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第一玩家〕〔寒门崛起〕〔苟在仙界成大佬〕〔我是剑仙〕〔科研三年,国士身〕〔我继承了五千年的〕〔上门姐夫〕〔乡村桃运小神医〕〔无上帝尊〕〔洪荒:开局忽悠后〕〔杀生道果〕〔丹武至尊〕〔猎天争锋〕〔万界淘宝店〕〔重生之山村小村长〕〔镇国神婿〕〔万古帝婿〕〔钢铁蒸汽与火焰〕〔穿越者纵横动漫世〕〔将军夫人惹不得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郁少的隐婚娇夫软又甜 第289章 江云盛和肖彧之间的关系……
    江云盛掷地有声的一句话,迅速在客厅里扩散,无比清晰的传入到赵瑞雅耳中。

    她表情僵住,

    几秒钟后,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极其难看,苍白的唇瓣抖动的很厉害:“你……你刚才说什么?”

    还没等江云盛回应,她已经失控的低吼出声:“怎么能有孩子?你们怎么能有孩子?江云盛,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和肖彧是什么关系?你们……”

    “瑞雅!”江显岳突然出声打断赵瑞雅未完的话,他刻意的举动让江云盛觉察出异常。

    他侧目看过来,眼底透着浓浓的疑惑:“爸,您为什么不让我妈说?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江显岳目光闪了闪,在看向他时眼神已经恢复如常:“你没有生育能力,怎么会有孩子?”

    赵瑞雅反应过来,气的浑身发抖:“你为了和肖彧在一起,你连这种谎话都能编出来。”

    “我没说谎,我前段时间去国外注射过针剂。”

    江云盛知道这事瞒不住,父母早晚会知道。

    他索性和盘托出:“我和肖彧不会分开,我还要给他生孩子。”

    记住m.qi.

    赵瑞雅彻底失控了,扬手给了江云盛一巴掌。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客厅里回荡,显得异常刺耳。

    江云盛咬着牙,一言不发。

    江显岳拉住赵瑞雅,轻声劝道:“你先别激动,咱们把事情问清楚。”

    赵瑞雅流着泪,哽咽道:“现在还说什么?他都敢偷偷跑去打针,你还让我怎么说。我不管了,他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江显岳扶着摇摇欲坠的妻子,脸色阴沉的瞥了江云盛一眼:“你真是太胡闹了。”

    江云盛:“爸、妈,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已经是成年人了,我能对自己的做法负责。”

    赵瑞雅被他的态度激怒,厉声道:“你是成年了,我们都管不住你了。以后我们就当没你这个儿子,你现在就滚出去。”

    “瑞雅,你冷静点。”

    江显岳温声劝着,试图抚平妻子的情绪。

    但赵瑞雅实在太激动了,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他都要给肖彧生孩子了,你让我怎么冷静?我家上辈子是欠肖家的吗?凭什么这么被他们糟蹋作践。”

    “妈,您别这么说,这都是我自愿的。肖彧没有强迫他,是我自愿要给他生孩子。”

    江云盛觉得母亲对肖彧成见一直很深,他必须要替肖彧解释清楚。

    可他的维护反而让赵瑞雅更加愤怒,指着房门喝道:“滚!现在就滚!”

    “瑞雅,你好好说,先别激动。”

    江显岳的安抚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赵瑞雅推着江云盛:“你走!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江显岳看向江云盛:“你先走,等你母亲情绪平复后,你再过来。”

    江云盛闷头离开别墅,心里拧巴的难受。

    他开车回到公寓,迎面撞上出来寻他的肖彧。

    看到江云盛脸颊处的红印,肖彧眼眸一颤,心脏揪疼的难受。

    他快步走上前,仔细盯着江云盛的脸颊:“盛盛,你的脸……”

    江云盛扯了扯嘴角:“没事!不疼!”

