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科研三年,国士身〕〔我继承了五千年的〕〔上门姐夫〕〔乡村桃运小神医〕〔无上帝尊〕〔洪荒:开局忽悠后〕〔杀生道果〕〔丹武至尊〕〔猎天争锋〕〔万界淘宝店〕〔重生之山村小村长〕〔镇国神婿〕〔万古帝婿〕〔钢铁蒸汽与火焰〕〔穿越者纵横动漫世〕〔将军夫人惹不得〕〔真实世界〕〔毒医狂妃:邪帝请〕〔少夫人她又穷又抠〕〔武德充沛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郁少的隐婚娇夫软又甜 第274章 在沙发……小傻瓜要被算计了!
    肖彧坐在车里,原本扶着方向盘的手指逐渐收拢。

    他死死捏住,手背上青筋直蹦。

    怒火在烟沉的瞳孔里熊熊燃烧。

    江云盛和一个年轻男人单独来吃饭。

    而江云盛和他说,他在陪客户。

    这哪里是什么客户?这是江云盛家里给他安排的结婚对象。

    肖彧知道许弘鹤,

    是从他母亲口中得知。

    许弘鹤是赵瑞雅闺蜜的儿子,从出生的时候就被赵瑞雅看中,当时就想定下娃娃亲。

    江云盛的父亲不提倡包办婚姻,打消了妻子的念头。

    母亲拿着手机让他看照片的时候,冷嘲热讽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记住m.qi.

    还非要那许弘鹤和他做比较。

    肖彧看过照片,一眼就认出江云盛身边的男人是谁。

    江云盛和许弘鹤单独吃饭,他们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

    肖彧心神不宁,

    他在心底不住的安慰自己,或许许弘鹤真的是江云盛的客户,或许两人只是偶人遇到,或许……他不该多想。

    信任是维持感情的基础,如果两个人在一起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他们都没办法长久的走下去。

    可这是正常人的感情,

    而他和江云盛的感情并不正常,开始与欺骗……

    肖彧眸子里情绪起起伏伏,最终遏制在幽深的瞳孔内。

    他拿出手机,拨通江云盛的电话。

    很快,电话接通,听筒里传来江云盛温和的声音:“有事?”

    肖彧视线穿过前挡风玻璃,看向远处的男人。

    在心底斗争良久,他才开口说道:“见到客户了吗?”

    “见到了。”

    江云盛简单的一句话,让肖彧冷了眉目。

    他低声问道:“什么客户?”

    江云盛收住脚步,疑惑的皱了皱眉头。

    他觉得肖彧有点奇怪。

    应该是他把肖彧一个人扔在家里,这人在闹脾气。

    他放柔语调说:“你在家里等我,我很快就回去了。”

    “我问你,什么客户?”

    听筒里的声音骤然变得冷沉,像是随时都能掀起惊涛骇浪。

    江云盛呼吸一滞,眉头紧紧皱起。

    他不喜欢肖彧用这种质问的语气和他说话。

    自从和肖彧有过亲密接触,他就是被压的。

    现在还要向肖彧汇报行程,让他感觉自己低人一头。

    江云盛沉着脸,嗓音比刚才要恶劣很多:“客户就是客户,你说什么客户。”

    没有等待肖彧的回复,电话直接挂断。

    江云盛紧紧握着手机,脸色阴郁异常。

    许弘鹤敏锐觉察到他的异常,很是善解人意的说:“江少,如果你有事就先忙吧!”

    江云盛心里憋闷的难受,他勉强扯了扯嘴角:“没什么事。”

    许弘鹤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肖彧坐在车里,注视着两道逐渐远去的身影,脸色铁青。

    江云盛挂断了他的电话。

    这是厌烦他了吗?

    如同父亲看到无理取闹的母亲,厌恶的连一个解释都不愿给予。

    进入餐厅后,江云盛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他时不时看向手机,发现肖彧没再打来电话也不曾发来信息。

    肖彧什么样的脾气,别人可能不清楚,但江云盛特别了解。

    这人脾气大,被他吼了一句,还不知道怎么生气?

