。

    “来换东西?”

    余虎张了张嘴,两只眼睛刚从大螃蟹上挪开,又黏在了楚光背后的大锤子上。

    倒是旁边那汉子先反应了过来,紧张地点头,老实巴交说道。

    “我想换点盐,听说你们这儿能换盐。”

    余虎总算回过神来,赶忙向楚光介绍说道。

    “这是我表哥,姓李,叫李牛。”

    李牛还行。

    楚光表情古怪,心想这十二生肖和几个常见的动物要是被你们用完了该咋整。

    “外面雪大,跟我进来吧。”

    在楚光的带领下,俩人在前哨基地倒是畅通无阻,就是总有人朝他们投来好奇的视线。

    余虎倒是习惯了,毕竟都来了好几次,但他带来的那位表哥倒是第一次来,总觉得浑身不自在。

    “请不用在意,他们在地下待久了,没见过避难所之外的人,所以有外人来了会感到好奇。”

    见这位穿着蓝外套的大人物向自己搭话,李牛连忙摆手说道,“没事没事,我不在意的。”

    楚光点了点头,将俩人带去了仓库,直接交给了守在那儿的仓库管理员卢卡。

    这位老农奴认得余虎,立刻明白了自己该做的事儿,很熟练地带着那个叫李牛的汉子去了屠宰摊位。

    余虎把猎物都交给了他,没有一起跟过去,而是凑在楚光旁边,好奇地盯着那个大锤子。

    “楚大哥,这是你的武器?”

    “算是吧。”

    “这么大一个?能用吗?”

    “当然能。”

    “那,刚才那只裂爪蟹,就是你用这锤子干掉的?”

    “是的。”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这少年的眼睛都瞪凸了出来,好一会儿才消化了心中的震撼,憋出来一句话说道。

    “太强了!”

    裂爪蟹!

    任何拾荒者都不愿碰见的怪物。

    这东西在狭窄地形的突进速度很快,爆发力极高,而且思维简单,一旦锁定目标,那就是往死里追。

    除非能找个高点儿的地方爬上去,否则难逃一劫。

    几乎没有什么东西能在正面刚过这种怪物,哪怕是变异棕熊也不愿意和它打架。

    楚光笑了笑,不解释。

    他强不强不重要,科技的力量够强就行。

    核动力的锤子,加上化学动力的外骨骼,一榔头上去就是一堵墙也能敲烂,况且一头畜生的脸?

    “还行吧。说起来,你们那边的情况怎么样?这雪看样子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了了。”

    “还能怎么样,年年这时候都差不多,凑合着过呗,”余虎倒是乐观,一脸不在乎道,“不过今年这冬天来的太早了,我们准备的也很仓促。原本10月份都还有商队过来,结果谁想到今年9月下旬就是最后一波了……哎。”

    楚光安慰了一句说道。

    “换个角度想,天冷了肉能保存的时间会久些。”

    余虎摇摇头。

    “但猎物不好找,再想打到猎物,得继续往城里走,去找那些异种的窝儿。”

    楚光感兴趣道。

    “哦?你有什么经验吗?”

    余虎点点头,讲道。

    “也算不上什么经验,感觉占一半吧!那种半倒着的楼,尤其是树拱进去的那种,很多小动物都爱往里面钻,甚至在里面筑了窝儿。一些鬣狗啊,豺狼啊,总之吃肉的动物也跟着进去,那种地方一年四季都能找到猎物……就是有风险。”

    楚光:“啃食者。”

    “嗯,啃食者最喜欢藏楼里,不过他们不会藏太高,我们扫楼都是从四楼开始往上扫。不过就算这样,也很难说会在里面遇到什么。也许是一窝上万只的老鼠,也许是正在休息的爬行者。没有枪,我们也不敢太深入,最多走到五环边上就差不多了。”

    楚光叹道。

    “下雪了,再往里面也不好走了。”

    余虎苦笑着说道。

    “何止下雪不好走,不下雪都难走!那路像迷宫一样,上蹿下跳的,有的街道更是从年头涝到年尾,泡在水里没干过!”

    贝特街到巨石城在地图上的直线距离有十多公里,也就是清泉市的五环线外到三环线边缘,而湿地公园在更远一点的地方。

    平行世界找不到清泉市,但楚光类比自己曾经生活过的江城,在地图上随便画条十多公里的线,能从江边画到远城区去。

    这距离是啥概念?

    不堵车的情况下,好一点儿开车半小时能到,岔路口多的话也许一个小时。

    至于走路?

