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科研三年,国士身〕〔我继承了五千年的〕〔上门姐夫〕〔乡村桃运小神医〕〔无上帝尊〕〔洪荒:开局忽悠后〕〔杀生道果〕〔丹武至尊〕〔猎天争锋〕〔万界淘宝店〕〔重生之山村小村长〕〔镇国神婿〕〔万古帝婿〕〔钢铁蒸汽与火焰〕〔穿越者纵横动漫世〕〔将军夫人惹不得〕〔真实世界〕〔毒医狂妃:邪帝请〕〔少夫人她又穷又抠〕〔武德充沛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郁少的隐婚娇夫软又甜 第188章 陆临沉和乔殊的三天三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路宁买的精油是国际知名品牌,用的都是顶级原材料。

    玫瑰花提炼出来的玫瑰露香味馥郁,滴在掌心里,花香味就在空气里弥漫。

    乔殊吸了吸鼻子,只感觉沁人心脾的香味让身体里的细胞都变得放松。

    他眯起眼睛:“好香啊!”

    比起白茶的香味,玫瑰花的味道更大众。

    乔殊还挺喜欢这个香味。

    为了让精油只发挥舒缓的作用,这一次他用的很少。

    乔殊心想:我用这么一点总没事吧!

    他美滋滋的泡了个热水澡,从浴室里出来后发现没有任何异常。

    乔殊觉得,他已经t到精油正确的用途。

    以后他都可以用精油做舒缓。

    记住m.42zw.

    回到卧室,乔殊趴在床上打游戏。

    可一局游戏还没结束,熟悉的感觉就来了。

    乔殊扔下手机,跑去酒水台前倒了杯冰水。

    一口气灌进去以后发现根本没有。

    乔殊急的想哭,

    怎么办?

    怎么又来了?!

    陆临沉正在书房里处理最近堆积的公务,耳机里财务总监正在汇报这一季度的财报。

    陆临沉听完以后,简单的回复几句,做了点评。

    下一位高层开始汇报工作,会议井然有序。

    书房的门陡然被推开,一道身影如风一样卷进来,顷刻间就扑进老板椅上男人的怀中。

    陆临沉怔住,

    看着怀里小猫一样蹭来蹭去的男孩,眼底划过疑惑。

    乔殊这是怎么了?

    最近都对他避之不及,今天怎么会主动投怀送抱?

    “小殊,出什么事了?”

    乔殊爬到他腿上,搂着他的脖颈,软着嗓子说:“我难受!”

    淡淡的花香从乔殊身上传来,陆临沉意识到他又用了精油。

    他故意问道:“哪里难受?”

    乔殊拉着他的手,准确的指引出位置。

    陆临沉眼眸里燃出两团黑色炙火,哑着嗓子问:“只是这里?”

    乔殊嘴一撇:“都难受。”

    会议还没结束,陆临沉这边开着麦克和摄像头。

    一众高层目睹全过程,惊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这是哪里来的小妖精啊!

    胆子这么大,还敢在陆总工作的时候出现。

    关键是,陆总对小妖精的态度,简直刷新他们对高冷总裁的认知。

    原来陆总的高冷不是针对每个人。

    有的男人表面不近人情,但面对小妖精的时候却热情似火。

    乔殊难受的厉害,抱着陆临沉撒娇:“你帮帮我,我难受。”

    陆临沉哪里受得了他这样的语气,当时就不行了。

    俯身将心肝小宝贝抱起来,扯掉耳机大步走出书房。

    高层:“……”

