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东京教剑道〕〔我有一座仙灵洞天〕〔无双召唤之诸天神〕〔田园娇女小兔妖〕〔我用闲书成圣人〕〔七个哥哥团宠我〕〔鸿天神尊〕〔降临斗罗大陆,开〕〔人在盗墓:开局雪〕〔她贵为死神的宠儿〕〔首富从盲盒开始〕〔直播:贫道云游全〕〔斗罗:开局十生武〕〔神豪:趋吉避凶〕〔种植我也能成神〕〔我能看见厉鬼好感〕〔界起通天〕〔斗罗:开局签到灭〕〔吕布的人生模拟器〕〔百炼飞升录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69章 被肥羊们包围了?
    士气?

    绝望?

    恐惧?

    这些情绪可能出现在任何人身上。

    却唯独不可能出现在玩家们的身上!

    他们或许不是训练有素的士兵,但一定是天生的战士。

    死亡的威胁对他们毫无意义,枪声非但没有给他们带来任何恐惧,反而点燃了他们对战斗、经验、战利品的渴望。

    卸下文明人的面具,这一刻的他们是真正的天灾。

    就如无惧死亡的亡灵!

    掠夺者?

    干他丫的!

    开服这么久,终于来点刺激的活动了!

    “自由开火!重复一遍,自由开火!”

    “各小队注意,你们面对的是这片废土上最穷凶恶极之徒,文明人的规则和手段在他们身上并不适用,不必手下留情!用你们能想到的一切手段,给我狠狠地打!”

    “打到他们跪在地上求饶!”

    这场战役,楚光动员了34名预备役。

    而这几乎是此刻基地附近的全员!

    十五把转轮步枪,武装了三十人。

    其中两人一组,共用一杆步枪以及15发7mm子弹,另一人则持弓箭和投掷物预备,在后排支援。

    若队友倒地,则替补顶上。

    若弹药打光,则近身肉搏!

    三十名玩家分成十五个小队,化整为零从东门和西门分两拨杀出,散开后向着北门方向包抄。

    由于没有无线电指挥,便约定以吹哨为号。

    另外四名当前贡献最高玩家,则由楚光亲自带队,拎着刚买来的7mm和9mm栓动式步枪,每人仍旧是带着15发弹药,从西门包抄到了这伙掠夺者的侧后方。

    当哨声响起,整个林地里枪声连成一片,只听得见子弹在天上嗖嗖乱飞,爆炸物嘭嘭乱响,根本听不见彼此在说什么。

    不过这并不重要!

    对于不受士气影响的玩家们来说,越是混乱的战况便越是让他们兴奋,便越是对他们有利,三十多个人愣是打出了六十人的气势,将区区十名掠夺者团团围住。

    若不是被免除的只有死亡惩罚,还剩个复活cd得顾忌一下,只怕他们早就拔出标枪、斧头、小板凳冲了。

    “拉枪线,拉枪线,别站着不动打,咱们从南往北推。现在是中午,他们逆光,咱们占优势!”

    “咱左侧包抄,右侧打烟,他们会以为自己被包围!”

    “你喊这么大声不怕被听见?”

    “听个屁,他们又听不懂!”

    “卧槽,好有道理!”

    “妈耶,这不比squad刺激多了。”

    “草,我好像中弹了……咦?还真一点都不疼的?”

    北门前的掠夺者们彻底被打懵了。

    他们本来也不是什么正规军,只是些散兵游勇,从前遇上的人也都是些软柿子,一捏就碎的那种,哪见过这种越打越凶的硬骨头?

    “他们到底有多少人???”

    “不知道!妈的,这真的是只有三十人的幸存者据点?!我怎么感觉……光是包围我们的就不止三十个!”

    “妈的,我怎么感觉他们比我们还像土匪!”

    只来得及后撤了五十米。

    刚刚散开的掠夺者们便被死死地按在了地上,趴在掩体后面一动也不敢动,只能勉强还击。

    子弹贴着头皮乱飞,同时伴随着爆炸物的火光与浓烟,偶尔还有穿过浓烟的箭矢、石头、标枪。

    空气中充斥着刺鼻的硫磺味儿。

    他们甚至分不清楚,子弹是从哪个方向打来的,只觉得四面八方都是枪响,四面八方都是人。

    “敌人在我们的两翼!该死!他们在试图包围我们!”

    “啥玩意儿?!就这些懦夫们,还敢包围我们?!”

    “草,他们是怎么敢从墙里出来的!”

    那个叫獾的十夫长已经被打懵了。

    明明是自己这边主动杀上门来,怎么反而被对面给围住了?

