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生〕〔永恒之门〕〔侠女轻狂:大小姐〕〔第一玩家〕〔寒门崛起〕〔苟在仙界成大佬〕〔我是剑仙〕〔科研三年,国士身〕〔我继承了五千年的〕〔上门姐夫〕〔乡村桃运小神医〕〔无上帝尊〕〔洪荒:开局忽悠后〕〔杀生道果〕〔丹武至尊〕〔猎天争锋〕〔万界淘宝店〕〔重生之山村小村长〕〔镇国神婿〕〔万古帝婿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郁少的隐婚娇夫软又甜 第199章 余年在直播间里说:我就是余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余年捧起郁锦炎的脸,将唇印过去——

    他不知道正在开直播,还以为郁锦炎只是在电脑前调试设备。

    接吻的时候是要闭眼睛的,余年双眸紧闭,用唇摩擦着男人柔软的唇。

    郁锦炎揽住他的腰,把他团进怀中紧紧抱住,同时加深这个吻。

    弹幕炸了,啊啊啊的尖叫声疯狂的飘在评论区域内。

    首发

    这句话如同魔咒,刚飘在评论区里直播间就被封禁了。

    上线网友:

    一群人从直播间里浩浩荡荡的赶到微博上,开始在郁锦炎的微博下面留言:

    ……

    网友在微博上闹着要余年开直播。

    还在被郁锦炎抱着欺负的余年,被弄脏了手。

    他举着麻木的手,红着脸说:“手疼!”

    郁锦炎抱着他来到浴室,为他洗干净手。

    牵着他的手说:“等你出了月子,我就不只是让你手疼。”

    余年:“你说的我还挺期待。”

    “等着!”郁锦炎屈指在他鼻子上碰了碰:“一定满足你这个要求。”

    沈卓君接到助理的通知,这才知道郁锦炎开直播因为尺度过大被封禁直播间。

    翻看完微博的内容,沈卓君按着眉心拨通计爱云的电话:“管管你家孙子。”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家锦炎那点不好啊?”

    计爱云挺护犊子,不愿意让别人说孙子一句不好。

    沈卓君:“你先别和我着急,上微博看一看。看完你再给我打电话。”

    计爱云看着手机屏幕,嘀咕道:“还敢挂我电话。等我看完微博来个现场打脸。”

    可在看完微博以后,计爱云恨得大骂郁锦炎。

    “这个色批,到底是遗传了谁?”

    计爱云嘀咕着拨通沈卓君的电话。

    她陪着笑脸:“卓君啊!刚才是我太冲动了。这事是郁锦炎不对,我一定好好批评教育他。”

    沈卓君嗓音发沉:“当初说好三年之内不官宣。郁锦炎怎么能出尔反尔?如果年年和他隐婚的消息曝光出去,肯定会对年年的星途有所影响。年年可是要在娱乐圈里打拼出一片天地,他是要做影帝的。怎么能因为隐婚而影响事业?你告诉郁锦炎,不要在直播间里乱来。”

    计爱云恨得牙痒痒:“上午他答应的好好的,说是不官宣。这还没到晚上,他就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了。我现在就打电话过去骂他。”

    计爱云给郁锦炎打了一通电话,余年就在旁边。

    他靠在男人宽阔的胸膛内,将电话的内容听的一清二楚。

    余年眼睛微微放大,眼底闪过惊愕。

    刚才是在开直播?!

    计爱云把郁锦炎劈头盖脸骂了一通:“郁锦炎,管好你的言行,不要在平台上胡言乱语。”

    郁锦炎搂住余年,手掌在他侧腰上细细摩挲着。

    “奶奶,我哪句话说错了?”

    郁锦炎捻了捻手指,感觉到指尖上那撩人的触感,心都要酥了。

    这要是没有隔着衣服……

    他直接触上侧腰的皮肤,还顺手捏了捏。

    余年有些怕痒,侧着身体不让他乱来。

    郁锦炎勾住他的腰,将他乱动的身体固定好:“别动!让我抱抱。”

    “有点痒。”

    余年在他怀中扭了下身体。

    “小家伙又乱动,我看你就是故意在诱惑我。”

    郁锦炎将余年抱到腿上,让他与自己面对面。

    这样的坐姿太犯规,余年脸颊都红了:“你别这样!房门没关。”

    “小家伙,你是在暗示我,让我把门打开?”

    郁锦炎单手将余年抱起来:“走,我们去开门。”

    “别啊!”

    余年搂住他的脖子,讨饶道:“老公,我错了!你别开门,别开!”