    我们就这样被抛弃了。

    回到卧室,陆临沉迫不及待的将小心肝压在床上……

    这一夜,注定又是不眠之夜。

    闹腾到天空泛白,陆临沉才心满意足的放开怀中的小心肝。

    乔殊早就累的睡着了,藏在被子里的小脸还残留着未曾褪去的缠绵余韵。

    想到刚才的细节,陆临沉呼吸再次变得急促。

    他瞥过头,努力压下心头悸动。

    昨晚太过火,乔殊禁不起他这么折腾。

    陆临沉深呼吸,调整好情绪后,抱起乔殊朝着浴室走去。

    从浴室回来,睡下的时候阳光逐渐笼罩城市。

    陆临沉拉上厚重的幔帘,遮挡住阳光,圈出一方温馨而宁静的空间。

    这一觉,两人都睡得特别沉。

    陆临沉醒来的时候,怀中的小心肝还在睡,微微嘟起的嘴巴还有些泛红,那是昨晚亲密留下的痕迹。

    靠在他怀中的样子,乖的厉害。

    那么一小团,像小猫一样柔软可爱。

    陆临沉深深的凝视着,眼底弥漫着浓浓的爱意。

    外面阳光很好,有光透过幔帘洒进屋内,落下斑驳的光影。

    卧室里弥漫着温馨的气息,让他想要留下这一刻的美好。

    陆临沉始终保持着一个姿势,深沉的视线从未曾从乔殊身上挪开。

    直到怀里的男孩动了动身体,睁开深褐色的眼眸。

    四目相对,空气凝结。

    乔殊刚睡醒还有些怔忡,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眼前出现放大的俊颜,双唇被吻住,他才陡然回过神。

    推开身前的男人,他迅速捂住嘴,红着脸支吾道:“都没刷牙,脏不脏啊!”

    陆临沉:“不脏。我家小殊永远最干净。”

    乔殊嘀咕:“我嫌你脏。”

    陆临沉:“……”

    乔殊掀开被子下床,决定去浴室好好刷牙洗漱。

    陆临沉看着他的身影,眼睛眯了眯,眼底流淌着危险的光。

    心肝小宝贝还敢嫌他脏!

    看来是昨晚他太仁慈了。

    乔殊双脚刚挨着地面,身体歪歪斜斜的就要倒下去。

    陆临沉眼疾手快的扶住他,顺势将他打横抱起来。

    乔殊靠在他怀中,昨晚的记忆蜂拥着涌进脑海之中。

    他难为情的挣扎着:“我可以自己走。”

    “别逞强,刚才就差点跌倒。”

    陆临沉温声哄着:“我抱你进浴室。”

    乔殊确实没什么力气,他没有拒绝。

    可进入浴室以后,他就后悔了。

    这哪里是洗漱啊!

    这分明是在欺负他。

    乔殊哭的眼睛都红了,但陆临沉就没想着要放过他。

    这一天,又是在浴室和床上辗转渡过。

    终于结束的时候,乔殊瞥过头看向窗外。

    天黑了!

    谁能告诉他,高冷影帝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

    一定是精油的原因。

    趁着陆临沉在厨房准备晚餐,乔殊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

    他扶着腰,一瘸一拐的走进浴室打算把那三瓶罪恶的精油全部扔掉。

    这种东西留着就是祸害。

    看看,现在他被祸害成什么样子了。

    乔殊踉跄着来到浴室,打开储物柜开始寻找。

    可那三瓶精油竟然不见了!

    乔殊望着空荡荡的柜格,当时就傻了。

    他记得很清楚,精油就放在这里。

    怎么会么有了?

    难道是他记错了?

    乔殊把两个储物柜都翻了一遍,还是没能找到精油。

    他苦思冥想很久,始终没想起来到底把精油放在了哪里。

    直到陆临沉唤他吃晚餐,他才回过神。

    乔殊饿的厉害,他已经顾不上再去寻找精油。

    扶着腰踉踉跄跄的跑出浴室。

    陆临沉看到他歪歪斜斜的身影,放下餐碟,飞快的走过去抱起他。

    “慢一点,容易摔倒。”

    乔殊气哼哼的说:“我容易摔倒是因为谁啊?陆临沉,你好意思说这种话吗?但凡你做个人,我就不至于这样。”

    陆临沉:“抱歉!我没办法控制自己。”

    憋了二十七年,终于得偿所愿。

    他怎么舍得轻易放过小心肝?

    陆临沉抱着乔殊哄了很久,这才把怀里的男孩哄的开心一些。

    吃过晚餐,陆临沉收拾好餐碟。

    回到卧室就把乔殊抱到腿上,随手拿了一份文件开始看。

    毕竟是成年人,被这样抱着乔殊并不舒服。

    他难受的挣动着身体,提醒身边的男人:“你能去书房看文件吗?”

    陆临沉眼睛眯了眯,眼底划过精光:“你喜欢书房?”

    “我……”

    乔殊刚想反驳,身体已腾空而起。

    陆临沉俯身将他抱起来,带着他去到书房。

    乔殊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陷入到宽大的老板椅内。

    陆临沉双手撑在椅子的扶手处,将乔殊困在方寸之地。

    乔殊后背靠着柔软的真皮座椅,抬起深褐色的眸子,警惕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你……你把我抱这儿干什么?”

