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生〕〔永恒之门〕〔侠女轻狂:大小姐〕〔第一玩家〕〔寒门崛起〕〔苟在仙界成大佬〕〔我是剑仙〕〔科研三年,国士身〕〔我继承了五千年的〕〔上门姐夫〕〔乡村桃运小神医〕〔无上帝尊〕〔洪荒:开局忽悠后〕〔杀生道果〕〔丹武至尊〕〔猎天争锋〕〔万界淘宝店〕〔重生之山村小村长〕〔镇国神婿〕〔万古帝婿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郁少的隐婚娇夫软又甜 第231章 认错人了,成了前夫兄弟的男朋友
    沈图南其实不想去认识昨晚的男人,对于他来说,昨晚真的是意外。

    但顾卓浔觉得这是天赐的缘分,绝对不能错过。

    他怂恿道:“图图,你应该主动出击。万一这个男人和你很合拍呢?”

    沈图南撇了撇嘴:“在酒吧里能遇到什么好人?昨晚的事只是意外,以后都别提了。”

    “别啊!”顾卓浔眼珠子转了转:“你要是觉得难为情,我给他的司机打电话,问一下他们老板的电话。你可以先不打电话,先加他的微信。”

    沈图南摇头:“别了!如果他想和我认识,在今天走的时候就会留下联系方式。”

    顾卓浔:“说的也是。”

    沈图南揉了揉他的脸:“你清醒一点吧!这种露水情缘根本靠不住。我现在就怕他有病。”

    顾卓浔浑身一惊:“他昨天晚上有没有用那个?”

    沈图南:“我不知道。”

    顾卓浔大惊失色:“那怎么办?”

    沈图南压低声音说:“我上午去了疾控中心。”

    顾卓浔拍了拍胸口:“还好!”

    他有些后怕:“以后还是尽量少去那种地方。”

    “喝醉酒真是没有好处。”

    沈图南心里不安生,按着额头说:“我现在心里挺害怕的,真要是染上那种病我直接吞药自杀死了算了。”

    得病倒是一方面,沈图南更怕的是被种出孩子。

    “希望那人有点良知,知道用那个。”

    沈图南揉了揉眉心:“下次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再乱来。”

    顾卓浔被他说的也挺害怕,搓着胳膊说:“我以后也不去泡吧了。”

    有患者过来就诊,沈图南和顾卓浔各自开始工作。

    飞机落地之后,景渊打开手机就开始翻信息箱。

    没有来电提醒和短信。

    沈图南一直没联系他。

    期待了几个小时,以为沈图南醒来就会给他打电话。

    可期待终究变成失望。

    景渊心脏闷疼的难受,重新看了一眼手机,这才坐上路边停靠的烟色轿车。

    沈图南忙了一下午,走出医馆的时候天已经烟了。

    宿醉后的不适感还很强烈,

    折腾一夜后的身体透着疲惫。

    他连晚餐都没吃,回到家倒头就睡。

    睡到第二天早晨闹铃响起,他才悠悠转醒。

    沈图南吃了早餐,来到医馆。

    顾卓浔已经到了,刚换上白大褂。

    看到他过来,立刻揽住他的肩膀说:“我看你今天精神还不错,昨晚睡得很好?”

    “回到家我灌了一杯安神茶就开始睡,睡了十几个小时。”

    沈图南恢复精气神,笑着说:“今晚请你吃火锅。”

    顾卓浔眉开眼笑:“那敢情好啊!我要三盘雪花羔羊肉。”

    沈图南啧了一声:“晚上吃清淡点比较好。咱们就点两盘青菜。”

    顾卓浔很夸张的叫道:“你喂兔子呢?”

    沈图南:“那再加一盘红萝卜。”

    顾卓浔用拳头捶了他一下:“去你的吧!今天必须给我点几盘肉。”

    沈图南笑着说:“行啊!几盘肉的钱我还付得起。”

    两人嘻嘻哈哈说笑着,回到各自的诊室。

    一天的工作结束后,沈图南和顾卓浔开车去了附近的火锅店。

    入秋的天气,空气里有丝丝的凉意,正是吃火锅的好时节。

    店里生意很好,包房里已经没有位置。

    沈图南和顾卓浔坐在靠窗的位置,能够看到窗外车水马龙的街道。

    火锅红油的辣味在空气里弥漫,勾动着味蕾。

    顾卓浔拿着点餐牌跃跃越试:“今天一定要吃好。”

    沈图南:“你哪天没吃好?”

