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东京教剑道〕〔我有一座仙灵洞天〕〔无双召唤之诸天神〕〔田园娇女小兔妖〕〔我用闲书成圣人〕〔七个哥哥团宠我〕〔鸿天神尊〕〔降临斗罗大陆,开〕〔人在盗墓:开局雪〕〔她贵为死神的宠儿〕〔首富从盲盒开始〕〔直播:贫道云游全〕〔斗罗:开局十生武〕〔神豪:趋吉避凶〕〔种植我也能成神〕〔我能看见厉鬼好感〕〔界起通天〕〔斗罗:开局签到灭〕〔吕布的人生模拟器〕〔百炼飞升录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49章 楚光在下一盘大棋
    其实不只是方长注意到了,不少玩家也都已经注意到了。

    这次更新的意义远不只是完善了经济体系,以及将贡献点并入荣誉体系那么简单。

    其最大的意义,是强调了玩家与玩家之间的合作!

    随着玩家数量的增加,这一步其实也是必然的。

    良好的社交系统不但能增加玩家们的游戏体验,还能增加用户黏性和日活。

    虽然后者对于技术过硬的《废土ol》来说显得有些多余。

    到目前为止,被楚光筛选进来的玩家都硬核的一批,简直恨不得一天24小时全都待在线上,不是到了强制下线的时间根本舍不得下游戏。

    自律的仿佛没有性生活。

    无论怎么说,在绝大多数玩家看来,这次更新对玩家之间合作的影响都是意义深远的。

    虽然官方没有更新社交系统,但很多设定上其实已经在为组队、公会系统做铺垫了。

    比如最典型的,玩家可以与好友共享土地使用权。

    5平米的土地可能啥也干不了,但四个玩家拼在一起,凑个20平米出来,就能盖一栋小户型了。

    这不是公会的雏形是什么?

    “小柒,你知道一款游戏的灵魂是什么吗?”

    “是什么?”

    站在疗养院的3楼,看着前哨战基地里外忙前忙后的玩家们,楚光的嘴角轻轻翘起一丝笑容。

    “是数学。”

    “数学?”

    “嗯,更准确一点儿,应该说是数值的设计。这是一门艺术,优秀的数值设计甚至本身便足以成为一种玩法。相比之下,剧情、画面、设定才是艺术赋予游戏的附加值。”

    度娘也不是完全没用。

    偶尔也能搜到一些胡扯的废话。

    停顿了片刻,楚光慢条斯理地继续说道。

    “通过对数值的设计,我们能让绝大多数按部就班的玩家,一天之中能获得的贡献点和金钱,维持在一个合理的区间。”

    “比如正常情况下,想从居民升到公民需要两到三周。这个时间不能太长,会让玩家丧失信心,也不能太短,太容易得到的东西毫无意义。而等玩家升到公民,成为了我们的核心用户,我们会立刻给他们设置新的目标,比如买地。”

    小柒歪了下摄像头。

    “买地?但您设置的地价好像不贵吧。”

    “没错,”楚光点头,“对于已经拿到公民身份的玩家们而言,买地本身用不了多久,甚至也就是掏一下钱包的事儿。但买了地之后,总得在上面盖点什么吧?”

    “盖房子需要水泥,砖头,牢固一点儿的小洋楼还需要钢铁。多盖几栋房子,水泥、砖头、钢铁这些建材的产能不就上去了?我不信这些玩家乐意看见自己在游戏里的小窝丑的像窝棚。为什么公民身份只给他们5平米?如果我给他们10平米,20平米,我们的安全区很快就会被无用的窝棚和垃圾填满。”

    小柒:“啊,这。”

    对于ai来说,想要感同身受地理解这些东西似乎会有些困难。

    不过楚光并不在意。

    淡淡笑了笑,他继续说道。

    “等房子盖好了,总不能住毛坯吧?床也好,桌子柜子也好,还有地毯和窗帘,以后通电了还能弄个灯泡,多少也得置办一点家具。原木、毛皮、手工业……这么一来一回,产能和消费不就左脚踩着右脚一起上来了?”

    不管是卖地盖房子还是置办家具,这些都需要花钱吧?

    而钱从哪里来?

    抱歉,本游戏还在封测,暂时不支持氪金,想赚钱就老老实实地做任务、肝副本或者下地打工干活儿。

    通过任务系统这根杠杆,楚光可以很轻松地调控钱的流向,从而间接支配玩家们的行为。

    比如避难所缺粮食,那就提高采集任务、狩猎任务的报酬。需要盖房子,那就提高搬砖、抹灰、烧水泥的收益。

    如果变种人或者掠夺者杀上门来了?