    陆临沉:“在书房其实也挺好。”

    乔殊意识到他语气里的意思,眼睛都瞪圆了:“好什么好啊!一点都不好!我要回卧室睡觉。”

    他想从椅子上下来,但陆临沉就堵在这里,让他没有出路。

    “陆临沉,你到底有完没完啊!我告诉你,昨晚是失误。我哪里知道精油是那种功效啊!我已经把精油全部都扔了。”

    乔殊强调道:“咱俩到此为止。”

    怎么可能到此为止?

    陆临沉觉得一辈子都不够。

    他用实际行动告诉乔殊,他有多么的迷恋两人在一起的感觉。

    乔殊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祸从口出。

    他趴在老板台上,哭的很厉害,哽咽着骂人:“陆临沉,你就不是个人。书房是办公的地方,不是你做这种事的地方。”

    陆临沉摸着乔殊的头发,眼底弥漫出浓浓的笑意:“昨天,你坐我腿上的时候,我在开会。”

    乔殊浑身僵住,连哭都忘了。

    “你你你说什么?”

    陆临沉:“视频会议。”

    乔殊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他挣扎着问:“多少人的视频会议?”

    陆临沉:“二十人。”

    乔殊将脸埋进臂弯里,恨不得用脚指头挖个地洞把自己埋进去。

    也就是说二十个人都看到他主动勾引陆临沉。

    这简直就是大型社死现场啊!

    从书房回到卧室,乔殊都没有理会身边的男人。

    最近的相处,让陆临沉多少了解到乔殊的脾气,知道他其实挺好哄。

    陆临沉抱着小心肝,在他耳边唱了一首情歌。

    只是一首歌的功夫,乔殊就遭不住了。

    他拉高被子遮挡住滚烫的脸颊,心神都在荡漾。

    找偶像当男朋友就是这点不好,

    吵架都想打自己。

    “你别唱了!我原谅你还不行嘛!”

    乔殊最终还是妥协了。

    陆临沉眼底划过笑意,

    他深刻的体会到了找小粉丝的快乐。

    *

    乔殊从别墅里出来已经是三天后。

    这三天他过着腰酸背疼的日子,如果不是余年打电话让他出来,他还在被陆临沉欺负。

    乔殊开车来到会所,看到余年就抱着他哭诉:“陆临沉不是个人。”

    余年瞥见他脖颈处的草莓印,啧了一声:“看来精油效果不错。”

    “精油害人不浅啊!”

    乔殊哭唧唧的说:“怨我太好奇,非要以身试油。我真的要被折腾死了。”

    余年:“你知足吧!陆影帝千万粉丝都想体会你的快乐。”

    乔殊表情僵住。

    余年摸着隆起的小腹,漫不经心地说:“你这边松手,陆影帝可就被人抢跑了。”

    想到陆临沉和其他人做那种事,乔殊就有种想要毁灭全世界的冲动。

    他的男人谁都不能染指。

    余年凑过去,在他耳边问道:“你还觉得这是一种负担吗?”

    乔殊:“这……”

    余年捏了捏乔殊纠结的脸:“宝贝儿,你可想好了。陆影帝可是难得的好男人啊!一旦错过可就没有后悔药可以吃了。”

    乔殊撅了噘嘴:“他对我好也是因为我和任然长得很像。这些偏爱和喜欢都是另一个人的,要来的糖一点都不甜。”

    陆临沉没办法对乔殊说出实情,他知道任然始终在乔殊心里是根刺。

    为了让乔殊不要有心理负担,他把这件事告诉了余年,让他找机会开解一下乔殊。

    听到乔殊的话,余年想起陆临沉的嘱咐,搂住乔殊的肩膀说:“现在糖就在你手里,怎么吃还是要看你自己了。你觉得糖甜,那就是甜的。”

    “过去的事终究是过去了,你和陆影帝现在不是挺好的吗?陆影帝也说要重新开始,他不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肯定是在认清自己的感情后,才会和你发生这些亲密的关系。”

    余年的开解让乔殊心里舒服很多。

    陆临沉最近对他是真的很好,天天疼着宠着。

    乔殊很迷恋这种感觉,真的没办法让自己抽身离开。

    “哎!我这辈子算是栽在这个男人手里了。”

    余年笑道:“这不是挺好嘛!天天都能看到日思夜想的偶像。”

    乔殊害羞的笑了笑:“别说,陆临沉身材真好。”

    余年捂住肚子:“注意说话的尺度,别教坏我儿子。”

    “你儿子天天看现场直播,还用我教坏他吗?”

