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废柴王妃又在虐渣〕〔神豪从系统宕机开〕〔薄先生突然黏她上〕〔花瓶美人[快穿]〕〔婚后甜吻〕〔娇软美人在年代文〕〔明末庶子〕〔天天撒币〕〔宠你偏爱无度〕〔异世后勤队〕〔封神证道:劫运天〕〔我继承了餐馆[娱乐〕〔骄阳〕〔我的游戏马甲成真〕〔你对欧皇一无所知〕〔从四合院开启的完〕〔华娱激荡年代〕〔成为了无限游戏美〕〔快穿之抓住那个系〕〔海男之家,女人的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修仙者的人生模拟器 第三章:悄悄努力,惊艳世人
    没有意外,下午的课程,徐添依然不感兴趣,昏昏沉沉,脑袋点啊点的,但是有了上午的耻辱经历之后,他再也不敢睡着了。

    今天的任务还没有完。

    刚出课室,徐添就直接前往泰岳殿,照看那些内门弟子的幼崽。

    泰岳殿,性质相当于托儿所,内门弟子平时没空照看自己的子嗣,就统一放到泰岳殿托管。

    外门弟子,尤其是徐添他们这一批刚入门的新弟子,日子是很枯燥的。

    平日里除了上课修行,还得打杂,负责整个宗门的饮食起居。

    相当于兼职杂役。

    徐添因为家境还不错,读过几年书,肚子里有点墨水,承蒙领导看得起,安排他给这帮孩子当保姆,不用扫地洗衣。

    但归根结底,外门弟子就是外门弟子,只配服务他人。

    只有足够出色,通过考核进入内门,才能摆脱这种下人的地位。

    但如果像模拟人生中的徐添一样,终其一生都仅仅只是驻足于最低的固本境,则根本不可能进入内门,一辈子只有给人当保姆的命。

    “小添哥,今天给我们讲什么故事?”

    一看到徐添到来,早已伸长脖子等候的一众人类幼崽,就立马围了上来,强势催更。

    徐添在这群孩子当中很受欢迎。

    因为他会给他们讲述一些引人入胜非常精彩的童话故事。

    优质的文学创作者,自古以来都很高端,容易被多人崇拜。

    更何况,徐添搬运选用的都是地球上家喻户晓脍炙人口的经典名作。

    “是啊小添哥,再给我们讲讲可以万里传音的手机吧!”

    有个男童叫嚷道。

    “小孩子不能说脏话!”

    徐添严肃地提醒道。

    “我?我没说脏话啊?”

    男童一脸不解。

    “说机不说吧,给我记好了。嗯,我一会儿还有事儿,就给你们讲个短一点的故事,小红帽与大灰狼。”

    徐添想了想后说道。

    “小添哥,这个故事听过了!”

    大家提醒道。

    “不,你们没听过。”

    徐小天固执己见,继续讲述,“大灰狼边敲门边说:小红帽,快开门。小红帽问:你是谁啊?大灰狼说:我是你姥姥。小红帽说:我是你大爷。”

    话音刚落,一群孩子哈哈大笑起来。

    徐添其实还挺喜欢这种感觉,其他外门弟子忙着扫地倒垃圾,而他只要动动嘴皮子哄这些小孩子开心。

    果然学历真的很重要啊!

    不过作为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穿越者,他可不甘心一辈子就做个少儿保姆。

    外门绝不是他的最终归属。

    “再过两个月,就是今年内门选拔……”

    徐添已经放眼内门。

    要入内门,首要条件便是,年龄低于三十岁。

    其次,就是需要通过重重挑战。

    遇到竞争激烈的时候,得固本八重九重乃至进入培元境,才可能入得了内门。

    凭他目前固本七重的实力,要入内门,吃力是吃力了点,但努力一下也不是不可能。

    万一超常发挥呢?

    而且还有两个月时间,还有两次模拟机会。

    成败难料!

    次日,教授《天阳宝典》的太虚长老,把所有外门弟子都拉到了演武场上,教大伙引气入体的动作。

    “昨天的课上已经与你们讲过一些动作要领,今日,为师便教尔等实践演练。”

    几个动作都比较难,大部分人都是平时不怎么动,年纪轻轻一个个四肢都快躺退化了,一套动作下来叫苦不迭,腿脚都软了。

    毫无疑问,这些人到了第二天肯定会腰酸背痛,就跟练了一天蛙跳似的。

    就已经踏入固本七重的徐添没什么反应。

    看着周围的人一个个大汗淋漓气喘吁吁,有几个还直接躺了,他还挺纳闷的,有那么难吗?

