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年代:炮灰长〕〔重生之我要冲浪〕〔半仙〕〔大明镇海王〕〔独步紫寒〕〔封神:我为人皇〕〔妻子是一周目boss〕〔正义的使命〕〔最佳赘婿〕〔大英公务员〕〔重生农门小福妻〕〔穿越诸天:我能看〕〔我真的长生不老〕〔山村小神医〕〔从神探李元芳开始〕〔大唐山海行〕〔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我能神游亿万里〕〔大周不良人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修仙者的人生模拟器 第十七章:雷厉风行
    “金会长,你别听他这一套,他可不光只是工作纰漏,他这是明目张胆以权谋私偏袒亲眷,还想替他弟弟除掉我,其心可诛啊!”

    听到徐添这话,杜月成只觉牙根痒痒。

    你特娘的就不能闭嘴吗?

    以他对金淇涵的了解,这位大岚三公主曾是个拒人于千里之外但同时却心地纯良的人,心思并没有多么的复杂,原本或许并没有想到这一层。

    但是徐添这一提醒……

    金淇涵又是个悟性奇高的女性,保不齐真的一点就透!

    果然,金淇涵听完徐添的提示之后,俏脸就如同蒙了一层冰霜。

    “会长,你别听他胡言乱语,我没有……”

    杜月成正要解释,金淇涵却压根不理,一转身带着一股香风离去了。

    “杜月成,把你求证的那些人,还有你堂弟以及其他两名受伤的当事人,都给我叫到执法堂来!”

    望着金淇涵离去的倩影,杜月成只能苦涩应答:“是……”

    一干人等叫齐之后,金淇涵坐在主位上,命杜月成亲自发落。

    杜月成擦了把额头的大汗,当即厉声说道:

    “好啊,你们几人,竟然敢寻衅滋事,数十人指认你们仗势欺人,你们还有何话说!?”

    “杜师兄,我们错了……”

    杜维青对于堂兄的反水并未感到意外,只因一路上杜月成已经把事体原委给他讲了一遍,他已经做好了乖乖受罚的心理准备。

    “知错就好!”

    杜月成紧接着宣布道:

    “你等寻衅滋事,触犯门规,处罚禁闭三日!”

    说到底,杜维青等人也只是寻衅滋事,最终承担恶果的还是他们,没有导致太过恶劣的后果,正常关禁闭一天就可以。

    之所以加重处罚,关他们三天,也是杜月成为了挽回自己公正形象的才矫枉过正。

    但饶是如此,他也特地绕开了诬告同门这一条大罪。

    此刻的他,极力在金淇涵面前表现自己本心是刚正不阿的,也不曾徇私枉法,此前的纰漏,单纯是听信了谎言。

    “还有你们几个。”

    杜月成又转向之前那几个配合做假见证的人,“胆敢作伪证,陷害同门,尔等更是罪不可恕……本人在此宣布,废除尔等修为与根骨,逐出师门!”

    几人一听,当即大乱。

    “什么?”

    “逐出师门?”

    “会长,我们……”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作伪证居然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

    刚才一路上杜月成只是让杜维青宽心,没什么大事。

    以至于他们几个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

    大不了就是关几天紧闭!

    却不曾想到,作伪证的后果居然这么严重!

    未曾想他们还没开口,杜月成猝然发难,掌心之中雷电迸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在其中一人胸口。

    “噗——”

    此人当场鲜血狂喷,倒飞出去,晕死在墙角。

    间中杜月成又连出三掌,将其余三人也打得吐血晕厥,倒在地上一抽一颤,失去了意识。

    金淇涵水波婉转的美眸中闪过一丝愠怒。

    “杜月成,你这是做什么!”

    她声音一如既往语调平淡,看似毫无波澜,却多出了几分沉沉寒意。

    “会长,我,我冲动了,我看他们竟敢作伪证欺骗于我,置我于不义,我实在气昏了,就忍不住当庭处置……”

    手中雷电瞬息熄灭,杜月成连忙躬身辩白。

    金淇涵美眸微微眯起,道:

    “哪怕他们的罪责确实足以严重到废除修为逐出师门,此事也需要在执法堂祖师爷圣像前执行,而不是你在这里就能处置的,你做了八年的弟子会成员,连最基本的流程都不懂吗?”

    杜月成认罪态度依旧一流:“会长恕罪,是我,我冲动了……”

    徐添作为旁观者,却是把杜月成的心思,摸得一清二楚。

    当即他就直接把话捅出来了:

    “金会长,你别听他搁那找借口,他就是怕这些人供出是杜维青等人教唆甚至威逼他们作伪证,牵连到他弟弟,他才直接出手让这几人无法开口指证的。”

    杜月成一听自己肚里那点小九九全让徐添这个新人给挖出来了,当即心里一咯噔。

    他呲目欲裂地看向徐添,几乎咬牙切齿地从嘴里蹦出几个字:

    “你……真的要做的这么绝吗?”

    徐添丝毫无惧道:“是你们兄弟俩要置我于死地。”

    徐添作为一个彻头彻尾狗都不谈的水瓶座,没理都要争三分,何况现在占理的人是他?

    金淇涵看了徐添一眼,美到令人窒息的面容上没有表情,让人猜不透她到底在想什么。

    随后,她漠然发落:

    “杜月成,我给过你机会了,可惜你一错再错。”

    “杜月成,我以弟子会会长的身份宣布,你涉嫌徇私枉法,现正式将你革职查办。来人!”

    唤人把杜月成拖下去之后。

    无视杜月成喊冤的金淇涵,又看向瑟瑟发抖的杜维青三人:

    “你们……我劝你们最好从实招来,是否有教唆或威逼利诱他人作伪证的行为?”

    杜维青闻言,下意识低下了头,声音比蚊子还小:“会长,我,我们没有……”

    那个断了脚腕被抬着进来的瘸子也坐在地上申辩:

    “他们是因为和我们关系好,念在同门之谊,才会一时糊涂的。”

    一听他们咬紧牙关,哪怕很大程度怀疑三人的金淇涵,一时间也陷入了沉吟。

    她不敢就此认定这个事实。

    看了眼躺在地上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的四个作伪证的当事人,她心知此事眼下必定无法得到确据,当下也只能暂且命人将三人关入禁闭室,又让人把四个作伪证的家伙带去治疗。

    “会长,没事的话,我先告退了。”

    徐添静观她雷厉风行地了结完此事,不由自主地盯着她那张闭月羞花的俏脸出神片刻,适才想起这里已经没自己什么事儿了。

    “等等。”

    他正要转身,出乎意料的是,金淇涵却出声叫住了他。

    “会长还有何吩咐?”

    徐添不禁心里一阵嘀咕,莫非这娘们处置人的瘾头被激发了,想顺带再敲打敲打自己这个大大的良民?

    好在,金淇涵似乎并没有要找茬的意思。

    “听说你故事讲挺好?”

    金淇涵笑靥如花,一双动人心魄的桃花眼似虹弧弯月,瞧得徐添心跳都不由自主加快了几分,脸蛋连着耳根都有些隐隐发烫。

    一时之间,竟有种未饮人自醉的错觉。

    是心动啊,糟糕眼神躲不掉!对你莫名的心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辰东〕〔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大乘期才有逆袭系〕〔道诡异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请公子斩妖〕〔修炼从简化功法开〕〔明克街13号〕〔我的姐夫是太子〕〔夜的命名术〕〔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就是神!〕〔亲爱的,该吃药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