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骄阳〕〔我的游戏马甲成真〕〔你对欧皇一无所知〕〔从四合院开启的完〕〔华娱激荡年代〕〔成为了无限游戏美〕〔快穿之抓住那个系〕〔海男之家,女人的〕〔[综英美]你对东方〕〔古代长兄日常〕〔篮坛野兽〕〔清穿宠妃她只想当〕〔全民领主:我的兵〕〔我在酒厂传播光明〕〔重生农家:她带着〕〔离婚后,团宠妈咪〕〔接手波洛咖啡店的〕〔无人救我[无限]〕〔席爷每天都想官宣〕〔红楼潜龙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修仙者的人生模拟器 第六章:蓝鬃绿焰鸡
    徐添又不死心追问了几次,但是一生忠于他父亲的老管家陈忠海,依然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松口,只极力劝说徐添让他不要问了,父母不让他知道是为他好云云。

    徐添无奈,也只能作罢。

    马车摇摇晃晃地在山道上前行。

    徐家距离天阳宗不远,只有二百里路,但山路崎岖,以凡马的脚力,也得走两天时间。

    然而,马车刚走出去没到十里路,就被逼停在了一条羊肠鸟道上。

    “怎……”

    不等车夫通报,察觉到马车停下的陈忠海先是掀开车窗帘子往外探头,一看也没到驿馆,当即不明就里地掀开车门帘子。

    刚要开口问话,车夫兼保镖的武士那惊恐的表情令他觉察到了一丝不对劲,连忙顺着武士的目光朝前看去……

    下一刻,见惯了大风大浪的陈忠海也愣住了,随后浑浊的老眼中难以遏制地涌现出惊惧之色。

    好一只大鸟!

    蓝鬃绿羽,头肥胸厚,额生三角,没有翅膀,两条粗大的壮足撑地,一双血红色的竖瞳眼好似鹰隼般锐利,正低头啃食着一头吊睛白额老虎。

    能以老虎为食,这鸟竟是一头无比彪悍的凶禽!

    给徐家当保镖的武士名叫吕大树,虽然会些拳脚功夫,等闲三五人不能近身,但他并非修士,和天阳宗那些修仙者截然不同。

    面对这等连猛虎都可以捕杀的凶禽,饶是平素勇武的吕大树也有些胆寒,一时间大气都不敢出。

    陈忠海这个普通人就更不用说了,一看当即就傻了眼,想不到在这条距离天阳宗所在的重城天阳城仅有十里路的地方,竟然会出现这样的生物,官府都不管管么?

    陈忠海当即颤巍巍地轻拍了拍吕大树的肩,用眼神和手势示意他赶紧策马掉头跑路。

    却被随后探出头来的徐添一把制止。

    徐添一脸凝重地摇了摇头,示意吕大树不要轻举妄动。

    只因他一眼认出,那只大鸟,正是书中记载的一种比较常见的食肉类妖兽——蓝鬃绿焰鸡。

    这蓝鬃绿焰鸡属于妖兽食物链底层的存在,成年期的蓝鬃绿焰鸡普遍都是二阶妖兽,相当于人类的培元境修士,少数变异体或可达到三阶。

    总之,如果眼前这只蓝鬃绿焰鸡是成年期,那么就连目前固本七重的徐添,上去也只有送人头的份。

    徐添又不死心追问了几次,但是一生忠于他父亲的老管家陈忠海,依然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松口,只极力劝说徐添让他不要问了,父母不让他知道是为他好云云。

    徐添无奈,也只能作罢。

    马车摇摇晃晃地在山道上前行。

    徐家距离天阳宗不远,只有二百里路,但山路崎岖,以凡马的脚力,也得走两天时间。

    然而,马车刚走出去没到十里路,就被逼停在了一条羊肠鸟道上。

    “怎……”

    不等车夫通报,察觉到马车停下的陈忠海先是掀开车窗帘子往外探头,一看也没到驿馆,当即不明就里地掀开车门帘子。

    刚要开口问话,车夫兼保镖的武士那惊恐的表情令他觉察到了一丝不对劲,连忙顺着武士的目光朝前看去……

    下一刻,见惯了大风大浪的陈忠海也愣住了,随后浑浊的老眼中难以遏制地涌现出惊惧之色。

    好一只大鸟!

    蓝鬃绿羽,头肥胸厚,额生三角,没有翅膀,两条粗大的壮足撑地,一双血红色的竖瞳眼好似鹰隼般锐利,正低头啃食着一头吊睛白额老虎。

    能以老虎为食,这鸟竟是一头无比彪悍的凶禽!