    “早点求我不就没这事了。”

    郁锦炎抬手在他后腰上拍了一下,重新坐回到沙发上。

    亲耳听到孙子耍流氓,计爱云额头突突跳着疼:“郁锦炎,前段时间你天天求神拜佛,你难道忘了大师当时怎么说的?”

    郁锦炎脸色挺难看,

    要不是大师说三年之内不能官宣,他至于隐婚到现在吗?

    提起来这事就生气。

    计爱云开始对郁锦炎施压:“你不为自己考虑,你可要为年年考虑。大师说,如果官宣年年诸事不顺。”

    郁锦炎咬牙:“不官宣。”

    计爱云:“那你还开直播吗?”

    郁锦炎:“开!”

    计爱云高声道:“你还敢开直播?”

    郁锦炎看着身边的余年,一字一顿的说:“开直播,不让他露脸。”

    计爱云松了口气:“记住你说的话。”

    郁锦炎宁愿委屈自己,他也舍不得让余年霉运缠身。

    结束通话后,他捏了捏余年的下颚:“小家伙,今晚再开一场直播。”

    余年正在翻微博,看到下面的评论才知道直播间让那个吻给封禁了。

    “我真的不知道你在开直播,如果知道,我绝对不会吻你。”

    郁锦炎挑眉:“至于吗?只是封了一个直播间,我想开直播还愁没有房间?”

    余年嘀咕:“错过一个露脸的机会。”

    郁锦炎:“小家伙迫不及待想露脸?”

    余年垂着眼睛:“想。”

    突然就很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是郁锦炎的隐婚小娇妻。

    郁锦炎摸了摸他的头发:“再忍忍。”

    “郁锦炎,你真的很迷信。”

    余年撇着嘴:“反正我是不相信那些玄学之说。”

    郁锦炎原本也存在质疑,但自从求神拜佛以后余年的先兆性流产立刻治愈。

    这样的巧合让他没办法不相信。

    “半个小时后直播。”

    郁锦炎捏着余年的小脸:“乖宝,换件衣服。”

    “我要穿你的衬衫,白色的。”

    余年跑进衣帽间里,找到郁锦炎放在这里的衬衫。

    每一件都很好看,他都不知道该选哪一件。

    选了很久,找到与郁锦炎身上穿着很相似的那件。

    余年迅速换上,刻意的打开最上面的两颗纽扣,露出修长白皙的脖颈。

    郁锦炎那边已经开好新的房间,余年刚走过去就被他抱到腿上。

    摄像头不能照到余年的脸,只能照到他脖子以下的部位。

    郁锦炎很满意这个角度,但不满意他的衣着。

    “小家伙,衣服要好好穿。”

    郁影帝亲自动手把余年衬衫的纽扣系上。

    余年:“……”

    保守的老男人啊!

    “能不能解开一颗纽扣,这样很不舒服。”

    余年噘了噘嘴:“只是一颗纽扣,看不到什么的。”

    郁锦炎:“不行!”

    余年:“可我这样很难受。”

    郁锦炎:“你想穿外套?”

    余年无奈投降:“这样就挺好。”

    郁锦炎正式进入直播间。

    半个小时前发过微博,虽然这一次上线率没有下午那场直播人数多,但也在六位数。

    当屏幕里出现相拥的身影时,弹幕又疯了。

    虽然余年没有露脸,但能从他所坐的位置看到弹幕内容。

    看到网友都在讨论他的衣服,他很大方的说:“我穿的就是郁锦炎的衣服啊!”

    弹幕有一瞬间的停滞,之后刷的很快。

    看到这条弹幕,余年回答道:“没有感冒,就是最近嗓子有点不舒服。”

    弹幕:

    余年:“不是他!他对我很好的。”

    弹幕:

    余年笑了一声:“我有这么好的男人,我为什么要低调?如果不是你们嫌弃我丑,我就天天发合照给你们看。”

    弹幕:

    余年笑得更加开心:“其实你们也应该习惯了。毕竟我和郁锦炎在一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不只是天天抱他、坐他大腿,我还让他天天喂我吃饭,给我穿衣服。”

    弹幕:

    余年:“麻木就好了。”

    弹幕:

    余年勾着郁锦炎的脖子,轻轻的晃了晃:“你看他们怎么就认不清现实呢?真是有趣啊!”

    郁锦炎:“他们想吃柠檬。”

    弹幕:

    余年用很酥很撩的声音说:“宝贝们,想听听你们的郁影帝是怎么宠我的吗?”

    弹幕:

    余年:“你们猜的没错,我就是余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师父什么都懂〕〔道诡异仙〕〔重生之我的26岁女〕〔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辰东〕〔宇宙职业选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斗神狂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明克街13号〕〔蛊真人之行天下〕〔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国民法医〕〔大乘期才有逆袭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