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第一玩家〕〔寒门崛起〕〔苟在仙界成大佬〕〔我是剑仙〕〔科研三年,国士身〕〔我继承了五千年的〕〔上门姐夫〕〔乡村桃运小神医〕〔无上帝尊〕〔洪荒:开局忽悠后〕〔杀生道果〕〔丹武至尊〕〔猎天争锋〕〔万界淘宝店〕〔重生之山村小村长〕〔镇国神婿〕〔万古帝婿〕〔钢铁蒸汽与火焰〕〔穿越者纵横动漫世〕〔将军夫人惹不得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郁少的隐婚娇夫软又甜 第40章 找到潜逃小娇妻+郁锦炎学技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郁锦炎平时一副怼天怼地怼所有的霸道总裁形象,高傲冷漠的太过深入人心。

    以至于他那九位数粉丝都觉得自家爱豆要注孤生。

    突然爆出来结婚的消息,粉丝纷纷痛哭:我家房子塌了!

    正在粉丝抹眼泪的时候,一个吃瓜公众号横空出世,爆出猛料称郁锦炎遇到pua渣男被骗财骗色。

    新婚之夜跑到别墅监控室里查看监控,想看看骗子的去向。

    郁锦炎的粉丝群起而愤之,跑去经纪公司微博下面询问情况,自发的满世界为自家爱豆抓人。

    两个小时后,吃瓜公众号又爆出骗子是娱乐圈里十八线的小糊糊,在和郁锦炎拍戏的过程之中用不正当的手段引起影帝的注意,用不要脸的方式爬上影帝的床。

    粉丝彻底爆发了,只要是和郁锦炎合作过的小演员都成了他们怀疑的对象。

    一时间圈里的小糊糊人人自危。

    然而,正主小糊糊正猫在院子里喝茶吃点心。

    余年叼着一块刚做好的桃花酥,环视着精致的小别院:“路宁,你家院子真漂亮!”

    记住m.42zw.

    路宁端着一盘豌豆黄从厨房出来,放在小桌子上。

    “豌豆是刚摘的,做成豌豆黄特别好吃。你尝尝看。”

    余年吃掉桃花酥,捏起一块豌豆黄。

    他咬了一口,只感觉豌豆的香味在口腔里弥漫,那滋味太美味了。

    “真好吃!你的手艺太棒了。”

    余年吃了点心,喝了一杯热腾腾的毛尖,浑身透着舒畅。

    他瘫在椅子上,感慨道:“如果你不收留我,我真的不知道该去哪儿了?”

    余年在京都没有认识的熟人,他能想到的只有z市的路宁。

    虽然和路宁结缘在《袭天逆》这部剧里,两人交集并不多,但一见如故,关系特别融洽。

    在知道他无处可去以后,路宁邀请他来家里暂住。

    路宁家在县城山脚下,平房小院。

    院子不大,种着一颗葳蕤的金银花。现在还不到花季,不见可爱芬香的花朵,只有茂盛的绿叶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路宁做点心手艺很好,做得都是中式糕点,余年特别喜欢。

    “路宁,你可真贤惠。谁要是和你结婚,绝对特别幸福。”

    路宁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笑着说:“你别夸我了,我都要不好意思了。”

    路宁为余年续满茶,“年年,你和郁影帝是吵架拌嘴了吗?怎么突然跑出来?”

    余年垂下眼,手指搅在一起:“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郁影帝对你很在意。”

    路宁挺羡慕余年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他喜欢的那个人如同天上的太阳高不可攀。

    这辈子恐怕都没可能再遇到。

    “郁锦炎对我确实很好,他很宠我,我遇到危险他也会第一时间出现。”

    余年能感觉到郁锦炎的在意和喜欢。

    可那种癖好他真的接受无能。

    “只是他......”

    余年脸颊泛红,羞于启齿。

    路宁见他吞吞吐吐,疑惑道:“郁影帝怎么了?”

    “他......”余年忍着羞耻道:“他有那方面癖好。”

    路宁纯的要命,对那种事零概念。

    他疑惑的问:“什么癖好?抽烟喝酒打麻将吗?”