    两人以前吵过架,但那时候还没有过亲密接触。

    现在不同,情侣间的相处模式,吵架让彼此都不好受。

    江云盛几次想要拿过手机给肖彧发信息,但最终都忍住了。

    他妥协这一次,是不是以后次次都要妥协?

    今天肖彧查他行程,明天是不是就要跟踪他?

    江云盛心一横,索性把手机关机了。

    这个举动有几分赌气的成分,同时也想让自己不受肖彧影响。

    许弘鹤将他的小动作尽收眼底,

    低头喝了一口水,微微勾唇说:“江少,和你男朋友吵架了吗?”

    “他烦死了,出个门也要问东问西……”

    江云盛说完这句话意识到不对,眼神闪烁的错开视线,“他不是我男朋友。”

    他声音很低,明显底气不足。

    许弘鹤笑了笑:“伯母还不知道你有男朋友吧?”

    “都说了,不是我男朋友。”

    江云盛不想继续聊肖彧,想到这个人他心里就不爽。

    他刻意转移话题:“昨天的事谢谢你。”

    “举手之劳,正巧有个认识的朋友做财税师,让他介绍了个熟人过去。”

    许弘鹤将菜单递给江云盛:“先点菜吧!这里可以外带,有几个招牌菜不错。一会儿吃完饭,你可以带一些回去让你男朋友尝尝。”

    “我才不给他带。”

    自觉失言,江云盛尴尬极了,抬眸对上许弘鹤似笑非笑的眸子,他恍然顿悟:“你诈我?”

    许弘鹤眉眼里藏着笑:“真不是要诈你。我是真心实意不想让你和你男朋友,因为我闹别扭。”

    “不是因为你。”江云盛垂着眸子,眼神黯然:“我和他之间原本就存在很多问题。”

    “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不能一味的逃避。”

    许弘鹤为江云盛倒了杯水,轻轻推到他面前:“干妈应该不知道你们的事吧?”

    江云盛摇摇头:“还没和她说,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我觉得干妈挺开明的。”

    许弘鹤和赵瑞雅关系比较亲近,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国外,但时常视频聊天。

    他很喜欢赵瑞雅的性格,觉得她很是平易近人。

    “你和干妈好好说说,我觉得她不是专政刻板的家长。”

    江云盛扯了扯嘴角,心头很是苦涩:“我和他之间的事,一句两句说不清楚。这事还是以后再说。”

    他和肖彧或许根本没有以后。

    许弘鹤知道江云盛肯定有难言之隐,他很识趣的没有继续追问。

    服务生送上餐点,话题自然而然转移方向。

    许弘鹤聊起在国外的饮食,吐槽国外的东西他待了这么多年始终没有吃习惯。

    “我还是喜欢中餐,真的太对我的口味。”

    江云盛挺喜欢许弘鹤的性格,觉得两人挺投机,初次见面的生硬感也渐渐消失,两人聊的特别开心。

    “我妈说你是个很好的人,今天一见还真是这样。”

    江云盛端详着他,

    许弘鹤不管是从五官长相还是穿着打扮,都给人一种很帅气舒服的感觉。

    这么优秀的男人,到现在还单身,让人觉得很疑惑。

    江云盛问道:“你条件这么好,怎么还是单身?”

    许弘鹤脸上的笑容渐渐散去,逐渐变成浅浅的忧伤。

    他不笑的时候,看起来有些忧郁:“也不是一直单身,曾经有过男朋友。后来感情不和分开了。”

    江云盛看他表情就知道这段感情,对他影响很大。

    “抱歉!我不该问这些事。”

    “没关系!”许弘鹤故作轻松的笑了笑:“以前的事已经过去了,人嘛,总要向前看。”

    江云盛:“你说的很对,就要活的这么通透。”

    “我现在比较发愁,怎么过我妈和干妈这一关。”

    许弘鹤头疼的揉了揉眉心:“她们总觉得我们在一起就是最好的选择。”

    “我觉得,我们做朋友最合适。”

