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封神:我为人皇〕〔妻子是一周目boss〕〔正义的使命〕〔最佳赘婿〕〔大英公务员〕〔重生农门小福妻〕〔穿越诸天:我能看〕〔我真的长生不老〕〔山村小神医〕〔从神探李元芳开始〕〔大唐山海行〕〔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我能神游亿万里〕〔大周不良人〕〔妃常难驯:魔帝要〕〔王爷,王妃喊你去〕〔人道大圣〕〔这个剑修有点稳〕〔数据废土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修仙者的人生模拟器 第十二章:新人不可能这么狂
    被无端挑衅后的徐添,当然觉得很无辜。

    自己没招谁没惹谁地好端端搁这站着,怎么就被人给针对了呢。

    我怎么了我就狂了?

    “新来的是吧,你这才刚进来几天,见了师兄就连最基本的尊重都没有?”

    为首的老牌外门弟子杜维青拧着眉头道。

    徐添:“???”

    “不是,我就在这站着啥都没做,怎么就不尊重你了?”

    徐添冷笑,“是我呼吸没经过你同意啊,还是你放屁我没捂鼻子啊?”

    “哈哈哈……”

    他这话一出,周围一圈人又捧腹大笑。

    这人的逻辑可真神了,语出惊人。

    就连为了威慑徐添而摆出一脸凶悍的老牌外门弟子,都有一个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结果被为首的老牌外门弟子杜维青瞪了一眼。

    “凡事讲究个先来后到,你作为新人,就得让前辈师兄们优先,这是规矩,你不懂吗?”

    杜维青摆谱道,

    “看看其他新人,一个个都很自觉给师兄们让路,凭什么就你一动不动?”

    “凡事讲究个先来后到,是说让我这个先来的,把位置让给你们后到的,是这个意思对吧?”

    徐添琢磨了半天,没搞明白杜维青这个文盲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先来后到,但是他也无心和这些人进行无意义的口舌之争,于是便打算息事宁人,道,

    “那我让你们就是了。”

    说着,他就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几个老牌外门弟子上前去,自己则是倒退了几步。

    徐添这波外圆内方的操作,却反倒让杜维青心头没来由窜起一股无名之火,感觉到自己丝毫没有被对方放在眼里,当下眼神一寒,冷喝道:

    “站住!”

    徐添眉头一皱,这人又干嘛?

    自己都不想跟他纠缠,怎么还没完没了了?

    虽然他知道有种东西叫给新来的一个下马威。

    但是对于这种幼稚的门道,他真是不感兴趣,连配合演出的心思都没有。

    倒是杜维青在这一刻感觉自己作为老牌外门弟子第一人的牌面遭到了挑衅,徐添无所谓的态度让他感觉自己像是个斤斤计较无事生非的市井之徒,今日非要找回场子不可。

    “新人,看样子若不给你点教训,你就不懂什么叫尊卑有别!”

    杜维青狠话刚落便一甩头,在徐添身侧一名早已蓄谋的老牌外门弟子会意,当即一脚踹向徐添的胫骨,要让他跪在地上。

    谁知看似目不转睛盯着留影石的徐添,竟像是预料到他要出手一般,在他出脚的第一时间就下意识倒退了一步。

    那人一脚踩空,脸色一变,只道徐添是恰巧后退躲过,踩下的脚迅速改回勾,要绊倒徐添。

    怎料徐添又未卜先知般抬脚踩下,将那回勾的脚死死踩在地上。

    只听得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骨骼碎裂声响起。

    紧接着,就是那人无比凄厉的惨嚎声:“啊——”

    徐添这一脚看似随意,实则用出了三分力道,这一脚下去何止千斤,哪怕顽石都要碎裂,何况是区区固本两重的骨骼。

    此刻那人的脚踝内部的骨骼已经碎成渣,即便能连上也再无可能恢复如初,除非以灵丹妙药接续,否则这只脚此生怕是废了。

    那人一屁股坐在地上,捂着已经软绵绵的右脚不断呻吟,一张本就贼眉鼠眼的脸因为极度痛苦而变得扭曲,额头汗珠岑岑而落。

    见状,杜维青也是大感诧异,徐添的动作很快且十分隐秘,一气呵成,在场都是初入门槛不久的外门弟子,都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就看到发难者已经一脸惨状地坐在地上。

    “喂,你要不要紧啊!”

    杜维青咬了咬牙,但由于固本三重的他也没看清徐添的动作,所以他并没有意识到眼前这个新人不简单。

    更没觉察到,自己已经踢到铁板了,眼下正在刀尖上跳舞……

    他只是傻傻地以为,自己的狗腿子单纯是技艺不精不小心崴到脚了……

    而此时的徐添,注意力完全没在这些小角色身上,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留影石里海底探险的画面。

    他满脑子也都是那三千里巨兽,以及美艳绝伦栩栩如生的女帝。

    “若真是大帝尸身,一缕残余的道则都足以令我等磨灭!快退!”

    画面中,两名海底探险的修士如临大敌,飞身倒退。

    “切勿轻举妄动,还是速速回去向圣皇禀报,由他定夺!”

    最终,他二人没敢接触帝尸,而是结束了此次探险。

    画面也到此结束。

    就在此时,不知情的杜维青还不死心地冲着另一个狗腿子使了个眼色。

    另一个狗腿子领命,悄然来到徐添身后,肩膀重重撞向徐添。

    却不料徐添站累了,又十分“恰巧”地在此时伸了个懒腰,拳头上冲的时候,不偏不倚正砸中了身后这名狗腿子的下巴。

    “磕巴”一声,这名狗腿子仰天倒下,捂着血肉模糊的嘴含糊不清地呻吟起来。

    他舌头一舔,只觉下颚大牙已是摇摇欲坠。

    这次徐添留手了,毕竟打头不比其他,力道太重唯恐闹出人命。

    而倘若他不曾手下留情,这名狗腿子整个头颅都会爆开。

    “哎呀,师兄,真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徐添一脸人畜无害,连忙起身搀扶这个狗腿子,结果就在他手刚接触到狗腿子手肘的时候,五指骤然发力一拉。

    “咯嘣!”

    不费吹灰之力,这名狗腿子的手臂骨应声脱臼。

    “对不起对不起,师兄我真不是故意的。”

    本就满脸痛苦头晕目眩的狗腿子两眼一瞪,疼到一声嘶鸣,罪魁祸首徐添却依然投入地扮演着好心搀扶师兄的角色,一边满口抱歉,一边还不忘给这名狗腿子掸身上的灰尘。

    眼见两名狗腿子吃瘪,杜维青忍无可忍,破口大骂道:“饭桶,都是饭桶!”

    当即上前一步,亲自出手,一把抓住徐添的领口。

    正当他发力要将徐添抓过来教训的这一刻,却见徐添突然抓住他的手不放,拽着他往后倒去,造成一副是他在用力推搡的假象,同时徐添还不忘满脸慌张地叫道:“师兄,你这是干嘛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辰东〕〔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我的属性修行人生〕〔道诡异仙〕〔修炼从简化功法开〕〔明克街13号〕〔请公子斩妖〕〔夜的命名术〕〔我的姐夫是太子〕〔我就是神!〕〔我家娘子,不对劲〕〔我用闲书成圣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