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生〕〔永恒之门〕〔侠女轻狂:大小姐〕〔第一玩家〕〔寒门崛起〕〔苟在仙界成大佬〕〔我是剑仙〕〔科研三年,国士身〕〔我继承了五千年的〕〔上门姐夫〕〔乡村桃运小神医〕〔无上帝尊〕〔洪荒:开局忽悠后〕〔杀生道果〕〔丹武至尊〕〔猎天争锋〕〔万界淘宝店〕〔重生之山村小村长〕〔镇国神婿〕〔万古帝婿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郁少的隐婚娇夫软又甜 第165章 盛黎川对着路宁撒娇,陆临沉主动找上乔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于盛黎川突然多出一个爱人,江云盛很是好奇。

    毕竟心脏资本家一心想着薅羊毛,怎么可能突然良心发现想要贡献出自己的爱情?

    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在听到盛黎川说爱人就在余年的两个朋友之间,他心底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他想看看,哪位小可爱这么有能耐,能够榨出心脏资本家的爱情。

    江云盛跟在盛黎川身后,看着他朝着余年身边的一个男孩走去。

    男孩是背对着他们,站在喷泉池边。

    目测他有一米七五以上,身材很好。

    简单的休闲装扮看起来干净、舒服。

    看不到脸,江云盛有些失望。

    但这种穿衣风格,与他心底设想的还是有些出入。

    一秒记住.42zw.

    他以为盛黎川这种闷骚资本家会喜欢妖艳小妖精那一挂,可没想到竟然是纯情小白花。

    江云盛视线落在盛黎川身上,想看看他和小白花的感情有多好。

    他看见盛黎川走过去,握住小白花的手腕。

    心脏资本家的动作小心翼翼,透着浓浓的珍视。

    看的江云盛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盛黎川吗?

    果然,爱情能够改变一个人。

    在江云盛以为小白花会扑过来投入到盛总的怀抱时,

    局势发生惊天逆转,

    柔软小白花一个过肩摔把盛总甩进喷泉池里。

    动作行云流水。

    江云盛差点鼓掌,在心底惊呼:厉害!

    这动作不练个大几年绝对不会这么流畅。

    真想拜师学艺。

    噗通!

    水花四溅。

    溅起的水有一部分泼在余年和乔殊身上,两人惊呼着往后躲。

    但在看到跌进水里的人是盛黎川后,余年怔住,眼眸微微放大:“盛……盛总!”

    他错愕的看着身边的路宁:“宁宁,你……你怎么把盛总扔水里了?”

    难道路宁和盛黎川有仇?

    看到盛黎川的时候,路宁整个人都懵了。

    老公怎么会在这里?

    想到刚才做的事,路宁手足无措的站着,慌得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我……”

    怎么办?

    他一个过肩摔把老公摔喷泉池里了。

    路宁吓得眼圈泛红,脑子里更是乱成一团。

    余年和乔殊走过去扶起盛黎川。

    余年问道:“盛总,你怎么样?”

    乔殊替路宁解释:“纯属误会。”

    盛黎川被摔得七晕八素,还被灌了好几口水。

    他浑身湿哒哒的,从喷泉池里出来后,第一时间在意的不是自己的衣服,而是顾及路宁的心情。

    “有没有吓到你?刚才是我不对,不该突然伸手去拉你的手腕。”

    余年:“?”

    乔殊:“?”

    走过来的江云盛:“?”

    盛黎川是脑子进水了吗?

    怎么用这幅语气说话?

    路宁猛地回过神,跑到盛黎川身边,拉着他的胳膊焦急的问:“你有没有摔伤啊?对不起!我刚才……我刚才不是故意的。”

    看到盛黎川浑身湿透,脸上头上都是水,路宁探手过去为他擦拭水珠。

    盛黎川顺势搂住他的腰,假装柔弱:“我腰有点疼,头也有点晕。但是没关系的,刚才是我不对,不该突然出现吓到你。”

    喷泉池里水很多,盛黎川摔进去只是灌了几口水,倒是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

    但心脏资本家很懂得抓住机会,在小宝贝面前装柔弱。

    路宁心都揪起来,回头看向目瞪口呆的余年:“年年,这里有休息室吗?”

