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医青枝〕〔百炼飞升录〕〔王者荣耀:神豪刷〕〔将军夫人惹不得〕〔海上升明帝〕〔秘战无声〕〔风起龙城〕〔雾都侦探〕〔山村小神医〕〔诸界第一因〕〔天师下山〕〔庶子夺唐〕〔末世不灭战神〕〔我用阵法补天地〕〔西游:开局对弈赢〕〔我靠美食馋哭全星〕〔全职医仙〕〔诸天:从射雕开始〕〔大明次子〕〔嘿,妖道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七章 要想富,先撸树
    无规矩不成方圆。尤其是对于热衷搞事儿的玩家们,更不能心软了。违规会被踢出游戏,这已经不是一般npc拥有的权能了。看到避难所居民手册第二条后面的备注,玩家们算是彻底明白了,眼前这个nppc,同时还有gm的部分权限,能够将影响其他玩家游戏体验的人“封号”。现在人少,规矩暂时就这三条,如果后面还有需要补充的地方,楚光会考虑推出2.0版本,甚至20.0版。比如规范玩家与玩家,玩家与“npc”的接触规则,以及游戏内的禁止事项等等。在a测之前先搞一轮封测,有一半的原因也是为了这个。避难所里的空间不大,二十来个房间看着挺多,其实每个都很小,被四台培养舱塞的满满当当。上一任管理者似乎深怕他不干活儿,在这里坐吃山空,于是将整个b1层搬得干干净净,愣是一点儿好东西都没给他剩下。楚光没有在避难所内停留太久,讲完规则之后便带着四人和小柒,站上了通往外界的电梯。这四名封测玩家还算听话,很给他这个管理者面子,就是好奇心有点儿旺盛过头了。从双脚踏在地面上的那一刻开始,他们就像是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一路上左摸摸右瞧瞧,啥都想碰一下。全身上下,就没一个细胞能闲得住的!电梯停稳。看着越过残缺的窗户,洒在电梯前的阳光,四名玩家又是齐齐发出了没见过世面的惊叹。“卧槽……”“这光!这墙!这,这这这……”“这也太牛逼了!”“阳光从混凝土废墟的缝隙中穿过,照在钻出地板的小草上,肉眼可见的尘糜在光束中浮动……每一帧都是艺术,每一秒都是经费的燃烧!”“牛逼!还是咱日哥有文化!”“滚,叫爷方哥!”“好的来日兄。”“……”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家伙……楚光觉得有些好笑,但也能理解,故装作什么也没听见,履行自己身为npc的职责,带着他们来到了疗养院外。看着放在地上的工具,楚光转过身面向他们。“如你们眼前所见,核战已经结束了两百年。”“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位于清泉市北部远郊,离核弹坑很远。除非是碰上‘发光雨’或者肉眼可见的放射云,不用太担心伽马值过量的问题。”“避难所不可能永远庇护我们,我们的文明也不可能永远躲藏在废墟之下。记住,我们是重返地表的先头部队,在我们的身后还有成千上万的人等待着我们的好消息,没有时间可以耽搁。”“我们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修缮我们脚下的这座疗养院,在这片废墟上建立一座前哨。”“它将成为我们重返地表的桥头堡。”“交给你们一个任务,捡起地上的斧子,去外面砍些木头回来。”“在冬天来临之前,我们要储备足够多的燃料,同时还要修好我们周围的这些破墙。”“记得别走太远,遇到异种不要轻举妄动,立刻撤回。”“行动!”楚光原本以为自己需要费一番口舌。结果没想到,这些玩家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听话,干脆利落地拎起斧子出去干活儿了。那迅速的动作,简直像巴不得自己赶紧说完,生怕耽搁了自己干活儿。“主人,这些家伙真的没问题吗?”跟在一旁的小柒表示了自己的担忧,它总觉得这些克隆人脑袋不太正常。“所以我才让你也跟出来,”楚光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疗养院,停顿片刻,继续说道,“你去三楼正北方的窗户看着,如果他们遭遇状况,或者走得太远,你提醒我一声。”至于他自己,得先去查看一下完成任务的奖励。停在楚光旁边的废纸篓并没有动。隔了一会儿,小柒小声开口。“……主人。”“怎么了?”“那个,我没有jio。”会移动的废纸篓,绕着楚光的小腿转了一圈,展示了自己的移动方式。直到这时楚光才注意到,这家伙一直都是靠四对滑轮滑行的。“……行吧,我抱你上去。”叹了口气。楚光蹲下身,把它扛在了肩上。好家伙。还挺沉。……咔咔——duang!大腿粗的树缓缓倒下,砸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我觉得这里不像是废土。”“那像什么?”“更像是森林……我说的是《the forest》,不知道你们玩过没,那里面是像这样砍树,然后盖房子。”“开黑神器,当然玩过,而且不只玩过,我还把家盖到了天上。不过那里盖房子可简单多了,鼠标点一下就行,不像这里……特么的,斧头还挺沉。”“说到设定,我到觉得这反而挺真实的。记得之前看过一部纪录片,讲的是重返切尔诺贝利,四十年的时间没有人类打扰,那里演变成了新的生态系统,大楼被蔓藤包围,树长得比房子还高……这个游戏的设定是废土两百年后吧,倒也不是没可能。我甚至感觉,城里的情况会比这里更夸张。”