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备胎大联盟〕〔透视贴身保镖〕〔斗破苍穹神之炎帝〕〔牛头回忆录〕〔电竞男神是女生:〕〔金风玉露〕〔霸道修仙神医〕〔人心鬼胎〕〔我夺舍了东皇太一〕〔武神千年后〕〔快穿:每次都是我〕〔仙缘归途〕〔名门暖婚:权爷盛〕〔甜妻吻上瘾:爵少〕〔惟剑仙〕〔女总裁的王牌助理〕〔暴力丹尊〕〔史上最强司机〕〔我有特殊阅读技巧〕〔自然大玩家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火影之黑色羽翼 第二十九章 七尾芙 (中)
    这时候,那个女忍者,也就是七尾的人柱力,在角都走后,也好像有些撑不下去了,那身后的的翅膀也消失了,人已经累的坐在地上了。

    这个女忍者也就是,慢慢的擦了下脸上的汗水,心里叫道:“好险啊,幸亏之前就知道角都的一些情报,再加上他有些大意,才能用尾兽化的模式拖住他了,要是在打下去,恐怕就压制不住七尾了吧,还好自己可以和七尾这个家伙借些查克拉,不然恐怕今天就要完了。”

    这么想着的时候,这个女忍者看到还没有人过来,就心里默念:“喂,你这个大家伙看到了吗,今天差点就完了,我要是死了,你也的玩完,虽然你这种尾兽,是可以重聚的,不过那也不知道是多少年以后了,你还不肯和我合作吗,只有你我合作,才能活的更好,虽然你想要自由,可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可是处在很危险的位置啊。”

    女忍者在等了一会后,没有任何的声音传来后,就又在问道:“喂,你怎么不说话啊。”

    随后一个声音传到女忍者的耳边:“也好,我会在教你一些东西,这么些年,人柱力,到是很少碰到你这样的啊,那么下次过来的时候,在告诉你些东西吧。”这个声音随后就沉默下去了。

    “耶”女忍者做了个胜利的手势,心里想着:“早就听说,七尾是最狡猾,同时也是最胆小的尾兽,没想到竟然是真的,不过一点点危险,就让它做了那么大的让步,这次虽然危险,但是收获也不小啊。”

    这时远处,有着不少人影,向着这边飞奔过来,一会儿就到了这个女忍者的身边,“芙大人,你没什么事吧。”其中一个忍者问道。

    “没什么事情,这边的人已经退走了,你们那边怎么样,都结束了吗。”女忍者问道。

    “快结束了,还剩下一些抵抗,泷影大人,感应到这边有些情况,让我们过来看看,没想到芙大人在这,那么来的人是什么人,已经被芙大人解决了吗。”

    “你们也太看的起我了,来的是角都,我勉强挡住了他,后来他好像有什么事情,就自己退走了。”女忍者有点谦虚的说着。

    “什么,竟然是那个叛徒,难怪有那么人入侵到了这里才被发觉,一定是角都那家伙带人过来的,芙大人,你先休息,我们去追一下,说不定可以追到他呢,竟然带人来袭击村子,简直是不可饶恕。”

    一个看起来好像头的家伙说道,随后就带着几个人追了下去。竟然一个人都没留下来。

    芙看着追下去的人,连阻止都来不及,不过随后芙想道:“角都应该已经逃远了,那几个人追过去,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而且追不上的话,也会回到村子的。”

    这么想着的芙,这时才想到,好像还有个小家伙被放到了圣树里面,想到这里,芙急忙去圣树哪里奔去。

    夜无忌蹲在地上,百无聊赖的玩着手里的石头,“也不知道那个女忍者什么时候,会回来找自己。”夜无忌这么想着,一会儿又担心那个女忍者被角都给杀了,不过后来又想到,那个女忍者看起来很厉害,角都都能压制,而且使用的全是秘术,就算是打不过角都,保命应该没问题吧。

