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独步紫寒〕〔封神:我为人皇〕〔妻子是一周目boss〕〔正义的使命〕〔最佳赘婿〕〔大英公务员〕〔重生农门小福妻〕〔穿越诸天:我能看〕〔我真的长生不老〕〔山村小神医〕〔从神探李元芳开始〕〔大唐山海行〕〔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我能神游亿万里〕〔大周不良人〕〔妃常难驯:魔帝要〕〔王爷,王妃喊你去〕〔人道大圣〕〔这个剑修有点稳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修仙者的人生模拟器 第八章:秀儿的老父亲
    大约是自尊心作祟,徐添临时改口,从讨要联系方式变成了嘲讽,成功扳回了一局。

    白衣少女听完都愣住了。

    这是什么不做人的思路?

    直到这一刻,她才正眼打量了一下徐添这个人。

    一看才发现,徐添竟是个少有的美男子,看上去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皮肤比大部分女人还白皙光洁,眉眼间英气十足,丰神如玉。

    鉴于徐添俊美的外表以及先前表现,白衣少女给他的评价是:

    有病。

    白衣少女没再搭理这个没名堂的家伙,悬空托着硕大的蓝鬃绿焰鸡,转身就走。

    望着白衣少女纤细高挑的背影远去,徐添幽幽地叹了口气。

    今日一别,也不知他日有没有机会再与这个女孩相见了。

    他也未曾想到,只是萍水相逢,自己却从此再也忘不掉这个美若天仙的白衣少女。

    短暂的相遇却念念不忘。

    “少爷,这位女侠好生了得,今日倒是多亏了她出手相助,他日若有机会,我们理当登门拜谢才是。”

    灰头土脸的陈忠海来到徐添身旁,同望着那远去的背影,郑重其事地说道。

    “有这个必要,回头打探一下此女的身份吧。”

    徐添点点头。

    陈忠海大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少爷,依老奴看,这个姑娘确实不错,而且外貌也与少爷极是般配,如若可行……”

    “你也觉得她跟我很般配?”

    徐添听他这么说,心中无端一喜。

    陈忠海点点头:“老奴回头就去打听一下这位姑娘的身世来历。”

    徐添道:“唉,只可惜她是个女儿身,不然的话,洒家定要与她结为异姓兄弟。”

    陈忠海:“???”

    我的好少爷,说了半天,你只是想和人家做兄弟?

    白衣少女掌托蓝鬃绿焰鸡走出去数百米,一名青衣少女迎了上来:“小姐,它没事吧?”

    “没事,皮糙肉厚的,能有什么事。”

    白衣少女看了眼蓝鬃绿焰鸡,道:“倒是不开眼惹上了一个硬茬,险些丧命。此次回去,切记务必严加看管,一定不能再让它逃走。”

    “放心吧小姐,”

    青衣少女贝齿轻咬道,“神医已经到了,已经不需要养着这只鸡了,这次一回去就可以立马挖出它的鸡心给少爷入药,再把它炖成鸡汤!”

    原来这蓝鬃绿焰鸡本就是白衣少女一家所圈养,用以入药,不慎被其逃了出来。

    可怜徐添还感念这少女出手相助……

    实际上人家只是料理自己家闯出来的麻烦而已!

    ……

    一天后。

    徐添回到了自己的第二个故乡——落叶镇。

    出乎意料的是。

    来到徐家府邸外,徐添并没有发现和记忆中有什么不一样。

    最先发现不对劲的还不是徐添,而是陈忠海,下了无顶的马车后他疑惑道:“咦,白绫怎么都撤了?这不应该呀……”

    徐添这才反应过来,自家徐府内外,一块白布都没瞧见。

    一点死过人的样子都没有。

    听老管家的意思,之前白布已经挂出来了。

    但不知为何,又撤下来了。

    “先进去看看。”

    徐添快步入府,轻车熟路地来到父母居住的院门外。

    远远地就瞧见,一个穿着黑色里衣的中年男子刚端着一盆水走出卧房,麻溜地把水倒在了院中。

    徐添:“……”

    “爹?”

