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贞观悍婿〕〔偷偷养只小金乌〕〔重生年代:炮灰长〕〔重生之我要冲浪〕〔半仙〕〔大明镇海王〕〔独步紫寒〕〔封神:我为人皇〕〔妻子是一周目boss〕〔正义的使命〕〔最佳赘婿〕〔大英公务员〕〔重生农门小福妻〕〔穿越诸天:我能看〕〔我真的长生不老〕〔山村小神医〕〔从神探李元芳开始〕〔大唐山海行〕〔绝世神医〕〔山村小神医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修仙者的人生模拟器 第七章:天女下凡
    鸡你太美战法被徐添否决后,他又趁着蓝鬃绿焰鸡还没吃光老虎的空档苦思冥想,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对着陈忠海小声嘟哝道:

    “海爷爷,车上可有肉食?”

    陈忠海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但隐约还是猜到了小少爷的主意,回答道:“老奴来时带有一些风干的肉条。”

    只是风干的肉条?

    徐添眉头一皱:“够吃几天?”

    陈忠海答:

    “三天吧。”

    他此行只是来通知小少爷回家奔丧,自然是轻装上阵,不会带太多的储粮,一般都会在路边驿馆或者酒楼解决肚腹之欲。

    “赶紧拿出来!”

    陈忠海依言照做,随后徐添就示意吕大树慢慢调转马车。

    “慢一点,别发出动静,别惊扰到那只鸟是最好的……”

    听着耳旁徐添的指示,吕大树小心翼翼调转马头,缓步撤离。

    而徐添则是抓着一袋子风干肉条,目光穿过后车窗帘盯着蓝鬃绿焰鸡。

    他决定牺牲这一袋肉条,换取自己一车人安宁。

    如果那蓝鬃绿焰鸡真的追上来,他就把肉条一根一根抛向蓝鬃绿焰鸡,用肉包子打狗的方式阻拦蓝鬃绿焰鸡的追杀。

    其实蓝鬃绿焰鸡一早就发现徐添的马车了,此时自然也听到他们要跑路的动静,当即就抬起头回望了过来。

    视线对上那双血红双瞳的一瞬间,徐添当时就紧张得不行,下意识攥紧了肉条袋子。

    幸好,那蓝鬃绿焰鸡似乎对他们不感兴趣,只是远远地看了他们一眼,就继续低下头啃食老虎的尸体。

    徐添适才长舒了一口气,连忙招呼吕大树:“快!跑快点!它没追上来!”

    随着马蹄加速车厢越晃越厉害,徐添双眼依然死死盯着慢慢淡出视线的蓝鬃绿焰鸡,直到彻底看不见它,才放下车帘子。

    “哈哈,是我们太紧张了,它压根对我们不感兴趣。”

    徐添的话音刚落。

    “轰隆!”

    随着车顶上传来一声闷响,两只硕大的利爪穿透了进来,擦着徐添的鼻子就重重踩踏了下去,直接穿透了地板钉在了地上,整个车厢重重颤抖了一下,竟就此生生被钉在了原地。

    徐添当时脸色就变了,至于陈忠海这个老管家,更是被吓得两眼一凸,直接捂着心口就倒了下去。

    “哟——”

    长鸣声中,那个三角鸡头用锋锐的长喙戳破车顶,衔着车顶用力一仰头,就把整个车顶都给掀飞了起来……

    猩红的竖瞳中浮现出一丝凶残,蓝鬃绿焰鸡二话不说就张开大嘴朝着已经吓得说不出话的陈忠海咬去。

    “你特么……那么大一个老虎还不够你吃?”

    心脏狂跳之间,徐添的神情却在这一刻反常地冷静了下来,猛然窜出,抱着陈忠海瘦弱佝偻的身子就滚了出去,双臂护着他重重摔在满是石子的山地上。

    但他的身体素质居然强悍如斯,连一丝痛感都没有,松开陈忠海之后立即一个鲤鱼打挺跃起。

    蓝鬃绿焰鸡的长喙啄了个空,却看也不肯,一阵风似的立即调头啄向徐添。

    看似来势汹汹,无懈可击。

    但不知为何,徐添看这头蓝鬃绿焰鸡的速度,似乎比想象中的要迟缓得多?

    似乎……不值一提?

    徐添迅速一侧身,竟躲过了那堪比弯刀的长喙,来不及惊异自己的反应速度,他下意识一甩右臂,将人腿粗的鸡i脖子(为什么这俩字会被屏蔽啊?)夹在了自己的腋下,死死制住。

    蓝鬃绿焰鸡开始疯狂扑腾,两只脚踢踏间乱石纷飞,黄尘滚滚,把那个方向的吕大树双眼都迷住了。

    虽然有些吃力,但徐添发现自己居然真的能钳制住这头畜生!

    “好家伙,原来你没我强啊!”