    他带队劫掠过的幸存者据点,没有五个也有十个。其中少则几户,多则近百户,却从没见过如此顽强且离谱的。

    好家伙。

    这是全民皆兵了吗??

    獾能感觉到,对方的枪法很烂,装备也不如自己这边,然而自己这边的气势,却愣是被对方压了一头。

    不祥的预感愈发强烈,他的心中已经萌生了退意。

    但这些人显然并不打算放过他们。

    枪声明显朝着他们侧后方移动,并且越来越接近。若是再不想办法杀出去,很快他们将面临三个方向的围剿。

    意识到了这一点,獾心中的血性也被点燃了。

    他双目赤红,咬紧了牙关,给手中的铁管步枪装上了刺刀。

    “草!跟他们拼了!”

    然而,就在他刚这么想着的时候,不远处的掩体后面,忽然出现了一道奇怪的人影。

    只见那人的手中,拎着一只造型古怪的大家伙,它的整体结构由木桶和铁管组成,就像……一只大号的喷壶?

    那个人将手中的家伙放在地上,架起管口的木质两脚架,喷口对准了过来,同时嘴里叽里呱啦地念着什么,并伴随着近乎疯狂的怪笑。

    獾自然不可能听得懂。

    但附近的玩家们却是听得一清二楚,纷纷有意识地躲开了这个疯子。

    “哈哈哈哈!感受老子的火热吧!”

    狭长的火蛇从铁管口喷出,淋在了掠夺者阵地的中央。

    虽然这挥洒的火雨一个人也没淋着,却引燃了周围的枯枝落叶,形成了一片分割战场的火海。

    浓烟滚滚升起。

    烧的地面滚烫!

    到处都是烟,熏得这些掠夺者们几乎无法瞄准。

    蚊子兄只来得及喷了一梭子火舌,便立刻丢掉下他的“地狱火0.2”撒丫子逃了。

    不跑不行。

    这玩意儿喷起来是挺爽,就是出膛压力不够,火顺着燃料烧了回去,把自己也给点了。

    蚊子兄还没跑出去多远,他的“地狱火0.2”便轰的一声炸了。

    所幸周围的玩家早早躲开,倒是没有伤到自己人。

    虽然只来得及喷了一梭子,但它的效果显然已经达到了。

    沸腾在战场上的火焰,与周围几乎烤焦的空气,成了压垮掠夺者们心理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

    响亮的哨声再次响起,那是冲锋的号角。

    形成合围之势的玩家们子弹也打的差不多了,满地又是烟又是火的,更是杀红了眼。

    听到哨声之后,他们各个像是打了兴奋剂似的,纷纷嗷嗷叫着冲出掩体,拿起标枪、斧头甚至砖头,在喊杀声和浓烟的掩护下发起了冲锋。

    被包围的掠夺者们哪里见过这般阵仗,从来都是自己冲别人,哪见有人这么冲自己?

    士气彻底绷不住了。

    这些乌合之众们从最外围开始崩溃,最终落荒而逃。

    三条猎犬被垃圾君咬死了一条,还有一条被这绿皮大蜥蜴直接吓跑了,另一条则在逃跑的时被乱枪打死。

    看着接二连三倒下的队友,獾心中绝望,颤抖地丢下了手中的武器,跪在地上举起双手。

    “住手!我求求你们!”

    “我们投降!”

    ……

    原则上来讲,掠夺者是很少投降的,毕竟他们从来没善待过俘虏,也没人会善待他们。

    但这些人身上的蓝外套,让獾的心中心存了一丝侥幸。

    能活着,谁愿意死呢?

    他们本身也不是什么信仰坚定的人。

    战斗仅仅持续了不到十五分钟便结束了。

    听到基地这边的枪声,附近的玩家不断赶来支援,很有默契地加入到对掠夺者们的围剿。

    以至于打到后面,楚光这边的人数反而越打越多,从最初的34人直接拉到了45人,士气也是愈发高涨。

    战斗结束之后,楚光带着玩家们扑灭了森林中的明火,接着打扫战场,并统计了伤亡情况。

    原本他都已经做好了动用活性物质储备的打算,结果却没想到这些玩家的表现出乎了他的意料。

    虽然伤了有七个,但一个都没死。

    伤得最重的还是个体质系,在冲锋的时候被一枪打中了大腿。

    不过幸运的是,这颗子弹直接穿了过去,既没有伤到动脉,也没有伤到骨头。由于超限痛觉的屏蔽,等他意识到的时候,伤口都已经止血,连包扎的绷带都省了。

    至于掠夺者这边,可以说是相当惨了。其中十个人被当场打死五个,两个重伤流血而死,剩余三个轻伤被俘。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子弹一共消耗了两百多发,直接耗完了一次贸易的量,让楚光好一阵的肉痛。

    这些玩家真是一点也不给他省的,恨不得将发下去的子弹全打光。

    尤其这转轮步枪还是半自动的,射速还不低,连着抠几下,一不留声就打光了。

    话说对面总共就十个人啊!