    楚光没试过走这么远,但想来就算不能一概而论,二十个天桥或者地下隧道也是跑不了。

    这还是在交通正常的情况下。

    如果横穿废墟,那就完全是另外一个概念了。

    在战前时代,四环线以内即使是最矮的楼房,基本都在六百米以上。铺设在公路和建筑外墙上的磁基和磁力节点,是支撑纵向一百二十条车道的立体化交通的基础。

    在那个磁悬浮技术普及到私家车的时代,高楼大厦的意义早已不再只是“房子”,甚至成为了“道路”的一部分,尤其是临近主干道的大厦,高度更是存在硬性要求。

    当然,这些都是楚光根据老查理讲的故事以及有限情报做出的推测,不一定保真。

    但只是想象一下那些鳞次栉比的多米诺骨牌,他便能感觉到这座钢筋混凝土坟场带来的压迫感。

    人对于远超自身数百倍的造物,总是存在本能上的敬畏甚至畏惧。想要在这座废墟上搜寻猎物,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楚光提议道。

    “不如你们一家人都搬来我这儿算了,我正好也缺些人手。”

    虽然有些心动,但余虎还是拨浪鼓似的摇头。

    “不行不行,我们可不能给你添麻烦。”

    楚光笑着说。

    “这算什么麻烦,我也不是白养你们,顶多算是互相帮助。”

    余虎头摇的更快了。

    “来你这儿帮忙可以,住几天都没问题,但搬过来还是不了吧!我们在那边住的也挺好的,住地底下……总感觉挺怪的。况且这里除了你,其他人说话我也听不懂,时间长了肯定难相处。”

    见他这么说了,楚光也就没再坚持。

    虽然楚光想说,他们和传统意义上的“蓝外套”其实不一样,并不总是住在地下,但这显然不是问题的关键。

    当一个人基于多种原因的考虑表示拒绝时,给出的理由往往都是最无关紧要的那个。

    最典型的比如“我妈不让”。

    所以楚光从来不听解释,听了也当没听见。

    信任这东西需要时间去建立,没办法勉强。

    况且人家也不是没有家。

    总不能把人家房子拆了吧。

    余虎岔开了话题,憨笑着问道。

    “说起来,楚大哥,那个大螃蟹身上的肉能吃吗?我还是第一次见人逮着这家伙。”

    楚光失笑说道。

    “不知道,我还打算问你呢。”

    “我?我哪知道啊,我就听说母的蟹黄可以吃,但没听人说过蟹肉能不能……如果能吃就好了,这么大一只螃蟹,得多少肉啊。”

    说着,余虎都流口水了。

    楚光笑了笑,挥了下手。

    “等下次来吧!我先研究研究有没有毒,如果没毒的话,请你吃到饱!”

    余虎用力点头,嘿嘿笑着。

    “好嘞!那到时候,我把大哥、爹还有小鱼都带上!”

    “哈哈,我直接给你装一份带回去得了!”

    两人聊了一会儿,那边屠宰已经弄完了。

    大概是刚入冬的缘故,250公斤的野猪,取肉率居然达到了60%,摘下来150公斤的肉。

    其中两成30公斤,算是给避难所的报酬。余下的120公斤,给了李家那汉子和余虎。

    野猪皮也算是优质的皮革,尤其做防具不错,虽然稀缺性不过比不上鹿皮,但价值比鬣狗皮还是高不少的。

    卢卡在请示过楚光之后,还是按鹿皮的价格,给那汉子算了300g粗盐。

    换到盐,那汉子一脸欢喜,对楚光和卢卡好一阵的感谢,这才和余虎一起走了。

    “卢卡。”

    见主人和自己搭话,卢卡恭敬地低头应道。

    “有什么吩咐吗?大人。”

    楚光问道。

    “裂爪蟹的肉能吃吗?”

    卢卡愣了一下,皱眉思索一会儿,小心翼翼说道。

    “大人,老奴一直在田里劳作,真没见过这种东西……不过您要是拿不准,我可以为您试毒。”

    “那倒不必。”

    真需要试毒的话,那也是玩家去试,没毒死往培养舱里一躺,额外100%的回复速度加成怎么也能奶回来。

    况且死了也不打紧,在官网上ob三天又是一条好汉。

    不过就在这时,楚光忽然想到一个人,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对啊。

    咋把那家伙给忘了。

    需要拿人去是试吗?

    给鸦鸦瞅一眼,看她吃不吃不就完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赤心巡天〕〔给爷爷烧纸,地府〕〔修仙三百年突然发〕〔宇宙职业选手〕〔镇妖博物馆〕〔万古神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