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上门贵婿〕〔百炼飞升录〕〔王者荣耀:神豪刷〕〔四合院之我郭大撇〕〔精灵世界的底层训〕〔空间福女好种田〕〔一辆房车,套路井〕〔面壁者:从球状闪〕〔签到黑科技房车和〕〔率土之新王崛起〕〔从木叶开始逃亡〕〔麻衣诡相〕〔悬剑峰上有剑仙〕〔道诡异仙〕〔星武耀〕〔在火影练吸星大法〕〔都市逆天仙医〕〔穿越后,我和夫君〕〔重生东京泡沫巅峰〕〔重生之我真不是股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14章 来自巨石城的奸商
    随着招募玩家的任务完成,奖励和说明书一起到账。

    404号避难所内。

    楚光一边看着系统投射在他视网膜上的说明书,一边端详着传送带旁,那台长得和棺材一样的铁疙瘩。

    根据说明书上的介绍,这玩意儿是用来生产“合成克隆人的原料”——也就是“活性物质”的装置。

    简单来说,功能类似于尸体回收?

    不过看这说明书上的描述,异种的尸体似乎也在回收范围内。

    大致了解了这玩意儿的用法,楚光用从外面捡来的板车,将它拖到了电梯上,跟着电梯一起回到了地表。

    他可不想将尸体弄进避难所。

    至于电力。

    总会有办法。

    电梯缓缓上升,停稳开门。

    就在他拖着板车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小柒的声音几乎让是同一时间从楼上传来。

    “主人!”

    “怎么了?”

    “您的玩家那边好像有情况……一只黑色的大鸟正在袭击他们!在疗养院的北侧!”

    黑色的大鸟?

    楚光先是一愣,脸色随即一变,立刻丢下手中的板车,朝着疗养院外的方向赶去。

    ……

    “卧槽?夜哥牛批啊。”

    “刚才那个前滚翻躲闪有点东西!”

    “滚蛋,老子特么是被吓的!别傻站着了,快,快来帮我一把!”

    疗养院北边的树林。

    一只黑色的鸟站在十米高的树杈上,锐利的视线死死地锁定着地面上的一众玩家。

    鸟腿微曲,风筝大的翅膀向后折叠,随时准备弹射起步。

    听到夜十这边的动静之后,另外三个玩家立刻放下手中的活儿,拿着斧子朝这边赶了过来。

    可能是见地上人多势众,那只黑鸟没有立刻展开第二轮的俯冲,而是停在众人够不着的地方伺机而动。

    狂风俯下身,在地上捡起一根黑色的羽毛,盯着看了两眼。

    “有点像乌鸦。”

    “乌鸦有这么大?!”瞟了一眼旁边木头上的抓痕,夜十一边后退,一边心有余悸地说道。

    “这玩意儿应该就是异种了……伽马射线或者别的东西产生的突变体,我在官网上看过设定。”方长谨慎地盯着他,一刻不敢放松。

    夜十:“官网有设定?!不是就一个预约页面吗?”

    狂风:“那是几天前了……昨天官网更新了新功能,你都没看吗?”

    “先别扯淡了,咱现在该咋办?就这么干耗着?”夜十紧张地又退了一步。

    现在离那鸟最近的变成狂风了。

    四人一鸟陷入僵持。

    就在这时,“嗖”的一道破空声划过四人头顶,朝着那只大鸟笔直地砸了过去。

    “呷!”

    石头虽然没有砸中,却是将那大鸟吓了一跳,扑腾着飞起,跳到了另一根树杈上。

    当它扑腾着翅膀,在树枝上终于稳定身形,却是看见地上那人又是捡起一颗石头,朝着自己扔了过来。

    大鸟彻底怒了。

    它还是头一回见到,在这片属于它的领地里,敢对自己这么嚣张的家伙。

    弯曲的双腿猛地发力,从树杈上腾空跃起的它就像一发出膛的炮弹,一头扎向了楚光。

    锐利的爪子前伸,犹如张开的钩锁。

    然而畜生终归是畜生,就算再长一个脑袋,它也不可能读懂那嘴角翘起的一丝嘲讽。

    丢开了手上的石块,楚光熟练地一把抓住插在地上的钢管,将锋利的那头狠狠地扎了出去。

    电光石火之间,根本来不及闪避。

    虽然那大鸟在看到楚光捡起自己没见过的家伙的一瞬间,惊觉地扑扇翅膀想要拉开距离,然而在惯性地作用下基本不可能来得及。

    那根水管犹如一杆标枪,狠狠地扎进了它的胸口。

    “呷——!”

    凄厉地叫声在林间回荡。

    带血的羽毛四散飞舞。

    看着挣扎飞走的大鸟,楚光默不作声地上前,从地上捡起了鲜血淋漓的水管。

    “这可不是乌鸦。”

    “它的学名叫隼……大概在两百年前。”

    四名玩家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被这套行云流水地动作给怔住了。

    卧槽!

