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永恒之门〕〔侠女轻狂:大小姐〕〔第一玩家〕〔寒门崛起〕〔苟在仙界成大佬〕〔我是剑仙〕〔科研三年,国士身〕〔我继承了五千年的〕〔上门姐夫〕〔乡村桃运小神医〕〔无上帝尊〕〔洪荒:开局忽悠后〕〔杀生道果〕〔丹武至尊〕〔猎天争锋〕〔万界淘宝店〕〔重生之山村小村长〕〔镇国神婿〕〔万古帝婿〕〔钢铁蒸汽与火焰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郁少的隐婚娇夫软又甜 第284章 欠的崽崽会还的+肖彧被打脸
    许弘鹤的解释没有抚平肖彧心底的愤怒,反而掀起新的怒火。

    他怒极反笑,眼神愈加阴冷:“生子针?你当我是傻、逼随便你们糊弄。这种谎话你也能说得出来。”

    许弘鹤急的鼻尖冒汗,“真的是生子针,你可以去查。我和江云盛只是朋友……”

    “不用和他说这么多。”

    江云盛小腹疼的厉害,眼前阵阵发烟。

    他已经没有力气去和肖彧争执。

    拉开许弘鹤说道:“孩子没了就是没了,再说什么也回不来。弘鹤,很抱歉,连累你了。”

    江云盛脸色苍白,连唇上都没有一丝血色。

    许弘鹤能够感觉他握着自己手腕的手指在发抖,他知道江云盛现在肯定很疼。

    “你先回床上休息,不要再乱动。”

    许弘鹤想要安顿好江云盛,耐心的和肖彧做解释。

    https://m.qi.

    可肖彧看到两人拉拉扯扯的样子,狂涌的怒火压都压不住。

    他粗暴的拉开许弘鹤,攥住江云盛的胳膊,拖着人往门外走。

    江云盛没有力气,连挣扎的能力都没有,被用力拽了一下,身体猛地朝着前方栽过去,差点栽倒在地上。

    “云盛!”

    许弘鹤大惊失色,扑过去想要制止肖彧粗暴的举动:“肖彧,你冷静点。云盛现在禁不起你的折腾。”

    肖彧猛地转过头,血红的眸子里寒意弥漫:“离我的人远一点,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许弘鹤被他狰狞的表情吓到,脚步一顿。

    迟疑间,肖彧已经强硬的将江云盛带出门外。

    许弘鹤捏了捏拳头,明知道在肖彧面前是以卵击石,但他不能让江云盛陷入到危险之中。

    他追过去,到门口就被保镖拦住。

    肖彧不是一个人来的,他带着很多保镖。

    许弘鹤几次想要冲过去,都被保镖牢牢压在。

    “肖彧,江云盛真的去打了生子针,他不是有意要骗你。”

    “他现在真的禁不起折腾,医生说了如果情况不好,很可能危机生命。”

    许弘鹤以为这么说肖彧起码能有点怜悯的心思,不至于对江云盛那么粗暴。

    可他不知道,他越是紧张江云盛,肖彧就越是恼火。

    男人回头,恶狠狠的盯了他一眼,那双血红的眼睛骇人至极。

    “把他的嘴堵住。”

    肖彧一声令下,保镖走上前捂住许弘鹤的嘴。

    生怕保镖为难许弘鹤,江云盛强撑着睁开眼睛,拽住肖彧的衣服,沉声道:“别为难他,这事是我一个人的主意。你冲我一个人来,这事和他没关系。”

    肖彧修长的手指死死掐住他的下颚,恨不得把这个人掐个粉碎。

    他咬牙挤出一句话:“别特么在我面前装深情,你们两个真让我恶心。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别做梦了。你杀了我的孩子,那是一条活生生的命,我要你血债血偿。”

