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燃情首席极致爱〕〔龙傲武神〕〔绝品透视狂医〕〔第九洞天〕〔盛世嫡妃:鬼王专〕〔那个小兵开外挂〕〔圣光武神〕〔穿越成暴君他娘〕〔我的地产商生涯〕〔嫁痞夫〕〔上门女婿〕〔恋爱记事簿〕〔这操作有鬼〕〔无限求死直播系统〕〔重生DNF之全职哥布〕〔我的邻居是皇帝〕〔独拥帝王恩〕〔混迹在二次元的男〕〔人道至真〕〔棺香墓火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宠物店小老板 67.番外.婚礼
    请支持正版,谢谢。  简亦承点头, “十有八.九, 保险起见,还是送到法医那里再鉴定一下吧。”

    李长风指了一个人道, “小王,你拿去法医室,在那等着结果出来。”

    小王立刻领命而去。而办公室里的其他人, 也都停止了下班的准备, 回到自己位子上,等着结果出来。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如果那真是一块人的骨头, 估计今天是下不了班了。

    等结果的功夫, 众人随口闲聊着:

    “这狗就是上回沈晴案子的那一只吧?如果这回还是一条人命,那乐子可就大了!”

    “可不是么?一次还能说是意外,那两回都碰到就不是巧合了。只能说, 这狗成精了。”

    “成不成精看不出来,但这狗智商肯定很高,比起警犬也不差了!”

    ……

    简亦承没起身, 依然蹲在地上,目光紧盯着二郎神,问,“告诉我, 你从哪发现的这块骨头?”

    办公室众人见他十分认真的模样, 都乐了一下, “简亦承你还真打算把它当报案人来询问啊?”

    林泷嬉笑着过来凑热闹,“也说不定啊,这狗聪明着呢。来来来,简亦承你来问,我帮你做笔录!”

    一众人也乐得看他们玩闹。李长风摇了摇头,现在的年轻人啊,眼界宽脑子活,什么新东西都接受的快,性子也比较跳脱,不像过去的警察那么严肃呆板。也不能说这样是好还是不好,倒是这批孩子进来后,整个队里都显的生机勃勃、也更热闹了些。不像是过去那样一味的闷着头办案子,枯燥乏味。

    简亦承却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他紧盯着二郎神观察了片刻,略一思索,便道,“我大概知道是在哪了。”

    众人十分惊奇,“真的假的?你跟它用意识交流的啊?”

    简亦承说的一本正经,黑狗也是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样,让人简直怀疑他们真的能意识交流似的!

    简亦承没说话,拍了拍二郎神的脑袋,“辛苦了,你先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二郎神看了看他,便立刻转身离开。

    林泷连忙问,“为什么让它走,怎么不让它带我们去现场?”

    简亦承看了他一眼,道,“不是已经带我们去过一回了?”

    林泷一愣,“我怎么不知道?”

    “它脚上残留着一种黄中泛赤的泥土,这种泥土在江城只有南山那边有。”

    林泷恍然大悟,“你是说,下午那只拉布拉多带我们去的那个地方?”

    简亦承点了点头。

    办公室里众人皆是一头雾水,“你们俩打什么哑谜呢。”

    林泷正欲回答,小王从法医室急匆匆回来,“李队,已经确定了,是人的髌骨,而且边缘整齐,是被利器切割所致,法医那边怀疑是人为分尸。”

    这个结果一出来,办公室里的气氛陡然凝重起来。

    李长风神色慎重道,“既然是分尸,那就先确定尸源。小简,把你们俩了解到的事说一下。”

    *

    二郎神一回到店里,初语就连忙问,“怎么样?”

    “汪把东西送过去了,上次那个男人也在,就是他认出那是一块人类骨头。”

    “你是说简亦承?”

    “是的。”

    初语也没觉得意外,毕竟她一开始就想到了简亦承会在那的可能。不过也没关系了,既然已经认出了那是人的骨头,那接下来的事就不用她操心了。

    “咱们回去吧,如果不出意外,估计明天就能把凶手抓住了。”

    “喵~下回能不能让喵去报案?喵也想做英雄!”