    “这么红,怎么可能不疼。”

    肖彧心都要碎了,他俯身过去,抱住江云盛:“盛盛,对不起!让你跟着我受委屈了。”

    江云盛还是第一次听肖彧道歉,只是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

    他抬手拍了拍男人的肩膀:“没有什么委屈不委屈,你没有强迫我,这都是我自愿的。”

    肖彧紧紧抱住他,摸着他的头发说:“我一定能让伯父、伯母同意我们的事,我不会让你无名无分的跟着我。”

    江云盛脑中浮现出赵瑞雅崩溃绝望的脸,他总觉得母亲的表情不对。

    那么坚定决然的反对他和肖彧在一起,好似他和肖彧结婚就会变成一场悲剧。

    一定是曾经发生过什么事,影响了母亲对肖彧的印象。

    这件事绝对和肖彧的父母有关系。

    江云盛从肖彧怀中抬起头,急切的问:“你父母是不是和我母亲有其他过节?”

    “我父母夫妻关系一直不好,十天有九天都在吵架剩下一天在打架。从我记事起,他们就开始分居,前段时间他们终于离婚了。”

    肖彧皱着眉头说:“他们吵架的原因是因为感情问题,我母亲总说我父亲不是真心和他在一起,还说我父亲撒谎食言,骂他是个骗子。我父亲态度多半是沉默,不管她怎么吵都很少回应,说是吵架大部分都是我母亲单方面发脾气。”

    江云盛纳闷:“他们感情不和,与我母亲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我母亲提起你们家……”

    他揉了揉额头:“我也说不清楚,就是觉得她挺恨你们家的人。”

    肖彧拧着眉头沉思,片刻后开口道:“盛盛,你先回家,我去找我父亲问清楚。”

    “我在家等你。”

    江云盛抱了抱肖彧,返回到公寓。

    肖彧没有耽误时间,开车直奔父亲的住处。

    父母离婚时,肖家别墅和家里所有的钱都留给了他母亲,他父亲算是净身出户。

    现在住在祖父母留下的老宅里。

    肖彧将车停在路口,抬步朝着巷子走去。

    走过悠长的巷子,在尽头有一处四合院。

    肖彧轻叩房门,没有听到回应,他直接拿出钥匙打开房门。

    穿过院子,肖彧透过窗户看到父亲就坐在书房里。

    他抬步走过去,发现书房的门开着,父亲背对着房门而坐,手里似乎捧着什么东西。

    肖彧没有刻意压低脚步声,但父亲没有觉察到,应该是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爸!”

    肖彧轻轻唤了一声。

    父亲飞快的回头看了他一眼,脸上的表情很微妙:“你……你怎么来了?”

    肖彧觉得他神色不对,不只是有惊讶还有慌乱。

    他皱了皱眉头,

    正准备说话就见父亲飞快的把手里拿着的东西塞进一本书里。

    书被放进抽屉里,父亲还刻意上了锁。

    只是一本普通的书,没必要这么避讳他

    难道是刚才被父亲拿在手里的东西?

    肖彧仔细回忆,觉得那应该是一张照片。

    还没等他仔细分析,肖政已经开口问道:“阿彧,你怎么来了?”

    肖彧回过神,走到父亲身边坐下:“爸,我来看看您。”

    肖政扯了扯嘴角:“我挺好的。”

    肖彧发现,父亲鬓角的头发已经全白了,这段时间明显变得很苍老。

    而且眉宇间还有一层化不开的忧愁。

    父亲已经和母亲离婚,困扰多年的婚姻彻底结束,怎么过得还这样不开心?

    肖彧眼底闪过疑惑:“爸,您最近还好吗?”

    “我挺好的。你不用懆心我这边。”

    肖政从椅子上站起来,走过去烧水泡茶:“阿彧,最近工作还忙吗?算起来,我们上次见面到现在有快两个月了。”

    肖彧:“我挺好的。”

    “我看你头上的伤还没好。”

    肖政回头看过来,指了指他头上的伤:“以后要注意安全,不要总是冒冒失失。”

    肖彧靠在红木椅子上,勾了勾唇角:“这点小伤不碍事。爸,我今天过来想和您说件事。”

    肖政转身站好,认真的看着他:“你说。”

    肖彧:“我谈恋爱了。”

    肖政眼睛里浮现出浓浓的喜色,冲淡他眉宇间的忧愁:“打算什么时候结婚?爸爸手里还有点钱,看着怎么给你置办一下。”

    肖彧:“他家里人不同意。”

    肖政怔住:“不同意?”