    那就不是钱的问题了。

    楚光会以“游戏内活动”的形式,发布“永不撤退”的战争动员,并且临时免除玩家们在活动中的死亡惩罚,发给他们武器。

    面对一群悍不畏死的天灾。

    就算是不知何为恐惧的变种人也会胆寒。

    “……等他们玩的差不多了,我会再开放新的身份等级给他们玩。公民的后面还有中级公民,可购买的土地也会提升到25平米。到时候第二圈围墙也盖出来了,水泥、砖头、木材、钢材也不缺了,不出意外他们会再盖一栋大点儿的房子,并且把以上事情再做一遍。”

    “哪天在家门口盖房子盖腻了,我会扔个贵族头衔给这些老玩家们,再安排个稍微远点的封地,让他们自己去折腾。武器、弹药、粮食、燃料、建材……总有他们能生产,生产不了就从老家这儿进口好了,正好给新玩家们找点事情做。”

    “至于再以后?等以后再说吧。妈的,我自己都才解锁到避难所的b1层,倒是替他们操心的有够远……”

    404号避难所到底存着多少台培养舱都还是个未知数,搞不好以后还得他自己想办法造这玩意儿。

    他确信那位神通广大的初代管理者,是在这座避难所里完成了某项“前所未有”的伟大技术。

    并且一定会在他揭开所有秘密之后,将一切的真相告知他。

    不过,虽然未来的路无法预期,但对于这次alpha0.3版本的大更新,楚光的心中还是充满了信心的。

    他在下一盘大棋。

    在他的第一阶段计划中,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玩家们,全都是优质的生产力,直接跳过农业社会跃进工业化没有一点问题。

    而完成了最基础的工业化,在废土上就具备了生存的前提。

    到了第二阶段,随着玩家数量的扩大,楚光会试着吸纳一批废土上的原住民加入到前哨基地,从事种地、砍树、烧水泥这些基础生产岗位。如果这些原住民里有特殊人才,他也会安排特殊的岗位给他们。

    而那些已经升级成公民的玩家们,则可以从基础的体力劳动岗位中解放,更多的投入到创意、战斗、探索等富有挑战性和“乐趣”的工作中,充分发挥他们能不断复活、反复试错的优势。

    到了第三阶段,也就是最后阶段。

    理想情况下,作为npc的废土原住民和身为克隆体的玩家们,应该已经形成了一种特殊的共生社会关系。

    彼此优势互补,又互相约束。

    一切顺利的话,在这里拥有房产、财产、装备、友情、甚至爱情的玩家们,会将废土ol当成他们的“第二人生”,成为秩序的拥护者而不是挑战者,形成一个良性的游戏生态。

    这种游戏在现实中其实也是存在的。

    俗称“服务器环境”。

    当然,楚光也知道,计划是永远赶不上变化的,所以他也准备了许多的plan b,以应对突然发生的状况。

    但至少目前来看,第一阶段计划的实施还是相当不错的。

    这些楚光精挑细选出来的封测玩家们,显然都被他画的大饼给馋到了,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配合。

    小柒抬着摄像头,望着站在旁边的主人,小声提醒他。

    “主人,您知道吗,您现在笑的就像个反派诶。”

    “反派?你见过像我这么善良的反派吗?”

    楚光瞪了这个不会说话的家伙一眼。

    “我将他们从无聊的日常中解放,给予了他们人生中不平凡且额外的12个小时。而他们所需要付出的仅仅是一点点汗水和做梦的时间,除此之外他们没有任何损失,甚至都没有花一分钱!”

    妈的。

    这么一说好亏啊。

    这头盔就该收费的!

    不过思来想去,楚光也不知道自己要钱有啥用,网购的东西又送不过来,服务器的电费和头盔的成本又不需要他来付。

    至少现在,收钱反而会很麻烦。

    摇了摇头,楚光从窗外收回视线,转身背对着小柒打了个哈欠。

    “天台上的风有点大。”

    “我先回避难所了,这里就交给你了。”

    他最看好的一只“牛马小分队”,已经带着集资买来的弓箭、标枪和干粮出发,应该是打猎去了。

    之前楚光一直有在刻意培养那个叫夜十的玩家,不但教会了他废土上生存的经验,以及如何运用“感知”去追踪猎物、洞察危险,并且还带着他成功寻找到了鹿群的足迹。

    如果这都打不到猎物回来,简直愧对自己的栽培。

    正好9mm子弹也不多了,楚光决定今天就给自己放个假。

    小柒动了动摄像头,乖巧领命。

    “遵命,主人。”

    ……

    时间到了中午。

    避难所居民大厅的隔壁,半敞开的培养舱里,钻出来一道嘶哑地呜咽声。

    “呜呜呜,姐姐我终于活了!”

