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科研三年,国士身〕〔我继承了五千年的〕〔上门姐夫〕〔乡村桃运小神医〕〔无上帝尊〕〔洪荒:开局忽悠后〕〔杀生道果〕〔丹武至尊〕〔猎天争锋〕〔万界淘宝店〕〔重生之山村小村长〕〔镇国神婿〕〔万古帝婿〕〔钢铁蒸汽与火焰〕〔穿越者纵横动漫世〕〔将军夫人惹不得〕〔真实世界〕〔毒医狂妃:邪帝请〕〔少夫人她又穷又抠〕〔武德充沛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郁少的隐婚娇夫软又甜 第186章 郁锦炎:我和儿子碰个头+乔殊误用精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路宁为乔殊普及精油的好处,还说有很多种味道。

    乔殊对此表示不感兴趣:

    余年:

    乔殊:

    路宁:

    乔殊:

    余年:

    乔殊:

    余年:

    乔殊:

    余年:

    一秒记住.42zw.

    乔殊:

    余年:

    路宁:

    余年:

    路宁:

    余年:

    路宁:

    盛黎川药剂没办法解除,路宁就要一直做解药。

    最近这段时间,他腰酸背疼,每天大多数时间都在盛黎川怀中。

    如果不是那些精油,他觉得自己恐怕就要熬不住了。

    用过精油才知道是真的很好用。

    好东西当然要和好朋友一起分享,路宁特别大方的给乔殊买了三瓶味道最经典的药油。

    乔殊捧着手机在小群里和好友聊天,约了个时间打算去郁家大宅看余年。

    乔殊:

    余年:

    乔殊:

    余年:

    乔殊:

    余年:

    乔殊:

    余年:

    乔殊:

    余年:

    乔殊:

    路宁:

    乔殊:

    路宁:

    余年:

    余年把聊天记录从头到尾翻了一遍,他觉得乔殊说得对,他确实应该硬气一点。

    他现在肚子里揣着的可是郁锦炎的儿子,他还能怕郁锦炎吗?

    余年拿着手机走进书房,气势汹汹的走到男人面前:“郁锦炎!”

    正在办公的郁锦炎放下手里的钢笔,深邃的眸子凝视着他:“小家伙,想老公了?”

    “我要出去玩。”

    余年走到郁锦炎身边,用隆起的小腹顶着他的胳膊:“你说,你让不让我出去玩?你要是不让,我现在就带着你儿子离家出走。我绝对不是说说而已,我是真的会走。”

    郁锦炎长臂探过去,勾住他的腰,将他拉到腿上抱住:“小家伙,这又是你想引起我注意的小把戏?很好,我很喜欢。”

    余年:“……”

    这人,又来了!

    “不是小把戏,我是真的要离家出走。”

    余年鼓着脸颊:“你限制我的自由,不让我出门去玩。我很不开心!”

    郁锦炎:“你想去哪儿玩?”

    余年:“我不走远,我就在京都走走转转。”

    郁锦炎:“可以。”

    余年:“?”

    这么爽快就同意了?

    “你不反对?”

    郁锦炎挑眉:“你觉得我是暴君?还是说,你和我在一起,每天的生活都像是在被囚禁?”

    “不是啊!我和你在一起很快乐。”

    余年搂住郁锦炎的脖颈,软着嗓子撒娇:“我现在每一天过得都很快乐。”

    郁锦炎:“你刚才说要离家出走。我郁锦炎是不是太无能了?连老婆都没办法留在身边。”

    余年:“我……”

    完了!

    这是捅到马蜂窝了。

    郁锦炎捏住余年的下颚,将他的脸转过来,凝视着他的眼睛说:“觉得和我过够了?”

    如果余年敢说过够了,他绝对要把小家伙锁起来。

    “我才没有和你过够,一辈子都过不够。”

    余年凑过去,用脸颊贴着郁锦炎的脸,轻轻的蹭了蹭。

    讨好的意味特别明显:“我刚才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我和你在一起真的特别开心,每一天都能感觉到快乐。”

    郁锦炎捏着他的下颚轻轻的晃了晃:“还离家出走吗?”

    余年:“不走了。”

    郁锦炎眼底划过精光:“还想出去玩吗?”

    余年嘴一撇,委曲求全:“不出去了。”

    “你可以出去玩。”

    郁锦炎的声音清晰的传入到余年耳中,让他眼睛亮起来:“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出去玩?”

    “我要全程陪同。”

    郁锦炎知道余年要出门,肯定是和他的两个朋友一起。

    他不想小家伙陪他以外的其他人,哪怕是好朋友都不行。

    “我们聊的话题你都不喜欢。”

    余年不想郁锦炎跟着。

    聊天的话题如果触及到其他好看的小哥哥,郁锦炎这个醋坛子绝对会让他三天下不来床。

    虽然他现在怀孕,但郁锦炎还是有办法让他哭着求饶。

    被拒绝后的郁影帝,眉头一簇,眼神沉下:“小家伙,你还是打算离开我。”

    余年:“……”

    这该死的占有欲啊!

