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百炼飞升录〕〔神奇宝贝之余山海〕〔战神之兵王归来〕〔我打造天榜:开局〕〔王者荣耀:神豪刷〕〔女神的上门贵婿〕〔诡异入侵〕〔风起龙城〕〔嘉佑嬉事〕〔驭房之术〕〔贞观憨婿〕〔这个剑修有点稳〕〔喜遇良辰〕〔给爷爷烧纸,地府〕〔大小姐们的餐桌〕〔明末之藩王崛起〕〔考古学家的原始男〕〔开局被大古撞破身〕〔网游之开局献祭了〕〔兽世凶萌小巫娘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68章 狗策划整活儿了?
    12张鹿皮是避难所的全部存货,其中3张还是楚光挖了老水蛭的墙角,从余家那里换来的。

    对鹿皮的质量挑不出毛病,无论是毛色还是完整度都算是上乘,李斯特一番思量后,终于不情愿地点了头。

    “成交。”

    双方交换了物资。

    临走之前,李斯特和楚光握了下手,从脸上挤出一丝还算愉快的笑容。

    “再见了朋友,如果还能见到,下次应该是春天了。”

    楚光也淡淡笑了笑。

    “我们一直都在,保重。”

    “你们也是。”

    忽然想起来什么,李斯特接着说道。

    “对了,我听说出城高架往北有个掠夺者部落,好像是叫血手氏族,有那么六七十号人。在这里安家可不是个好主意,就算他们更多是往北劫掠,你们被他们发现也是迟早的事情……总之小心为妙。后会有期!”

    留下这句话,李斯特便带着自己的商队走了。

    楚光目送着商队消失在树林中,也转身回到了前哨基地的围墙内。

    他当然知道,这地方不是一个好的落脚点。

    若是有的选,楚光肯定会找个苟一点的地方安家,最好是那种适合种田、开矿的那种,并且周围又没什么危险的风水宝地。

    可惜这不是玩《文明》,三格之内看不见3奢2矿可以直接右上角重开。避难所两个世纪前就已经建好,就算想反悔也来不及了。

    回到围墙内。

    楚光看向余虎,从兜里掏出来一枚白色筹码递给他。

    “谢谢,你帮了我一个大忙。”

    看到楚光掏出筹码,余虎脸色一变,连忙摆手。

    “不行不行,您这是干什么,我可不能收。”

    说着,他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从兜里翻找一阵,找出来一片拇指甲盖大小的铝箔板。

    “对了,我大哥的病已经好了,老爹让我把剩下的药还给您——”

    见这家伙死活不愿收下,楚光叹了口气,将筹码收了回来。

    “行,既然你坚持的话,我就不和你谦让了。不过这药你留着吧,我也不缺这东西。”

    费了些时间,总算将这个耿直的小伙子给说服了,看着他消失在森林中,楚光寻思着自己或许应该多抽些药品出来卖。

    听传闻,其他大中型的避难所,似乎做药品生意的比较多?

    毕竟稍大点的避难所都会有配药室,听说有的甚至还配有储量庞大的药品库。

    当然,废土上的传闻听听就好。

    哪怕是信息爆炸的时代都不能保证每条消息的真实性,何况是这里呢?

    这些天来玩家们的表现还算勤勉,平均每天都能攒个5~7点奖励点,算下来也有22点了。

    将组装发电机的任务交给了玩家们去做,楚光转身回到了避难所。

    当他打开系统,进入页面的时候,一道淡蓝色的弹窗浮现在了他的面前。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奖励,楚光整个人都愣了下。

    好家伙。

    这支线任务拖了这么久,他只记得前哨站还缺个发电机,倒是把任务奖励这茬给忘了。

    “发财了啊!”

    楚光心中兴奋,前脚还没在避难所里站稳,转身便往外面走。

    “得先去外面洗个脸!”

    高级盲盒!

    这玩意儿可不能草率了!

    ……

    菱湖湿地公园以北,大约1.7公里。

    一伙身着兽皮、脸上涂着红黑色颜料、扮相狂野的男人们,正沿着出城高架的废墟,朝着南方前进。

    他们手中握着造型怪异的铁管步枪,而不是将枪背在身上,那样子就像是做好了战斗的准备,来势汹汹。

    路上的变异老鼠纷纷逃窜,偶尔有几只小狗大的变异蟑螂冲过来,也被一脚踩死,或者被用枪托砸烂脑壳。

    不过,这也弄出来不少动静。

    再加上由于这伙人的纪律性实在不敢恭维,一路上叽里呱啦的插科打诨隔着老远都能听见。

    从工地运石头的几名玩家很快发现了他们,立刻将矿车丢在路边藏着,人也跟着藏了起来。

    “这些家伙是什么人?”紧张地看着远处的那伙人,小声说道,“十个人,还牵着三条狗……我总感觉他们不像是善茬。”

    “我也是这感觉……他们有点儿像掠夺者。”也紧张地看着,握紧了兜里的小刀。

    虽然这并不能给他带来太多安全感。

    “淦,真刷攻城事件了?!狗策划在论坛买房了??”