    余年:“?”

    路宁单手拖着下颚:“我们这边有的男人就喜欢打麻将,天天不着家。”

    “不是打麻将。”

    余年支支吾吾:“就是......就是那种癖好......”

    他凑近路宁身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路宁惊住。

    有钱人都喜欢这么玩吗?

    “这......这是不是太过了?”

    路宁看着余年的小身板,只感觉好友太惨了。

    那些东西都用在余年身上,恐怕很难见到明天的太阳。

    “我不喜欢那种东西,我看到就害怕。”

    新婚之夜被折腾那么多次,余年心想忍忍就过去了。

    毕竟郁锦炎是新手上路,不懂技巧和分寸也在情理之中。

    可那些小道具哪里是用来增加夫夫情趣的?

    分明就是用来折磨他的。

    真要是做全套下来,他小命就要交代在婚床上了。

    余年垂下的眼睛里满是失落:“我是真的很喜欢郁锦炎。我知道,我和他之间的差距很大。他喜欢我、愿意和我在一起,我应该感激,不该再去挑三拣四。可他这种癖好我真的没办法去满足。”

    “你和郁影帝好好说,把你的想法表达出来。”

    路宁能看出郁锦炎很在意余年,不至于因为小道具的问题影响感情。

    “我不知道怎么开口。”

    余年发愁:“他其实挺自恋的。”

    几辆黑色轿车驶入县城,朝着村里的小院驶去。

    最后停在朱红色的院门前。

    郁锦炎携着一身寒意走下车,行走间浑身的寒意还在不断扩散。

    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稀薄紧张。

    郑羽跟在他身后,默默的在心底为余年点了一根蜡。

    敢惹大魔王,小糊糊你死定了!

    一路走好,阿门!

    郁锦炎推开虚掩着的门,听到的就是小家伙清润的声音,伴随着淡淡的茶香传过来:“郁锦炎他总觉得自己长得帅、器大活又好。我承认,他真的帅......”

    郁锦炎紧绷的脸颊立刻舒展开,眼底弥漫出笑意。

    明白了!

    小家伙不是逃跑,他是来找朋友炫耀。

    理解!

    毕竟能和他这种长得帅又有钱,器大活又好的男人结婚,确实值得开心和炫耀。

    郁锦炎憋了一夜一天的怒意,在这一刻彻底烟消云散。

    他看着前方那抹可爱的身影,挽起嘴角流露出宠溺的笑。

    真是他的宝贝小年糕!

    就喜欢小年糕这种刚见世面就迫不及待出来显摆的小模样!

    郁锦炎正在自恋自得,余年的声音再次传来:“郁锦炎的颜真的没得说,我没事就偷着舔。他器大也是真的,但活真的不好。用不好这两个字形容并不到位,应该说很差很差。别人都是在次数中学经验,他是只追求次数,毫无经验技巧。”

    路宁刚想接话,感觉气氛不对。

    他抬起头看过去,看到站在大门处的男人。

    路宁定睛一看,

    正式今天茶话会里的男主角。

    关键是,男主角脸色很难看。

    阴沉沉的表情像是随时都能掀起惊涛骇浪。

    “郁......郁影帝!”

    路宁原本是想提醒余年,告诉他郁锦炎来了。

    但余年背对着大门,没有看到身后的男人,还以为路宁是在确认话题的男主角。

    “我说的就是郁锦炎,他真的有点自恋,还有点过分。”

    余年忍不住吐槽:“明明技术不好,非要说自己技术特别棒。做完以后我都那么疼了,他还要问我爽不爽?他是我男人,我总不能打击他。我只能说爽,他就又来一次。我真的......”

    余年双手交叠在一起,将头搁在手背上唉声叹气:“我该怎么办?难道每次和他做这种事都要假意的恭维?”

    路宁看着携着寒气逐步临近的郁锦炎,惊恐的咽了咽口水。

    他用手戳了戳闷着头的余年:“年年,你......你......”

    “我不生他的气,我就是害怕才会跑出来。”

    余年脑中浮现出郁锦炎帅气的脸:“舔颜我都能舔一辈子,至于那种事,我忍着。”

    “我的技术就这么差?”