    看到人再开枪很难吗?

    最让楚光无力吐槽的是,这死掉的七个人里面,有四个都是被标枪、弓箭和斧子抡死的,真正死于枪伤的也就仨。

    这其中一个,还是他自己拿枪打倒的。

    “得找机会让这些玩家练练枪了!”

    不,最好是让他们自己把枪买下来,自筹弹药!

    照这个打法,猛是真的猛,刚也是真的刚,但光是一场仗下来,就耗掉了前哨基地近一半的弹药库存。

    以避难所目前的后勤,还真有点儿吃不消。

    好在这场战斗的收获也不小,对楚光来说算是个安慰。

    一共十条枪,近八十发口径不一的子弹,还有一支没来得及用的燃烧瓶,以及两支根脏兮兮的针管。

    “这是什么?”

    楚光看了一眼双手抱头蹲地上的俘虏,指了指手中的针管。

    俘虏抬了下头,很快畏惧埋下。

    “兴奋剂……”

    “好用吗?”

    “呃,应该还行。”

    再好用楚光也不敢在自己身上试,姑且和那堆战利品丢在了一起,兴许哪天会有玩家感兴趣买去研究。

    接着,楚光吩咐旁边几名玩家,将这三名受伤的俘虏手脚捆在一起,拴在了北门口的木桩子上。

    前哨基地目前没修监狱,只能暂时先把人这么看着。

    老实说,楚光还没想好怎么处置这三个俘虏。

    听说有的幸存者聚居地是直接吊死,也有的是卖给奴隶商人或者矿场,还有比较猎奇的则是摘取器官,论个单卖。

    毕竟仿生学器官的造价通常不菲,一般人消费不起,相比之下从奴隶或者克隆人身上摘取的组织会比较经济。

    但这种反人类的事情,楚光是干不出来的。

    况且他这里也没有做那种手术的条件。

    这时候,背着弓箭的方长,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先前爆发战斗的时候,牛马小分队正在附近城区打猎,当他们听到枪声赶回来时,战斗基本已经进入尾声。

    可以说,这场战斗他们毫无参与感。

    “尊敬的管理者大人,北部的掠夺者已经发现了我们,我的建议是我们应该乘胜追击!不给他们任何喘息的机会,一劳永逸地结束这场哑谜!”

    “没错!”

    “干翻他们!”

    看了一眼周围跃跃欲试的玩家,楚光思忖片刻,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我们现在还不具备主动出击的条件。”

    林地作战和城区作战完全是两个概念,前者是自己这边的主场,而后者则是那些掠夺者们的主场。

    将这些玩家们拉到城区里,去和那些掠夺者们打巷战,冲雷区,基本上和送人头没什么区别。

    复活cd至少也是三天,还是得谨慎些。

    根据垃圾君几次侦查获得的情报,那个位于废弃轮胎厂的掠夺者部落,规模至少也在五十人以上。综合李斯特商队的情报,估计这个数字就在六十到七十左右。

    若不是对方错误判断了自己这边的实力,想必也不会只派一支十人小队过来。

    现在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十个人都被自己留了下来,对方一时半会儿还摸不清自己这边的虚实,甚至都未必知道派出来打秋风的这票人是死是活。

    按照正常人的思路,他们会先派几个斥候过来打探情报,然后再策划下一轮的袭击。

    当然,也没准他们不按套路出牌。

    想到这里,楚光接着看向了身旁的玩家们。

    “我们的敌人有着丰富的巷战经验,他们在这一带活跃了很久,远比我们更熟悉城区内的地形。在人数和装备都没有形成绝对优势的情况下,贸然进入他们的主场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目前我们的策略仍然是以防守为主,骚扰为辅。在持久战中消磨他们的有生力量,迫使他们放弃自己的优势,进入我们的主场。”

    “我有一股强烈的预感,即将到来的大雪将为我们提供一个完美的契机。”

    “而在此之前,我们要做的就是用时间换空间,尽全力发展。”

    “诸位,战争已经开始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赤心巡天〕〔修仙三百年突然发〕〔给爷爷烧纸,地府〕〔宇宙职业选手〕〔万古神帝〕〔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