    顾卓浔:“我好久没吃过火锅了。今天我要大开杀戒。”

    沈图南提醒:“晚上了,少吃点肉。点一些容易消化的食物。”

    顾卓浔开始圈圈画画,肉类和蔬菜都点了一些。

    沈图南要了两瓶啤酒,给顾卓浔倒了一杯。

    “咱俩今天少喝点。可别像那天似的喝断片。”

    顾卓浔撇嘴:“那天我是为了陪你,可真把我快喝吐了。”

    沈图南扯了扯嘴角:“知道你这是舍命陪君子。”

    顾卓浔叹息一声:“以前的事都过去了,你也别总是陷入到过去无法自拔。好男人那么多,凭借着你的条件还怕找不到能够共度一生的另一半?我告诉你,你喜欢的再好,他不喜欢你,你就不要为了他浪费时间。”

    沈图南垂着眼睛,眼神黯然:“道理谁都懂,但真正能够放下的人却很少。”

    “想要忘掉一段恋情,那就要尽快开始另一段恋情。”

    顾卓浔开启人生导师模式,滔滔不绝:“前几天我很想吃麻薯团,当时买不到我喜欢的,我就换了拿破仑。我惊奇的发现,原来拿破仑也挺好吃。吃完拿破仑我才发现,我并不是非麻薯团不可。我有很多选择,我不吃拿破仑还能吃舒芙蕾,慕斯蛋糕,烟森林……只要我想,我可以让自己过的很快乐。”

    沈图南手指摩挲着酒杯,苦涩的笑了笑。

    如果景渊是麻薯团就好了!

    可惜,不是啊!

    火锅很快上来,顾卓浔的注意力被食物吸引住。

    两人都很久没吃过火锅,顾不上说别的,开始大快朵颐。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顾卓浔瘫在椅子上,揉着鼓起来的肚子,一脸餍足的说:“吃饱喝足乃人生一大乐事。”

    沈图南吃了八分饱,他还是很注意养生的。

    “你吃这么多,也不怕消化不好?”

    顾卓浔无所谓的笑了笑:“没事,我年轻消化系统好。”

    沈图南瞥了他一眼:“别扯!你这把年纪还消化好?”

    顾卓浔:“我昨天才过得十八岁生日。”

    沈图南切了一声:“大言不惭。”

    顾卓浔正准备反驳,视线无意之中扫过窗户,他眼眸放大,下一秒扑到窗前,脸颊几乎贴着玻璃。

    “图图,快!快看!”

    沈图南诧异:“看什么?”

    顾卓浔指了个方向:“那天送我的司机。”

    沈图南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看到路边停靠着一辆烟色奔驰,身穿白衬衫的中年男人从驾驶室里走出来。

    他走到后排座,拉开车门,抬起手挡在车门上,举动很是恭敬。

    沈图南:“这是送你回家的司机?”

    顾卓浔用力点头:“是他!他让我看过证件。”

    沈图南:“是就是吧!没什么可大惊小怪。”

    “你说车后面坐的是不是那个男人?”

    顾卓浔心底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快看看他长得什么模样?”

    几乎是他话音落下的同时,一个男人从车里出来。

    他穿着得体的烟色西服,显得身材修长高祈。

    路灯将他的脸照亮,五官俊美,很是出挑。

    顾卓浔惊呼:“长得好帅!”

    沈图南视线落在男人身上,总觉得这男人看起来有几分眼熟。

    不会真是那晚的男人吧?

    不然他怎么会有熟悉的感觉?

    顾卓浔兴奋的说:“图图,快点啊!主动出击。这么帅的男人,要是错过可是会后悔一辈子的。”

    沈图南扯了扯嘴角:‘算了吧!我不喜欢这种类型。”

    顾卓浔:“图图,你真是膨胀了。连这种类型都不喜欢,那你喜欢哪种类型?”

