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骄阳〕〔我的游戏马甲成真〕〔你对欧皇一无所知〕〔从四合院开启的完〕〔华娱激荡年代〕〔成为了无限游戏美〕〔快穿之抓住那个系〕〔海男之家,女人的〕〔[综英美]你对东方〕〔古代长兄日常〕〔篮坛野兽〕〔清穿宠妃她只想当〕〔全民领主:我的兵〕〔我在酒厂传播光明〕〔重生农家:她带着〕〔离婚后,团宠妈咪〕〔接手波洛咖啡店的〕〔无人救我[无限]〕〔席爷每天都想官宣〕〔红楼潜龙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修仙者的人生模拟器 第十四章:是你?
    “哥……杜师兄,那你打算怎么处置这个可恶的新人?”

    杜维青狞笑着看了徐添一眼,问道。

    杜师兄显然对这个经常找麻烦的弟弟也很是不满,语气有些不太好,问道:“那你倒是说说,你想怎么处置?”

    “不如关他半个月禁闭,再把他调去饲养裂地鳄吧?”

    杜维青给了杜师兄一个暗示的眼神。

    徐添:“???”

    饲养裂地鳄?

    乖乖,这可是个相当高薪的差使啊。

    普通扫地打扫卫生的杂役,每个月工钱是三两银子。

    像徐添这样,每天看管内门子嗣的工钱是一个月十两银子。

    而饲养裂地鳄,工钱则高达一个月三十两。

    但同时,这也是所有外门杂役中,最为凶险的工作。

    裂地鳄是天阳宗圈养的众多妖兽当中,最凶残的冷血动物,虽然经过多年的人工养殖,褪去了天然的野性,但这玩意儿它不认主啊!

    徐添之前就曾听说过,裂地鳄园的臭名。

    听说一个月换了三十来个外门弟子,承诺的高薪一分没发,裂地鳄长了二十斤肉。

    虽然这个传闻有夸张的成分,但也足以见得这份工作需要承担的风险不小。

    而且这个建议是从杜维青嘴里提出来的,自然是不怀好意。

    事实上,曾经也有一名外门弟子得罪了杜维青,后来也就是被举荐去做了裂地鳄的饲养员。

    最后却成了为数不多真地丧生在鳄嘴下的倒霉鬼。

    那一期间,曾有人猜测,这起意外中,或许有杜维青一伙人的掺和,也未可知。

    “禁闭半月?”

    杜师兄哼了一声,却是压根没搭理他,

    “心狠手辣,同门伤残,此事性质极端恶劣,岂能禁闭了事?此事非同小可,具体怎么处置,我一人难以定夺,须得知会会长,获得她的许可。”

    徐添眉毛一扬。

    通知会长?

    这摆明了是要小题大做啊!

    “上报会长,多半就是要赶我出宗门了……”

    徐添眼睑低垂,看似表面稳如老狗,实则内心慌的一批。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有人生模拟器这种逆天外挂在,他根本不怕离开了这个宗门自己就没有发展前景。

    毫不客气地说,凭他十六岁固本八重的修为,到哪里不是人人稀罕的绝世天骄?

    要拜入更好的宗门,可以说是轻轻松松。

    怕是怕这劳什子杜维青兄弟俩,不会让他这么轻易地离去。

    果不其然,徐添没猜错。

    接下来就听这杜师兄掷地有声道:“像这样的人,必须废除修为和根骨,剥夺此生修炼的权利,逐出宗门,永不录用!”

    徐添闻言,心脏咯噔一声。

    一双眼死死地瞪着杜师兄。

    此人,好生歹毒!

    赶出宗门也就算了,还要毁掉自己的修为和根骨,让自己一辈子只能做一个废物。

    这是要把自己往绝路逼啊!

    “这么说……我得越级找靠山……”

    徐添心中暗暗思忖。

    号称为内外门弟子主持公道的弟子会,眼下是靠不住了。

    自己只能找机会偷偷去找诸位长老,展现自己的修为,用自己恐怖的潜力引起重视,以求自保。

    运气好的话,万一直接破格提拔被长老收为入室弟子。

    那地位可就一举超过内门弟子了。

    届时就是他反过来拿捏这对杜姓兄弟,而不是被他们欺凌。

    杜维青一听要更严厉地处置徐添,当然喜不自胜,迫切地道:“那杜师兄你赶紧找会长吧!”

    “稍安勿躁,会长明日方归,你们几个先回去等消息吧。”

    杜师兄打发杜维青一行人走,随后转向徐添,冷冷道:“你,随我去禁闭室!”

    “等死吧你!”

    一伙人陆续离去之际,杜维青还特地上前,十分挑衅地以面部贴近徐添的面部,做了个伸手抹脖子的动作,方才哈哈大笑着离去。

    杜维青那张憎恶的脸刚挪开,映入徐添眼帘的就是杜师兄那张没有一丝表情的瘦脸:

    “走。”

    徐添一语不发,只能跟着前往禁闭室。

    一路上,他都在盘算,要怎么脱身去找靠山。

    然而,看杜师兄随侍在侧的样子,似乎根本不打算让自己在判决下来之前和任何人有所接触。

    “你刚入宗门,就有能耐打败杜维青那几个人,说明你私底下没少下苦功,我敬你是个天才,只可惜,你不该招惹我杜家子弟。”

    杜师兄把他关进狭小密闭的禁闭室前夕,还不忘沉声警告了一句。

    徐添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冰冷地凝视着杜师兄。

    那个眼神,让杜师兄一度有种被受伤的毒蛇盯上的错觉。

    竟无端生出一丝丝莫名的危机感。

    随着禁闭室厚重的大门徐徐关合,二人的对视从整张脸,到半张脸,再到只剩下那只死死瞪着他杜师兄的,一眨也不眨的眼睛。

    “轰隆。”

    禁闭室大门关上了。

    徐添的视线就此陷入一片黑暗。

    禁闭室里四面石墙,没有光,漆黑不见五指。

    而且隔音很好,听不见任何声音。

    常人在这里呆上两天,只怕就会坐不住了。

    那种仿佛失去了一切感官的窒息的孤独感,能让人抓狂。

    之前那杜维青提议让他呆半个月。

    绝对是想把他逼疯。

    “杜维青,还有这个杜师兄……”

    一片漆黑中,徐添摸到角落里靠墙坐下,心中暗暗把这对杜家兄弟牢牢记在心里。

    对于修行者来说,时间是最好消磨的。

    在禁闭室的一天时间,徐添都用在了修行上。

    虽然他的灵根属于最差的那一类,吸收炼化天地灵气的效率就像权志龙一样——极低。

    况且,徐添在某些绝望的瞬间,也想过自己或许很快就要沦为不能修炼的废人了,这么修行还有什么意义。

    但用来打发时间,还挺有用的。

    许久之后,禁闭室的大门再度被打开了。

    还是杜师兄亲自来接引的他。

    “走吧。”

    杜师兄让在一旁。

    徐添迈出禁闭室大门,心中狂怒暗涌,一万个不甘。

    但他知道,自己终究要面对接下来的人生至暗时刻。

    被废掉修为,赶出宗门。

    喊出那一句主角标配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然后,忍辱负重,发愤图强,历经千难万险,最终带着一身光环,强势归来。

    就是不知道,一会儿被废掉修为和根骨的时候,会不会痛到死?

    被带到会长的静室后。

    出现在徐添眼前的那位想象中与杜师兄等人一样丑恶的弟子会会长,却是令他大感诧异。

    “是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大夏文圣〕〔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家父汉高祖〕〔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我家娘子,不对劲〕〔星界使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