    “有……在西边的楼上,那里还有浴室和烘干机。”

    余年抬手指了个方向,表情还处在惊愕的状态。

    路宁和盛黎川……

    这什么情况?

    余年脑子里晕乎乎的,还没反应过来,路宁已经扶着盛黎川去到休息室。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乔殊,他惊呼出声:“我的耶稣大老爷啊!宁宁这就走了?”

    余年:“盛总浑身都湿透了,宁宁的责任,肯定要跟着盛总走。”

    乔殊:“可是……怎么有点不对劲?”

    余年也觉得不对劲。

    路宁和盛黎川之间的感觉实在是太亲密了。

    但路宁有了爱人,不可能和盛黎川有什么暧昧的关系。

    江云盛笑着说:“余年啊!真看不出来,你朋友挺厉害的嘛!把盛总都治的服服帖帖。”

    “纯属误会。宁宁不是故意的。”

    余年替路宁做解释。

    江云盛:“放心!盛黎川不会对你朋友怎么样。”

    可事实上,盛黎川进入休息室就迫不及待的把路宁压在墙上,深深的吻过去……

    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路宁腿都软了,嘴巴也红红的。

    他水润的眸子看着身边的男人:“真的没有摔伤吗?”

    在浴室里盛黎川吃了顿饱饭,这会儿心情好的不得了。

    但心脏资本家总是能够抓准一切机会让利益最大化,

    他搂着路宁的腰,嗓音低低的,听起来很是脆弱:“宝贝,我有点头晕。”

    路宁急的眼圈都红了:“我送你去医院。”

    盛黎川楼进他:“不用去医院,躺一会儿就好。”

    “会不会摔出脑震荡?”

    路宁后悔不该这么冲动。

    当时为什么不回头看一下?

    怎么突然就出手了?

    本能反应真是害死人了。

    “如果是脑震荡会有其他症状,我这会儿已经好很多了。”

    盛黎川一改在浴室里的生猛,这会儿柔弱不能自理。

    他被路宁扶到休息室的长沙发上。

    盛黎川躺下后,让路宁躺在身边:“宝贝,你陪陪我。”

    路宁是戴罪之身,自然是盛黎川说什么,他就是什么。

    他乖乖躺在男人身边,靠在盛黎川怀中。

    在会所里看到路宁,这让盛黎川很意外,他问道:“宝贝,你认识余年?”

    “拍摄《袭天逆》的时候认识的。”

    路宁没有隐瞒,如实道:“年年当时来山上穿的单薄,我给他送了一件棉衣,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盛黎川眼睛眯了眯:“这么早就认识了。”

    他在心底暗道“可惜”。

    如果早点让余年给他介绍路宁,他和路宁现在孩子都怀上了。

    盛黎川问道:“今天出门约的是余年?”

    “年年有宝宝后没怎么出去拍戏,基本上都在家里。他闷得厉害,打电话让我和乔殊来陪他。”

    路宁抬眸看向上方,凝视着男人俊朗的脸:“你怎么在这儿?”

    盛黎川:“我和郁锦炎是发小,今天来会所聊工作的事。”

    路宁眼眸微微放大。

    这么巧啊!

    难道余年要给他介绍的男人就是盛黎川?

    如果他早点知道盛黎川和郁锦炎的关系,他就主动出击了。

    错过这么几个月,实在是太可惜了。

    盛黎川手掌扣住路宁的腰,细细的摩挲着:“下次想来找余年告诉我,我送你过来。既然大家都是朋友,以后可以多走动走动。你也不要总是闷在家里,不想工作可以去外面走走转转,约朋友出去逛逛。”

    路宁惊喜的问:“我能出去工作吗?”

    盛黎川:“可以。”

    他绝对不会限制小宝贝的行动。

    路宁想到三个月还没到,盛黎川的药剂还未解除。

    “我暂时不出去工作,在家里陪你。”

    路宁探手过去,圈住盛黎川的腰:“等你身体恢复,我再出去工作。”

    盛黎川垂眸看着怀中的男孩,眼底弥漫出浓浓的笑意:“如果觉得无聊就陪我去公司,我工作完可以陪你。”

    路宁欣然同意:“好啊!”

