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凰后:邪帝,〕〔特战荣耀〕〔极品小神医〕〔激情燃烧的岁月〕〔冥界直通车〕〔末流之威〕〔玄幻之超神QQ〕〔逐尘录〕〔无敌战医〕〔惹火狂妻:邪帝,〕〔天神诀〕〔天骄傻后:痞帝绝〕〔恶魔归来之嗜血丹〕〔快穿:恶毒女配要〕〔外星工业霸王龙〕〔芯道〕〔农家小媳妇之带娃〕〔兵王归来〕〔皇朝第一妃〕〔婚开二度:邪佞总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风云 第1062章腰膝酸软
    他欣赏地望着张清扬,:“清扬啊,不管怎么,种子事件我会如实向唐先生汇报的,不过你放心……这不会影响农业改革的大局,你们江洲要趁早破案,把不利影响降到最低。ggaax”

    张清扬放心地笑了。他环视一周,望了眼炮台乡、农业集团的干部们。突然感觉少了点什么,想了想他才醒悟到江米没有出席。

    他望向徐杰,问道:“米呢?”

    “她忙了一天,脚有伤,回家休息去了,连饭都没有吃。那个……她这两天……有点累……”

    瞧见徐杰欲言又止,张清扬答应一声,不再问下去了,深知其中肯定有隐情。他继续与高部长谈农业改革的下一步工作。吃过晚饭,因为明天还要继续调研,所以调研组的同志们就没有回盘龙山庄,而是住在了兰马县的县里宾馆,好在路程很近。

    安排好领导,张清扬又返回炮台乡,直接来到农业集团公司。望着江米的办公室还亮着灯,他直接走了进来。也许是当领导习惯了,张清扬早就忽略了应该先敲门的细节。

    房间里的江米光着脚横卧在沙发上看文件,面前还放了一盆水,看样子刚洗过脚没来得及扔掉。江米听到门被推开,吓了一跳,抬头一瞧是张清扬,连忙起身,红脸道:“张书记,您……您不是去县城了吗?”

    完,起身端起洗脚盆,不好意思地:“我……我脚有点疼,就泡……没……”

    张清扬摆摆手,笑道:“你脚有伤,我理解,没事。”

    江米脸红得像猪肝,声道:“您……您先坐,我……我把水扔掉。”

    张清扬点点头,江米回来后,紧张地站在他对面。

    “坐吧,我和你聊聊。”张清扬微微一笑。

    江米点点头,局促地坐在他身边,不敢抬头看张清扬。

    “累了一天,你怎么不回家休息?”张清扬问道。

    “今天忙得没看文件,有些事情需要处理,我就跑回来加班了。”

    “晚饭吃了吗?”

    “嗯,在我妈那边吃了点。”

    “你啊,不注意休息怎么行呢,不分黑白的工作,铁人也受不了啊。伟人不是过嘛,不懂得休息就不懂得工作!”

    江米羞涩地笑笑,摆手道:“我没事,还能挺得住。”

    张清扬笑眯眯地:“我听徐杰你这两天很累?是不是有工作上的压力?”

    “没……没有,”江米摆摆手,低下了头。

    “吧,瞧你这一脸的委屈,还没有!”张清扬笑道。

    “我就是自责,种子事件没有管理好,让您在调研组的领导面前抬不起头,我……”着着,江米的眼泪打着转,看起来得是实话。

    张清扬拍着她的手:“这件事不怪你,过去了就算了,你只要以后认真工作就行了!”

    “嗯,还有……”江米的话没有完,接着道:“种子事件以后,昨天晚上赵书记批评了我,我年轻不懂事,没有经验,以后有工作要多向他请示,这个……”

    张清扬明白了,早就心有怨言的赵明书记想趁着种子事件的发生,继续掌控农业集团。他摆摆手,笑道:“你是农业公司的经理,有工作向徐杰汇报,或者向我汇报,不需要向他赵明汇报!农业集团由市委也就是我直接负责,连兰马县的领导都无权干涉。赵明只是炮台乡的书记,明年也就退了,他没有这个权利!你啊……不用在乎他的想法,做好你的工作就行了!”

    “我……我明白,可是赵明书记是我的恩人,过去提拔过我,现在……”江米一脸的为难。

    “做工作如果前怕狼,后怕虎,总担心别人不理解自己,那还怎么做?你想得太复杂了!只要把这项工作搞好,不用去管其它人的想法!”张清扬教导道。

    “我……我明白了,看来是我太笨了!”江米咬着嘴唇。

    “好了,别自责了,你早点休息,明天向高部长介绍一下详细情况,我可不想明天高部长看到你像睡不醒似的!”