    江云盛疼的眼前阵阵发烟,他听不清肖彧在说什么,只知道男人的声音充满恨意。

    他眼圈泛红,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来。

    他和肖彧终究还是走到这种地步。

    肖彧将江云盛塞进车里,轿车绝尘而去。

    车厢里气氛紧张压抑。

    江云盛上车以后就蜷曲在座椅内,双手抱着小腹,身体几乎缩成一团。

    他眉头皱的很紧,闭着眼睛的样子看起来很痛苦。

    苍白的唇齿间时不时会溢出痛苦的哼咛声,

    声音很轻,但清晰的传入到肖彧耳中,让他心底抽疼的难受。

    他死死捏住拳头,告诉自己不要去同情身边这个男人。

    江云盛受苦也是活该。

    可在江云盛再一次痛哼出声时,他不受控制的探出手,把男人抱到怀中。

    感觉到温暖的怀抱,江云盛模糊的思绪一下子触及到崩溃的边缘,他抓住肖彧的衣服,眼泪落下来:“肖彧,真的……好疼……”

    他声音断断续续的,如同一把刀在肖彧心口上戳了一刀又一刀。

    “我特么真是上辈子欠你的了。”

    肖彧恶狠狠的说完这句话,手掌却贴上他的小腹。

    江云盛缩在他怀中,摄取着他怀中的温暖,闭着眼睛睡着了。

    肖彧乘坐包机回到京都,直接回到在江北的别墅。

    下车的时候,他俯身去抱江云盛,发现不对劲。

    手指沾了血,血量还不少。

    肖彧心头猛地揪起,慌忙抱起江云盛回到别墅。

    家庭医生来的很快,听说江云盛打过胎,他开口道:“肖先生,打胎是会有流血、腹痛的现象,如果明天腹痛流血的情况还很明显,那就必须要去医院做检查。”

    肖彧:“他疼的很厉害,这正常吗?”

    家庭医生:“疼痛太强烈肯定不正常,我刚才看了一下流血量,并不是很厉害。”

    肖彧想起回来给江云盛换衣服,看到裤子都被染红。

    他脸色阴沉,眼眸里浮动着焦急:“流这么多血,你还敢说血量不大?”

    家庭医生:“……”

    肖彧情绪激动之下没有控制音量,床上的江云盛不安的动了动身体。

    他立刻压低声音说:“我们出去说。”

    家庭医生跟着他离开房间。

    在走廊里,肖彧问清楚医生养护的方法,这才让医生离开。

    他去到厨房熬补汤,还准备了很多餐点,想着等江云盛醒来就可以立刻吃饭。

    煮汤的时候,肖彧反应过来,狠狠骂了一声:“我特么凭什么伺候他?”

    嘴上这么说,但还是任劳任怨的煮了阿胶乌鸡汤。

    江云盛睡到下午才醒过来,他艰难的睁开眼睛,发现周围的陈设很陌生。

    这是什么地方?

    他努力回想,脑中有零碎的片段闪过。

    他记得肖彧来了……

    江云盛慌忙掀开被子,顾不上穿鞋就往门外跑。

    肖彧这个疯子,恐怕不会放过许弘鹤。

    他不能因为自己的原因,让许弘鹤遭遇报复。

    江云盛刚跑出卧室,迎面撞上肖彧。

    他还没开口说话,肖彧沉冷的声音已经砸过来:“你还想往哪儿跑?给我回床上躺着去。”

    这句话脱口而出后,肖彧觉得显得太过关心,他立刻恶狠狠的补充:“你特么现在这个破样子,我关你都怕你死在我家里。”

    江云盛皱了皱眉:“我死外面也不会死你家里。”

    肖彧瞪起眼睛:“你死也得死我身边,埋也得埋我坟坑里。”

    江云盛:“大傻、逼。”

    “我特么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傻、逼,我就是太相信,才会被你骗的团团转。”

    肖彧大步走过来,用力攥住他的手腕:“给我回去躺好了,再敢乱跑,我真打断你的腿。”

    江云盛惦记着许弘鹤,焦急的问:“你把许弘鹤怎么样了?我说了,这事都是我一个人的主意,和他真的没有任何关系。”

    肖彧捏紧江云盛的手腕,恨声说:“许弘鹤!许弘鹤!你心里就只有你的青梅竹马。把你的嘴闭上,别在我面前提起他。”

    江云盛:“我和许弘鹤只是好朋友,别用你狭隘的思想来定义我和他之间的关系。”

    “你们高尚,你们背着我勾勾搭搭。”

    肖彧简直要气疯了,他觉得自己再和江云盛说下去,他就要杀人了。

    拽着男人的胳膊,把人拉进卧室:“给我躺好。”

    江云盛固执的问:“你先告诉我,许弘鹤怎么样了?”