    郁锦炎:“你果然是在骗我。”

    “我真是怕你了!我让你跟着。”

    余年很是无奈。

    郁锦炎眼底流露出得逞的光:“小家伙,我就知道你离不开我。”

    余年:“……”

    “这么看着我,我就知道你想吻我。”

    郁锦炎依靠在老板椅上,姿态慵懒随意,但浑身都散发着魅力。

    他对着余年张开手臂:“我允许你可以肆意的吻我。”

    余年想反驳的,但对上他那双深邃的眼眸,思绪瞬间变得混乱。

    他不受控制的靠过去,吻上郁锦炎的唇。

    男人的气息铺天盖地袭来,犹如一张展开的网,将他网络其中。

    怎么被抱到卧室的,余年已经记不清了。

    等他回过神,郁锦炎已经和他来了个亲密接触。

    “你……你不能这样。”

    余年红着脸,手掌推着他:“万一伤到宝宝怎么办?”

    “我有分寸。乖,主动一点。”

    郁锦炎拖住余年的腰,让他能够更贴近自己……

    情事结束以后,郁锦炎抱着怀里乖的像小猫一样的宝贝,进入浴室。

    余年泡在浴缸里,感觉到宝宝在动。

    他拉住郁锦炎的手,放在隆起的小腹上,让他感受着宝宝有多活跃。

    “一定是你把他吵醒了。”

    余年低头看着小腹,能够明显的看到起伏。

    今晚,宝宝很活跃。

    郁锦炎:“我只是和我儿子碰个头。”

    余年怔住,

    几秒种后,反应过来。

    这人不愧是老色批。

    他瞥过头,抑制住脸上的热流。

    郁锦炎帮余年洗过澡,将小娇妻抱出浴室。

    回到床上,余年靠在郁锦炎怀中,很快就睡了过去。

    郁锦炎没有睡,他抚摸着小娇妻隆起的小腹,正在和还未出世的儿子做着父子之间第一次秉烛夜谈。

    “你是家里的长子,长子必须要独当一面。你出生以后,必须要好好对你爸爸。你爸爸怀你很辛苦,你不能出来就哭着闹腾他。”

    “如果他有奶,你也不能喝。你爸爸的一切都属于我。身为长子,你不能和你的父亲争抢。”

    “六岁你就要去继承者学院,在这里接受教育。十八岁以前不要回来。我和你爸爸还要过二人世界,他要给我生二胎、三胎……生很多孩子。”

    ……

    郁锦炎也不管宝宝能不能听得懂,只管和他聊。

    聊了很久,宝宝不再和他互动,应该是听睡着了。

    郁锦炎这才拥住余年进入梦想。

    *

    乔殊在医院休养五天,这才回到公寓。

    他扑到床上,舒服的舒展着身体:“唔!还是家里好啊!”

    陆临沉提着睡衣走到他身边,坐下来后将他抱到腿上:“换上睡衣,这样舒服很多。”

    这几天,陆临沉负责照顾乔殊的日常起居。

    刷牙洗脸、换衣喂饭这种事也都是他在做。

    乔殊习惯依赖着他,对他脱自己衣服这事也没有任何激烈的反应。

    反而很配合的伸胳膊探腿。

    陆临沉帮他换上睡衣,没有松开他,反而将他往怀里团了团。

    “中午想吃什么饭?”

    乔殊正在玩手机,头也没抬,随口说:“随便吧!”

    陆临沉见他视线始终都在手机屏幕上,连一个眼神都不分给他。

    他心底很是吃味。

    这一刻,他突然很嫉妒乔殊手里的那部手机。

    他探手过去,抽走乔殊捧着的手机,随手放在床上。

    乔殊正在打游戏,紧要关头被陆临沉打断,他不悦的抬眸看过来:“我正在打游戏呢!你为什么随便抢我手机?”

    “我没有手机好玩?”

    陆临沉锋利的眉峰挑起:“还是我没有手机里的男人有趣?”

    “我手机里什么时候有男人啊?”