    “小家伙,玩的很开心吗,不知道姐姐我在和敌人拼命吗,也不知道替我担心一下。”随着一个手指,敲到夜无忌的头上,夜无忌抬头看去,正是那个女忍者。

    “姐姐那么厉害,肯定不会怕敌人的,姐姐打败了那个敌人了吗。”夜无忌口中一边这么说道,一边又心想:“这位不会真的把角都给干掉了吧,不过角都有五条命,看着打不过,难道不会逃吗。”动画的角都被鸣人干掉,实在是太亏了,他那时候还有三条命呢,如果在死上一两个,肯定会逃跑的,能从初代火影手里活命的家伙,逃命肯定有一手,可他就倒霉在鸣人的风遁螺旋手里剑,实在是太**了,竟然一下子秒了他三条命。

    “当然打败了,我可是个超级厉害的忍者,要不是那家伙跑的快,我肯定会要了他的命的。”这个芙一点也不谦虚的说着。

    在夜无忌和芙说话的期间,两个人,已经从圣树里离开了,芙正带着夜无忌向着那个高台走去,想来是想把夜无忌交给他的朋友吧。

    “芙大人,你来了,泷影大人有事叫你呢,”刚靠近高台的时候,一个忍者看到芙后,马上就过来说道。

    “哦,我知道了,对了,这个小鬼,你带着他找他的朋友,他刚才被波及了,被我看到了,我先去泷影哪里去。”

    “是,芙大人,”这个忍者答应道,这才看向夜无忌,一看到夜无忌,这人好像有点惊喜的道:“是夜无忌君吗,刚才右京大人还问过你呢,没怕你出了什么事,没想到你和芙大人在一起。”

    “你认识这个小鬼吗。”芙听到这个忍者这么说,愣了下问道。

    “是的,这位小阁下,是神隐流橘右京大人带来的,一直和右京大人住在一起,我前面见过的,刚才玲阁下和孝直殿下,也在问道他的下落呢。”这个忍者恭敬的说道。

    “没想到,你认识的朋友,还挺厉害的吗。”芙又敲了一下夜无忌的头,然后对那个忍者说道:“既然你知道这些事,那么你就把他带给他们吧,我先去见泷影大人。”

    “是,夜无忌阁下,这边请,他们应该是回去了,我先送你回你住的地方吧。”

    “恩,姐姐是叫芙吧,姐姐今天真厉害,谢谢姐姐救了我。”夜无忌向着女忍者说了一些感谢的话,然后就和边上的那个忍者走了。

    能这么顺利的从这里脱身,实在是太好了,夜无忌一边走着,一边心里也在紧张着,至于一边的忍者,看着夜无忌不说话,也什么都没说,这个忍者直接就把夜无忌送到了住的地方,什么话都没说就走了,弄的夜无忌连谢谢都没有来的及说。

    回到了住的地方,才发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夜无忌回到自己的房间,想着包裹里的东西,觉得放在身上有些不保险,而且对于这些东西怎么用,现在好像也不是恰当的时候,夜无忌就想找个地方放起来,后来又想到,忍者对于搜查东西好像很有一套,现在无论放在上面地方都不安全。

    竟然这样那不如就摆在明处吧,何况屋子里也有类似的东西,这样就不怕搜查了,而就算是被搜查到,也不会怀疑是自己偷的,最多怀疑别人放在这里的,夜无忌越是这么想,越觉得很有道理,在加上,这里是右京大叔的地方,也不会有人敢明目张胆的来搜查。

    实际上夜无忌是想多了,虽然说他也被算在嫌疑人里面,但那不过是为了例行公事,在把他算上的时候,就已经被排除在嫌疑人之外了。

    此时的芙,来到了一个隐蔽的房间,在进去后,里面已经有好几个人了,芙对坐在那里的人说道:“泷影大人,听说你找我。”

    坐在那里的泷影还没有说话,一个清脆的女孩子的声音响起:“姐姐你没事吧,我刚才还在担心你了,可是母亲大人却不让出去帮你,我已经很厉害了呢。”一个大约十岁左右,穿着一身火红的裙子,长的很少漂亮可爱的女孩子出现在芙的一边,拉着芙的手这么说着。虽然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可在女孩子的后面背着一个和她身高差不多的红色扇子,怎么看都有些不协调。