    “我说……你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

    就比如他旁边那哥们尹世坤,就直接一屁股坐地上了,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一脸萎相。

    徐添笑:“这就是你平时不锻炼的后果。”

    尹世坤不解:“也没见你天天锻炼啊。”

    太虚长老也注意到了若无其事的徐添。

    “此子,底子似乎很不错。”

    犹记得少年时,就连他初次练习这些基本动作,都苦不堪言。

    而徐添却能表现得如此淡定,足见他筋骨体格十分强健。

    ……

    半个月时间,就在百无聊赖之间,悄然流逝。

    “这些时日以来,你们每天练习《天阳宝典》的引气式,不知可得要领?”

    演武场上,听着太虚长老的问话,大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脸茫然。

    好像……除了特别累,也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感受啊?

    看到下面鸦雀无声,太虚长老不禁有些尴尬,那略有些不悦的表情似乎在说:

    你们真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

    “贵在坚持,一时徒劳切莫挂怀,诸位一定要持之以恒,千万不要急于求成……”

    好吧,徐添撇撇嘴,又是这种老掉牙的鸡汤,什么坚持就是胜利,这种道理其实每个人从小学开始就听得耳朵都起茧了,只不过可贵的不是鸡汤本身,而是能去遵守鸡汤的人格。

    天才都是百分之一的天赋加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毫无疑问,能入宗门的人都是经过资质测试具备灵根的,可以说都具备那百分之一。

    至于会不会都去付出那个百分之九十九,就不一定了。

    其实对大部分人来说,难的并不是没天赋,而是能否付出汗水。

    大部分情况下,一个班大部分都是差生,拔尖的就那么几个,然而单论智商,差生未必比学霸要低,很多差生认真起来连自己都怕。

    怕的是没法认真,或者说没兴趣认真。

    主要学习这东西确实枯燥,得多丧心病狂的人才会真正对三角函数和硫氯氩钾钙感兴趣?

    正因此,就算是在希望的氛围最强烈的修仙宗门里,也总会有人力不从心,即便师尊手把手教会了他方法,他也不会去勤加修行。

    前世的徐添就属于这种情况。

    相对的,也总有人会非常努力。

    所以说时间不用太久,每个外门弟子之间的差距就会慢慢体现出来。

    比如今天,开始温习过去半个月教的第一套动作的时候,有的人已经一气呵成颇有架势,显然平日没少下功夫,而有的人动作生涩不说,甚至还会出现忘掉动作的情况,一看就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角色。

    太虚长老行走在三列正在做动作的学生之间,连连摇头,脸上写满了失望。

    “现在的人,条件真是太好了,根本不懂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道理。”

    遥想当年自己当初学的时候,那才叫个刻苦啊。

    废寝忘食的练,同样半月时间,他都把第二式都融会贯通了。

    哪像这群懒惰的废柴,连第一式都没弄明白。

    失望,失望透顶。

    “也就是这小子做得像模像样了。”

    唯独在经过徐添身旁的时候,太虚长老会暗自首肯,“此子。必有前途。”

    这一式动作,对他来说当然轻而易举,但对初学者来说必定是得费九牛二虎之力,但是看徐添做动作,一气呵成轻车熟路,丝毫不见疲态。

    一看就是平时下了苦功夫的那类人。

    偶尔间和太虚长老欣赏的眼神交集,知他心中所想的徐添大大喊冤,我特么真没怎么下苦功夫,能做得这么容易是因为已经是个成熟的固本七重修士了啊,自然毫不费力啊。

    “停停停,都停,瞧瞧你们一个个,松松垮垮,跟没吃饭似的,像什么样子?看看人家徐添!”

    太虚长老走了一圈,实在是恨铁不成钢,忍不住响了响喉咙。

    然后让徐添很尴尬的事情就发生了,太虚长老道:“来,徐添,你来做一次给他们看看!”

    徐添当然只好照做,做完一套后太虚长老满意地点点头:“看看,看看人家徐添,再看看你们自己,你们就不害臊么?”

    “师尊说得对,徐添师兄真的好厉害,平时一定没少努力吧!”

    “是啊,徐添师兄,你到底怎么练的?”

    “还用问吗,平时肯定每天都在刻苦练习吧。”

    ……

    听到极个别人酸溜溜把他的现阶段的成就归功于非凡的努力,徐添也是很谦虚地宽慰他们道:“不要看别人比你优秀就自卑,你们不知道别人优秀的背后……压根就没努力过。

    众人:“???”

    好些人都有种很奇怪的心理,容易接受优秀的人比自己更努力,却很难接受别人不努力还比自己优秀。

    他们更愿意把别人的优秀归根于努力,而不愿意承认别人天生就比自己优秀。

    徐添这话等于就是裸地告诉他们,我不是比你们更努力,我只是天才而已……

    这特么是大部分人都不能接受的大实话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灵境行者〕〔不科学御兽〕〔道诡异仙〕〔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大夏文圣〕〔我的属性修行人生〕〔宇宙职业选手〕〔我用闲书成圣人〕〔家父汉高祖〕〔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我家娘子,不对劲〕〔星界使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