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永恒之门〕〔侠女轻狂:大小姐〕〔第一玩家〕〔寒门崛起〕〔苟在仙界成大佬〕〔我是剑仙〕〔科研三年,国士身〕〔我继承了五千年的〕〔上门姐夫〕〔乡村桃运小神医〕〔无上帝尊〕〔洪荒:开局忽悠后〕〔杀生道果〕〔丹武至尊〕〔猎天争锋〕〔万界淘宝店〕〔重生之山村小村长〕〔镇国神婿〕〔万古帝婿〕〔钢铁蒸汽与火焰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郁少的隐婚娇夫软又甜 第46章 老公亲亲!亲亲就不疼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前往休息室的途中,计爱云兴致勃勃的说:“我保证你看到他一定会特别喜欢,没有人能抵挡住他的魅力。”毕竟余年这么可爱!

    郁锦炎眉头紧锁:“我对古董不感兴趣。”

    “这次不是让你来看古董。”

    计爱云嫌弃的翻了个白眼。

    和你讨论人你却和我说古董,这种情商难怪找不到男朋友。

    郁锦炎一脸的意兴阑珊,他觉得今天要看的不是古玩字画就是玉器摆件,全是他不感兴趣的东西。

    但长辈已经开口,他不好拒绝。

    电梯门打开,

    计爱云迫不及待的敲响休息室的门,

    凌佳将门打开,看到计爱云和郁锦炎后打招呼:“奶奶,锦炎!”

    “我家小可爱呢?”

    记住m.42zw.

    计爱云急着想把余年介绍给郁锦炎。

    “年年情绪有些不稳定,他在沙发上休息。”

    凌佳回头看向沙发处,发现余年趴在沙发上看样子像是睡着了。

    凌佳:“......”

    开个门的功夫怎么睡了?

    计爱云也发现了,疑惑的问:“这是怎么回事?”

    “他......他心情不好,我就倒了杯红酒给他。”

    凌佳看着空掉的高脚杯,又看了看趴在沙发上闭着眼睛的男孩,实在没想到余年一杯就倒。

    计爱云心想:喝酒好啊!

    说不定酒后可以......

    她看向身侧的孙子,还没开口说话,郁锦炎已经朝着沙发处走去。

    计爱云发现他正专注的看着余年,那眼神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温柔。

    温柔之中还透着疼惜。

    看到这一幕,计爱云觉得婚事是稳了!

    郁锦炎走到沙发处,站在余年面前。

    他垂眸看着沙发上昏昏欲睡的小家伙。

    余年穿着复古宫廷礼服,白色荷叶边领口衬托得他一张小脸矜贵如玉。

    酒精的缘故,他的脸颊透着淡淡的樱花粉。

    在暖光灯的照射下,泛起潋潋光泽,好看的让人移不开眼。

    凌佳发现郁锦炎看着余年的眼睛都直了,

    她心头感慨:英雄难过美人关,郁锦炎自然也不例外!

    自从见过应海舒后,余年心底就很不舒服。

    他一直在想自己的父亲,越想心里越是难过。

    在凌佳给他递来红酒的时候,他一口干掉,喝得干干净净。

    他不会喝酒,通常都是一杯就倒。

    酒劲儿上来以后,他眼前开始变得模糊。

    感觉头顶的光线被挡住,强大的气压和熟悉的气息同时传来,刺激的他微微睁开了眼睛。

    只是眼皮太重,勉强撩起一条缝,看到模糊的身影。

    虽然眼前的视线很模糊,但他还是认出面前的男人。

    余年扑过去紧紧搂住郁锦炎的腰。

    计爱云很欣慰,

    我家小可爱这么主动,看来离抱重孙子不远了。

    凌佳很惊讶,

    小年年看起来内敛又腼腆,怎么喝醉酒以后这样主动?

    郁锦炎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家伙,心底那点火气瞬间烟消云散。

    原本想说教几句,不允许余年在外面喝酒。

    现在看来酒真是个好东西!

    郁锦炎修长的手指抚摸着余年乌黑的头发,眼底是怎么都藏不住的爱意。

    “喝了多少?”

    能把自己喝成这样!

    余年在他怀里仰起头,竖起一根手指。那白皙的手指头晃啊晃,嗓音也变得磕磕绊绊:“一、一杯!”

    郁锦炎眉头一簇,眼神沉下。

    一杯就倒可还行?

    以后喝酒可以,绝对要全程陪同。

    虽然喝得醉醺醺,但余年还是能感觉到男人情绪不对。

    他扁着红彤彤的小嘴巴,用眼神讨好面前的男人:“老公,你别生气了!”

    计爱云:“......”

    凌佳:“......”

    这就叫上老公了?!

    郁锦炎故意虎着脸:“还敢有下次吗?”

    “呜!老公,你好凶啊!”

    余年小手拽着郁锦炎身上的高定礼服,嘴巴一扁,眼泪就落下来:“老公你不爱我了吗?呜呜!嗝!”

    他打了个酒嗝儿,那模样可爱的要命。

    郁锦炎心脏软的一塌糊涂,被余年奶乎乎的样子萌到不行了。

    他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悸动。

    大掌将小家伙圈在怀中,安慰的声音都变得轻柔无比:“爱你!一直都爱你!”

    余年这才安静下来,但还是一抽一抽的,可见刚才有多伤心。

    计爱云:“!!!!”

    凌佳:“!!!!”

    这速度是开火箭了吗?

    见面第一次就说爱,那今晚是不是就要造孩子了?

    余年抱着郁锦炎不撒手,在他怀里哼哼唧唧:“老公,我想回家!回家!”