    他站的距离很远,声音也不大,但还是被那名中年男子听到了,后者当时就抬起头看了过来,看见一脸目瞪口呆的儿子,他倒是没有什么意外的样子,说道:“回来了啊。”

    “爹,你不是……”

    徐添眉头狠狠拧在一起。

    难道这光天化日的,见鬼了?

    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他传闻中刚死翘翘的亲爹徐成龙……

    “老……老爷?”

    紧随其后进来的老管家陈忠海见状,也是面色大变,心口再次隐隐作疼,身子摇晃了一下,险些承受不住倒下。

    徐成龙倒完水就兀自慢悠悠地转身进了屋,一边还招呼自己的妻子秦岚:“夫人,秀儿回来啦。”

    徐添的小名叫正秀,到了父母口里,自然就叫秀儿。

    好在这个世界没人知道这个梗,要不然的话不管他走到哪里都是社死现场了……

    徐添连忙跟上。

    “所以说,您压根就没死?”

    面对徐添的问话,徐成龙只是很淡定地说了一句:“不信谣,不传谣……”

    徐添:“……”

    “娘。”

    看到从里间走出来一个风姿绰约的貌美女子,徐添连忙毕恭毕敬地叫了一声,“所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虚惊一场,你爹先前,只不过是假死,刚放进棺材里没过夜呢,就扑腾起来了……”

    说到这里,秦岚嗔怪地看了丈夫一眼,怪他害自己一度伤心欲绝。

    “原来是这样。”

    徐添松了口气,好一阵庆幸。

    这是他首次白跑一趟,却胜似满载而归。

    “你老子我硬朗着,你没事就赶紧回去吧,修行要紧。”

    徐成龙看着他挥了挥手。

    亲爹啊!

    “所以说……我就是回来探望了个寂寞,就得当天折返?”

    徐添还是略有不甘,好不容易借故翘课,总不能全浪费在路上了吧,

    “就不留我吃个晚饭什么的?我是说……按照我娘靠谱的性子,吃席的菜应该已经购置了吧?”

    “就非得吃上你老子的席才肯走呗?”

    徐成龙气乐了。

    徐添想了想说:“非要这么说的话……也没问题。”

    秦岚含笑道:“你猜得不错,吃席的菜为娘已经统统购置回来了,你不吃也是浪费,今晚留下吃个饭再走吧。”

    徐添这才服气:“好嘞。”

    徐家在俗世中也算大户人家,平时吃得就不差,但今天的晚宴更为丰盛。

    毕竟是以吃席的规模拟定的菜单。

    “秀儿。”

    正吃着,吃饭的时候比较缄默的徐成龙忽然开口——事实上,他大部分时间都昏迷着躺在床上,平时说话的机会就不多。

    “嗯?”

    徐添疑问。

    “你们天阳宗……姑娘是不是挺多的?”

    秦岚:“???”

    徐添:“还好吧,怎么了?”

    “怎么,你是有什么想法吗?”

    秦岚一双水亮的杏眼微微眯起,带着几分危险的味道看着徐成龙。

    若非此刻徐添在侧,她怕是早已忍不住伸手拎徐成龙的耳朵了!

    只听徐成龙一本正经地说教:“不知不觉,你也已经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龄了,为父觉得应该跟你好好聊聊男女之事,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

    “哦,就这啊。”徐添放下筷子,脱口而出,“没事,爹,您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

    徐成龙:“???”

    秦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辰东〕〔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我的属性修行人生〕〔道诡异仙〕〔修炼从简化功法开〕〔明克街13号〕〔请公子斩妖〕〔我的姐夫是太子〕〔夜的命名术〕〔我就是神!〕〔亲爱的,该吃药了〕〔我用闲书成圣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