    江云盛觉得和许弘鹤相处起来很舒服,就像是和余年、乔殊、沈图南在一起,愿意和他们分享自己的心事。

    相处融洽,并不代表能够产生心动的感觉。

    有些人只适合做朋友,没办法近一步发展。

    “我也是这么觉得,我也曾经和我妈说过……”许弘鹤很是无奈的笑了笑:“但她不这么认为。”

    江云盛:“她们这种行为,真是让人头疼。”

    “你现在有男朋友,我更不能横插一脚。”

    许弘鹤手指摩挲着下颚:“我回去就说,我们都觉得彼此不合适。”

    “你回去先这么说,但暂时不要提起我有男朋友的事。”

    江云盛很怕母亲知道肖彧是他男朋友,会当场气的心脏病发。

    还是循序渐进,一点一点释放出信息,给母亲一个接受的过程。

    许弘鹤欣然同意。

    来的路上,江云盛还在发愁和许弘鹤如何相处。

    没想到他是这么随和的人,他心情放松很多。

    两人相谈甚欢,

    结束晚餐时,许弘鹤执意结账还特意要了几个招牌菜打包,让江云盛带回去给男朋友品尝。

    在停车场分开的以后,江云盛提着餐盒回到车里,小心的放在副驾驶座位上。

    他发动汽车,驶离停车场。

    江云盛始终不知道,肖彧就在餐厅外面的停车场,坐在车里看着他和许弘鹤的一举一动。

    肖彧清楚的看到,江云盛和许弘鹤在一起时有多开心。

    他笑了多少次,喝了几杯果汁,肖彧都记得清清楚楚。

    江云盛是真的开心,眼角眉梢都染着笑意,与和他在一起时不同。

    那是真正的放松和快乐。

    肖彧心脏揪疼的难受,扭曲出可怖的弧度。

    他眼前闪过母亲得不到父亲关注时,狰狞恐怖的脸,想到她气急败坏时发疯的样子。

    以前,他觉得母亲这样很丑陋,像极了癫狂的疯子。

    可现在他也要变成这样一个疯子。

    江云盛回到家,发现肖彧不在家里,他心情瞬间由晴转阴。

    肖彧失忆了,这个城市对于他来说极为陌生。

    他能去哪儿?

    生怕肖彧出事,江云盛转身就往门外走。

    刚打开门,迎面撞上从电梯里出来的男人。

    江云盛快步走上前,急声问道:“你去哪儿了?”

    肖彧抬起头,他额前的头发有些长,没有经过打理,垂下来遮挡住眼睛,同时也挡住眸子里阴郁的暗色。

    “出去走走。”

    “你一个人出去瞎转什么?”

    江云盛拉住肖彧的胳膊,拽着他回到公寓:“你头上还有伤,能不能别出去乱逛?老实在家等我不好吗?”

    他语气很是急切,藏着让他都没觉察到的关心和焦急。

    肖彧的颜色没有任何消融的迹象,反而越凝越多,几乎凝结成冰。

    江云盛没有觉察到他情绪的变化,还在自顾自的说着:“你以后要出去提前和我说,不要一个人不声不响的跑出去。你失忆了,很多事都不记得,外面的路恐怕都不全……”

    “卧槽!你干什么……肖彧,你给我放手……”

    江云盛挣扎着,但还是没能挣脱男人的怀抱。

    肖彧把他抱到沙发上,俯身吻上他的唇。

    砰!

    沙发上的物品都被扫落在地板上,但是没人顾得上去捡。

    他们都沉浸在彼此的世界里。

    两个小时后,肖彧才把江云盛送回到卧室。

    但江云盛早已睡着了,窝在他臂弯里,安静的像是蜷起来的小猫咪。

    肖彧深深的凝视着他,眼睛里是张狂的占有欲。

    他抬起手指,碰了碰江云盛的脸颊:“是你先招惹我的,别怨我这么对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师父什么都懂〕〔道诡异仙〕〔重生之我的26岁女〕〔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辰东〕〔宇宙职业选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斗神狂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明克街13号〕〔蛊真人之行天下〕〔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国民法医〕〔大乘期才有逆袭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