    初语弹了它一下,“想什么呢?还下回,你还想遇见几回命案呐!”

    “那万一再碰见呢?”

    “没有万一!”

    ……

    初语刚带着大喵、二郎神,以及阿布回到家,就听到外面街上传来警笛的呼啸声,“动作还挺快。”

    既然出警,那就说明警方应该已经锁定了凶手。

    南山别墅区,简亦承跟林泷正跟着警犬搜寻尸源。

    林泷边找边抱怨道,“你说你,把那只狗那么快放走干什么?要是跟着它直接找到抛尸地点不就行了?”

    简亦承头也不回道,“什么都让狗做了,还要我们警察干什么?”

    “话虽这么说,但有它在不是可以提高工作效率嘛!咱们也好早点抓到凶手不是?”

    简亦承没说话,事实上,他也知道二郎神在会提高效率。但放走二郎神也有他的理由。

    如果今天下午见到的那个男人真是凶手的话,那么他跟林泷的到访势必已经打草惊蛇。以他的观察,对方是一个十分冷静又善于伪装之人,在他们走后,对方肯定会抹除掉作案的痕迹,如此一来,他们破案的难度便会提升,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才会了结这个案子。若是带着二郎神去现场,万一被凶手看到,而他们又不能及时结案,很难说对方会不会产生报复心理。

    而对方又是一个杀人分尸的恶魔,在不确定他还有没有危险的情况下,保护报案人也是他们分内的职责。既保护二郎神,也是保护初语,所以他才不想让二郎神带他们来这里。既然已经确定了尸源的大致范围,那他们废一点功夫总能找到,二郎神来不来都没什么关系。

    “找到了!”

    有人喊了一声,简亦承与林泷立刻赶了过去。

    &

    nbsp; 与此同时,南山伯爵尊苑,a区十七号楼,李长风带了一队人正在刑天海家里勘察。

    只是他们查了半天都没有什么发现。

    “李队,一切正常,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不过,二楼的卫生间是刚装修的,厨房也有改动的痕迹。”

    李长风眉头紧锁,“其他地方都不动,单单装修了卫生间和厨房,这就说明卫生间很有可能是第一现场,而分尸有可能是在厨房进行的。仔细查这两个地方,一定会有蛛丝马迹的。”

    然而,他们勘察了一整晚,也没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业主名叫刑天海,男,43岁,本地人。原来是一家医院的主任医师,兼顾江城医学院的临床医学教授。后来从医院辞职,开了一家私人医院,以及一家整容医院,身家不菲。”

    “刑天海有过两段婚姻,第一次是在他二十六岁的时候,妻子名叫林娇娇,是一位音乐教师,结婚第三年车祸去世。第二任妻子叫宋悦,今年二十四岁,是刑天海在医学院的一名学生。在她大三的时候就跟刑天海好上了。不过他们在半年前离婚了,原因是宋悦出轨。离婚后,宋悦跟出轨对象去了美国。”

    “据刑天海的同事朋友讲,刑天海这个人生活自律,成熟稳重,工作认真,能力很强,并且没有什么不良嗜好,在学校里也很受学生爱戴。几乎没有什么仇人。”

    “进来之后也什么都不说,但态度很好,只说有事找他的律师。”

    李长风皱眉问,“死者的身份确定了吗?”

    “还没有,尸块残缺不全,只能确定是个女性。正在筛查市里的失踪人口信息。”

    “也就是说,死者的身份都不确定,也没有证据显示是刑天海杀的?”

    这就尴尬了,他们因为拉布拉多的原因先入为主的判定刑天海是犯罪嫌疑人,但现在看来,要么刑天海是无辜的,要么就是他掩饰的太好。只是不管怎么说,无证据传唤,最多只能关他12个小时。

    李长风揉了揉眉心,看了一眼忙碌了一夜的众人道,“先确定死者的身份,刑天海那查不出什么的话就先放了吧。”

    “是。”

    简亦承凝眉思考了半天,忽然问道,“宋悦联系上了吗?”