    乔殊皱眉,他眼底清楚的写着不悦。

    “打游戏的队友。”

    陆临沉语气低沉,表情比平时要严肃很多。

    这几天在医院,乔殊没事就组队打游戏。

    对内语音连麦,他清楚的听到对面是几个男人。

    偶尔还会打趣几句,夸乔殊声音好听,还会问他一些私人问题。

    虽然在涉及到游戏以外的问题乔殊都不会回答,但陆临沉就是觉得不爽。

    乔殊是他的心肝宝贝,不能让其他男人随便觊觎。

    “以后不要打游戏,觉得无聊我会陪着你。”

    陆临沉现在无心工作,他只想天天和小心肝黏在一起。

    但乔殊可没这种想法,他挣扎着从炙热的怀抱之中出来,撇着嘴说:“三岁一个代沟,咱俩有两个沟,实在是没有共同语言。”

    乔殊爬过去拿手机,坐在床上继续刚才那局游戏。

    陆临沉灼热的视线落在乔殊身上,逐渐变得深邃。

    小心肝嫌弃他老,他觉得有必要证明自己的实力。

    陆临沉扯开领口,倾身靠过去——

    头顶黑影笼罩,乔殊诧异的抬起头,刚把视线从屏幕上拉回来,还没来得及看清楚眼前的情况,他的唇就被封住。

    “唔!”

    喉咙里发出抗议的声音,但很快就被吞掉。

    陆临沉倾身压过去,严丝合缝的贴在一起——

    叮!

    悠扬的铃声响起,打破卧室里旖旎的气氛。

    陆临沉动作一滞,

    乔殊趁机推开他,拿着手机跑出卧室。

    陆临沉听到他发颤的声音隔着门传过来:“你好!哪位?”

    “快递吗?我今天刚回家,你可以把东西送过来了。”

    “我现在就在家,可以收获。”

    “好的!我在家里等你……”

    乔殊的声音逐渐远去,陆临沉舔了舔唇,眼眸里有炙热的火光浮动。

    声音真好听,叫起来应该也很好听。

    乔殊不知道陆临沉正在脑补什么,他来到公寓门口等快递员送东西。

    很快,快递员送来一个包裹。

    乔殊签收以后,随手打开——

    里面有三个小盒子。

    乔殊疑惑的拿起来,发现上面全都是外文。

    他精通中、英、日、法四国语言,但盒子上的外文却不在他涉猎范围之内。

    乔殊翻来覆去的看着,实在没看出来这是什么东西。

    陆临沉走过来,站在他身边:“在看什么?”

    “不知道是谁给我寄的东西,我看不明白这上面的产品说明。”

    乔殊把盒子放在桌子上,拿起快递盒,想要看看寄件人是谁。

    当看到路宁的名字时,他陡然反应过来。

    这是路宁给他寄的精油。

    当时他还在医院,就把这事给忘了。

    乔殊慌忙把快递盒扔下,想要收好这三个罪恶的小盒子。

    但已经晚了一步。

    他看到陆临沉已经拿起盒子,正在认真的看着产品说明。

    乔殊慌忙抢过来:“这是宁宁寄给我的,说是舒缓精油,洗澡以后涂上对身体好。”

    他觉得陆临沉肯定也不认识上面的外文,分辨不出他说的真假。

    其实他也没说错,功效确实是舒缓。

    只是舒缓的部位不同。

    陆临沉眼睛眯了眯,眸子里闪过不易觉察的光。

    这精油真是个好东西。

    今晚可以试试。

    “既然是路宁送到,那不要浪费,你可以现在试一试。”

    乔殊错开视线,眼神闪躲:“我现在试什么啊!现在也不是洗澡时间。”

    陆临沉打横将他抱起来:“我们一起试。”

    乔殊挣扎着从他怀里跳出来,抢过精油就跑:“我才不和你一起,这是宁宁送我的,我当然是自己去试。”

    他跑进浴室,飞快的将门关上。

    乔殊对这瓶精油挺好奇。

    他拆开盒子的封条,拧开瓶盖嗅了嗅。

    白茶的味道很浓郁,顷刻间飘散在空气之中。

    乔殊很喜欢这股味道,甜而不腻,很清新。

    他取出瓶子里的滴管,滴出几滴涂在手背上。

    手指轻轻把精油晕开,白茶的味道更加浓郁。

    “真好闻!”

    乔殊舒服的眯起眼睛。

    除了好闻的味道,精油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乔殊嘀咕:“我是不是理解错宁宁的意思了?其实这就是一瓶普通的舒缓精油。”

    乔殊很喜欢白茶的味道,他觉得如果把精油滴进洗澡水里,洗过澡后身上肯定也会沾着白茶味。

    原本没打算洗澡的乔殊,为了享受这股味道,特意泡了个热水澡。

    可他裹着睡袍从浴室出来以后,他就觉得不对劲。

    身上好热……好难受!

    乔殊晃了晃头,感觉脑袋晕乎乎的。

    难道又发烧了!

    看到陆临沉的时候,他不受控制的走过去,从后面搂住男人的腰:“陆临沉,我难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师父什么都懂〕〔道诡异仙〕〔重生之我的26岁女〕〔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辰东〕〔宇宙职业选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斗神狂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明克街13号〕〔蛊真人之行天下〕〔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国民法医〕〔大乘期才有逆袭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