    男人幽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让余年像是被扎到猛地回头看过去——

    对上男人幽深的双眸,余年心尖发抖,浑身都僵了。

    郁锦炎怎么来了?

    他来多久了?

    他听到了多少?

    啊啊啊!

    完了!

    他的屁股是不是要遭殃了?

    余年飞快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像个犯错误的孩子:“郁锦炎,我......”

    郁锦炎表情严肃:“回答我的问题。”

    “这......”

    余年咬着下唇不说话。

    他后悔死了!

    刚才就不该一时嘴快去吐槽。

    路宁频繁暗示他想来是发现郁锦炎来了,可他怎么就没觉察到。

    当众让老公丢了面子,老公一气之下会不会和他离婚?

    “很好!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在余年六神无主的时候,郁锦炎扔下这句话转身而去。

    “郁锦炎!”

    余年追到门口,但郁锦炎乘坐的黑色轿车已经离开。

    望着绝尘而去的轿车,余年眼圈泛红,后悔的恨不得杀了自己。

    不就是几个小道具吗?他咬咬牙、挺一挺就过去了。

    为什么要赌气跑出来?

    为什么要吐槽老公技术不行?

    余年恨死自己了!

    “郁哥找了您很久,这一天一夜几乎没睡过。”

    郑羽叹息:“您这次是真把他给伤了!”

    郁锦炎这么爱面子,被新婚爱人当众吐槽技术不行,怎么可能不生气?

    一走了之已经是对余年最大的恩宠。

    说不定一怒之下还会提出离婚!

    余年多半是凉了!

    没想到啊!

    刚结婚就要离婚了!

    郑羽同情的看了余年一眼,坐上轿车追赶已经离开的郁锦炎。

    余年靠在大门上,心都被掏空了。

    路宁走出来安慰他:“年年,你赶紧追回去解释。郁影帝这么疼你,他肯定舍不得生气。”

    “我这就回去。”

    余年飞快的抱了抱路宁:“宁宁,祝我好运啊!”

    路宁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解释,郁影帝一定能理解。”

    余年订了高铁票,用最快的速度赶到车站。

    郁锦炎回到别墅,不让郑羽等人留下,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他阴沉着脸坐在沙发上,郁闷的想:我技术就这么差?

    余年赶回别墅,用指纹刷开门。

    客厅里很安静,不见郁锦炎的身影。

    余年来到二楼卧室,发现房门紧闭。

    他正准备敲门门,门内传来暧昧的声音。

    男孩娇媚黏腻的声音一波一波传来,震停余年的动作,同时让他脸上的血色尽数褪去。

    房间里有人!

    郁锦炎和其他人在做那种事。

    因为他说郁锦炎技术不行,不愿意配合,郁锦炎就另找他人了?

    余年眼泪一下子涌出来,心脏绞痛。

    他转过身,朝着楼下跑去——

    房间里,郁锦炎看着投影里的男人和男孩在天人交战,腿上放着一个笔记本。

    他在很认真的做笔记。

    小年糕说他技术不好,那他就好好学习。

    必须要满足自家挑剔的小娇妻!

    等他把技术学好,绝对让小家伙在床上喊到嗓子哑。

    余年跑出别墅,站在院子里大口喘着气。

    他胸口疼的几乎要炸开,同时一股浓烈的不甘疯狂滋生。

    他才是郁锦炎的合法爱人,房间里那个狐狸精是小三。

    凭什么他要逃跑,留着小三霸占他老公!

    余年抄起花园里放着的工具剪,抹掉脸上的泪,携着一身寒意朝着楼上走去。

    他走到卧室门口,听到里面暧昧的声音还没结束。

    余年咬牙,

    你们这对狗男男,今天一剪子送你们上西天。

    余年抬脚,用力踹向房门——

    哐当!

    闷响过后,房门应声打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师父什么都懂〕〔道诡异仙〕〔重生之我的26岁女〕〔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辰东〕〔宇宙职业选手〕〔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斗神狂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明克街13号〕〔蛊真人之行天下〕〔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国民法医〕〔大乘期才有逆袭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