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罗剑尊〕〔娱乐:开局和国民〕〔我在东樱有间餐厅〕〔吞噬古帝〕〔四合院里的大玩家〕〔末世大佬穿成豪门〕〔界王神传奇之绝世〕〔苟富〕〔开局十连召唤然后〕〔总裁爹地超凶猛〕〔我有一座欢乐墓场〕〔位面发展计划〕〔影综之大成就〕〔皇明皇太孙〕〔锦帐春暖〕〔华娱1994从重生狮〕〔勇毅笃行〕〔废柴王妃又在虐渣〕〔神豪从系统宕机开〕〔薄先生突然黏她上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修仙者的人生模拟器 第十五章:大岚三公主
    会长的静室中。

    “小姨,我们什么时候再去吃烤裂地鳄啊。”

    “明天吧,明天带你去步行街。”

    一名白衣如雪的少女,正坐在主位上,和一旁的一名最多六七岁的女童,和颜悦色地说着。

    少女冰肌玉骨,容颜竟是宛如浑然天成的美玉般,精致绝伦,不似凡尘中物,一头及腰长发如丝绸般柔顺油亮,远远看去,她一如画中仙子,美丽得不可方物。

    “会长。”

    推门而入的杜师兄,在恭敬地叫唤了一声之后,便动作粗鲁地一把将徐添扯了进来。

    “嗯。”

    而当白衣少女淡淡应声后抬起头来,与徐添这个传闻中伤残同门的“罪魁祸首”对上视线之后。

    两人都愣了一下。

    “是你?”

    徐添当先露出诧异的神色。

    那纤瘦的体态,倾世的容颜,不正是之前路上遇到抢了了蓝鬃绿焰鸡人头的那个人吗?

    自己本以为茫茫天涯,此生注定再也无法与她相见,谁知这才过去几天,就在天阳宗重逢了?

    徐添万万没想到,这名白衣少女居然就是天阳宗鼎鼎大名的新晋弟子会会长,纳兰嫣然……不对,上官婉儿……也不对,叫什么来着?

    算了,名字忘记了,反正很有名就是了!

    她是出身自大岚王朝皇室的三公主,身份无比尊崇,还是千年一遇的皓月神体,修行时伴有异象,闭目一刻,赶得上他人修行三月。

    据说,她十岁修炼,时年十五岁,已是强大的三花境高手,为掌门秦天道的入室弟子,在所有天阳宗弟子中独占鳌头,假以时日,天阳宗宗主之位,定会是她的掌中之物。

    而她,也会是天阳宗复兴的希望!

    更关键的是,她的美貌冠绝天下,是当代有名的四大美女之一。

    关于这位大岚三公主的传闻在这一刻纷纷回忆起来,徐添唏嘘不已。

    简直是老天爷追着喂饭吃的角色啊!

    靠家世背景可以吃饭。

    靠脸可以吃饭。

    靠才华还可以吃饭。

    徐添原本最嫉妒的就是这种人了。

    而现在他发现自己都不配嫉妒人家。

    光就这么站在人家跟前就自惭形秽了。

    虽然他也算是万里挑一的美男子……

    但是对一个男人来说,长得好看加任何一张牌都是王炸、家庭、背景、智商、才华。

    唯有单出是死局。

    目前的他,至少除了美貌之外,没有任何为人称道的东西。

    与眼前这名如天上月亮一样的女神相比,简直是卑贱到尘土里。

    白衣少女倒是淡定不少,她显然也认出徐添来了,但只是稍稍动容,便没什么特别的表现了。

    “会长,你们……认识?”

    一旁在徐添印象中一贯都是臭着一张脸的杜师兄,此刻在白衣少女面前,却表现得谨小慎微,说话都不自觉弯下了腰去,同时心中一阵紧张。

    搞不好这徐添与会长是旧相识?

    那自己今儿可真乐子大了啊!

    出乎徐添意料,白衣少女却是漠然回答道:“不认识。”

    她见识过徐添之前徒手战败蓝鬃绿焰鸡的场面,推断此人至少有固本八重乃至更高的实力,此刻对杜师兄说他作为新人却对同门师兄下狠手的说辞,更信了几分。

    若真是有违门规,即便是之前有过一面之缘,她也不会包庇。

    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小姨,我认识!”

    不等杜师兄松口气,也不待徐添提醒她之前的萍水相逢,白衣少女身边那个瓷娃娃一样的小女孩却抢白道,“他是徐添哥哥!”

    “徐添哥哥?”

    不食人间烟火仿佛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致的白衣少女,在这一刻罕见地露出了连共事已久的杜师兄都未曾见过的意外神色,

    “你是说,他就是那个给你们讲异界故事的外门弟子?”

    “是呀小姨!”

    小女娃点点头,

    “我之前给你说的,会飞的飞机,四个轮子的汽车,还有能打电话的手机,都是他讲给我们听的呢!”

    白衣少女适才抬头认真打量了徐添一眼。

    和初次见面时一样,俊美稚嫩,丰神如玉,器宇轩昂。

    但对于原本对徐添的美颜无感的白衣少女来说,却不知怎么的,望着徐添的那双美眸中,竟是多了几分惊艳的意思。

    随后,白衣少女发问:“有才气,天赋又不错,为何下手竟如此狠辣?”

    徐添一听,好啊,自己可算是有为自己申辩的机会了!当即也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道:“他们仗势欺人,想欺负我,我若不下手重些,这些个不开眼的还会来找事儿的。”

    白衣少女闻言,横了一旁的杜师兄一眼:“杜月成,怎么和你说的不一样?”

    杜月成当时就额头见汗了,但还是强作镇定道:

    “会长,我也是听人证说,原本只是发生口角,是他先动的手。”

    “这么说你也不确定事实真相究竟如何?”

    白衣少女质问。

    杜月成心里纠结到想骂娘了,本来是确定的啊,但是现在因为不确定你俩到底认不认识,所以我也不确定要不要对付他了啊。

    论修为他远不及眼前这位美女会长,论地位,他所在的杜家虽然也是国中首屈一指的豪门贵族,但如何能与皇室相提并论?

    眼前这位少女是各方面碾压得他不敢喘大气的存在啊。

    他岂敢招惹和这位有裙带关系的人?

    “有口角,那就说明他说的挑衅事实或许客观存在,你为什么没有调查清楚,就来向我请示劝退一名外门弟子?”

    白衣少女也算看出来了。

    是这杜月成行事有纰漏。

    原本一个记名弟子而已,是不是开除对她来说也无关紧要。

    她本就是挂个虚职,这些琐事平素她也懒得处理,对下边的人也是听之任之。

    杜月成对她十分了解,自然也知道她不会仔细过问,一般听完汇报就会准他依法行事。

    这一切源于这位未经人事的傻白甜对手下人的信任,从小被所有圈子的周围人众星拱月捧在手心的经历,让被保护得无懈可击的她,本能地觉得身边的人都是好人。

    她本以为,弟子会的成员,应该都是心无杂念,刚正不阿的。

    但眼下,就连杜月成都看出来了,这位高高在上的大岚三公主,第一次对下面的人起疑。

    他后背一阵发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大夏文圣〕〔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家父汉高祖〕〔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我家娘子,不对劲〕〔星界使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