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科研三年,国士身〕〔我继承了五千年的〕〔上门姐夫〕〔乡村桃运小神医〕〔无上帝尊〕〔洪荒:开局忽悠后〕〔杀生道果〕〔丹武至尊〕〔猎天争锋〕〔万界淘宝店〕〔重生之山村小村长〕〔镇国神婿〕〔万古帝婿〕〔钢铁蒸汽与火焰〕〔穿越者纵横动漫世〕〔将军夫人惹不得〕〔真实世界〕〔毒医狂妃:邪帝请〕〔少夫人她又穷又抠〕〔武德充沛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郁少的隐婚娇夫软又甜 第49章 亲子鉴定的结果+晚上吃脐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郁锦炎发现,他家小家伙不理他了!

    从他进入餐厅以后,余年就开始无视他。吃过早餐回到剧组,也没和他说话。

    直到陈又辉开始讲戏,余年才算是看向他,但表情里透着不情不愿。

    郁锦炎心想:小家伙又在用特殊方式引起我的注意。

    这样的小情趣还真是层出不穷!

    不错!

    很有趣!

    这场戏是沈池被魔君掳上魔窟,被迫成为宠妾。

    室内搭建的实景下了很大的功夫,魔窟里充斥着阴郁的气息,气氛显得很压抑。

    魔君坐在高高的王座上,身边是刚成为宠妾的年轻的男孩。

    余年身上穿着月白色的长衫,很单薄,在微风的吹拂下轻轻的浮动,如同层层荡开的波光。

    记住m.42zw.

    他斜靠在郁锦炎身侧,柔弱无骨的身体看起来特别娇弱。

    一副惹人疼爱的样子。

    化妆师特意为他着重眼妆,微挑的眉眼透着几分魅惑,依靠在金碧辉煌的王座旁,如同魅惑君主的妖姬。

    还没有正式开拍,打光师正在找最合适的角度。

    余年必须要保持这样的姿势。

    郁锦炎偏头看着他,轻笑着说:“刚才不理我,现在不是还要对我投怀送抱。还是说,你是故意的。这是你的小情趣?”

    余年腹诽:情趣个鬼!我那是生气了!

    但某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还陶醉在自我的魅力之中。

    “像我这样优秀的男人,确实值得你费尽心机。”

    余年:“!!!!”

    郁锦炎:“你这些小把戏,我很喜欢。”

    余年:“......”

    哪里有什么小把戏,他就是单纯的在闹脾气。

    很显然,郁锦炎并不这样认为。

    “我接收到你对我的爱,今晚会好好疼你。”

    余年终于按捺不住,咬牙道:“你能别总是想着这种事吗?”

    郁锦炎:“小家伙倒打一耙的功夫练得不错。”

    余年:“我才没有!明明是你每天都想着那种事。”

    自从领证以后,郁锦炎就没消停过。

    余年觉得如果不是自己年轻,恐怕早就死在郁锦炎床上。

    郁锦炎探手过来,捏了捏他的下颚:“你每天想方设法的勾引我,不就是想让我碰你?知道你口是心非,我都了解。”

    余年:“?”

    你根本不了解。

    王座前面有一张琉璃台,台子上摆着果盘。

    郁锦炎从里面拿出一个橙子,放在余年手里:“晚上试试这个。”

    余年满脑子问号:“橙子?”

    这怎么试?

    郁锦炎:“脐橙。”

    余年猛地反应过来,脸颊爆红。

    脐橙......骑乘!!!!

    这也太羞耻了!

    余年慌忙把橙子放进果盘里,他手抖的厉害,不小心碰翻果盘。

    橙子咕噜噜的滚下台阶,滚到四面八方。

    果盘是剧里的道具,一会儿需要用来吃。

    被打翻以后很多水果不能用了。

    余年连连道歉:“陈导,对不起!这是我的失误。”

    陈又辉心疼的要命:“这水果很贵的!”

    余年忙道:“从我片酬里扣钱。”

    郁锦炎蹩眉:“一盘水果而已,至于吗?”

    陈又辉:“郁影帝这么有钱,那就十倍赔偿。”

    郁锦炎:“记我账上。这事就算是翻篇了,别给他压力。”

    陈又辉啧了一声:“有您在,谁敢给他压力。”

    郁锦炎揽住余年的肩膀:“小家伙,知道你很期待脐橙。但我们要先拍戏,等戏份结束以后,晚上绝对满足你。”

    余年挣脱他:“我才不期待。”

    陈又辉纳闷,

    吃脐橙有什么可期待的?

    一切准备就绪后,陈又辉喊出开始。

    余年靠在郁锦炎怀中,捏起果盘里的奶葡萄。

    果盘里的水果已经换过,

    临时救场的葡萄有的不是很新鲜。

    捏在余年指尖里的那一颗葡萄皱皱巴巴,一点也不水灵。

    他将葡萄送到郁锦炎唇边。

    郁锦炎发现葡萄的异常,但出于职业道德还是吃了下去。

    余年眼底闪过邪气,又捏了一颗送过去。

    这一次的葡萄明显是坏的。

    郁锦炎:“......”

    余年见他迟疑,用娇弱的声音说:“尊上,不吃吗?那我可要伤心了。”

    虽然是临时加的台词,但太自然也太勾人。

    特别符合当时的场景和人物性格。

    陈又辉觉得这里处理的特别好,没有喊停。

    郁锦炎只能接戏,他吃掉这颗葡萄。

    吃的时候,他在想会不会有虫子?