看着身后的一地狼藉,老白抹了把汗,砸了砸舌头。“这要是搁现实里,怕是得牢底坐穿。”忙了有两小时。虽然效率不高,留下的木墩子和狗啃过一样,但也砍倒了有十来颗大腿粗的松树,细一点儿的更是不计其数。只不过,管理者也没说要多少,谁也拿不定主意这些够不够。“有一说一,这游戏做的也太真实了……无论是斧头砍在树上的钝感,还是那飞舞的木屑和穿过树叶的阳光,这让我想起了——”“行了行了,别扯犊子了。”打断了方长的感慨,夜十胳膊杵着斧子,看着地上散落的树枝和秋叶,喘着气道。“既然能砍树,盖房子、种地应该也不是问题吧?”游戏中的身体运动能力,比现实中的身体强多了。现实中的夜十属于那种被九年义务教育掏空了身体的那种,但在废土这边却能勉强挤出两坨肱二头肌。当然,最爽的还是白驹过隙——也就是老白。这家伙的角色虽然长得不咋地,满嘴胡子茬,但撸起袖子全是肌肉,看着就有力量。“如果要种田,我提议咱可以放把火,烧出来的草木灰翻进土里,等冬天过去,来年开春就是一片沃土……当然,前提是这游戏真有那么真实,否则就是浪费表情。”“说起来我一直纳闷儿,为啥你看老白这肌肉结实的就像练过,我这拿个斧头都费劲。”狂风喘着粗气。他的角色大概是所有人里面,体能最接近现实的了,运动了没一会儿就已经不行了。“每个角色的属性肯定有差异……虽然我也不知道这玩意儿是怎么判定的。”方丈摸着后脑勺,思索了片刻道,“但我倒是有个猜想。”“什么猜想?”三个玩家对他的发现都挺感兴趣。在牛马俱乐部待了段时间的人都知道,这家伙是好几个单机游戏的攻略组成员,也是群里steam游戏库存最多的。不管是fps、rpg还是slg,就没有他不玩的类型。“你们应该也注意到了,我们是从一座银白色的罐子里醒来的。考虑到这游戏的题材,那么设定上就存在两种可能。一,我们是通过冷冻休眠技术从战前睡到了现在。二,我们都是克隆人。”“当然,我个人觉得后者的设定会更方便一些,毕竟这样一来复活的问题也很容易解释了,直接用储存在培养舱中的dna重新合成一具身体。”看着面面相觑的玩家,方长继续说道。“我估计后期还会添加属性面板和等级之类的设定,而我们在体能上的差异,很可能就是其中的伏笔!”“我还是很期待制作组能开发出一套与众不同的游戏机制,比如……将dna和职业系统结合起来,区分力量型玩家和敏捷型玩家,制定不同的属性成长曲线。这样既能保证自由度,又能丰富玩法。”“可惜角色是随机的,要是能自己决定初始属性就好了。”说的口干舌燥,方长总算是停了下来。“不扯淡了,一会儿下线了我找光哥聊聊。”记得光哥说了,他是这游戏的策划。直接找策划聊这个问题,肯定比他们在这儿瞎讨论要强。这时候,望着远方发呆的夜十,忽然开口说道。“你们说,这地图到底有多大啊。”“不知道。”“你说我要是一直往一个方向走……”看着跃跃欲试的夜十,杵着斧头在一旁歇着的狂风,迟疑了下说道。“大概率是空气墙,也可能是剧情杀……不过无论是哪种,我建议你最好都别这么做。”“你忘了吗?管理者让咱不要离疗养院太远。”“我靠,他就一个npc,你听他的?”“但他能让我们下线,甚至还能没收我们的封测资格。”狂风提醒道。方长也在旁边提醒了一句。“是,而且我推测,以这个游戏npc的智能程度,没准是有好感度这种隐藏设定的。你其实可以注意到,它对每个玩家的态度并不是完全一样的,这其中一定有隐藏的算法逻辑。”“得得得,不试了不试了。”听到这句话,最不老实的夜十也老实了下来。没办法。这话杀伤力太强。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个游戏背后蕴藏的价值。完全沉浸式的虚拟现实……这种技术一旦问世,对于整个现代社会的娱乐方式——甚至是生活方式,都将产生颠覆性的影响!哪怕不愿意玩游戏,谁又会介意一天比别人多12到8个小时呢?按照群里那位光哥的说法,在游戏世界度过的时间,现实世界可是相当于在睡觉。也就说,哪怕在这边待一整晚,也不会影响第二天的工作!真的难以想象,这么一款注定将轰动全世界的游戏,封测居然是以如此“草率”,甚至于悄无声息的方式展开。难道那个公司不需要赚钱的吗?不过无论怎么说,这个机会既然已经到了他们的手上,没有一个人愿意轻易放弃。就在夜十打消了探索地图边界的冲动,准备继续老老实实砍树的时候,一股强烈的危机预感,忽然笼罩了他的全身。手脚冰凉。冷汗从背后渗出。他不知道那股危机感究竟从何而来,却仿佛预见了自己惨死的下场——双腿一软,夜十向后一个踉跄,然而也正是这一个踉跄,让他躲过了那从天而降的黑影。撕——!木屑飞溅。身旁的树干,印上了三道半尺宽的抓痕!“呷——!”如厉鬼嚎叫!俯冲而下的大鸟一击不中,借着踢中松树的反推力,扑闪着翅膀重新拉升高度,消失在了树梢。看着掉落的黑色羽毛,瘫坐在地上的夜十整个人都傻了,下意识地摸着脑袋。卧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术师手册〕〔我打造了长生俱乐〕〔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不科学御兽〕〔大魏读书人〕〔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明克街13号〕〔这个明星很想退休〕〔赤心巡天〕〔修仙三百年突然发〕〔给爷爷烧纸,地府〕〔宇宙职业选手〕〔镇妖博物馆〕〔万古神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