    好强!!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对于绝对大多数能在废土上独自行走的幸存者来说,这种程度的身手不过是基操罢了。

    这五个月,楚光别的没学会,就是把扔标枪的本领给练到家了,十米之内指哪扎哪。

    否则他也没机会站在这里装逼了。

    “隼?!有这么大?”狂风吃惊道,这颠覆了他对鸟的认知。

    方丈咽了口唾沫。

    “因为伽马射线?”

    “不只是伽马射线。病毒,细菌,基因武器……各种因素,共同造成了我们今天看到的一切。当然,异种只是我们面临的威胁之一。某些情况下,人会比它们更危险。”

    楚光抬头看了一眼四名玩家身前的松树,接着说道。

    “刚才那只隼,应该是在这树上做了窝,难怪你们这么多人它都不走。”

    一般来说,飞禽是很少主动挑衅比自己庞大的地面生物,它们的食谱主要以变异蟑螂或者老鼠、松鼠为主。

    那畜生虽然飞走了,但飞不远,估计就在附近哪棵树上等死。

    这种带尖儿的水管,虽然穿透力不强,但里面的镂空是天然的放血槽,只要在身上扎了个洞,那几乎是必死的。

    别说是鸟了,就算是人挨着了,也很难将伤口缝合好。

    夜十惭愧地低下了头。

    “抱歉……我光顾着砍木头了,没注意到。”

    “不用抱歉,”楚光抬头看了一眼,“鸟蛋可是个好东西。”

    一会儿有口福了。

    ……

    楚光的判断很快得到了验证。

    在一颗歪脖子树下,他寻到了那只断气儿的黑鸟。

    用匕首给它放了血,剥干净羽毛,楚光将它丢进铁锅,搁在了砖块摆成的灶子上,往灶子下面塞进干树枝和枯叶,拿之前买来的火柴点燃。

    炊烟升起。

    在水煮开之前,楚光将焯了水的大鸟从锅里捞出,串上钢条,直接架在火上烤。

    一起烤的还有那几个鸟蛋。

    没有盐,也没有香料。

    但即便如此,也比煮的半青不熟的青麦糊糊好太多了。

    “这玩意儿……能吃吗?”

    看着铁架上那只“突变体”,夜十本能的感到排斥,但奈何香气不断地撩拨,还是不争气地咽了口唾沫。

    游戏里居然能吃饭!

    这对于吃货来说,绝对是个意外惊喜。

    而这也让他瞬间感觉到,这一上午的辛苦都值得了。

    “熟了就能吃,哪些东西不能吃我会告诉你们的。”楚光慢悠悠地转着烤架,让食物的每一面都充分受热。

    在废土上能吃到野味儿的机会不多。

    哪怕偶尔能像这样逮着能吃的野味儿,也会因为缺乏保存手段很快坏掉。

    在这里,盐是比电力更紧缺的物资。

    尤其是对于生活在清泉市这样内陆城市的幸存者们来说,用大量的盐来腌制食物是不太现实的。

    至于冰箱这种东西,听说镇长大人的城堡里有一台,但楚光也只是听说过,并没有真正见过。

    当然了,幸存者们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比如隔壁幸存者据点——布朗先生的农庄,会生产一种富含焦油和醇醛酮等芳香族化合物的烟叶,即使在没有盐巴的情况下熏制,也能够延长几个月的食物保质期。

    “管理者大人,请问我们到底需要多少木材。”

    等待美食烹饪好是一种煎熬。

    为了转移对食物注意力,方长主动打开了话匣子。

    听到这个问题,楚光随口回了句。

    “有多少砍多少。”

    玩家们面面相觑,没多少干劲的样子。

    楚光一开始也没太在意,不过就在这时,却是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他们是“玩家”,也就是“局外人”。

    和已经穿越到这边来的自己不同,他们随时都可以离开这里,并不存在生存的紧迫性。

    就算自己告诉他们储备木材的重要性,他们也根本不会真正地理解这句话到底意味着什么。

    玩家的身份决定了,他们思考问题的角度和自己不同。就算他们不介意肝,也很难为没有回报的事情持续付出。

    有任务。

    自然也得有奖励才行。

    “让我想想……”

    摸着下巴的楚光陷入了沉思。

    忽然间,他想到了一个点子。

    “下午四点,我们统计一下今天的成果。”

    “胳膊粗的树,每一米长,1点贡献。大腿粗的树,每一米,2点贡献——”

    然而让楚光没想到的是,他的话音才刚落下,四条端着碗的咸鱼,噌地一声站了起来。

    “管理者大人,我突然觉得不是很饿。”

    “我也是。”

    “反正开饭还有一会儿,我再去撸两棵树!”

    “我突然想砍点什么!”

    楚光:“……?”

    他还没说这贡献点能用来干啥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术师手册〕〔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这个明星很想退休〕〔明克街13号〕〔赤心巡天〕〔给爷爷烧纸,地府〕〔修仙三百年突然发〕〔宇宙职业选手〕〔镇妖博物馆〕〔万古神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