    “现在就带你回家。”

    郁锦炎将余年打横抱起来,看向表情极其欣慰的计爱云:“奶奶,我先带他回家。”

    “回去吧!快点带年年回家!”

    计爱云千叮咛万嘱咐:“好好照顾年年,可别欺负他。”

    最好今晚就“照顾”出一个小崽崽。

    郁锦炎抱着余年,堂而皇之的离开休息室。

    凌佳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感慨道:“这速度是不是太快了?”

    计爱云:“现在流行闪婚。”

    凌佳:“......”

    可这也太闪了!

    现在是宴会时间,但门外的记者和媒体都没有离开。

    当看到郁锦炎抱着一个男孩从大厅里走出来时,记者都炸锅了。

    “偶买噶!郁影帝抱的事谁?”

    “这衣服.....天呐,这不是凌佳的男伴吗?”

    “这是什么情况?凌佳的男伴怎么会和郁锦炎在一起?”

    “这还是我们认识的那个冷漠寡情的郁影帝吗?”

    “快拍!快点拍!”

    “通稿发出去一定会炸锅。”

    “我能先磕一会儿cp吗?真的太般配了!”

    “我也觉得好般配。郁影帝男友力爆棚啊!”

    ......

    孟临刚和一位制片人聊完,紧接着就接到有关于郁锦炎的爆炸消息。

    孟临气的差点回奶,他感觉自己起码少活n年。

    只是寻常的宴会,郁锦炎就能搞出爆炸新闻,不愧是他从业以来见过最不省心的艺人。

    孟临赶到酒店门口,看到记者亢奋的疯狂拍照。

    他走过去,找到最大的媒体,低声交谈几句。

    媒体这边平静很多,但狗仔却没放过这样的爆炸消息。

    孟临叫来保镖,强硬的收掉狗仔的相机,洗掉照片。

    等处理过照片后,他发现郁锦炎不见了!

    孟临揉着涨疼的眉心,拨通郁锦炎的电话:“郁影帝!我给您跪下来,您能不能消停一点?我今年才二十六岁,我还不想英年早逝。”

    但早晚要被你气死了!

    郁锦炎蹩眉:“我很低调。”

    孟临眼前一黑,感觉自己要进icu:“郁影帝,你说这话不怕折寿吗?你随随便便抱着一个小男孩从宴会厅里出去,你有没有想过新婚爱人的心情?你就不怕天空降下一道惊雷,劈在你身上。”

    郁锦炎偏头,看着副驾驶位置上的小家伙:“随随便便抱着一个小男孩?”

    他笑了一声:“那是我老婆。”

    孟临:“!!!!”

    一眼没看到,这个臭不要脸的又拐走一个无知小男孩!

    苍天啊!

    劈死渣男吧!

    孟临最讨厌感情不专一的男人,他痛骂道:“你别忘了,你刚结婚还没有一个星期。你这么做对得起余年吗?郁锦炎,我们共事这么多年,虽然你平时不靠谱,起码没有犯过原则性的错误。但今天你真是太让人恶心了!”

    郁锦炎眉头紧锁:“孟临,生个孩子你智商都下降了。别人配让我抱吗?我抱的是余年。”

    孟临:“......”

    一孕傻三年,他还孕了两个!

    看来他得一傻到底了!

    “这个......孩子还等我回去喂奶,我先挂了。”

    孟临飞快的挂断电话,只盼着郁锦炎不要记仇。

    这通电话吵醒睡着的余年,他在座椅上不老实的动来动去,试图去扯身上的安全带。

    “这是什么?好难受!”

    余年扯了半天,没有扯开反而还被回弹的安全崩到小手。

    他把手指放在唇边呵着气,可怜兮兮的说疼。

    说完以后把手送到郁锦炎嘴边:“老公亲亲!亲亲就不疼了!”

    白皙的手指碰到唇瓣,柔软的触感让郁锦炎一脚油门下去,差点把车开进绿化带。

    他一把攥住眼前撩人的小手,沉声道:“坐好!”

    “手手疼!”

    余年用迷蒙的眼神看着他,不停撒娇:“你亲亲嘛!”

    郁锦炎感觉自己不行了!

    他闭了闭眼睛,

    行了!

    知道了!

    小妖精就是故意喝下那杯酒,故意要这么撩他!

    年纪小就是会玩!

    郁锦炎拉住余年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

    余年并不满足,哼哼唧唧的说:“嘴嘴也疼!也需要老公亲!”

    郁锦炎呼吸一滞,将车停在路边。

    他弹开安全带,转身靠过去——

    修长的手臂撑在副驾驶的座椅上,将某个不安分的小家伙圈在怀中。

    郁锦炎自上而下盯着余年泛红的脸颊,眼眸逐渐炙热:“小妖精,你在勾引我!”

    余年忽闪着迷蒙的眼睛,“你是我老公,我勾引你有什么不对吗?”

    郁锦炎薄唇抿成一条线,

    他在极力忍耐着身体里横冲直撞的热流。

    要被余年撩死了!

    发现他没有回应,余年歪着脑袋看着他:“难道我不能勾引你吗?”

    郁锦炎心想:酒后吐真言,原来小家伙这么爱我!喝醉也想着勾引我。

    送上门来的小娇妻,他自然不会拒绝!

    郁锦炎调整好座椅,拍着大腿:“坐上来!”

    他帮余年打开安全带,小家伙手脚并用爬过来,稳当当的坐在他大腿上。

    小身体不安分的动了动,说了一句让郁锦炎血脉贲张的话:“老公,你不进来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师父什么都懂〕〔道诡异仙〕〔重生之我的26岁女〕〔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辰东〕〔宇宙职业选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斗神狂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明克街13号〕〔蛊真人之行天下〕〔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国民法医〕〔大乘期才有逆袭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