    徐添适才意识到,自己之前似乎太过于高看这只蓝鬃绿焰鸡了。

    无知害死猫,而他是懂太多才差点被害死啊!

    徐添重重一肘子镦在蓝鬃绿焰鸡坚硬的脊背上,这大鸟当即吃痛发出尖利的惨鸣。

    “哟——”

    这声嚎叫带给徐添一种莫名的快意,非但没有恻隐之心,反倒下手更狠,更重。

    他一手夹着蓝鬃绿焰鸡的脖子,另一手重重肘击,把这畜生打得口鼻迸血,渐渐都没有了扑腾的力气。

    这一幕看得一旁的老管家和保镖吕大树是目瞪口呆。

    “少……少爷他……”

    老管家瞪大了双眼。

    他万万没想到,自家少爷才上山不足两个月,竟然如此生猛了?

    连能捕杀猛虎掀飞车顶的猛禽都被他碾压?

    眼见蓝鬃绿焰鸡去了半条命,大口喘息的徐添改双手拽住它的脖子,将之整个身躯拖起来飞快地风火轮旋转几圈加大势能后,带起一阵烟尘滚滚的同时,甩飞了出去。

    “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

    望着被抛飞出去的蓝鬃绿焰鸡,富有同理心的徐添感觉它此刻的心情一定很好,毕竟作为一只鸡,过去它也没机会体验飞行的快感……

    “哟——”

    顽强的蓝鬃绿焰鸡并未就此歇菜,随着它落下的那片树丛里传出它不甘而愤怒的尖啸声,地平面开始震颤。

    它来了它来了,迈着快到模糊的脚步飞驰而来!

    徐添连忙躬身凝神以对。

    天性敬小慎微的他,可不会因为对方实际上力量不如他而懈怠。

    哪怕对方是只猫,他也当只老虎来抓。

    不要命的蓝鬃绿焰鸡高高跃起再度扑袭而来。

    眼看与这只大鸟的二次交锋就要到来。

    一道雪白的倩影,忽然闪现在上空,修长的玉足看似蜻蜓点水一般,轻飘飘地踩踏在蓝鬃绿焰鸡背上。

    以她足尖为中心,空间如水波般荡漾。

    刹那间,抛物线运动才到一半的大鸟如遭流星钝击一般,瞬间笔直砸落在地,深深地嵌入地面,抠都抠不出来的样子……

    徐添:“???”

    望着如天女下凡般的白衣少女,他的眼中浮现出一瞬的惊艳。

    抖音的,电视里的,动漫里的,异界的,有多少算多少。

    能找得出一个比这女人漂亮的他倒立洗头!

    少女裙摆如浮藻般飘舞,翩然落地,她明眸善睐,肌肤胜雪,宛如游龙,翩若惊鸿,恰似谪仙临尘,不食人间烟火。

    一双水波流转的美眸中透着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仿佛芸芸众生都不能入她的眼。

    对上这双睫毛黑长仿佛能摄人心魄的桃花眼的那一刹那,徐添感觉内心深处的什么地方,仿佛被狠狠地击中了……

    “没事吧?”

    她声音清冷,如夜莺般悦耳空灵,令人闻之心醉。

    “没事。”

    徐添摸摸鼻子,我能有什么事,除了被你抢了人头有点不爽之外……

    但不管怎么样,对方好歹出手帮了自己,于情于理得说一声:“多谢姑娘出手相助。”

    “举手之劳,不必言谢。”

    白衣少女神情仿佛冰霜般恒久漠然,微微颔首,转身微微一举手,便隔空将那嵌入地底的蓝鬃绿焰鸡摄取出来,悬浮在半空。

    “这头伤人的孽畜便由我来料理,尔等自行离去吧。”

    “那个……”

    本想以身相许的徐添见她不甚热情,也只好把这个合理请求咽了回去,转而问道:

    “不知姑娘,可有道侣?”

    白衣少女闻言,不禁柳眉轻轻一挑,有些诧异。

    这么直接?

    长得美若天仙,白衣少女自然早已习惯被人以各种理由搭讪,但像这人这样,上来就问这么私人的问题,还真是头一遭。

    “没有。”

    但出于礼貌以及愧疚,白衣少女还是回答了。

    徐添闻言眼睛一亮,还是单身,有机会!

    “姑娘没有道侣的话,不知……”

    徐添话还没说完,就听得白衣少女眼神一寒,随即非常干脆利落地断绝他的非分之想:

    “请阁下自重。”

    “姑娘误会了,在下并没有非分之想,我只是想说,你没有道侣的话,我能不能嘲笑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治愈系游戏〕〔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深空彼岸辰东〕〔大乘期才有逆袭系〕〔道诡异仙〕〔我的属性修行人生〕〔请公子斩妖〕〔修炼从简化功法开〕〔明克街13号〕〔我的姐夫是太子〕〔夜的命名术〕〔我用闲书成圣人〕〔科技尽头〕〔宇宙职业选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