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上门贵婿〕〔王者荣耀:神豪刷〕〔斗罗之全职阴阳师〕〔男神拯救计划〕〔战斗就变强〕〔剑道狂神〕〔御兽世界:龙骑士〕〔全职剑修〕〔万夜之主〕〔斗罗之刷到极品武〕〔让你代管新兵连,〕〔某科学的不变信仰〕〔网游之拯救一切的〕〔末日了我竟成了丧〕〔诸天浪人:从弹棉〕〔退圈后她惊艳全球〕〔武布中华〕〔全能金属职业者〕〔镇妖博物馆〕〔荡剑诛魔传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37章 爬行者!
    可为什么会在白天?!

    背脊一阵冰凉。

    来不及思考这个问题,楚光猛地抬起枪口,扣动扳机的同时,厉声喝道。

    “散开!”

    砰——!

    枪口喷射火焰。

    然而距离太远,子弹并没有命中目标,只在爬行者身后的墙壁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弹孔。

    被那溅射的石子和弹片激怒了,爬行者一口咬断了衔在嘴上的腿骨,鲜血淋漓的嘴中发出凄厉地咆哮。

    “嗷!”

    玩家们都被这气势给吓傻了,站在板车的旁边一动不动,双脚就像被黏在了地上一样。

    卧槽!

    这特么可比掠夺者震撼多了!

    “要我说几遍!从板车旁边散开!”楚光一边吼着,手上的动作丝毫不停,快速拉动枪栓继续射击,又是连续打出几发子弹。

    多亏这些天来打猎积攒的经验,虽然没有让他变成指哪打哪的神枪手,但至少让他换弹的动作比刚摸到枪时流畅了许多。

    爬行者的四只手臂快速舞动,很快身形一闪,钻入了一旁的窗户。

    这时候,两玩家总算反应了过来,慌忙抬起枪口,紧张地瞄准。

    “管理者大人,我们哪也不去!”

    “没,没错!誓死捍卫——”

    “我特么让你们从粮食旁边滚开!”

    看着这俩个还在那儿结结巴巴念台词的蠢货,楚光恨不得给他们屁股上来一脚。

    然而现在显然不是这么做的时候。

    他能感觉到,危险在快速的接近。

    爬行者和啃食者不同。

    虽然两者都是变种真菌侵蚀之下的产物,但后者明显更像是没有自主意识的丧尸,仅保留了进食的本能,畏惧阳光,战斗力甚至不如变异鬣狗。

    但前者就不一样了,这家伙和“活着”的生物几乎没有区别,它们不是依靠本能在狩猎,而是会依靠头脑。

    它们不但会思考战术,甚至还会追击已经从视野中丢失的目标,阳光会令它们感到畏惧,但并不能限制它们的行动。

    到底是哪个蠢货将这玩意儿招惹出来的!

    一滴冷汗从楚光的额前滑过,他的视线飞快地在沿街的混凝土建筑商游动,神经绷紧到了极点。

    左边?

    还是右边——

    眼角余光瞥见一道残影,楚光猛地调转枪口,指向了右侧的沿街商铺的二楼。

    也几乎是同一时间,那只面目可憎的爬行者挥舞着四只手臂,凶猛地朝着他冲了过来。

    砰——!

    扣在扳机上的食指自己就动了。

    电光石火之间,这一发子弹幸运地打在了那啃食者的肩膀上。

    黑血四溅。

    爬行者发出吃痛的惨叫,翻滚着摔在地上。

    虽然慢了半拍,但两名玩家终究还是反应了过来,连忙抬起手中的5mm铁管步枪开火。

    然而由于两把枪都是没有膛线的劣质品,再加上俩人都没有任何的射击经验,砰砰两声枪响也就打了个寂寞。

    毛都没摸着。

    肩膀上的枪伤并没有令爬行者停下,反而激起了它的血性,只见它一个翻滚调整了身形,不顾一切地冲向了它认为威胁最大的目标。

    死亡如风而至。

    刚刚完成换弹的楚光,几乎是本能地松开了手中的铁管步枪,拔出被他插在背后当标枪用的钢管,横在身前,架住了咬向自己的血盆大口。

    钢管发出不堪重负的咯吱声,楚光死死咬紧牙关,全身的每一寸肌肉都绷紧到了极限。

    然而,9个点力量或许异于常人,但在爬行者这样的异种的面前终究还是稍逊一筹。

    即便楚光拼尽全身的力气,仍然感觉双脚渐渐失去对地面的掌控,被贴地爬行的异种用蛮力推着倒退出去,狠狠地撞在了路中央抛锚的公交车上。

    咚——!

    完全锈蚀的车壳被撞的开裂凹陷,楚光感觉背后一瞬间失去了知觉。

    然而也正因此,死亡的威胁点燃了他求生的本能。

    “草!”

