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医青枝〕〔百炼飞升录〕〔王者荣耀:神豪刷〕〔将军夫人惹不得〕〔海上升明帝〕〔秘战无声〕〔风起龙城〕〔雾都侦探〕〔山村小神医〕〔诸界第一因〕〔天师下山〕〔庶子夺唐〕〔末世不灭战神〕〔我用阵法补天地〕〔西游:开局对弈赢〕〔我靠美食馋哭全星〕〔全职医仙〕〔诸天:从射雕开始〕〔大明次子〕〔嘿,妖道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70章 打扫战场
    前哨基地北门。

    脚踩着木板凳,脖子上套着麻绳的壮汉,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苦苦求饶。

    他的名字叫獾。

    但此刻,可怜的却像条虫。

    “求求你,不要杀我,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了,你说了会放过我的!”

    旁边的玩家们都有点儿不忍心了,小声的议论着。

    “会不会太惨了?”

    “是啊……这家伙都投降了,没准可以成为我们的同伴。”

    “有点儿可惜了。”

    然而,楚光的表情并没有因为那个壮汉的求饶而有任何改变。

    前哨基地没有牢房可以看押俘虏,关在避难所里更不现实。并且可以预见的是,整个冬天估计都不会有对奴隶感兴趣的商人路过这里,养着这三个俘虏只会浪费粮食,并且还会带来隐患。

    至于情报?

    问出来的东西和自己推测的相差无几。

    楚光可从来没承诺过,老实交代就会饶他们一命。

    这些掠夺者有一个算一个,就冲他们干过的那些丧尽天良的事儿,绞刑对他们来说已经是最仁慈的惩罚。

    “去地狱忏悔吧。”

    见求生无望,那壮汉脸上的表情瞬间扭曲了,破口大骂道。

    “你这个人渣!骗子!我就算下地狱也不会放过你!等着吧,首领会为我复仇,他会将你吊死在路灯上,让你眼睁睁地看着你的同胞被屠戮奸——”

    在他骂出更难听的话之前,懒得听废话的楚光,一脚踹倒了那壮汉脚底的板凳。

    只听咔的一声响,这个名叫“獾”的男人,在404号避难所前哨基地正义的绞架上,结束了自己罪恶的一生。

    绞刑架的制作者和,在一旁远远看着,两眼发直。

    他们谁也没想过,自己为了气氛一时兴起做的绞刑架,居然有一天会真的派上用场。

    看着悬吊在那里的尸体,两人的脸色有些发白,但也不算太白。

    毕竟这是游戏。

    只是那个被吊死的男人表情也太猎奇了。

    就像真的死人一样。

    “这游戏总是在奇怪的细节上做的特别逼真。”

    “罪过罪过,阿弥陀佛。”

    站在不远处看着,藤藤心中有些感慨。

    “战争啊。”

    她是休闲玩家,不太享受战斗的乐趣,当然,这也和她智力系的属性以及小短腿跑不快有关。

    一想到这她就郁闷。

    这合理吗?

    根本不合理!

    “没事!姐姐保护你!”

    站在旁边的鸦鸦嘿嘿一笑,手本来是想搭在她肩上,结果一不小心搁在了头顶。

    藤藤满头黑线,拳头捏紧。

    “再摸给你一拳嗷。”

    鸦鸦连忙松手,慌张解释。

    “诶?不是,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想——”

    “好了好了,再说就烦了。”

    附近的玩家们叽叽喳喳,讨论着下一波攻势会在什么时候到来,以及攻击的强度会比这次高多少。

    确认绞架上的男人死透了。

    楚光看向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两个玩家,从兜里摸出了5枚铜币分别丢在他们手上。

    “把这三具尸体抬去停尸间,剥光了和其他掠夺者的尸体扔在一起。”

    “等发电机组装好,送进活性物质提取器炼了。”

    两玩家回过神来,立刻点头。

    “是!管理者大人!”

    ……

    组装发电机并没有耗费多长时间。

    这些玩家中有不少动手能力不俗的大佬,即使完全看不懂说明书上的字,单凭借着对发电机构造的理解,以及几张图,愣是摸索着将所有零件都装了上去。

    整套发电设备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木柴的汽化器,一个是由燃气驱动的火力发电机。

    前者的构造很简单,本质上就是一个顶部有盖的气密柱。

    随着将木材从顶部送入,在缓慢沉降的过程中木柴先是被进一步干燥,最后被内部的热量裂解,并在有限的氧气中部分燃烧。

    在这一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热,并且在气密柱的地步形成一层热木炭,与热解产生的蒸汽以及其他可燃气体发生反应,最终形成富含氢气、甲烷以及一氧化碳的混合可燃气。

    这其实并不是什么特别高明的科技,二战时期德军就曾经运用过类似的木柴汽化设备,在缺乏燃油的条件下为部分坦克提供动力。

    一般来讲,3~4公斤木柴相当于1l汽油,而具体消耗多少取决于木柴的种类、密度以及干燥程度,没法一概而论。

    不过消耗多少其实都无所谓,现在前哨基地最不缺的就是木柴,安排一个人清理废料和塞木头进去就行。

    通过这台发电设备,能够稳定为前哨基地提供最大10kw的电力。即使是满负荷状态下,每小时消耗木柴也不到10公斤,可以说性价比很高了。

    发电机开始成功运转,附近的玩家们发出了一声欢呼。

    他们的前哨站,终于有电了!

    许多原本进行不了的工作,现在都有条件展开了。

    “我去挖些电线回来!”