    “还没有,据她的朋友说,她去了美国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她的父母也在她嫁给刑天海的时候就跟她断绝关系了。”

    简亦承若有所思,“可以把死者的dna跟宋悦父母的比对一下。”

    李长风眉头一动,“你怀疑死者是宋悦?”

    “有这个可能。”

    简亦承让初语点菜,初语只随便点了几个,毕竟她醉翁之意不在酒,也不是真的来找简亦承吃饭的。

    初语把菜单还给服务员,说,“不要葱蒜,不要花椒,他对这些过敏。”

    “好的。”

    简亦承忽然就心情愉悦起来,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她还记得他的忌口。

    等上菜的功夫,初语又要了两杯白开水,边喝边跟简亦承闲聊。

    “这几天忙吗?”

    “还行,手头有个案子还没结。”

    “就是上次那个?”

    简亦承点了点头,“嗯。”

    初语浅笑着,“真没想到你会选择当警察,这一行很辛苦吧?”

    “还好,也不是很辛苦。”简亦承捧着水杯,正襟危坐,像是回答老师提问的三好学生。

    初语笑了一声,又道,“你不说我也知道,当警察就没有轻松的。忙起来要整晚的加班,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危险。还有什么变态杀人犯,杀人狂魔啊之类的,绝对不是一个轻松的工作。”

    简亦承轻轻笑了一声,“也不是经常会遇到变态杀人犯。”

    简亦承不常笑,突然笑起来让初语有一种冰雪消融、春暖花开的感觉。让她下意识的忽略了他那钢铁直男般的回答。

    “对了,你看着那些腐烂的、死状恐怖的尸体不会害怕吗?”初语状似好奇道。

    “习惯了之后就好了。”

    “这都能习惯?”初语一副十分佩服的模样,继而想到什么,莞尔一笑,“也是。我在医学院的时候,辅修了人体解剖课,第一次看到尸体标本后,一周都不想吃肉。后来习惯了,我们班同学都能在停尸房面不改色的吃早餐了。”

    “男生更大胆些,有一次两个男生还拿头骨当球抛来抛去。不过老师看到后骂了他们一顿,说这些标本的主人为了我们的学习贡献自己,我们要对他们心怀敬畏。我也是那时候才知道,解剖实验室里陈列的那些头骨标本竟然是真的,我一直都以为是模型呢。”初语越说越兴奋,“我当时还吓了一跳,失手把手上拿的一个头骨摔到了桌子上。幸好头骨比较硬,没摔破,不然我一定被老师骂死。”

    简亦承认真听她眉飞色舞的讲述学校里的趣事,眼角染上了一层笑意,目光温柔的注视着她。

    初语察觉到他的目光,不好意思的止住话头,“吃饭的时候说这个好像有点那个是吧?”

    “没事。”他们办案的时候什么没见过?有些比这更血腥更恐怖。

    初语脸上笑意盈盈,内心却有些焦急。怎么能没事呢?她都这么明显的暗示了,竟然还没听出来?

    这时候,他们的菜上来了,初语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先吃饭。

    她今天约简亦承出来,是想告诉他一些关于宋悦案子的线索。本来她不准备说的,因为她相信警察能很快把案子结了。可是现在看来,他们似乎遇到了麻烦。所以她才想着旁击侧敲的给简亦承提个醒。只是现在看来,简亦承好像没察觉到她话中有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新世纪篮球狂潮〕〔都市之最强死神〕〔一抹柔情倾江南〕〔极品小神医〕〔冰冷少帅荒唐妻〕〔超级无双神路系统〕〔重生星空至尊〕〔极品兽王猎〕〔无限恐怖轮回重启〕〔全能体坛小子〕〔最年轻的好莱坞大〕〔我生于地狱〕〔重生野性年代〕〔赤足走过茫茫深海〕〔重生校园女神: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