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爹地:放肆撩〕〔快穿撩心,总有男〕〔晨光微露〕〔露西的试炼之旅〕〔草莽年代〕〔狮子的眼泪不是寓〕〔隋唐大猛士〕〔娇妻在上,蜜蜜宠〕〔冥媒正娶:鬼夫凶〕〔随身带着元素农场〕〔血色白莲〕〔重生军嫂有福气〕〔锦仙记〕〔神的乱入二次元生〕〔苍穹武帝〕〔无限恐怖风暴〕〔仁师请接锅〕〔你是我的万有引力〕〔Boss生猛:总裁,〕〔仙界之大仙饶命
466u游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全世界我最渣[快穿] 20.第二十章
    ,精彩小说免费!

    路浚躺在浴缸里, 慢慢的放松身体,任思绪飘远。

    当年的阮裳和现在一模一样,不是说她还保留着在校园的纯真无暇,是她在大学里, 就是一副入世已久的样子。

    她撩拨起人来, 会让你明知道是一个陷阱,却还是会义无反顾地跳下去。

    这种手段,除了她以外,当真没有第二个人有了。所以像她那样的人,即使不对他付出真心,他也无话可说。

    但一声不吭, 连分手都没有说就悄悄的消失掉, 他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

    阮裳,你就动一次真心, 好好的让我虐一回, 好不好?

    …………

    路浚在浴室里呆了挺久。

    等待的时间总有些无聊,阮裳听这外面淅淅沥沥将要停下来的雨声,几乎睡过去了。

    “咔哒。”

    浴室的门终于打开了。

    阮裳还没有坐起来,就听见s520在她的神识里呐喊:“真的真的, 宿主你又说对了, 他真的将浴巾围到腰就出来了!”

    等s520委委屈屈的让自己暂时进入休眠, 阮裳才坐起身来。

    她看到路浚这个样子露出诧异的表情, 然后就略带揶揄的笑了:“一年半不见, 身材倒是好了不少。”

    腹肌人鱼线都还在,胸膛宽阔了些,手臂的线条也比当初好看了许多。

    路浚没有说话,而是走到床边坐了下来。

    阮裳略带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在开口,声音里就带了点暧昧的笑意:“你这是什么意思?想和我……”

    “啊!”

    她话没说完,就猝不及防的被路浚扑倒在床上,他声音落在她耳边,低沉又性感:“是,想和你做了……”

    随着路浚的动作,阮裳脸上很快染上一层红晕,当然不是因为害羞,而是情/欲使然:“你……你刚刚还说……不会对我做什么……”

    “阮裳,并不是只有你会骗人。”

    “你还是在介意……介意我两年前离开……”

    路浚低低笑了一声,随着皮肤逐渐燥热,他的嗓音也染上一层沙哑:“我说不介意,你也不会信的。”

    他低下头吻上她的唇:“所以,可以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吗?那个时候,为什么离开我?”

    他的声音像是在诱惑,又像是在祈求。

    他年轻有力的身体就在眼前,阮裳当然不会拒绝,伸出手环住他。

    “当年……是我错了,”她喘息着,迎合着他的吻,“没什么理由,错了……就是错了。”

    “而且……我现在回来了,当初为什么走……重要吗?”

    听她说完这句话,路浚动作忽然停了下来。他眸色里染上一层薄怒,笑容也有些冷:“阮裳,当初大学里他们对你的评价还真是不假,你有时候,可真……够混的。”

    他说出的这个修饰词用在阮裳身上略有点奇怪,阮裳想这大概是他将所有的污言秽语过滤之后,剩下的一个没什么侮辱性的。

    这时候还这么一本正经,还真是可爱。

    “你当初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不就知道了吗?”

    路浚深深看着她:“那我再问你,你这次,又是为什么回来?”

    “为了你。”阮裳不假思索脱口而出,眼神真挚而坦然。而且她本来就没有撒谎,她就是为了他而回来的。

    路浚听这话愣了两秒,他想在她眼中找出一点撒谎的迹象,可是没有。

    一瞬间,他心里有些动摇,他想要相信,她说的这句“为了你”是真的。

    可是最后,他只是嘲讽的笑了一声:“为了我回来,可是今天晚上却还是还和陆家二少爷约会吗?”

    阮裳躺在床上,被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气势也半点不弱。

    “你不相信我,我也没办法。”她无所谓又漫不经心的说着,但眼底却有一丝伤心和失落。

    她翻了个身,闭上眼睛,“你要是不想继续我就睡了。”

    隔了一会儿,身上的温热一下子离开了,她感到他将被子轻轻的盖在她身上,然后走出卧室,关上了门。

    阮裳睁开眼睛长长叹了口气,将s520唤醒了。

    从来没有过此等经历的系统不想说这个。

    阮裳对刚才的事情还是耿耿于怀,说实话再回来攻略一次没什么不好,看着他们再爱一次阮裳自己也挺享受,唯一让她不满意的,就是那一方面她不能太主动太随心所欲了。

    容她再吐槽一下,如果这真是路浚的“欲擒故纵”的话,也实在是太低级了!