    乔殊发现路宁一直没过来,他疑惑的问:“宁宁怎么还没来?”

    “你来之前他说在路上,可能是堵车了。”

    余年端起桌子上的果盘,递到乔殊面前:“咱俩先吃着,他一会儿就过来了。”

    “咱们今天进行什么项目?”

    乔殊挑眉坏笑:“我听说会所里有很多帅气的小哥哥。”

    余年眼睛亮起来:“真的啊!”

    “很帅的,身材也好。”

    乔殊用胳膊肘顶了顶余年的胳膊,“等宁宁过来,咱们把小哥哥都叫过来,一人来三个。”

    余年摸着小腹:“我这样的,你让我来三个?你觉得合适吗?”

    乔殊轻抚着他的小腹,开始进行灵魂洗脑:“干儿子啊!一会儿我们找小哥哥的时候,你乖乖睡觉。你是一个男孩子,你应该能理解,不看帅哥的人生是不完整的。而且这是你爸爸最后的疯狂了。”

    余年也跟着说:“儿子啊!你心疼爸爸的对不对,乖乖睡觉,不能告诉你父亲今天我们找小哥哥的事。”

    包房门口站着四个人,清楚的听到余年和乔殊的对话。

    路宁心底咯噔一声,作势就要去推门。

    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先一步捂住他的嘴,将他带到离门很远的位置。

    路宁在盛黎川怀中挣扎,想要摆脱他的禁锢。

    “宝贝,别乱动!”

    盛黎川贴着路宁的耳朵说:“我最近身体虚弱,可禁不起你的这样。”

    路宁立刻不敢动。

    他常年练武,手劲比一般人要大很多。

    万一控制不好力度伤到盛黎川怎么办?

    路宁哪里知道,盛黎川也是从小练武,他的散打水平在继承者学院里是佼佼者。

    虽然和路宁没办法比,但也不会柔弱的禁不起路宁的挣扎。

    不过,心脏资本家总能把腹黑发挥到极致。

    他抱着路宁,在他耳边轻声漫语:“一会儿进去包房,不要惊动余年和乔殊。今天我们三个陪你们过来,主要目的是为了讨老婆欢心。”

    路宁:“……”

    这哪里是讨欢心,这分明就是送惊吓啊!

    他只是给盛黎川请假要来参加朋友聚会,压根没想到盛黎川把他另外两个好兄弟也给招过来了。

    他们一过来就听到余年和乔殊说要找会所里的小哥哥。

    郁锦炎和陆临沉的脸色有多难看,路宁不敢去回想。

    他只知道,今天余年和乔殊要完了。

    余年还好说,肚子里揣着郁家的继承者,这可是保命金牌。

    可乔殊……哎!可怜的乔乔,今晚估计小腰要搬家了。

    路宁正在为乔殊担忧,浑然不知盛黎川正在心里盘算着怎么用一百种方式吃掉他。

    心脏资本家把心思隐藏的特别好,只是在路宁耳边说:“一会儿你们好好玩,想怎么玩都可以。今天的账我们来结,我和郁锦炎、陆临沉在隔壁包房等你们。你就当是不知道我们过来了,不用那么拘谨。”

    路宁怔住,大眼睛怔怔的看着他,没想到盛黎川这么开明。

    他拉下盛黎川的手,“你们真的不介意吗?”

    盛黎川笑道:“宝贝儿,我们三个相信你们不会乱来。爱人之间最重要的就是信任,如果我们怀疑你们,还有什么资格做你们的爱人。”

    路宁感动的眼泪汪汪,搂着他的脖子说:“老公,你真好!”

    盛黎川眼底笑意加深,在他唇上吻了吻:“去吧!玩的开心。”

    “嗯!”路宁用力点头,开心的跑进包房。

    包房的门关上后,盛黎川给躲在消防通道内的郁锦炎、陆临沉打了个收拾。

    三人进入隔壁包房。

    刚进入包房,盛黎川就拨通会所经理的电话,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他沉声对着电话吩咐道:“把会所里所有男人都赶出去。”

    除了他们三个,路宁、余年和乔殊,谁也见不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师父什么都懂〕〔道诡异仙〕〔重生之我的26岁女〕〔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辰东〕〔宇宙职业选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斗神狂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明克街13号〕〔蛊真人之行天下〕〔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国民法医〕〔大乘期才有逆袭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