    “我……我不会的……”江米站起身,又羞涩地脸红了。

    “那就这样吧,不要有什么负担,出了事情还有我呢!”张清扬转身离开了她的办公室。

    送走调研组的领导,张清扬第一时间把郑一波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听他汇报案件的进展。经郑一波调查后发现,农业集团副总经理、炮台乡乡长齐长富的确与农资公司办事处存在金钱往来。

    就在农业集团结把种子款打过去以后,齐长富的账户上多了不明款项10万元。抓捕齐长富以后,他也老实交待,这的确是办事处的经理送给自己的“回扣钱”,但是他并不知道这批种子有问题。

    张清扬对郑一波:“我想齐长富得也许是真实情况,如果知道这批种子有问题,别10万,就是给他100万他也不敢这么干!”

    “是啊,现在只有抓到办事处的经理李维新了,不过……”郑一波到这里略有迟疑。

    “不过什么?”

    “据刘长富交待,招商局局长王洪兵、兰马县县委书记柴军与李维新的关系好像不错,也是他们介绍齐长富去李维新那里买的种子。”

    “有这事?那你问了他们没有?”张清扬的精神都挑了起来。

    郑一波叹息道:“我找王洪后和柴军谈过话,看起来他们早有准备,承认了之前与李维新的关系确实不错,为他在江洲建立农资公司办事处了帮助。但是他们并不知道李维修是骗子,更没有什么金钱往来。”

    “也就是,你没有证据证明他们与李维新有特殊关系?”张清扬很聪明地问道。

    “是的,可以这么,如果不找到李维修,那么一切都是我们的推测!”

    “我知道了,你赶紧去忙吧!”张清扬烦意乱的挥挥手,真没想到王洪兵与柴军也与这事有关系。

    “张书记,您放心,我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破案!”郑一波看出张清扬心烦,拍着胸脯保证道。

    张清扬点点头,送走郑一波,独自坐在办公室里出神。

    临下班之前,张清扬接到了父亲刘远山的电话。调研组回京,农业改革示范区的种子事件便传开了。无论高部长再怎么维护张清扬,调研组中必竟还涉及其它部门的干部,在这些人中可未必都是支持刘系的。

    “怎么样,压力很大吧?”刘远山的语气很温和,他也知道儿子现在面对的是什么局面。一个处理不好,种子事件被对手抓住,就有可能至他于死地。

    张清扬苦笑道:“您……知道了?”

    “呵呵,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我能不知道嘛!”刘远山长叹一声,他也替儿子担心,语重心长地:“虽然问题不大,但是影响很大啊,你的眼光不能单独放在这件事上,要注意反弹,明白吧?”

    张清扬若有所思地点头,他明白父亲是暗示自己不要一根筋查案,多多留意身边人的情况,不让对手有可乘之机。

    “爸,我明白了,这里的事情,您放心,我有能力处理好。”

    “嗯,我相信你,总之……我相信如果单从种子事件而言,上头是不会抹杀你的农业改革。”

    “爸,这是唐先生的意思?”张清扬心头一松,他不怕对手趁机搞事,怕的就是上头不理解自己的难处,也跟着向农业改革动手,那样就难办了。

    “谁的意思你就不要管了,还是处理好手头工作吧,先这样。”刘远山放下电话,抬手捏了捏额头。从政一辈子的他,深知这件事可以扩大到何种程度。他真为儿子捏了一把汗。

    张清扬放下手机,抽出一支烟点燃,心中着实烦闷。有人敲门,铁铭推门走进来。

    “有事?”张清扬问道。

    “我看看您是不是需要泡茶。”铁铭微微一笑,为张清扬的茶杯里续了水,然后像是自语自言地:“刚才方市长去了省委那边……”

    “哦,你怎么知道?”张清扬头也没抬。

    “我刚才和孙文龙通过电话,有份文件要传给他,结果他顺嘴在省委。”铁铭话时透着心。

    “呵呵,你到是机灵!”张清扬看了铁铭一眼,满意地点点头。

    从孙文龙在省委联想到方少刚也在省委,再联想到领导与方少刚的明争暗示。铁铭马上醒悟到也许这条信息对领导有利。

    “省委……看来他应该是去找米副书记了啊!”张清扬点点头。

    铁铭没应声,缓缓退了回去。

    “等一下!”张清扬突然叫住他,“我记得去年好像对你过,兰马县有点问题,是吧?”

    铁铭点点头,虽然不明白领导的意图,便仍回答道:“是的,我和孙文龙提过两嘴。但这事后来好像不了了知了,没查出什么问题。”

    “行了,我知道了,你去忙吧。”张清扬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在他看来如果那边准备反扑,自己就是时候利用手中的这张牌了,这个局可是设下了太长的时间。本来不想现在用到,但看情况方少刚与米丰收准备干点事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霍少请轻爱〕〔佛系女配[快穿]〕〔误入狼室:老公手〕〔一等婢女:女主缺〕〔农门悍女:山里汉〕〔无敌悍民〕〔别逼我动心〕〔重启全盛时代〕〔新世界实验手札〕〔重生空间之商女擒〕〔农门悍媳:痴汉夫〕〔重生星空至尊〕〔特种军官的童养媳〕〔一夜危情:一夜危〕〔逍遥医圣在都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