    不过低级归低级,倒是真能勾起她的兴趣来。

    *

    路浚失眠了一整夜,直到凌晨的时候才睡着。

    他一觉睡到早上九点,是被公司打来的电话吵醒的。

    “喂,昨天的样稿在办公桌上,在一个贴了红色标签的文件夹里,过去拿就好了。”

    “嗯。”

    “好。”

    将公司的事情交代完之后,他又疲乏的躺回床上。可是很快,他又意识到似乎有哪里不对,家里太安静了,像以往一样,只有他一个人一样。

    他警醒一样立刻起了床,急匆匆的去开了主卧的房门。

    房间里空无一人,寂静如死。他快速走到床边,看到床头柜上放着一张纸条,他拿起来一看,上面写着十个字:“我走了,昨天晚上谢谢你。”

    他心里一下子就慌乱起来。

    一年半之前的场景又在他脑海中重现,那一天也是像今天早晨一样,因为晚上下过雨,窗外雾蒙蒙的。

    他醒来之后身边没有阮裳的踪迹,他还没有多想,只是发了个短信,问她去了哪里,嘱托她早点回来,然后照常去上课了。

    他等了一中午,手机才响起她来短信时的提示音,他很开心的打开,却看见里面短短七个字:“我走了,别再找我。”

    那时候他脑袋完全是蒙的,盯着那条短信看了好久,也没有想明白那句“我走了”是什么意思。再给她打过电话去问问她,却只听到一阵忙音。

    现在,床上空空如也,房间里安静的能听到他呼吸的声音。

    又是这样,她留下“我走了”这几个字,消失无踪了。

    路浚拿着那张字条僵在了那里,觉得写下那几个字的手此时似乎正紧紧攥着他的心脏,让他呼吸都困难。

    隔了好一会儿,路浚才反应过来,她现在的“走了”,应该仅仅是离开了他的公寓,她还在新色工作,不可能这么容易就再次消失的。

    鬼使神差的,他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个他一直没有删掉的电话号码——一年半之前,阮裳已经停机的电话号码。

    在她离开之后,他依旧不死心的打了半年,到现在也没有狠心删掉的号码。

    但令他意外的是,电话竟然打通了。

    “喂。”对面的阮裳似乎知道是他,“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

    路浚听到从电话里听到她的声音还有些不可置信,又将屏幕拿到眼前看了一眼,才确定她是真的接起来了。

    “你是什么时候找回号码的?”他沉默了一会儿,还是问了出来。

    “一年前。”阮裳说,“一年前就找回来了。”

    她的一字一句,像是一颗颗的小石子一样敲打在路浚心上,让他心痛又心痒。

    一年前,正好是他放弃继续打她电话的时候。

    阮裳听着系统的提示音,笑得眼睛弯弯的,可声音还要装作遗憾的样子:“可惜,从我将它找回之后,再没有人拨过它。”

    s520看着怨气值连番下降,加上昨天晚上零零散散降的一些只剩下58,爱慕值也涨到了72,高兴的手舞足蹈。

    阮裳挂断电话之后,也很满意的笑。

    接下来的几天,阮裳和路浚的关系明显缓和了许多,两个人经常在公司见面,有的时候还会约在一起吃饭。

    阮裳也收敛了下来,什么陆二张三的都断了联系——毕竟有了路浚,而且她拿到了奖金,手头也不是很紧张了。

    s520依旧潜入被渣群里潜伏探查,群里的人依旧孜孜不倦的怂恿路浚渣她,路泽也还是应和着,不过阮裳能明显感觉到他态度的松动。

    并且几天的相处下来,他的爱慕值在慢慢增加,怨气值也在慢慢减少。

    但是s520发现了一个问题。

    它难以置信,毕竟在它看来,宿主这两天并没有动什么心思。

    她看了看手机,路浚给她发了个消息,说今天晚上约会的事情。

    阮裳回他:“抱歉,今晚我不能赴约了。”

    路浚:“怎么了?”

    阮裳:“家里水管漏水了,今晚要找人修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萌宝来袭:腹黑爹〕〔婚情告急:总裁请〕〔佛系女配[快穿]〕〔霍少请轻爱〕〔小兵混成大军阀〕〔那时美好时光〕〔快穿攻略:男神,〕〔凡人之星火燎原〕〔穿越玄幻武侠世界〕〔基因进化战场〕〔末日植物领主〕〔群魔争霸之颜中之〕〔花都娱乐风暴〕〔穿成大佬的白月光〕〔极品养成系统
  sitemap