    先前起来的太激动,脑门磕在了还没完全打开的舱盖上,鸦鸦揉着发红的额头从培养舱里坐起。

    看着正对面镜子中娇嫩的肌肤和傲人的**,她的瞳孔中盈满了泪水。

    一半是疼,一半是兴奋。

    上线之前,她已经在论坛ob了整整三天!

    三天啊!

    天晓得这三个难眠的夜晚,没有头盔的自己是如何熬过来的。

    擦干挤出来的眼泪,鸦鸦迅速套上放在舱头储物格的衣服,用力一提,拉紧拉链,小跑步地朝房间外走去。

    居民大厅里的灯亮着。

    刚从外面回来的楚光,正坐在大厅的电脑前上网。

    听到从隔壁传来的脚步声,他随手关掉了正在浏览的网页,松开鼠标,向走进大厅的那名玩家看了过去。

    只见这位小韭菜低着头,用忏悔的语气说道。

    “尊敬的管理者大人,请允许我为自己草率、无谋的行为向您道歉!”

    虽然策划和她说,道歉并没有什么意义,但奈何这个npc做的也太逼真了。

    尤其是当他看过来的时候,她总觉得自己要是不说一句对不起,自己都没法原谅自己。

    “不必向我道歉,你辜负的是组织的信任,以及那些还在地下长眠等待的人们。”

    楚光看了一眼她身上的衣服。

    没记错的话,这种蓝外套制服,每台培养舱只配了两套。这家伙要是再死一次,怕是只能果奔了。

    藤藤那边虽然做了些保暖的兽皮外套,但只适合穿在外面,里面要是什么也不穿,多少会有点少儿不宜。

    尤其是这家伙的身材有点儿特殊……

    楚光面无表情地继续说道。

    “……按照规则,我应该扣除你500点贡献,但遗憾的是你并没有贡献点可以扣。”

    鸦鸦低着头,惭愧说道。

    “真的非常抱歉,我愿意接受一切惩罚!”

    “惩罚是为了让你吸取教训,想要在这片废土上生存下去,需要的不只是勇敢,还有头脑。我希望你能珍惜自己的生命,也更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前往地表的机会。”

    楚光顿了顿,继续说道。

    “交给你一个任务,去外面采集100公斤的食物回来,包括不限于野菜、浆果、蘑菇。直到惩罚任务被完成之前,你的身份将从‘居民’下降至‘罪民’,该身份无法正常领取任务,也无法获得任何奖励。”

    “记住,你的余额已经不足以支付死亡惩罚。如果再次死亡,我会将你永久遣返回地下。”

    “好自为之。”

    永久遣返,意味着剥夺游戏资格。

    在虚构的游戏设定中,所有玩家都来自避难所的最深处——一座冷冻着成千上万人的休眠中心,作为重返地表的先遣部队在活动。

    听到永久遣返这四个字,鸦鸦身子一颤,连忙说道。

    “是!我保证再也不会了!”

    对她反省的态度还算满意,楚光轻轻点了点头。

    “去吧。”

    鸦鸦垂头丧气,正准备朝着门口走去,不过就在这时,坐在办公桌前的管理者忽然叫住了她。

    “等一下。”

    鸦鸦停住脚步回头。

    “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嗯,你稍微等一下,我给你看个东西。”

    说着,楚光从抽屉里,取出了一盒金属包装的罐头,扯开拉环,将罐头的盖子撕下。

    香气从罐头内飘出。

    楚光看到之后愣了下。

    没想到这上了年纪的罐头,非但没有油脂分层,品相看着更是和刚生产出来的一样。

    该不会就是刚刚加工出来的吧……

    楚光表情有些古怪。

    还需要试毒吗?

    总觉得没必要。

    刚复活的鸦鸦倒是没想那么多。

    她这会儿肚子正空着,本来是不饿,但看到那美味可口的罐头,顿时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抬头看向了管理者大人,她的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和感动。

    “这,这是给我的吗?”

    楚光也不答,只是问道。

    “想吃吗?”

    鸦鸦迅速点头。

    “想。”

    楚光接续问道。

    “那颜色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比如……绿色的光?”

    鸦鸦使劲摇头。

    “没有!”

    饿的时候看啥都香,她注意力已经完全被食物给勾住,忍不住再次咽了口唾沫。

    这管理者也太良心了吧!

    虽然刚刚惩罚了自己,但但但——

    “好的,我知道了。”

    楚光将罐头收了回来。

    “我就给你看看,别想太多。”

    鸦鸦:“???”

    最后,这位小玩家是眼中咀着泪花跑出去的。

    坐在椅子上吃着罐头的楚光也觉得,自己这次可能也许确实稍微有一点点过分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赤心巡天〕〔修仙三百年突然发〕〔给爷爷烧纸,地府〕〔宇宙职业选手〕〔万古神帝〕〔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