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百炼飞升录〕〔神奇宝贝之余山海〕〔战神之兵王归来〕〔我打造天榜:开局〕〔王者荣耀:神豪刷〕〔女神的上门贵婿〕〔诡异入侵〕〔风起龙城〕〔嘉佑嬉事〕〔驭房之术〕〔贞观憨婿〕〔这个剑修有点稳〕〔喜遇良辰〕〔给爷爷烧纸,地府〕〔大小姐们的餐桌〕〔明末之藩王崛起〕〔考古学家的原始男〕〔开局被大古撞破身〕〔网游之开局献祭了〕〔兽世凶萌小巫娘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38章 向我开枪啊!
    楚光扭过头去。

    只见一壮汉站在门口,左胳膊牢牢锁住夜十的脖子和被捆住的双手,右手握着手枪,枪口抵在他的太阳穴上。

    然而就在他刚把那句“放了她”说出口的瞬间,两把枪已经迅速对准了他。

    那壮汉见状,下意识地就往夜十身后躲,急忙嚷嚷道。

    “都别特么动!你们的同伙儿在我手上!我知道你很强,但你还能快过子弹么?”

    端着枪的楚光愣了下,嘴角不自然地上翘。

    我很强?

    嘿,这多不好意思。

    来废土混了五个多月,还是第一次有人夸他强。

    “陈扬?你没死?!”夏盐瞪大双眼,看着门口那人。

    那壮汉表情明显有些尴尬,但还是勉强从脸上挤出一个笑容。

    “呵呵,老子可没那么容易交代在这儿,你等着,我先把你救出去!”

    夏盐的眼中重新燃起了生的希望。

    如果可以,她当然不希望落在这帮“原始人”的手上。用仅剩的五个脚趾她都能想到,被俘虏的自己会遭到怎样的对待。

    偶尔会有被俘虏的佣兵,被队友或者保险公司的人从奴隶贩子手中赎回来,如果他们恰好被卖到巨石城的话。

    但就算还活着,他们也和死掉没什么区别了。

    无论是精神,还是**。

    总算从那壮汉的胳膊底下挣脱了一丝空隙,差点儿没被憋死的夜十连气都不带喘一口。

    只见他一边拼命挣扎,一边嘴里嚷嚷着。

    “开枪啊!向我开火!!你们还在等什么!”

    “草……这煞笔还有狐臭,熏死老子了!”

    如果知道这家伙嘴里在嚷嚷着些什么,没准那壮汉真会忍不住一个走火把他给崩了。

    但很可惜。

    那人听不懂,只觉得这人质怪吵闹。

    扬起枪柄狠狠砸了下人质的后脑勺,陈扬厉声呵斥。

    “老实点!”

    夜十哪里会老实。

    超限的痛觉他根本感觉不到,反而因为给砸了这么一下,气得他嚷嚷更用力了。

    “向我开火啊!管理者大人,请不用担心我,我死不了!”

    废话。

    老子当然知道你死不了。

    你以为是谁在给你们买活!

    楚光心里翻了个白眼,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显露,不动声色地看着门口那个叫陈扬的壮汉,轻描淡写地说道。

    “我不喜欢被人威胁,你最好把枪放下,双手举过头顶靠墙,我可以饶你一命。”

    陈扬激动地说道。

    “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我真会开枪!”

    “我也一样,”楚光平静地看着他,“你要试试吗?我们数到三一起动手。”

    靠在吧台下的夏盐看不下去了,她不想好不容易死里逃生的队友,因为自己交代在这里。

    “够了,陈扬,你一个人走就可以了……不用管我。”

    楚光没理她,轻声说了第一个数字。

    “3。”

    看着已经开始倒数的楚光,陈扬的额前滑过一滴冷汗。

    这个疯子!

    难道就一点儿也不顾及同伴的生死吗!

    还有他手中的人质,一脸慷慨赴死的表情,根本不像是人质该有的样子。

    “2。”

    疯了。

    全都疯了!

    “等一下,停,我无意威胁你!人都给你没问题,我只要一样东西!”

    陈扬承认自己怂了。

    匆匆看了坐地上的夏盐一眼,他语速飞快地继续说道,“把她身上的钥匙给我,拿到钥匙我立刻放人!”

    楚光抬了下眉毛,有些好奇。

    “钥匙?”

    “一张磁卡!她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楚光看向躺地上的夏盐,然而这女人并未看他,只是一脸茫然地看着昔日队友。

    “原来你是为了钥匙……”

    “随你怎么说,与其平白无故的死在这里,倒不如让我完成一部分委托。”

    队友?

    这里可是废土。

    原本他就是打算等爬行者走了,再去摸队友们尸体的,否则也不会装死逃命,一直冷眼旁观看着,等现在才来帮她了。

    陈扬无视了满眼失望的前队友,用枪抵着人质的太阳穴缓缓后退,目光死死地盯着楚光脸上的表情。

    “怎么样?一个女人,还有你的同伴,我只要她身上的一张卡!反正你拿着它也没用。”

    楚光点了点头。

    “有道理。”

    这么说来我还赚了?

    不过……

    没有必要。

    楚光看向夏盐。

    “给他。”

    见管理者半天不开枪,反而和绑匪谈起判来了,夜十挣扎的更激烈了,生怕这npc为了自己向绑匪妥协。

    “不用管我啊!方长,你丫的傻了吗,开枪啊!”

    老子是玩家。

    怕个屁啊!

    在这儿死了那也是壮烈牺牲,好感度不得噌噌的涨!

    “我特么……你别乱动,让我瞄一下。”

    方长紧张地一批。

    他哪里敢乱动?