    盛黎川被这柔软的声音撩的心都酥了,扣住路宁的下颚,吻上他的唇……

    *

    宴会厅里,余年看着空掉的两个位置,表情有些微妙。

    半个小时过去了,盛黎川和路宁还没回来。

    余年摸了很多次手机,有心想要打电话过去问一问。

    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他悄悄发了一条信息:

    十几分钟后,路宁回复:

    不是路宁不回复,而是他真的没空去回复。

    如果不是余年这条信息,他还在被盛黎川欺负。

    路宁推开身上的男人:“年年说是让我们快点过去吃饭,你……你别再乱来了。”

    盛黎川挑眉:“宝贝,在你心里这是乱来?”

    路宁抿着红红的唇没有说话,表情像是默认了。

    盛黎川:“在我心里这是爱你的一种表示,难道你不想对我有所表示吗?”

    路宁脸颊泛红:“你想让我怎么表示啊?”

    盛黎川修长的手指点了点唇。

    路宁明白他的意思,犹豫着没有动。

    盛黎川叹息:“原来宁宁和我想的不一样,并不想用这种方式来表达爱意。”

    他话音还未完全落下,唇上已落下柔软的触感。

    眼前人影晃动,小宝贝已经回到原来的位置。

    盛黎川暗暗可惜,怎么没有抓到小宝贝?

    但他没有心急。

    毕竟现在时间、地点都不合适,仗着路宁愿意配合才能讨点便宜。

    但深入交流肯定是不行了。

    盛黎川揉了揉路宁的头发,眼眸灼热:“晚上好好爱我。”

    路宁红着脸,很小声的说:“回家给你解毒。”

    盛黎川呼吸一滞,有种现在就想飞回家的冲动。

    但他还是生生忍住了!

    毕竟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秀恩爱。

    盛黎川为路宁整理好衣服,拉着他的手说:“我们先去吃饭。”

    路宁跟在他身边走出休息室。

    余年接到路宁的信息,说是正在过来的路上,让他们不用等先吃饭。

    余年对郁锦炎说了一声,郁锦炎让服务生开始上菜。

    乔殊突然凑过来,用只有他和余年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年年,我怎么感觉陆影帝一直在看我?是不是我又出现幻觉了?”

    陆临沉就坐在乔殊斜对角,乔殊一抬眼就能对上他的视线。

    他其实挺想看看偶像,但对视他还是不敢的。

    可每一次他看过去,总是能和陆临沉对视。

    巧合太多就显得很刻意。

    余年朝着陆临沉所在的方向看过去,发现陆临沉的视线确实在乔殊身上。

    “乔乔,他是不是看上你了?”

    乔殊呼吸一滞,脸颊泛红。

    强烈的喜悦直冲颅顶,但很快就冷静下来:“不可能!他什么样的绝色美人没见过,怎么可能看上我?”

    不做梦就不会失望,乔殊可不会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但陆临沉的视线太强烈,让他浑身难受。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对余年说:“我去洗手间。”

    余年轻声道:“很快就要吃饭了,你快点过来。”

    乔殊点点头,抬步朝着洗手间所在的方向走去。

    他从卫生间里出来,正准备去盥洗池前洗手。

    陡然发现一道挺拔的身影。

    乔殊仔细一看,心脏都漏了一拍。

    陆临沉!

    他怎么在这儿?

    毫无征兆的打了个照面,让乔殊心底慌慌的,又是害羞又是无措。

    但还是鼓起勇气走上前。

    他故作轻松的打招呼:“陆影帝,好巧啊!你也来卫生间?”

    陆临沉凝视着他这张熟悉的脸,沉声道:“我特意在这里等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师父什么都懂〕〔道诡异仙〕〔重生之我的26岁女〕〔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辰东〕〔宇宙职业选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斗神狂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明克街13号〕〔蛊真人之行天下〕〔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国民法医〕〔大乘期才有逆袭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