    “是舞啊,我当然没事了,你姐姐我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吗,不过就是个角都而已,要不是他逃的快,我肯定留下他了。”芙满不在乎的说着。

    “是角都来了,那你怎么不叫人呢”坐在上位的泷影说话了,不过这个声音却是个女人的声音,这个泷影竟然是个女人。

    “那时你们那里好像也被袭击了,我才想拖住那家伙的,不过那个角都真的把地怨虞给练会了,我击碎了他一个心脏,他都没事,只不过是出现了个怪物一样的东西,这些和地怨虞里描述的是一样的。”芙对着泷影说道。

    “不过你们得谢谢我,如果让他也去那边袭击大名的话,恐怕你们就不好对付了。”芙继续说道。

    “这么说,你用了那个了。”泷影对芙说的这些话,没什么反应,说这句话时,才有些紧张。

    “是啊,不用那个我肯定不是角都的对手,只能用那个了。”芙老实的说着。

    “那么你把角都出现前后,还有和你交手后的反应说给我听听。“泷影这么对着芙说。

    听到芙描述后,泷影低着头,想了想,“那么,从你的描述来看,恐怕角都不是冲着大名来的,而是冲着你来的,也许该说他是冲着七尾来的。”泷影很肯定的说着。

    “你是说,角都是冲我来的。”听到泷影的话后,芙说道。

    “肯定是,虽然角都已经叛离村子很多年了,但是村子一直对在外界的角都有所了解,准备到时追杀他,夺回地怨虞这种禁术,可这么多年,角都都没有出现在村子的周围,也没对村子的人动过手,以他的实力,根本就没必要和你纠缠,就算是可能打不过你的尾兽模式,那么他早应该就退走了,他是个从来不肯亏本的人,竟然和你纠缠了这么久,那么一定是为了你来的,不,应该是为了尾兽来的。”泷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那么就让他来吧,到时候,可就像这么便宜了。”芙虽然有点在意,但她本人好像不愿意在泷影面前示弱,所以有点强硬说。

    “你这个丫头,这都什么时候了,是你可以任性的时候吗,”泷影也有些生气的说着。

    “哼”芙冷哼一声。“我任性了吗,在你们决定把七尾封印在我体内的时候,怎么就不说我任性了呢。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我亲爱的母亲大人。也许让角都把我抓走是个不错的决定呢,那时候,你们也就不用那么纠结了。这对大家都好不是吗。”

    没想到芙竟然是泷影的女儿,那么刚才的小女孩舞,也应该是泷影的女儿了。

    泷影深吸了口气,明显刚才芙说的话,让泷影很有感触,“这在当时是没有办法,谁让那个时候,只有你一个婴儿适合成为人柱力,而你父亲毕竟是一村之长,也只有如此了,可就算这样,为了让你不像其他的人柱力一样,你父亲才让你在这里待着,在这里没有任何人知道,你是人柱力,这也是为了保护你。”泷影说道这,后面好像不想说下去了。

    “是啊,我亲爱的父亲,为了村子可以让自己的女儿成为人柱力,果然不亏是三代风影啊。”芙用着一种讽刺的语气这么说着。“而谁也没想到,我这个三代风影的女儿,竟然也同时是三代泷影的女儿,虽然你们为我好,这周围是没有人知道我是人柱力,可我也没有任何朋友和我玩啊。”

    “那是你自己不去和他们交朋友,你把自己的心关起来,虽然却过你很多次,可你就是这样,我也没办法啊。我有时真弄不懂你怎么想的。”