    “理性分析一波……你这句话已经被他听到了。”

    “策划吾爹!”

    “嘘,你俩别说话了,”看了一眼身旁俩队友,压低声音道,“老砖,你去报信。”

    “淦,为啥不是你去?”

    “我是智力系!特么的我能跑过谁?你小心一点,力量系长跑还是可以的。”

    “那为啥不是划水去?”

    “他感知系去个毛!你别废话了,快点,汇报有价值情报是有奖励的,你忘了吗?”

    听到有奖励,工地少年与砖总算是肯动了。

    心脏跳得厉害,他藏在了广告架的后面,绕了足足有两百米的路,直到那伙人消失在了视线中,才撒开腿向森林里狂奔。

    当他赶到前哨基地的时候,新人们正在砍树,老玩家们正扛着猎物回来,还有人在集市口一边摆摊挂机,一边琢磨着做午饭。

    一片悠闲。

    顾不上狂跳的心脏,冲到门口的工地少年与砖扯开嗓门大喊。

    “掠夺者!有掠夺者攻过来了!”

    听到他的喊声,围墙附近的众人们都是一脸懵逼,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儿。

    “啥?啥掠夺者?”

    “管理者大人呢!快,快去和他报信!”少年双手撑着膝盖,喘着粗气断断续续道。

    “我就在这里,”从门里走了出来,眉毛上还挂着水的楚光,一脸严肃地看着面前的玩家,“你说掠夺者?”

    “对!他们有一队人,准确的说应该十个人!正沿着北侧高架往我们这里来,每个人都带着枪,还牵着三条狗!”

    楚光脸色微变,也顾不上什么抽奖了,立刻向身旁玩家下令道。

    “让前哨基地附近所有居民回来!快去!”

    “是!”

    几名玩家一脸激动地跑开了,脸上丝毫没有担心的表情,反而有些兴奋。

    攻城战!

    没想到策划给他们整了个大活儿!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此刻某个策划比他们更头疼。

    大步流星地走去了武器店,楚光将打瞌睡的武器店老板娘一把抄起,扛在了肩上,左手顺手拎起了她的两根拐杖。

    “呀!你,你干什么,大白天的——”被这突然的动作给吓蒙了,刚从瞌睡中惊醒的夏盐涨红着脸挣扎了几下,但楚光根本没理她。

    “闭嘴。”

    将这家伙抗到了疗养院一楼电梯旁边放下,楚光将拐杖还给了扶墙站稳的夏盐,盯着一脸懵逼的她严肃说道。

    “一会儿要是打到门口,你就进电梯里等着,我过来会带你下去。如果我没有来,你也别出声,安静藏着。”

    通往地下的电梯需要管理者授权启动,楚光暂时锁定了电梯,毕竟这是他留给自己的后路。

    夏盐猛地点头,倒是不太慌张,至少没有面对他时那么慌。

    “我知道了……等等,打到这?谁打到这了?”

    “掠夺者——”

    话音未落,远方便传来啪的一声枪响,紧接着又是两声啪啪远远传来。听声音,大概有两三百米的样子。

    楚光神色一凛,血液的流动开始加速。

    掠夺者!

    来了!

    ……

    北门外。

    分散成一列的掠夺者手中端着枪,一边声势浩大地叽里呱啦嚷嚷着,一边朝着北门推进,开枪射击逃窜的幸存者。

    他们手中的武器五花八门,有从行商手中捡来的转轮步枪,也有是从佣兵手中抢来的半自动,或者干脆自己diy的铁管步枪。

    不管是哪种武器,在这丛林地形,隔着两百米开外开火都不是那么容易命中的。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几声枪响之后一个倒地的都没有,围墙边的几个幸存者一溜烟地躲回了门里,也就门口的木质摊位被打坏了几个。