    给徐家当保镖的武士名叫吕大树,虽然会些拳脚功夫,等闲三五人不能近身,但他并非修士,和天阳宗那些修仙者截然不同。

    面对这等连猛虎都可以捕杀的凶禽,饶是平素勇武的吕大树也有些胆寒,一时间大气都不敢出。

    陈忠海这个普通人就更不用说了,一看当即就傻了眼,想不到在这条距离天阳宗所在的重城天阳城仅有十里路的地方,竟然会出现这样的生物,官府都不管管么?

    陈忠海当即颤巍巍地轻拍了拍吕大树的肩,用眼神和手势示意他赶紧策马掉头跑路。

    却被随后探出头来的徐添一把制止。

    徐添一脸凝重地摇了摇头,示意吕大树不要轻举妄动。

    只因他一眼认出,那只大鸟,正是书中记载的一种比较常见的食肉类妖兽——蓝鬃绿焰鸡。

    这蓝鬃绿焰鸡属于妖兽食物链底层的存在,成年期的蓝鬃绿焰鸡普遍都是二阶妖兽,相当于人类的培元境修士,少数变异体或可达到三阶。

    总之,如果眼前这只蓝鬃绿焰鸡是成年期,那么就连目前固本七重的徐添,上去也只有送人头的份。

    徐添又不死心追问了几次,但是一生忠于他父亲的老管家陈忠海,依然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松口,只极力劝说徐添让他不要问了,父母不让他知道是为他好云云。

    徐添无奈,也只能作罢。

    马车摇摇晃晃地在山道上前行。

    徐家距离天阳宗不远,只有二百里路,但山路崎岖,以凡马的脚力,也得走两天时间。

    然而,马车刚走出去没到十里路,就被逼停在了一条羊肠鸟道上。

    “怎……”

    不等车夫通报,察觉到马车停下的陈忠海先是掀开车窗帘子往外探头,一看也没到驿馆,当即不明就里地掀开车门帘子。

    刚要开口问话,车夫兼保镖的武士那惊恐的表情令他觉察到了一丝不对劲,连忙顺着武士的目光朝前看去……

    下一刻,见惯了大风大浪的陈忠海也愣住了,随后浑浊的老眼中难以遏制地涌现出惊惧之色。

    好一只大鸟!

    蓝鬃绿羽,头肥胸厚,额生三角,没有翅膀,两条粗大的壮足撑地,一双血红色的竖瞳眼好似鹰隼般锐利,正低头啃食着一头吊睛白额老虎。

    能以老虎为食,这鸟竟是一头无比彪悍的凶禽!

    给徐家当保镖的武士名叫吕大树,虽然会些拳脚功夫,等闲三五人不能近身,但他并非修士,和天阳宗那些修仙者截然不同。

    面对这等连猛虎都可以捕杀的凶禽,饶是平素勇武的吕大树也有些胆寒,一时间大气都不敢出。

    陈忠海这个普通人就更不用说了,一看当即就傻了眼,想不到在这条距离天阳宗所在的重城天阳城仅有十里路的地方,竟然会出现这样的生物,官府都不管管么?

    陈忠海当即颤巍巍地轻拍了拍吕大树的肩,用眼神和手势示意他赶紧策马掉头跑路。

    却被随后探出头来的徐添一把制止。

    徐添一脸凝重地摇了摇头,示意吕大树不要轻举妄动。

    只因他一眼认出,那只大鸟,正是书中记载的一种比较常见的食肉类妖兽——蓝鬃绿焰鸡。

    这蓝鬃绿焰鸡属于妖兽食物链底层的存在,成年期的蓝鬃绿焰鸡普遍都是二阶妖兽,相当于人类的培元境修士,少数变异体或可达到三阶。

    总之,如果眼前这只蓝鬃绿焰鸡是成年期,那么就连目前固本七重的徐添,上去也只有送人头的份。

    徐添又不死心追问了几次,但是一生忠于他父亲的老管家陈忠海,依然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松口,只极力劝说徐添让他不要问了,父母不让他知道是为他好云云。

    徐添无奈,也只能作罢。

    马车摇摇晃晃地在山道上前行。

    徐家距离天阳宗不远,只有二百里路,但山路崎岖,以凡马的脚力,也得走两天时间。

    然而,马车刚走出去没到十里路,就被逼停在了一条羊肠鸟道上。

    “怎……”

    不等车夫通报,察觉到马车停下的陈忠海先是掀开车窗帘子往外探头,一看也没到驿馆,当即不明就里地掀开车门帘子。

    刚要开口问话,车夫兼保镖的武士那惊恐的表情令他觉察到了一丝不对劲,连忙顺着武士的目光朝前看去……

    下一刻,见惯了大风大浪的陈忠海也愣住了,随后浑浊的老眼中难以遏制地涌现出惊惧之色。

    好一只大鸟!

