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科研三年,国士身〕〔我继承了五千年的〕〔上门姐夫〕〔乡村桃运小神医〕〔无上帝尊〕〔洪荒:开局忽悠后〕〔杀生道果〕〔丹武至尊〕〔猎天争锋〕〔万界淘宝店〕〔重生之山村小村长〕〔镇国神婿〕〔万古帝婿〕〔钢铁蒸汽与火焰〕〔穿越者纵横动漫世〕〔将军夫人惹不得〕〔真实世界〕〔毒医狂妃:邪帝请〕〔少夫人她又穷又抠〕〔武德充沛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郁少的隐婚娇夫软又甜 第298章 肖政抱起赵玉白回到家……
    馄饨店就在靠近巷子口的位置,徒步走几分钟就能来到路口。

    对于赵玉白来说,这条路实在是太短了。还没等他想好如何与肖政制造话题时,目的地就到了。

    肖政拦下出租车,拉开车门,回头看向身后的男人:“玉白,车来了。”

    “这么快啊!”赵玉白下意识说出这句话,意识到不对立刻改口:“我以为要走很远才能打到车。”

    他心头透着浓浓的不舍,但又不好表露出来,僵硬的扯了扯嘴角:“那我先走了。”

    肖政视线黏在他身上,怎么都收不回。

    他遏制住想要抱抱赵玉白的冲动,很努力的扬起笑容:“路上小心,再见!”

    赵玉白钻进车里,仰起头透过车窗看着他说:“再见!”

    明明是很普通的道别,可两人都觉得莫名悲伤。

    出租车汇入到车流,逐渐消失在视野内……

    早已看不到车辆的影子,可肖政还在原来的位置上没有挪动分毫。

    直到双腿传来刺痛感,他才慢慢的回过神。

    “玉白……”

    肖政轻轻的唤出赵玉白的名字,低垂的眸子里尽是哀伤。

    *

    傍晚的晚霞在天际边燃烧,城市笼罩在霞光之中。

    余晖穿透落地窗,在地板上投下光和影。

    办公室里很安静,偶尔会传来写字的声音。

    肖彧处理好最后一份文件,整理好桌面,准备回家陪小娇妻。

    站在电梯内,手机响起。

    看到是父亲的电话,肖彧目光沉了沉,迟疑几秒钟才按下通话键。

    “阿彧,下班了吗?”

    肖政声音里藏着笑意,还有几分刻意的讨好。

    肖彧皱了皱眉:“有事?”

    明显感觉到儿子的疏离,电话另一边的肖政顿了顿才开口道:“今天云盛的父母来家里下聘礼,商量着后天去云盛家里送彩礼。”

    “他速度倒是挺快。”

    提起江云盛肖彧嗓音里才有了笑意:“给多少彩礼回头我列个单子,后天您带着过去。他既然这么想我嫁过去,自然不能让他失望。”

    肖彧不在于谁娶谁嫁,他和江云盛经历过这么多,已经不分彼此。

    肖政欲言又止:“阿彧,我今天看见了玉白……”

    听到这句话,肖彧脸色大变:“你怎么又去招惹他,如果你真的在意他,就不要总是出现在他面前。”

    “不是……”肖政慌忙解释,嗓音都在发颤:“我在馄饨店遇到他,他正巧也来吃馄饨。我们……我们就一起吃了顿饭。”

    肖彧冷笑出声:“他一直都没结婚,你觉得他能看上一个离异带着孩子的男人吗?”

    肖政听出他语气里的嘲讽,沉默很久才开口:“我没想过和他再在一起,我也知道自己配不上他,我只是……”

    说到最后只剩下长久的沉默。

    肖彧心烦意乱,语气里透着怨气:“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但凡你当时为他考虑一些也不至于让他变成现在这样。我觉得他不记得以前的事也挺好,起码现在是真的幸福快乐。”

    肖政握着手机的手指抖得很厉害,

    他知道肖彧说的都是实情,他也明白不该去打扰赵玉白的生活。

    可在赵玉白用清澈的眼睛看着他时,他就遏制不住想要接近这个男人。

    哪怕只是和他说说话,看到他的一抹笑,就会觉得异常幸福。

    肖彧亲眼见到赵玉白发病,他宁愿不和亲生父亲相认,他也不想赵玉白有生命危险。

    “您不要再去见赵玉白,以前的事我们都应该学会遗忘。”

    肖彧知道这样很残忍,但这么做对他们任何人都有好处。

    肖政:“阿彧,我明白。”

    肖彧听出父亲嗓音里的悲伤,他想要安慰几句,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其实,他心里还在埋怨父亲。

    如果当初父亲果断一点,也不至于造成这样的悲剧。

    晚霞已经褪去,城市逐渐被烟暗笼罩。

    肖彧站在公司楼下,望着远处被烟暗吞噬掉的景物,心里堵得难受。

    开车回到家,打开门,一室明亮。

    江云盛就坐在灯光下,回头看向他的那一刻,目光格外温柔。

    肖彧走过去,用力把他揉进怀中。

    江云盛感觉到他的异常,眼底划过疑惑:“你怎么了?”