    余年又捏起第三颗葡萄。

    郁锦炎:“......”

    小家伙这是没完没了了!

    余年是故意的,

    他在报仇!

    郁锦炎觉察到他的小心思,目光里闪过暗晦。

    叼住葡萄的同时,长臂揽住余年的腰将他拉入怀中,同时将嘴里的葡萄送到他唇边。

    在余年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葡萄就被送进他口中。

    余年:“!!!!”

    他想吐出来,但意识到这是在拍戏只能硬着头皮吃掉。

    这一条奇迹般的通过了。

    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余年表示很郁闷。

    这怎么就过了?

    余年吃完那颗坏葡萄,感觉胃里翻江倒海。

    他回到化妆间,将某人拒之门外。

    望着紧闭的房门,郁锦炎很纳闷:小家伙这是又怎么了?

    应海舒有心接触余年,他走进休息室。

    发现被拒之门外的郁锦炎,疑惑的问:“锦炎怎么站在这里?你是来找余年的?”

    有偶像包袱的郁影帝挺胸抬头,很高傲的说:“我家小年糕一刻也离不开我,说是卸完妆第一时间就要看到我。”

    “怎么不进去等?”

    应海舒说着敲响房门。

    门内传来余年的声音:“郁锦炎不得入内。”

    应海舒一愣,眼底浮现出浓浓的笑意。

    他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某位脸色阴沉的影帝,扬声道:“余年,是我!我可以进来吗?”

    门内传来余年惊喜的声音:“应导,您请进!”

    应海舒推门入内,独留下郁锦炎在风中凌乱。

    化妆室的门再次关闭,郁锦炎又一次被隔绝在外。

    听着里面传来的欢声笑语,他暗暗发誓,今晚一定要让不听话的小娇妻尝尝他的厉害。

    余年正在卸妆,应海舒坐在他身边,偏头看着他。

    他越看越觉得余年眼睛和鼻子长得像林励崇。

    余年透过镜子,发现应海舒一直在看他。

    而且眼神有些不对劲。

    他疑惑道:“应导,怎么了?”

    “没事!”应海舒错开视线,低声道:“有没有人说你长得像一个人?”

    余年:“有人说我像林夕辰。”

    应海舒怔住,眼眸里的情绪逐渐变得复杂。

    林励崇是林夕辰的堂叔,两人在容貌上有些相似。

    这么说,余年很可能就是他和林励崇的儿子。

    应海舒落在膝盖上的手指微微颤抖着,

    他亲眼看着刚出生的孩子夭折,本不该有任何希望。

    可余年的出现让他心底滋生出一个疯狂的念头。

    他觉得自己的孩子没有死!

    “余老师,您眉毛上有颗痣。”

    化妆师指着眉尾的位置:“这里有一颗褐色的小痣。一开始我还以为是眉笔留下的痕迹没有擦干净,擦了很多遍。”

    余年笑道:“我从小就有这颗痣,藏在眉毛里面,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应海舒想起林励崇在眉骨的位置也有一颗痣,与余年的位置一模一样。

    不可能这样巧合!

    他乳糖不耐受,余年也是这样!

    林励崇眼尾有痣,余年也有!

    应海舒心底翻滚着某种冲动,怎么也压不住。

    他几次想把话挑明,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不管余年是不是他儿子,做亲子鉴定这件事必须要悄悄进行。

    林家小少爷失踪,林家现在急需有人继承家业。

    如果余年真是他和林励崇的儿子,这事让林家知道,一定会来抢夺继承人。

    应海舒捏了捏拳头,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按捺住心底的急切,耐心等待机会。

    在化妆师离开房间以后,应海舒突然开口道:“余年,你头发上有个东西。”

    余年刚从镜子前离开,他想折回来照一照,但应海舒已经挡在他面前。

    “你低下头,我帮你弄下来。”

    余年很听话的低头,还微微蹲下身体,方便应海舒的动作。

    应海舒捏住他三根头发,用力拔出来。

    “嘶!”余年感觉头皮被揪的很疼,好像头发被拽掉了。

    “抱歉!我刚才眼花了。”

    应海舒连连道歉:“是不是拽疼了?都怪我没有分寸。”

    “没事!一点都不疼。”

    虽然被拽掉头发的地方还有些疼,但余年毫不在意。

    “应导,我先去换个衣服。”

    余年拿起衣服走进更衣室。

    应海舒将手里带着毛囊的头发包好,小心的放进口袋里。

    当天晚上,应海舒将余年的头发交给助理,让他尽快送去检验站。

    在凤君山待了两天,应海舒就回家等dna检验结果。

    做dna鉴定需要七天时间,才能做出最准确的结果。

    这七天特别难熬。

    应海舒觉得度秒如年,他太想知道余年到底是不是他儿子。

    接到检验站电话的时候,应海舒特别激动。

    他亲自开车去拿报告。

    明明是轻飘飘的几张纸,但拿在手里却显得特别沉重。

    应海舒抖着手指翻开检验报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师父什么都懂〕〔道诡异仙〕〔重生之我的26岁女〕〔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辰东〕〔宇宙职业选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斗神狂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明克街13号〕〔蛊真人之行天下〕〔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国民法医〕〔大乘期才有逆袭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