    蓝鬃绿羽,头肥胸厚,额生三角,没有翅膀,两条粗大的壮足撑地,一双血红色的竖瞳眼好似鹰隼般锐利,正低头啃食着一头吊睛白额老虎。

    能以老虎为食,这鸟竟是一头无比彪悍的凶禽!

    给徐家当保镖的武士名叫吕大树,虽然会些拳脚功夫,等闲三五人不能近身,但他并非修士,和天阳宗那些修仙者截然不同。

    面对这等连猛虎都可以捕杀的凶禽,饶是平素勇武的吕大树也有些胆寒,一时间大气都不敢出。

    陈忠海这个普通人就更不用说了,一看当即就傻了眼,想不到在这条距离天阳宗所在的重城天阳城仅有十里路的地方,竟然会出现这样的生物,官府都不管管么?

    陈忠海当即颤巍巍地轻拍了拍吕大树的肩,用眼神和手势示意他赶紧策马掉头跑路。

    却被随后探出头来的徐添一把制止。

    徐添一脸凝重地摇了摇头,示意吕大树不要轻举妄动。

    只因他一眼认出,那只大鸟,正是书中记载的一种比较常见的食肉类妖兽——蓝鬃绿焰鸡。

    这蓝鬃绿焰鸡属于妖兽食物链底层的存在,成年期的蓝鬃绿焰鸡普遍都是二阶妖兽,相当于人类的培元境修士,少数变异体或可达到三阶。

    总之,如果眼前这只蓝鬃绿焰鸡是成年期,那么就连目前固本七重的徐添,上去也只有送人头的份。

    徐添又不死心追问了几次,但是一生忠于他父亲的老管家陈忠海,依然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松口,只极力劝说徐添让他不要问了,父母不让他知道是为他好云云。

    徐添无奈,也只能作罢。

    马车摇摇晃晃地在山道上前行。

    徐家距离天阳宗不远,只有二百里路,但山路崎岖,以凡马的脚力,也得走两天时间。

    然而,马车刚走出去没到十里路,就被逼停在了一条羊肠鸟道上。

    “怎……”

    不等车夫通报,察觉到马车停下的陈忠海先是掀开车窗帘子往外探头,一看也没到驿馆,当即不明就里地掀开车门帘子。

    刚要开口问话,车夫兼保镖的武士那惊恐的表情令他觉察到了一丝不对劲,连忙顺着武士的目光朝前看去……

    下一刻,见惯了大风大浪的陈忠海也愣住了,随后浑浊的老眼中难以遏制地涌现出惊惧之色。

    好一只大鸟!

    蓝鬃绿羽,头肥胸厚,额生三角,没有翅膀,两条粗大的壮足撑地,一双血红色的竖瞳眼好似鹰隼般锐利,正低头啃食着一头吊睛白额老虎。

    能以老虎为食,这鸟竟是一头无比彪悍的凶禽!

    给徐家当保镖的武士名叫吕大树,虽然会些拳脚功夫,等闲三五人不能近身,但他并非修士,和天阳宗那些修仙者截然不同。

    面对这等连猛虎都可以捕杀的凶禽,饶是平素勇武的吕大树也有些胆寒,一时间大气都不敢出。

    陈忠海这个普通人就更不用说了,一看当即就傻了眼,想不到在这条距离天阳宗所在的重城天阳城仅有十里路的地方,竟然会出现这样的生物,官府都不管管么?

    陈忠海当即颤巍巍地轻拍了拍吕大树的肩,用眼神和手势示意他赶紧策马掉头跑路。

    却被随后探出头来的徐添一把制止。

    徐添一脸凝重地摇了摇头,示意吕大树不要轻举妄动。

    只因他一眼认出,那只大鸟,正是书中记载的一种比较常见的食肉类妖兽——蓝鬃绿焰鸡。

    这蓝鬃绿焰鸡属于妖兽食物链底层的存在,成年期的蓝鬃绿焰鸡普遍都是二阶妖兽,相当于人类的培元境修士,少数变异体或可达到三阶。

    总之,如果眼前这只蓝鬃绿焰鸡是成年期,那么就连目前固本七重的徐添,上去也只有送人头的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大夏文圣〕〔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家父汉高祖〕〔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星界使徒〕〔我家娘子,不对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