    倒不是下不去手,补队友这种事儿他玩吃鸡的时候又不是没干过,但这游戏毕竟不是吃鸡,管理者没动手,他哪里敢乱动?

    万一错过了关键剧情咋整!

    夏盐默不作声地从兜里摸出沾血的磁卡,那是队长临死前交给她的。

    按理来说陈扬不可能知道这张卡在自己身上。

    除非他已经摸过了队长的尸体。

    一瞬间全明白了。

    夏盐面无表情地看着昔日的队友,比起悲伤或者恐惧,心中更多的是麻木。

    或许自己今后的下场会很惨吧。

    就像用脏的抹布一样被扔在墙角等待发霉,或者被这些野蛮人转手卖给其他奴隶贩子,直到她无法继续劳动。

    但她忽然间觉得,这些都不重要了。

    “拿去。”

    两根指头夹着,她将卡片扔了出去。

    看着落在脚边的卡片,陈扬眼中闪过一瞬间的狂喜和藏不住的贪婪,伸出脚踩住,想将它踢到门外。

    然而就在这时,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几乎就在他伸出右脚的同时,怀中激烈挣扎着的人质忽然身子一软,从他胳膊肘里滑了下去,一膝盖直接跪在了地上。

    还没等陈扬反应过来是咋回事儿,旁边便砰砰传来两声枪响,其中一枪更是直接将他的脑门射了个对穿。

    额前爆开一串血雾。

    瞪大着双眼的陈扬,直挺挺地向后倒去,到死也没想明白,刚才一瞬间发生了什么。

    “草!中了!”

    一枪爆头!

    挪开手中的枪管,方长激动地喊了出来。

    “那是我打中的,你的子弹都飞外面的路灯上了……再好好练练吧。”楚光一脸无语地将步枪重新上膛。

    他对这些玩家的枪法已经不抱指望了。

    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动用“gm”的权限,将玩家从游戏中强制踢下线。

    没想到这功能意外的好用。

    当然,玩家问起来的话,他也不会承认就是了,顶多用策划的身份解释一句网络波动。

    “你,把他杀了……”

    夏盐一脸木然地看着楚光,显然也没料想到他会突然开枪。

    楚光不耐烦地说道。

    “我说了,我讨厌别人威胁我,何况我给过他机会。”

    更何况那家伙拿枪指着他的人。

    正说话间,滑跪在地板上的夜十忽然一阵抽搐,一脸懵逼地醒了过来。

    “我刚才怎么掉线了?”

    视线茫然的移动,落在身后的死人身上,夜十顿时一个激灵,条件反射地从地上跳了起来。

    “卧槽,这家伙咋死的?”

    又跳剧情了?!

    方长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可能是网络波动吧,能登回来就好……一枪爆头,嘿嘿,兄弟牛批吧?”

    “牛批牛批,牛的一批!”

    好吧。

    看来自己连解释这一步都能省掉了。

    从俩玩家身上收回了视线,楚光感觉自己恢复的也差不多了,于是便从餐厅的椅子上起身。

    走到陈扬的尸体旁边,楚光伸手从他脚边捡起了那张沾满血的卡片和掉落的手枪。

    前者暂时用不上,后者倒是个好东西。

    楚光拿着手枪把玩了一阵,看样子这玩意儿应该是半自动,威力如何暂且不知,但应该不小。

    “我打算走了,你自求多福。”

    见楚光在和自己说话,夏盐茫然抬起头。

    “你们不带上我吗?”

    楚光反问了一句。

    “我有说要带你走么。”

    夏盐愣住了。

    这和她预想中的完全不同,也彻底出乎了她的预料。

    但现在已经没有时间留给她思考了。

    眼看着那个叫楚光的男人确实不是在开玩笑,带着他俩个忠心耿耿的手下向着门外走去。

    一想到自己要被一个人留在这里,她顿时慌了。

    “你们……真的不是掠夺者?”

    楚光停住脚步,看着她调侃了句。

    “你很失望?”

    “我,”夏盐张了张嘴,尴尬了好一会儿,干咳了声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你们是附近的幸存者?可以带我去你们的聚居地吗?”

    反正她也无处可去了。

    想凭一条腿走回巨石城,简直比单挑干翻爬行者还离谱,更何况她也回不去了。

    眼前这伙人既然不是掠夺者或者奴隶贩子,跟他们走到也不坏。

    然而楚光并不想带着这个拖油瓶。

    避难所目前的医疗条件肯定没法给她安机械义体,最多让木工给她做个拐杖用着。

    缺了条腿肯定干不了重活儿,还凭空多一张吃饭的嘴,有这粮食还不如多招个玩家进来。

    不过就在这时,他听见了俩玩家的小声交谈。

    “这女的是新npc?”

    “有可能,但说不好……看样子管理者好像不打算带上她。”

    “可我觉得她还能抢救下。”

    “确实,看样子她应该是佣兵之类的身份,就算断了条腿,制作枪械、武器啥的应该还是没问题的吧?”

    emmm……

    这么说好像也有点道理。

    楚光略加思索,看向了夏盐。

    “话我就直说了,现在的你就是个累赘,就算把你放在附近的幸存者聚居地,你的下场也不会比死好多少。”

    夏盐咬了咬嘴唇,低下了头。

    这是实话。

    不用说她都能想象到,自己会是什么下场。

    看着这个一言不发的女人,楚光继续说道。

    “当然,如果你有一技之长,我也不是不可以带上你……”

    “只要你愿意为我工作。”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明克街13号〕〔这个明星很想退休〕〔赤心巡天〕〔给爷爷烧纸,地府〕〔修仙三百年突然发〕〔宇宙职业选手〕〔镇妖博物馆〕〔万古神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