    双目渐渐爬上了血丝,死死瞪着逐渐逼近的尖牙。

    楚光忽然感觉到,一股力量正从自己偾张的血管中不断涌出,竟然硬生生逼停了靠向自己的大嘴,甚至隐隐将它逼退。

    或许是从眼前猎物身上嗅到了一丝危险,爬行者猛地扬起了两只前臂,打算扯住猎物的肩膀,将他彻底撕碎!

    然而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砰砰两声枪响接着响起。一枪打在了公交车上,另一枪打在了爬行者的肩胛骨。

    “嗷——!”

    背部中枪的爬行者,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

    咬住钢管的尖牙下意识松开,头颅猛地向后扬起,一时间失去了平衡,也失去了对猎物的控制。

    “啊啊啊!去死吧!”

    丢掉手中的枪,方长一把捡起先前被楚光扔下的9mm铁管步枪,嗷嗷叫着发起了冲锋。

    枪法马?

    那就贴着打!

    砰——!

    扳机扣动,火光喷射,黑色的血液在爬行者的背上爆开。

    这一枪依然不足以致命,但已经足够了。

    楚光抓住机会,扬起手中彻底弯成v字型的钢管,将带尖儿的那头猛地扎进了爬行者的脖子。

    一下。

    两下。

    三下!

    接着他使出全身的力气一搅。

    黑色的血液狂涌喷出,仿佛拧开的水龙头,冲天而起,淋了楚光一身。

    爬行者发出干瘪的惨嚎,胡乱挥动着胳膊,挣扎着向后倒退,最终姿势扭曲地重重摔在地上,抽搐几下,不再动弹。

    靠在公交车上的楚光喘息着,抬起胳膊蹭掉了脸上黑血,呸了一口唾沫在地上。

    “谢了。”

    看着浑身浴血的管理者,俩玩家心中大为震撼。

    好强!

    换他们上,别说是和这爬行者打个有来有回了,怕是连一回合都撑不住,人就已经没了。

    “不客气……我扶您起来。”

    方长最先回过神来。

    见剧情应该是走完了,他立刻走上前想将管理者扶起,却见管理者抬了下手,阻止了他。

    “不用,我歇会儿……”

    喘息着的楚光看了一眼自己青筋暴起的胳膊,仿佛看见了肌肉下血管的跳动。

    这就是藏在基因序列中的潜能么……

    先前被逼到绝境时,他感觉到一股无穷的力量从双臂涌出,竟然与爬行者拼了个不相上下。

    很难形容刚才的那种感觉。

    轻轻握了握酸软的双拳,楚光决定回去之后做个体检。

    他想知道刚才自己的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时候,扛着枪的夜十也走了过来。

    “管理者大人,我们要不去旁边的商铺里休息一会儿?街上太空旷,我担心会有危险……”

    “确实,刚才那么多声枪响,附近有人的话肯定听见了。”方长也在一旁附和道。

    其实楚光想说,任何幸存者听见了爬行者的嚎叫,都会躲得远远的,看都不敢往这边看一眼。

    但这会儿他全身肌肉酸的就像坏掉了一样,确实需要休整一下。

    “也好……方长,你扶我去街对面的餐厅里。夜十,你把我们的板车拖到门口。”

    夜十用力点头。

    “好嘞!对了,那个爬行者的尸体需要回收吗?”

    楚光摇了摇头。

    “不用。”

    “它的肉不能吃。”

    爬行者的神经系统已经完全被变种真菌侵蚀,每一寸细胞都蕴含着足以致命的神经毒素。

    严格意义上来讲,淋在他身上的黑血也是带毒的,不过抛开剂量谈毒性都是耍流氓,只要不作死地嘬两口基本上也不会有事儿。

    况且他可是有7个点的体质,恢复能力、异常状态抗性以及免疫力基本上是正常成年男性的140%,本身也没那么容易中毒。

    说起来,也不知道这爬行者到底算不算哺乳动物,能不能扔进活性物质提取器里回炉。

    如果能搞定发电机,倒是可以试一试。

    只是……

    看了一眼被粮食堆得满满当当的板车,楚光心中默默叹了口气。

    可惜。

    已经没负重了。

    总不能把那家伙的尸体堆在要吃的粮食上……

    ……

    夜十朝着板车的方向小跑过去。

    楚光一只手搭在方长的肩膀上,一瘸一拐地向着街角对面的餐厅走去。

    然而当两人穿过敞开的店门口,正准备找个地方坐着休息一会儿的时候,忽然注意到餐厅的吧台前靠坐着一个人。

    那是一个红头发的女人。

    英气十足的脸因为失血而苍白,细长的眉毛紧锁着,额头上能看见豆大的汗珠。

    要命的是下面——她整个右腿膝盖下面的部分已经不见了,伤口只用撕下的半边袖子和绷带做了简易的包扎。

    好家伙。

    原来是你拉的仇恨啊。

    不过这都没昏死过去,倒也是个狼灭。

    楚光现在总算是弄明白了,刚才那只爬行者嘴里叼着的人腿,究竟是从哪儿来的了。

    “新的npc!”