    肖彧咬牙切齿:“你特么就是成心想要气死我。江云盛,我绝对是上辈子造孽了,这辈子才会遇到你。”

    “别和我扯这些,你就告诉我许弘鹤怎么样了?”

    江云盛气急败坏的说:“你有脾气冲着我发,别为难他。”

    肖彧狠狠咬着后槽牙,

    他死盯着江云盛还很苍白的脸,硬生生的按捺住想要收拾他的冲动。

    他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他好得很。”

    江云盛松了口气:“这事本来就和他没关系,不该连累他。”

    “在你心里,孩子的命都没有他重要?”

    肖彧心如刀割:“你是不是为了他才拿掉孩子?”

    江云盛抬起眸子,直视着他的眼眸:“肖彧,孩子真的这么重要吗?如果我没办法有孩子,你是不是就不会和我在一起?”

    “别和我扯这些没用的,你给我记住,你欠我一个孩子。”

    肖彧眼眸通红:“你把我们的孩子杀了,江云盛,你就是个杀人凶手。”

    江云盛扯了扯嘴角,流露出一抹苦涩的笑:“你还是在意孩子多过在意我。”

    “别放屁!”

    肖彧气恼道:“我想要孩子可以随便找个人生,我为什么非要找你?”

    江云盛怔住:“你……”

    “你什么你!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肖彧不只是生气,他还很委屈:“从一开始你就在骗我,装我爱人,骗我感情,现在还把我的孩子给弄没了。江云盛,我告诉你,这事咱俩没完。”

    熟悉的疼痛传来,江云盛躬起腰,有气无力的说:“肖彧,我现在顾不上和你吵架。过几天等我身体好一点,我再仔细和你说。”

    “你现在知道疼了,你想想我儿子疼不疼?他还那么小。”

    肖彧语气很凶,但抱起江云盛的动作很温柔。

    对于这个人,他没办法真的去恨。

    江云盛被送回到卧室床上,他抱着被子将脸埋进去。

    肖彧看他这幅样子,以为他又疼了,立刻紧张起来:“你到底什么情况?”

    江云盛轻飘飘的声音传过来:“医生说疼几天就好了,今天明显减轻很多。”

    肖彧冷着脸说:“你不用和我说这些,我对你的身体情况也不关心。”

    江云盛垂着眼睛,轻轻点头:“行,我不说了。”

    他实在没力气和肖彧吵架,他现在只想好好休息,渡过这艰难的几天。

    江云盛不说话,反而让肖彧很不安。

    他烦躁的开口:“你怎么不说话?这会儿装什么柔弱。”

    虽然疼痛减轻很多,但还是不舒服,江云盛有气无力的说:“肖彧,我不舒服,我难受。”

    软软的声音戳的肖彧心都碎了:“不舒服你也活该。”

    嘴上这么说,但还是走过去,把江云盛抱在怀里,手掌也跟着探过去,贴上他的小腹。

    他手掌的温暖传递过去,一路烫上江云盛的心。

    “肖彧,我欠你的孩子会还你的。”

    肖彧冷笑:“老子不稀罕。”

    江云盛皱了皱眉:“行,这是你说的。”

    “你以为孩子是你想生就生,不想生就不生的?江云盛,我告诉你,你把孩子打掉,以后想给我生我都不会要。”

    肖彧恶狠狠的说着。

    他从没想过,他很快就被打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师父什么都懂〕〔道诡异仙〕〔重生之我的26岁女〕〔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辰东〕〔宇宙职业选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斗神狂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明克街13号〕〔蛊真人之行天下〕〔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国民法医〕〔大乘期才有逆袭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