    不过,战斗的胜负本来也不在于战斗中击毙多少人,而是在于让对方彻底放弃抵抗。

    这些掠夺者们深谙此道。

    恐惧的艺术,已经被他们玩到了极致。

    密集的枪声和由此形成的火力压制,对非职业军人的士气打击效果几乎是毁灭性的。

    一座三十人规模的幸存者据点,能成为战斗力的不过三分之一,顶天了也就二分之一而已。

    根本不需要将逃窜的幸存者们当场打死,这些老鼠们便会四处逃窜,将名为恐惧的瘟疫带回他们的巢穴,并彻底摧毁他们的反抗意志。

    一般被他们掠夺的小型幸存者社区,真正死在枪战中的幸存者不足十分之一。

    或许这些人会鼓起勇气,躲在掩体后面象征性地开几枪还击,但用不了多久便会士气溃散,从其他门逃跑。

    而那时,老人孩子女人都会被留下,逃窜的青壮年也不可能跑得赢他们带来的猎犬。

    这种幸存者据点最后的下场往往只有一个。

    要么被屠光。

    要么被奴役!

    “哈哈哈!瞧那些懦夫们,枪声一响就和老鼠似的逃!”

    赤着双臂的壮汉手中拎着一只9mm的铁管步枪,一边开火一边放声大笑着,狰狞的面孔印着红光。

    作为血手氏族的十夫长,他的名字叫獾,这是首领亲自赐的名。而他麾下的九人,大多是他的亲族,或者心腹。

    掠夺者部落的血系通常很混乱,他们不事生产,崇尚暴力,以劫掠和勒索为生,故不存在传统意义上的家庭概念,更没有夫妻或者配偶这一说法。

    以血手氏族为例,若有新生儿诞生,强壮的男婴会被接纳为族人,其余皆为奴隶,要么从事劳役,要么被当做生育工具,故经常有同父异母,或同母异父的亲族。

    这些亲族们往往会像豺狼一样结伴行动,而其中的最勇猛者,会被首领任命为十夫长。而其亲族也会跟着沾上点光,成为掠夺者老兵或者精英,获得更多支配自己战利品的权利。

    “嘿嘿,还是蓝外套?看来进去有乐子找了!”

    一名瘦高的男人怪笑着应和了声,同时将手中的霰弹枪上膛,继续朝着围墙上的掩体开火。

    “老规矩,老幼杀光,男的砍断食指捆起来。”

    “头儿,女的呢?”

    “第一个进门的先挑,我们只待两小时,两小时后还活着的带走。”

    “嗷嗷嗷!”

    五十米距离!

    对方仍未还击!

    獾的嘴角勾起残忍的笑容。

    他清楚这些幸存者们在想什么,无非是等他们从森林中出来,再借着掩体开火还击。

    不出意外,那些人已经握着枪,趴在围墙的掩体后面等着了。

    然而……

    自己会这么傻的让手下冲上去吗?

    “来点火,给他们助助兴!”

    “好嘞!”

    冲在最前面的掠夺者,矮着身子点燃了手中的燃烧瓶,在队友的火力掩护下,一个助跑将燃烧瓶扔了出去。

    火焰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不偏不倚地坠落在三米高围墙的掩体上。

    火星子四分五裂,锈蚀的掩体很快燃起了火,被烈焰烤的滚烫。

    接着又是第二支,第三支,围墙上的火很快连成一片,根本没几个可以下脚的地方。

    然而令这些掠夺者们意外的是,预期中的惨叫声并没有响起,也没有人从掩体后面坠落。

    就好像……

    这些掩体从一开始就没有上人?

    獾皱了下眉,心中隐隐觉得不对劲。

    难道这些人连抵抗都放弃了?

    不至于吧?

    好歹象征性的还击一下……

    那一丝困惑很快变成了轻视。

    然而就在他正要指挥小的们上前,用炸药破开木门的时候,林中忽然响起了一道尖锐的哨声。

    就像某种进攻的信号!

    几乎是同一时间,密集的枪声如雨点,从两侧响起。

    “嗖嗖”、“嗖哒”乱飞的子弹几乎贴着头皮,吓得獾赶紧卧倒在了一颗还算粗的树桩子后面。

    准头?

    不存在的。

    但人是肉做的,再牛逼也怕乱枪打死。

    他几乎是用声嘶力竭的声音呐喊。

    “全体隐蔽!”

    “散开后撤一百米集结!!”

    “快!!!”

    -

    (感谢“请叫我小豆包”、“断腿的凯文”、“干练男子”的盟主打赏~~~~~

    兄弟萌,咱首订破万了!!爱你们!

    我会努力码字的!这次突然从2k党进化还有点不太适应,真不是我不爆发呀,是真的一滴也不剩了qaq。)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明克街13号〕〔这个明星很想退休〕〔赤心巡天〕〔给爷爷烧纸,地府〕〔修仙三百年突然发〕〔宇宙职业选手〕〔镇妖博物馆〕〔万古神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