    肖彧:“他母亲不喜欢我,明确的表示不让他和我来往。”

    肖政皱着眉头,“我儿子青年才俊,这么优秀,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反对这门婚事?”

    “爸,我喜欢的人是江云盛。赵瑞雅和江显岳的儿子。”

    肖彧认真的观察着父亲的表情。

    哐当!

    肖政手里的茶壶摔在地上砸了个粉碎。

    他慌乱的蹲下来想要捡起地上的碎片,但手指抖得很厉害,好半天都没能成功捡起一块。

    这样的表情很显然有异常,肖彧走过去蹲下来,帮着把碎片捡起来。

    他低声道:“爸,您和江家到底有什么过节?”

    肖政脸色极其难看,他抖着唇,好半天才挤出一句话:“那都是以前的事了。”

    肖彧眯了眯眼睛,眼底的质疑更加明显:“爸,您能说说以前发生了什么事吗?”

    肖政脸色又是一变,这次比刚才更难看。

    他垂着头,嗫嚅着双唇:“一些商业上的事……你也知道,商场如战场。为了抢合同、拿订单,起冲突是难免的。”

    “爸,我和盛盛必须在一起。他父母现在不同意,我没办法和他结婚。”

    肖彧隐隐有些焦急:“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您能不能和我说一说。”

    “真的只是商界的事。”

    肖政从地上站起来,清理干净地面。

    他始终低着头,像是刻意不去和肖彧进行眼神交流。

    “阿彧,你和江家那个孩子不合适,你们应该分开,这样对你们都好。”

    肖彧脸色变得极其难看:“我这辈子非他不可,不管你们谁反对,我都要和他在一起。”

    “阿彧!”

    肖政急切的说:“你听爸爸的话,你和江云盛真的不合适。”

    肖彧沉声:“你们到底在隐瞒什么?”

    肖政眼神变得闪躲,哆嗦着唇好半天没能说出一句话。

    “爸,您倒是说话啊!”

    肖彧能够感觉到肖政在刻意隐瞒,可不管他怎么问,肖政都不说话。

    无力感让他特别烦躁:“究竟为了什么?您总要把话说清楚。”

    肖政憋出一句话:“你还没吃饭吧,我去做饭。”

    “我不吃。”

    肖彧堵在门口,想要继续问,但肖政身体晃了晃,抬手捂住胸口,脸色变得苍白。

    “爸!”

    肖彧大惊失色,慌忙扶住他的胳膊,将他扶到椅子上。

    “我现在就叫救护车。”

    肖彧正准备拨通急救电话,手腕被握住。

    肖政对他摇摇头,指了指抽屉,断断续续的说:“那里……有……有药。”

    肖彧慌忙跑过去,拉开抽屉拿出一个药瓶。

    他将药喂给肖政,紧张的问:“爸,您感觉怎么样?”

    肖政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歇了一会儿,这才开口道:“我感觉好点了。”

    肖彧:“真的不用去医院?”

    肖政摇了摇头。

    肖彧在家陪着父亲待了很久,直到父亲恢复过来,他才离开。

    走出巷子,肖彧坐在车里,静静地看着巷口。

    半个小时后,他看到肖政从里面出来,在路边截了一辆出租车。

    他前脚离开,父亲后脚出门,肯定是去江家。

    父亲和江云盛的父母绝对有事隐瞒。

    等出租车消失在视野里,肖彧飞快的从车里出来,重新回到四合院。

    他打开门进入书房,开始翻箱倒柜。

    撬开抽屉后,肖彧看到父亲藏起来的那本书。

    他快速的翻动书页,终于找到那张照片。

    看到照片里的人时,他表情僵住,眼眸放大。

    这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师父什么都懂〕〔道诡异仙〕〔重生之我的26岁女〕〔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辰东〕〔宇宙职业选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斗神狂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明克街13号〕〔蛊真人之行天下〕〔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国民法医〕〔大乘期才有逆袭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