    “两百年前的电线还能用吗?”

    “绝缘材料保护的应该能用,不能用的也没关系,大不了熔了重新做。我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做个变压器和稳压器出来,到时候咱们炼钢直接上电炉。”

    “大佬牛批!”

    听着玩家们的交谈,楚光心中也是非常高兴。

    落了厚厚一层灰的活性物质提取器总算是开始工作,将送入炉中的尸体提炼成活性物质。

    十具尸体大概回收了四个单位的样子,总算是将某个小玩家造成的活性物质亏空弥补了回来。

    “战斗结束了?赢了?”看着迎面走来的楚光,等在电梯旁的夏盐连忙问道。

    楚光随口回了句。

    “没赢来的就不是我了。”

    夏盐继续追问。

    “那伙人是血手氏族的?”

    楚光看了她一眼。

    “你知道?”

    “倒也不用知道,清泉市北郊比较出名的就他们吧。”

    做了个无奈的表情,夏盐叮嘱了一句。

    “你最好小心点,这次来的人可能不多,但他们没并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弱。之前有个商人,大概是想报仇还是什么的,从巨石城雇了一队二十人的佣兵,结果你猜怎么样?”

    “我不喜欢猜,你直接说。”

    “好吧……总之最后只逃回来一个,而且断了一条胳膊,”夏盐深吸了一口气说,“那只佣兵小队的装备还是不错的,战斗素质也还可以,里面甚至有两个从巨石城民兵团退役的职业军人。不过和掠夺者战斗,与和异种战斗完全是两回事儿,尤其是在城区里。”

    “他们在路上埋设铁罐地雷,诱饵炸弹,将啃食者从地铁口引到沿街商铺里关着,甚至驯服变异鬣狗……根据活着回来的那个人形容,那场战斗简直就像一场噩梦,他们面对的是一群会开枪、会卧倒、会支援还会偷袭的啃食者。”

    不管是diy的铁管步枪,还是最先进的突击步枪,命中要害都是一枪的事儿。甚至就算没命中要害,顶多也是再来一枪。

    巨石城的佣兵不是正规军,不可能用上太好的护具,绝大多数人都是铁丝龙骨加钢板护住要害,少数有钱的才买得起外骨骼和全装防弹甲。

    “也没准是那些佣兵轻敌了。”楚光随口说道。

    “可能吧,巨石城的人多少有点儿瞧不上乡下的。”

    “比如你?”

    夏盐表情尴尬,赶忙解释说道。

    “呃,当然不包括我。”

    楚光笑了笑,也不在意。

    虽然没去过巨石城,但光是看贝特街的幸存者们提起那里时憧憬的眼神便不难理解这种优越感。

    毕竟那里可是清泉市唯一的“城”,也是这一带仅剩的“秩序之地”。

    生活在那里的人,就算是一贫如洗,和外面的人相比依旧是人上人。

    “说起来,我怎么感觉你不是很怕?”

    “这有什么好怕的,你连爬行者都手撕了,会打不赢他们?再加上你这儿人这么多,”夏盐奇怪地看了楚光一眼,似乎不明白他为什么问这么奇怪的问题,“倒是你这么紧张干啥?听那枪声最多也就七八个人左右吧,而且还是在开阔地。”

    “……”

    emmm……

    好有道理。

    楚光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反驳了。

    ……

    夜深。

    清泉市北郊,某废弃轮胎厂。

    看着匍匐在台阶下的男人,斜靠在椅子上的熊,用懒散的声音说道。

    “獾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战利品都押回来了么?”

    按照部落的传统,战利品由谁打下来,谁就有优先享用权。

    带回来以后,则是大家一起享用,彼此不分你我。

    一般若是攻下幸存者据点,打秋风的劫掠队通常会在那儿多待一会儿,花点时间找点乐子,比如开个派对玩玩猫捉老鼠的游戏,顺便搜刮些战利品。

    作为氏族的首领,熊是能够体恤手下们的。

    不过眼看着天都已经黑了,总不至于还没回来吧。

    “……目前还没有消息。”匍匐在台阶下的男人将额头贴着地,不敢离开一毫米。

    “还没有消息?”

    蜈蚣似的眉头皱起,熊的脸上浮起一丝不悦,不耐烦地说道,“我记得他们是上午出发的。”

    “是的。”

    “太慢了。”

    熊沉着脸,盯着台阶下的男人说,“你派个人过去,如果是在路上遇见,便催他们快些。若是你的人到了,他们还没上路,你回来告诉我。”

    “是!”

    看着走出帐外的猹,熊摸了摸下巴的胡须,心情莫名有些烦躁。

    三十人的幸存者据点,怎么折腾了这么久还没回来?

    难道是出了意外?

    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

    摇了摇头,熊决定不去想这个问题,从椅子上起身。

    就算对方是啃不动的硬骨头,以獾的警觉,肯定也能逃回来。

    这么久没消息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们玩的忘了时间,或者搜刮战利品费了点事。

    熊不再担心,心情也放松了许多。

    尤其是当他想起,房间里瘫着的那件几乎坏掉的“玩具”,那张粗犷而丑陋的脸上,便不由挤出了一丝令人胆寒的笑容。

    这个冬天应该不会太无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术师手册〕〔我打造了长生俱乐〕〔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明克街13号〕〔这个明星很想退休〕〔赤心巡天〕〔修仙三百年突然发〕〔给爷爷烧纸,地府〕〔宇宙职业选手〕〔镇妖博物馆〕〔万古神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