    方长还在那儿惊喜,楚光已经从他手上夺过自己的步枪,毫不犹豫地瞄准了躺在地上的那个女人。

    “你最好还是老实点……我那点伤怎么也比你的轻。”

    女人的手已经摸到了地上的手枪。

    看着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了自己,她任命地撇了撇嘴,将手枪推到了楚光脚下,干脆闭上了眼睛。

    “她是敌人?”

    注意到管理者的动作,方长紧张地向他确认起了对方的身份,然而在后者看来,在废土上问这个问题本身就很蠢。

    “不知道。”

    也不重要。

    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地回答,楚光示意他将自己扶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接着“咔”的一声拉栓上膛,将步枪拍在了桌子上。

    听到子弹上膛的声音,女人的眉毛顿时一阵抽搐,紧闭着的眼中写满了懊悔。

    这特么谁能想到。

    这家伙手里的枪居然是没上膛的……

    虽然身上疼得厉害,但楚光仍然从脸上挤出了愉快的表情。

    “我们可以聊聊了。”

    女人强作镇定,表情平静地说道。

    “你想知道什么?”

    楚光也没绕圈子,先自报家门,然后直入正题。

    “楚光,你的名字?”

    “夏盐。”

    “你是什么人?”

    “巨石城的佣兵。”

    “队友呢,就你一个?”

    “死了。”

    “哦……死了几个?”

    夏盐的嘴角抽搐了下,咬着牙说道。

    “三个……除了我,全死了。”

    楚光点了点头,看向了正拖着板车从门外走来的夜十,用普通话说道。

    “东西就放门口,别拖进来了,你去这附近找找,看有没有穿着打扮和地上这位女士一样的……尸体。”

    “找到的话,把他们身上的装备带回来。”

    夜十懵逼地看着瘫坐在吧台前的那个女人,不知道这npc从哪儿冒出来的。

    淦!

    又错过剧情了?

    盯着转身离开的那个男人,夏盐的眼神略微闪烁,她既听不懂楚光说的鸟语,也不清楚这个人去干什么了。

    “对了,差点忘了问你,那个爬行者是怎么回事儿?”楚光看着睁开眼的夏盐,接着问道,“你们是怎么惹上它的。”

    “是它盯上了我们,”夏盐也没隐瞒,坦白说道,“我们当时在搜寻117号避难所的入口,结果遇上了它……它从地铁里一路追了出来,我们几乎团灭。”

    爬行者确实挺难缠的,尤其是在狭窄地形,就算是经验丰富的老兵也会感到棘手。

    楚光也是第一次碰上这玩意儿,以前只听贝特街的老查理说过,碰到四只手的怪物赶紧跑,有多远跑多远。

    现在想想,得亏没听那老头的。

    这特么哪可能跑得掉!

    “117避难所入口?那是什么?”楚光好奇问道。

    “不知道,我们只知道它的大概位置在清泉市北郊7号线新世界百货站附近,里面有我们雇主要的东西。”

    楚光点了点头。

    他并不是很在意这家伙说的是真是假,也根本不关心。117号避难所里或许会有些好东西,但并不值得他冒险。

    瞧瞧这家伙的这幅惨样。

    连专业人士都被揍成这样,指不定那儿还有什么危险等着。

    现在当务之急是将前哨站发展壮大,楚光并不打算节外生枝。等以后实力壮大了,直接当副本扔给玩家去研究不香吗?

    何必自己去冒那个险。

    见楚光似乎不是很感兴趣,夏盐试探着问道。

    “你不感兴趣?”

    “我为什么要感兴趣。”

    “我听说里面有一台动力装甲。”

    “哦,你们看见了?照片我瞧瞧。”

    “……没有。”

    楚光淡淡地笑了笑。

    “那就等你有了在和我讲这种话吧。”

    对他来说,和这家伙聊天也就打发个时间,等一会儿夜十舔完包回来,他估计也休息的差不多了。

    地上的那把手枪他会给她留着。

    至于能不能活下去,就和他没关系了。

    “顺便问下,你头发是染的还是天生的?”

    夏盐愣了下。

    这话题太跳跃,他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天,天生的。”

    “哦,颜色挺好看的,不过该洗头了。”

    夏盐恼怒地瞪着他。

    “你在戏弄我吗?”

    楚光笑了笑,觉得挺好玩。

    然而就在他正打算再调侃两句的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一声厉喝。

    “放了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赤心巡天〕〔给爷爷烧纸,地府〕〔修仙三百年突然发〕〔宇宙职业选手〕〔万古神帝〕〔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