    肖彧捧起他的脸,深深地吻上他的唇。

    ……

    地板上散乱着很多物品,沙发靠垫东一个、西一个随意的扔在地上。

    江云盛从男人怀里挣脱出来,转过身整理好身上的衣服。

    “肖彧,你今天真的很不对劲。”

    江云盛回头,瞥了他一眼:“我觉得你是吃错药了。”

    “真吃错药就不是这样了。”

    肖彧双手探过去握住他的腰,重新将他揽入怀中。

    低头,在他后脑上吻了吻:“今天我爸给我打电话,说是你家去下聘礼了。”

    江云盛眯了眯眼睛:“你怀恨在心,回来就这么欺负我?怎么?嫁给我还觉得委屈了?”

    他转过身,手指在肖彧下颌处捏了捏:“跟着我让你吃香的喝辣的,从此以后过上锦衣玉食的好生活。”

    肖彧挑眉:“你哪里来的自信?”

    江云盛眼睛都瞪圆了:“你说什么?”

    肖彧:“你的公司现在我在管理,你的工资现在是我来发。”

    江云盛:“你见过哪个大老板亲自管理公司?只要最高决策权在我手里,我就永远是你的领导。”

    “那领导可要好好关照我。”

    肖彧扬眉轻笑的样子,透着几分邪气,让江云盛心口发烫。

    他凑过去,贴着男人的唇说:“工作上好好努力,领导自己会关照你。”

    肖彧顺势抱住他,把他压在沙发上……

    闹腾到很晚,两人才算是吃上晚餐。

    肖彧把菜放在餐桌上,落座后开口道:“我爸打电话告诉我,他今天见到了赵玉白。”

    “什么?见到小舅舅了?”

    江云盛眼睛都瞪圆了,惊讶的问:“肖伯伯和小舅舅说什么了?有没有提起以前的事?”

    肖彧:“他们只是在一起吃了顿饭。”

    “其实我觉得不用过分的紧张,说不定小舅舅并不怨恨肖伯伯。”

    江云盛靠在椅子上,扬眉道:“现在肖伯伯恢复单身,我小舅舅也是单身,他们在一起挺好的。”

    肖彧眉头皱的很紧:“一碗西湖牛肉羹就把他送进医院,如果他知道实情,你觉得他能受得了吗?”

    江云盛沉默,很久后才重重叹息:“那怎么办?以后总会见面,不能一直回避。”

    “如果我父亲想回避,他总有办法,就怕他故意去接近赵玉白。”

    肖彧沉着脸:“我今天和他说过,让他离赵玉白远一点。”

    江云盛:“我觉得你这么说对肖伯伯不公平。”

    “那赵玉白呢?谁对他公平了?”

    肖彧嗓音提高,心脏抽疼的难受。

    他垂着头,暗淡的眼神里浮动着浓浓的忧伤。

    江云盛探手过去,用力握住他的手:“或许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真正相爱的两个人是不会遗忘对方。说不定小舅舅慢慢就会想起肖伯伯。”

    肖彧给江云盛夹菜:“吃饭吧!他们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

    *

    客厅里被暖橙色的灯光照亮,

    肖政坐在沙发上,捧着手机一直在看赵玉白的微信朋友圈。

    这些年,赵玉白在国外的生活很丰富,除了工作他喜欢去各地旅游。

    他拍了很多照片,风景、美食、建筑、人物……很少自拍,偶尔的几张被肖政反复的看。

    看了很久,直到有信息跳进视野里,他才回过神。

    刚才的信息一闪而过,肖政没有看到是谁发来的信息,他没有在意。

    换了一条朋友圈继续看。

    一个小时后,他才退出朋友圈,点开对话框。

    赵玉白的信息在最上面,后面跟着红红的圆形标注。

    肖政飞快的点开,看到他在一个小时前发来的消息:

    这条信息后面跟着一个红包。

    肖政怔怔的看着他的信息,只感觉每个字都那么弥足珍贵。

    他眼眶发热,涨疼的难受。

    肖政手指游移很久,想要回复,但又害怕过多的接触,会让赵玉白发病。

    他犹豫的时候,又一条消息闪入对话框。

    赵玉白:

    赵玉白:

    赵玉白:

    赵玉白已经说出结束语,肖政知道自己不回复也可以,这样就能顺利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可他的手指不受控制的在屏幕上点动。

    等他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发送过去一条信息:

    肖政反应过来,想要撤回,赵玉白已经回复:

    这条信息在无形之中延伸出很多触手,朝着肖叙探过去,紧紧缠住他的理智,让他没办法控制住想要亲近的冲动。

    肖政打出一个字:

    在即将发送出去的前一刻,他反应过来飞快的删掉。

    他飞快的打出这句话,按下发送键。

    不敢有丝毫犹豫,害怕自己会忍不住想要改口同意。

    赵玉白:

    简短的三个字却让肖政感觉到他的低落和失望。

    肖政飞快的把手机关掉,仰面靠在沙发上,眼眶涨疼的难受。

    这一晚,肖政失眠了。

    他满脑子都是赵玉白,几乎是睁着眼睛到天亮。

    太阳逐渐从地平线升起来,阳光普照大地。

    肖政从房间里出来,来到花园里浇花。

    未免撞上赵玉白,这一天他都没出门。

    但晚上的时候,他还是接到了赵玉白的微信电话。

    男人清润愉悦的声音传过来:“肖先生,我下班了。路过一家很有名的点心店,我买了一些点心,现在就在巷子口。上次听你说家就在附近,你方便过来拿吗?”

    肖政心头一惊,下意识的说:“我不在家,你回去吧!”

    “不在家啊!”

    赵玉白嗓音里透着浓浓的失落,“那我等你回来可以吗?”

    肖政心脏抽疼的难受,但还是狠心拒绝:“我回家会很晚。”

    “没关系!我等你回来。”

    赵玉白飞快的说:“我不打扰你了,我在附近走走转转。”

    还没等肖政回应,通话已经结束了。

    想到赵玉白就在巷子口,肖政很想不管不顾的冲过去把他带回家。

    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肖彧说得对,现在的他根本配不上赵玉白。

    肖政遏制住心底的冲动,待在家里没出门。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微信里再没有赵玉白的消息。

    肖政看向窗外,烟暗笼罩在着四合院,透不出一丝光。

    随着夜色越来越浓郁,他的心情也越来越复杂。

    哒哒!

    雨滴砸在玻璃窗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肖政陡然一惊,他朝着窗外看去,发现下雨了。

    想到赵玉白可能还在巷子里,他飞快的拿起伞冲了出去。

    肖政撑着伞找到馄饨店,没有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

    他猛地松了口气,悬着的心才算是落下来。

    看来赵玉白已经离开了!

    下这么大的雨,他应该不会等在这里。

    肖政这样想着,转身准备返回家中。

    视线陡然落在一道身影上——

    赵玉白蹲在台阶上,小心翼翼的把身体藏在屋檐下。

    但屋檐能够保护的地方实在太小了,他大半身体还是被淋湿,手足无措的样子看起来很是可怜。

    肖政瞳孔一缩,心脏弥漫出强烈的疼痛。

    他大步冲过去,将闪撑在赵玉白头顶。

    “你怎么还没回去?”

    肖政语气里透着明显的焦急,现在有些气急败坏。

    赵玉白一惊,手足无措的看着他:“我……我迷路了!”

    他撒谎了!

    他只是想要等肖政回来,想见这个男人一面。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疯狂又固执的念头。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赵玉白低着头像个犯错误的小孩子。

    可肖政知道他没有任何错,错的是自己。

    如果早点从家里出来,赵玉白也不会被雨淋。

    “不要道歉,是我的错。”

    肖政把伞全部遮在赵玉白头顶:“这会儿雨下的很大,这里不好搭车,先去我家避避雨。”

    赵玉白低头看着巷子里的积水,为难地说:“我……我鞋湿了。”

    现在说这种话实在很矫情,但巷子里的积水看起来太脏了。

    赵玉白实在下不去脚。

    手中突然被塞进一把伞,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拿着伞。”

    他下意识的问:“那你怎么办?”

    下一秒,他已经被肖政抱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师父什么都懂〕〔道诡异仙〕〔重生之我的26岁女〕〔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辰东〕〔宇宙职业选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斗神狂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明克街13号〕〔蛊真人之行天下〕〔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国民法医〕〔大乘期才有逆袭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