    “哈哈,和那些人做虚假的交情吗,然后在拆穿之后,再用那种害怕的眼神来看着我吗,竟然明知道是这样,那我还与他们交什么朋友。”芙大声的说着。

    “这只不过是你一厢情愿而已,我记得你不是有个好朋友吗,他好像并不在乎你是人柱力,可最后你不还是疏远了他。”泷影说着。

    “哈哈哈”这次芙笑的更大声了,不过这笑声中,也带着点悲伤,“竟然你这么说,那么我就直说了吧,当初我也认为我与普通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凭什么,我要一个朋友都没有,那时阳斗出现在我面前,我们一起玩耍,一起作弄人,是挺开心的,我当时想或许我和普通人并没有什么不同,不过是我自己被以前的人柱力记录给吓的而已。

    再想到作为朋友,应该坦诚,所以有一条,我让那个阳斗,看了我半尾兽化的样子,可结果呢,他那恐惧的眼神,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那时候他在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在看着我,也就在那时候,我才知道,尽管我是人类,我也坚信这一点,可在外人的眼里我就是个怪物,知道吗,就是个怪物“说道这,芙的眼泪都落下了。

    “那之后,第二天,阳斗又来找我了,那时我真的很开心,真的,真的很开心,我以为阳斗不在乎我那怪物的样子,可我后来才发现,那不过是我一厢情愿罢了,是你,我亲爱的母亲泷影大人,在那天阳斗回去后,出手封印了他的记忆,而且还在他的记忆里动了手脚,虽然我年纪小,看不出来,但母亲大人好像忘了,我是人柱力啊,我体内是有着七尾存在的,那点封印术,对于七尾来说,实在不算什么。”

    之后我就不在和阳斗玩了,也不在和周围的小朋友玩了,虽然周围的人,并没有人知道我是人柱力,可我自己知道,平时是没什么,可一想到他们将来会用看怪物的眼神在看我,那么我情愿不要朋友,让陌生人把我当怪物看,总比被朋友当怪物看要好的多吧。与其那样我还不如和尾兽做朋友,因为他们也并不愿意被封印在我体内,我们算是同病相怜吧。”说道这里芙已经泪流满面了。

    “原来你已经知道了,那你为什么不早说呢。”泷影看着满脸泪水的女儿,叹了口气说道。

    “说这些有用吗,而且我也渐渐的习惯了,和尾兽相处的也很好,看我现在的实力就知道,我想历代人柱力当中,应该没有比我更厉害了吧。我可是个天才啊。”芙用带着泪的脸,笑道。

    “姐姐,母亲大人,你们在说什么啊,什么是尾兽啊,什么是人柱力啊。”一边的舞听的满头雾水,但是看着哭泣的姐姐,和母亲木然的表情,觉得这个尾兽肯定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没什么”芙这时才想起自己的妹妹就在一边看着,连忙对着一边的舞说:“姐姐在和母亲大人谈论事情呢,是些别的事情,你先去一边玩去,不过今天这里的事情,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知道吗,不能让任何人这些问题,这些事机密知道吗,我的小舞,以后肯定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忍者,一定不会泄露机密的吧。”

    “那时当然”小舞,拿着后面那把大红扇子,“忍者以任务为第一目标,而保守秘密也是忍者的基本的守则,我肯定能做到,我不会问的,也不会说的,不过我是不会去玩的,我要去修炼了,修炼,等以后厉害,一定把那个尾兽,人柱力打一顿,他们竟然害的姐姐流泪,实在是太坏了。

    “恩,小舞最厉害了,以后敢欺负姐姐的全都交给小舞打一顿,好不好,”芙笑着对小舞说。

    “那是当然,我要保护姐姐吗,那我去修炼去了。”这么说完,小舞拖这那把大红扇子就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明朝假太监〕〔特种兵之超神陪练〕〔大唐:最强神将〕〔独家宠婚:景少,〕〔重生之校园女王〕〔工业之王〕〔喜获萌宝:王爷小〕〔全才无双〕〔锦绣田园:独宠农〕〔重生美洲巨头〕〔九零恰时光:娇妻〕〔重生之资本帝国〕〔快穿:极品男神,〕〔真香预警,顾少追〕〔缘遇兵王王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