    沈图南垂下眼,心里酸酸的。

    他不喜欢哪种类型,他就喜欢景渊。

    很喜欢很喜欢……喜欢到其他人在他眼里全都苍白无趣。

    顾卓浔看他表情就知道沈图南还对前夫念念不忘,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快速的说:“我出去打个招呼。”

    沈图南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你给我老实待着,别去!”

    “怕什么啊!只是打个招呼又不做什么。”

    顾卓浔挣脱沈图南的手,朝着餐厅外走去。

    路边,许其琛对身边的司机说:“李师傅,我来这里见个朋友,你先回去吧!”

    李建军道:“许少,需要送您回家吗?”

    许其琛:“不用了,一会儿我打车回去。”

    李建军:“景总特意交代,让我把您安全送回家。”

    许其琛笑道:“景哥这是把我当成三岁小孩了?”

    李建军:“景总也是关心您。”

    “我知道景哥对我好,但我这边还不知道要待到什么时候。你不用在这里等我,挺麻烦的。我一会儿叫车回去,李师傅你先回家吧!”

    许其琛道:“一会儿我给景哥打电话说一声。”

    “许少,那您注意安全。”

    李建军回到车里,开车离开。

    许其琛拿出手机,正准备联系朋友,看到隔壁餐厅里出来两个人。

    不经意间,他的目光落在其中一个人身上,眼神突然震住。

    只一眼,他就认出沈图南。

    许其琛不受控制的看着逐渐临近的男人,心脏怦怦直跳。

    沈图南和顾卓浔拉拉扯扯,说什么都不愿意过去。

    “顾卓浔,你别闹了!”

    顾卓浔挣脱他的手:“你别拽着我,我就是过去打个招呼,对那天的事做个感谢。人家安排司机送我回家,我不能没点表示吧?”

    “那你去吧!我不去!”

    沈图南松开手,转身就走。

    顾卓浔一把握住他的胳膊,低叫道:“图图,他朝我们这边走过来了。”

    沈图南浑身都僵了,尴尬的要命。

    这人有毛病吗?

    为什么要走过来?

    沈图南刚准备迈腿就跑,身后传来清润的声音:“这么巧,你们也来这里吃饭?”

    “对呀!帅哥,你也来吃饭?”

    顾卓浔挺健谈,他笑着打量面前的男人,越看越觉得帅。

    这种时候沈图南也不好离开,他只能转过身,干笑两声。

    许其琛见他表情疏离,意识到他不记得自己。

    心里酸酸的,有点难受。

    他的存在感就这么低吗?

    为什么沈图南对他没有一点印象?

    顾卓浔觉得气氛有些僵硬,立刻说道:“先生,谢谢您那天晚上安排司机送我回家。”

    许其琛怔住,茫然的看着他。

    顾卓浔没有发现他的异常,揽住沈图南的肩膀说:“我朋友原本想和你联系,但那天早晨你一走了之,没有留下联系方式。”

    许其琛疑惑:“那天早上?”

    顾卓浔皱眉:“难道你是晚上走的?”

    许其琛有些接不上话,但已经意识到他认错人了。

    沈图南用胳膊肘顶了顶顾卓浔的胳膊,压低声音说:“你少说几句。”

    这种事能那到明面上说吗?

    多丢人啊!

    顾卓浔见许其琛沉默,心里很是不爽,他沉着脸说:“你这是什么意思?不会打算提上裤子不认账吧?”

    许其琛终于反应过来,他已经从字里行间猜出一些。

    他试探性的说:“你误会了。我那天是有急事,走的比较匆忙。”

    顾卓浔表情缓和很多:“那你是什么态度?想不想和我朋友继续发展?”

    许其琛彻底听明白了,

    沈图南应该是和什么人发生了亲密关系,但他们认错人了。

    把他当成那天晚上的男人。

    许其琛动了动唇,想要解释,但心底那股冲动还是压制住理智。

    这一次,他不能再错过了。

    许其琛盯着沈图南的脸,一字一顿的说:“我觉得你很好,如果你愿意,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这句话他压在心里两年了,终于有机会说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师父什么都懂〕〔道诡异仙〕〔重生之我的26岁女〕〔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辰东〕〔宇宙职业选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斗神狂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明克街13号〕〔蛊真人之行天下〕〔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国民法医〕〔大乘期才有逆袭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